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三十七章 不平则鸣

虽然知道自己被算计了,但是陈太忠还是决定,去无尽深渊走一趟。

因为他也很好奇,这次风黄界的修者,会展开怎样的进攻。

不过,他不可能跟着小湖营地的修者同行,既然已经决定脱离营地,决定做个独行客,他就不会再接受任何的累赘。

皇族若想拿他没去现场文章,他这不是去了吗?脱离开这帮修者,别人想要算计他,也就很难了,没什么可担心的。

陈太忠不愿意被人驱使,却也不想错过位面大战,尤其是他挺好奇,皇家失去了九大灵宝的两件,会如何对付那个阴族的真仙?

若皇族想要强行为难他,少不得,他就要把备忘录拿出来,好好说道说道了。

总之,他现在是自由身,惹得火了大不了翻脸。

小湖的修者用了十天时间做准备,然后前往万山大营,通过一级一级的传送阵,赶往无尽深渊——终于是正规战斗的集结方式了。

不过幽冥界的传送阵,搭设得十分简陋,乘坐体验极其糟糕,而且,因为异族有破坏传送的先例,每次传送的修者,都要用索子连在一起,这使得传送的体验越发地糟糕。

每传送完一次,修者起码要用一天时间恢复。

陈太忠早就得了消息,他当然不会走传送阵,所以只能用万里闲庭来赶路了,不过,他和小湖战队基本是同一时间赶到集合地点——黑水营地。

这个营地也是第二批修者所建立的,距离无尽深渊只有两万里,是人族修者距离无尽深渊最近的营地,原本非常弱小,在反攻中逐渐扩大了起来。

出了黑水营地,再往前方走万余里,是人族和兽族的联合指挥营地,原本是个临时营地,现在早就修得固若金汤,占据了近千里的方圆,四处都是营帐,极具规模。

小湖战队还没到大营,路上遇到了好几拨巡查的队伍。

陈太忠距离小湖战队极远,差不多有千里之遥,在这千里之内,还有零散的七八支队伍,有十余人的,有数百人的,也在赶往指挥大营。

巡查修者检查陈太忠的时候,总是有点好奇地看他两眼——在幽冥界,人族独行客真的是很罕见的。

他们对陈太忠的真实身份,并不是很感兴趣,他们最在意的,还是九阳石检测——这么大的战役,严防奸细是必须的。

陈太忠一路通过重重检测,来到距离大营两百余里的时候,他决定转向了,不进大营——反正他来此地的消息,已经获得了多重验证,其中还有猛犸族的修者,他不缺证人。

然而,他刚一转向,旁边就过来了一队修者,带队的是个高阶天仙,他面带不悦地发问,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你管我去哪儿?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“我不想进大营,不行吗?”

“这里由不得你放肆!”高阶天仙脸一沉,“不想进也得进!”

“我得的是游猎之令,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凭什么必须进大营?”

这队修者,也是以检查奸细为主业,看到有人路过大营而不进,肯定是要问一下原因,大营的检测手段非常多,奸细更难藏身。

当然,并不是所有不进大营的人,都有奸细的嫌疑,四面八方赶来的修者中,有不少就是奉了游击之令,直接赶往战场也是可以的。

不过对于大多数修者来说,路过联合指挥大营,还是很值得进去转一圈的。

因为这里不仅是指挥中心,还是周遭最大的商业区,里面专门划出了四分之一的区域,供各族修者交易。

都要上前线了,谁不想采购点必需品?还有很多修者,想见识一下,幽冥界到底都出产些什么样的物资——这里的物品种类,应该是比较全的。

所以,路过大营而不入的修者,总是有点怪异。

不过令拦路巡查的这位不忿的,是陈太忠对他的态度,心说我代表大营巡查,你一个初阶的真人,就很了不得吗?于是冷冷回答,“不想进大营?我看你有奸细的嫌疑。”

“你还真敢说啊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“找事儿吗?”

“就是找事,”这高阶天仙冷笑一声,“乖乖束手就缚,别逼我对你不客气!”

“什么玩意儿!”陈太忠一记神识攻击打出,身子前蹿,直接一个耳光抽了过去,“找揍?哥们儿成全你!”

一记神识攻击,就打得对方天旋地转,再加一记耳光,那高阶天仙口喷鲜血,打着旋儿倒飞了出去。

“混蛋!”“你敢袭击巡查?”“区区初阶真人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一瞬间,七八个修者就围了上来,还有修者拿出了焰火,准备发信号。

“想见血吗?”陈太忠掣出一块留影石,冷冷地发话,“我奉命游猎,无须进大营,再敢妄动者,死!”

这些修者闻言,登时就是一愣,对于规矩,他们还是很清楚的,虽然心忿对方不给面子,但是人家说得明白,也掣出了留影石,若是再无故纠缠,那真是死了都可能白死。

一个中阶天仙出声了,“阁下的身份牌拿出来,我们先检查一下。”

他这是要探明对方的来路。

陈太忠再是恼火,也不能拒绝这个要求,这是巡查修者的本职工作,他若不配合,那就是他的问题了,于是他拿出了身份牌。

“陈太忠?”那位看到身份牌,嘴角抽动一下,看向他的眼神,颇有点古怪。

“嗯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你有问题?”

“阁下自身麻烦不少,”中阶天仙淡淡地回答,也没有任何的怯意,“好自为之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?我没听清,”陈太忠向前踏了一步,笑眯眯地发问,“麻烦你重说一遍,大声一点……是在威胁我吗?”

“我……我没有威胁真人你的意思,”中阶天仙很想强硬下去,但是他深知对方是何等人物——这可是敢把蘑菇丢到北域大营的主儿。

他忍不住倒退一步,脸上的肌肉抽搐一下,“我只是提醒你一下。”

“你算什么玩意儿,也配提醒我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又向前踏了一步,“你不是胆子挺大吗?敢不敬上位者吗?来……刚才的话,你再说一遍。”

话是笑着说的,但是他浑身的杀气,挡都挡不住。

中阶天仙深吸一口凉气,知道自己的性命,就在对方的一念间,一时间有点后悔,我看明白身份牌就行了,为什么要多事,占嘴上的便宜?

说来说去,他们检查的人太多了,因为身份特殊,就养出了目空一切的傲气。

谁都知道,他们是大营里派出的巡查,一般来说,别说初阶真人,中阶真人被查了,也不过就是说两句风凉话,面对面找碴的,基本没有。

可是这位,是真敢下手的啊,于是他调整心情,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是我冒犯了,请真人恕罪。”

“这就对了嘛,”陈太忠走上前,抬起手来,不轻不重地在他脸上拍几下,笑眯眯地发话,“知道自己是蝼蚁,就要摆正位置……好好说话,很难吗?”

他手上真没用多少力道,但是这个动作的侮辱性太强了。

可是这中阶天仙,还真不敢计较,只能硬生生地咬牙受了。

“欺负你这没胆子还手的,不算本事,”陈太忠一侧身,向远方走去,“你要不服气,尽管让你的后台来找我,不过……你最好先想清楚后果。”

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中阶天仙的嘴角抽动一下,若是他此刻能拥有真仙的修为,将此人斩杀,他真的不惜付出五百年的寿命,来洗雪这番耻辱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他也只能想一想而已。

陈太忠很快就将此事抛到了脑后,对于这种贱皮子的人,教训一下也就是了,何必记在心上?

离开大营一千里左右,还是在大营的有效控制范围内,周围各种战队极多,巡查的修者也不少,但是再前进一千多里,就比较混乱了。

在这里,人族和兽族的修者虽然很多,但是异族出现的次数也极多,战斗无处不在,这里已经相当靠近无尽深渊了。

做为阴族的三大聚集地,它们不能容忍异位面的侵略者,如此逼近。

陈太忠和纯良一路走来,斩杀了一些不开眼的异族,对于遭遇到的修者,他们没有任何收编的意思,至于有人露出招揽的意思,他们根本连话都懒得回,直接给出一个“你是傻逼”的眼神。

没过几天,周边的人族势力就知道,这里出现了一对非常狠辣的“游猎者”。

所谓游猎者,是区别于游探者的称呼,两者都算是游击者,不过后者主要是探听各种消息,类似于斥候,但不在正规斥候的编制内。

游探者主要凭着探听到的消息,获得战功,斩杀对手也算战功,但那是副业。

游猎者主要是靠斩杀异族建功,探听消息是副业。

游猎者收获的战功,要更丰厚一点,周围也有不少修者组成的游猎队伍,不过陈太忠和纯良的配合,还是很抢眼的。

于是就有游猎者的队伍找上门来:有没有兴趣做一票大的?

陈太忠的回答很干脆:没兴趣,我们有自己的打算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