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三十八章 前线开店

陈太忠确实不想跟别人配合,他实在烦了这种合作方式。

单枪匹马杀来杀去,就挺好的,不需要负责,也不需要考虑营救合作伙伴。

不过他们越是拒绝,别人求配合的心思也就越强——这俩杀异族的效率,实在太高了。

然后,就出现了令人一种哭笑不得的现象:抢怪!

知道他俩厉害,异族加大了对这片区域的关注。

所以陈太忠和纯良一旦出击,经常就遇到异族的围攻。

既然是围攻,那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,他俩斩杀那些高阶异族的时候,身后就会猛地多出一些修者,扑向那些不太高阶的异族。

这种行为令陈太忠非常地恼火,他甚至找这些人说理:战场这么大,你们何必跟在我们身后呢?哪里没有异族?

说来说去,还是他自命讲究人,觉得是别人斩杀的异族,他不好强抢其功劳。

他讲道理,别人就跟他讲规则:战场很大,你杀你的,我们杀我们的,这有错吗?

讲规则是吧?陈太忠也不怕,他直接划出了一片区域:这里我承包了,你们想杀异族,去别的地方吧。

他划出的区域不小,太小了自己都吃不饱,然后,那些修者就来跟他讲感情:地方就这么大,你占了,我们就没有了,同是风黄界的远征军,大家又都是人族……你不要划地盘划得这么狠好不好?这不是包场的意思吗?

陈太忠身为散修,其实也很讨厌包场,想来想去,他终于火了:行,那我不游猎了,这总可以了吧?

于是他索性歇下了,如此一来,别人也没招儿了,于是就又有人来问:你这儿还收游猎者吗?

这么问的人还不少,陈太忠被纠缠得受不了,但是那些人知道他不好惹,态度极为客气,他还不方便直接动手——若是搁在风黄界,面对这些不识趣的人,他也不怕动手,但这里是位面战场的前线啊。

不堪其扰之下,他为了表明自己不再游猎,索性支起个营帐来,在营帐前摆上一瓶灵谷,开始做生意了。

皇族让他来游猎,他来了,也猎杀了不少异族,而且他的手里,并不缺阴气石,所以他只要在交战区待着,谁也找不出他的毛病。

摆出来的灵谷,就是通天塔内出产的,陈太忠也没指望靠这个牟利,直接定了一个奇高的价钱:一块灵晶,可购买一石灵谷。

这价钱,真的是高到不能再高了,风黄界的一石灵谷,约莫也就是十个中灵左右,就这样,也不是普通小家族子弟能随意享用的。

灵谷在幽冥界的价格,就是飞涨了,第二批修者落地之后,因为跟风黄界断了联系,没用多久,灵谷就涨到了一个上灵一石,后来又超过了两个上灵。

到现在,第二波修者来到幽冥界已经八年了,灵谷的价格更是涨到了十个上灵一石。

十个上灵所蕴含的灵气,已经大大地超过了一石灵谷。

但是灵石不能当饭吃啊,用灵石修炼得久了,总会觉得肠胃有点不舒服,倒是不会对修为有什么影响,纯粹是一种心理作用。

打个比方说,地球界有不少喜爱饮茶的,并不代表他们不喝白开水,只不过喝茶能让人更舒服、更享受一些,没茶可喝,人生就未免少了很多乐趣。

所以哪怕很多天价的茶叶,只要口感好,照样卖得出去,好这一口嘛。

灵谷的市场,也是如此,因为有很多人喜欢,而幽冥界显然是没办法种植灵谷的——太划不来了,于是就导致了灵谷的价格飞涨。

不过再怎么涨,也涨不到一个灵晶一石。

尤其是……陈太忠摆出来的灵谷样品,干瘪瘦小,绝对是发育不良的样子。

他一摆出摊子,就有其他修者上前查看,看过样品,再看一看价格,直接就有人嘀咕一句,“这是穷疯了吧?”

旁边有同行的修者,将说话的人嘴巴一捂,直接拽走了——你活腻歪了,我们还不想死呢。

也有修者,真是想买灵谷——都来到前线了,今天活着,明天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,先享受了再说。

不过这个价格,实在太离谱了……于是他们上前搞价。

两天之后,陈太忠换了一个牌子——“每石灵谷一块灵晶,概不还价,拒绝赊欠。”

如此一来,他的耳根就清净了不少,但是紧接着,麻烦又来了。

他的营帐,前出指挥大营三千多里,已经是相当混乱的地方了,不过既然扎下了营帐,他就不想动,有那不开眼的异族过来,他直接出手击杀。

所以没过两天,他的营帐周边,就聚集了一帮修者,都是恶战之后,找不到休整的地方,知道这个营帐的主人强悍,借块地方休整一下。

陈太忠也不理会他们,倒是纯良嘀咕一句,“咱们可以……收费的吧?”

“收费好说,但是收了费,就有保护的义务了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,他并不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,更关键的是,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。

光是托庇也就算了,第三天头上,竟然有一队修者,将两只异族的玉仙带了过来——他们实在打不过,知道这里安全,就没命地奔过来,指望营帐主人解救。

陈太忠这个恼火,也就别提了,这么多人,没一个买灵谷的,反倒是把怪引过来了?

当然,他既然扎下地方不想动了,少不得就主动出手,清理掉了这两只玉仙。

见他捡起两块阴气石,那一队的修者,很是有点跃跃欲试,不过他看也不看他们一眼,直接又回了营帐。

那一队修者商量一番,一个颇具姿色的女修走了过来,搔首弄姿地发话,“这位真人,此两只异族,是追踪我们而来,我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才将其击伤,您看能否……”

陈太忠根本不等她说完,大手一挥,直接将她卷起,送到了两里地之外,剧烈的罡风灌入她的口鼻之中,她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,憋得脸色通红。

见到这般情况,大家就明白了,知道此人不是好相与之辈,美色也不能令其动摇。

又过两日,有一名熟人见到陈上人在这坐镇,登时大喜过望,马上脱离了队伍,要为陈真人服务。

此人名唤董毅,三级的灵仙,是依附于浩然派的外围帮派的帮主,在浩然派侵蚀隆山剑派地盘的时候,果断反正,并且充当了急先锋的打手。

不过他这个身份来风黄界,还只能算是散修,没人重视,通常就是炮灰角色,最糟糕的还是投放时遇到了干扰,能活到现在,已经算是命大了。

他断了一臂,还瞎了一只眼,满脸全是疤痕,算是彻底地毁容了。

陈太忠好半天才认出他来,他原本不想接受其他人的托庇了,可是见到这厮的惨样,又想到此人是散修,心说别人能在这里受庇护,顺便庇护一下此人,倒也无妨。

董毅所在的队伍,不敢多说话,转身匆匆离开。

待他们离开,陈太忠顺口一问,果然是那么回事:董毅在遭遇这支队伍之后,不多的物资就被“统一保管”了起来。

所以这队伍一见他认识一名真人,二话不说转头就走,根本不敢计较什么脱队。

真人已经是很可怕了,敢在交战前线大明大方做买卖的真人,就更可怕了,不但要提防异族,还要防着人族亡命徒的攻击——都已经到了前线了,还有啥不敢做的?

他们非常担心董毅请求真人做主,将他们的物资剥夺,毕竟做了初一,就要防人做十五。

但是事实上,董毅并没有将此事看得太重,所以他才没有告状,任由队伍离开。

“一开始的时候,我也挺生气,身上的伤势,也跟东西被收走有关,不过再一想,若是没有遇到他们,以我的修为,十有八九命都没了,保留下东西又有什么用?起码我现在还活着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微微颔首,感触颇深地说一句,“是啊,活着就好。”

在这些年里,他见到了太多的修者,由鲜活的生命变成了尸体,战场就是这么无情。

然后他就忍不住想起了于海河,小于的身家,起码百倍于董毅,却一直没有音讯,要是能像这小董一般,被人统一管理了,只要能活下来,那些身家,丢掉也是无妨的。

“是啊,”董毅也跟着叹口气,然后苦笑一声,“其实意识到传送出问题之后,我最怕的,是遇上隆山剑派的人……”

陈太忠斜睥他一眼,居然很不厚道地笑了,没办法,身处位面战场,时时紧绷着弦的话,自己会疯掉的。

董毅也笑了,“陈上人,这些灵谷……我帮您卖?”

“你看着就行了,”陈太忠也不是一定要交易,他只是给自己找点事罢了,“不用推销,愿意买的就买,也不差这点灵石。”

“唔,”董毅点点头,然后眼珠一转,指一指不远处休憩的修者,“陈上人,这些人……是干什么的?”

“陈上人早就悟真了,”有人冷哼一声,“小灵仙,你的眼光欠佳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