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三十六章 晋阶秘诀

陈太忠的要求,对林听涛来说,还真不算什么。

随着第二波修者逐渐归纳入建制,风黄界和幽冥界的消息渠道打通,整个幽冥界战场的形势,也变得透明了起来。

伏海侯不算多大个爵位,比他来头大的人多了,不过经营了这么些年,获得一些差不多的情报,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。

现在的幽冥界,风黄界的修者掌握了主动,但因为后续力量跟不上,进攻有些乏力,如若不能从本土再调集修者过来,战争可能无限期地持续下去——打个一两百年都正常。

不过,林听涛的消息渠道,还真不是白给的,他甚至打听到,战争双方的高层,正在商量停战。

当然,停战绝对不是风黄界的修者撤回去,已经打到这个程度了,他们当然会对幽冥界提出利益要求。

而幽冥界是绝对不肯答应的,说想停战可以,你们这些侵略者,先无条件地将队伍撤回你们的位面。

双方的要求差得太远,根本不可能谈得拢,然而这谈判却还在继续——一边打一边谈,倒也是位面战争史上常见的。

不过这样的消息,一般的修者是不可能知道,传出去的话,就太影响军心了,林听涛能打听到,也是殊为不易。

意识到这一点,陈太忠猛地反应过来:他正缺少了解这种高端消息的门路。

在他们三人组游荡的日子里,虽然很自由,也收获了不少战利品,无拘无束地很是开心,但是他们还真的缺乏对整个战争局势走向的了解。

在太多的时候,他们路过一些营地,都不会主动地跟对方接触——事实上,就算他们想接触,也不会了解到这种极为隐秘的内幕。

当然,陈太忠也没必要太过妄自菲薄,他掌握的很多辛秘,也是林听涛不了解的。

比如说,林世子就不知道,九重天已经出手,斩杀了风黄界的人奸、天工门的余孽。

陈太忠还以为,是林听涛的消息渠道不太完善,但是蛟妖也不知道这个,由此可见,他不是接触不到隐秘,而是接触的隐秘,有点太高端。

不过对陈太忠来说,太高端的消息,也没太大的用处,正经是知道一些相对比较隐秘的消息,就足以让他不脱离主流社会,并且做出正确的应对。

站在这个角度考虑,在小湖营地四周游荡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,能够轻易地得到一些隐秘的消息——这是其他营地不能提供给他的便利。

所以接下来的时间,陈太忠也没有远走,就是在小湖周边游荡,最远也不会超过三万里。

不过他也明确地表示,拒绝再次入主小湖,只是表示营地遇到麻烦的时候,他会不吝出手——毕竟他是这个营地的创始人之一。

然而,对小湖的修者来说,有这样的承诺也够了,陈太忠在身为上人的时候,就已经是营地的定海神针,现在已经悟真,战斗力只会更加恐怖。

事实上,对于他的悟真,林听涛和蛟妖,也是极为好奇的,婉转地打听了一下。

不过陈太忠的回答,也是中规中矩——我是通过灵气转换阵,大规模地使用灵石,才晋阶的。

这个回答,令林世子和蛟妖有点无奈,这种晋阶方式,不具备大规模推广的意义——实在太耗费灵石了。

远征军中的修者,有的是为了博取战功来的,有的是为了求富贵来的,也有人是为了保卫家园,深入敌后牵制和打击异族。

还有一种人,是修为到了瓶颈状态,到位面战场,寻求晋阶机缘。

不过幽冥界这个位面,实在太特殊了一点,半点灵气都没有,就算修者们寻到了晋阶机缘,可以突破瓶颈了,但依旧是没能力突破——灵气不够。

林听涛和蛟妖就是因为这个,想从陈太忠那里得到点窍门,毕竟陈太忠在幽冥界的经营,还是非常令人惊艳的,搞出了狐族聚灵阵,又弄出了蛊修的防治寄生蜂污染方法。

面对陈太忠的这个答案,两人颇为无语,但却又不能不相信——毕竟这家伙为了一个女人登仙,就用去了上万的极品灵石。

对一般的修者来说,悟真比登仙要难很多,但是真正明白这个修炼体系的人,才会知道,其实在异位面登仙,尤其是没有任何灵气的异位面,登仙的难度要远大于悟真。

别的不说,只说那位面排斥之力,就是横亘在头上的一座大山。

悟真需要的灵气更多,但是因为不需要登仙柱,遭遇的位面排斥之力,反倒要少一些。

所以这么看来,陈太忠的晋阶,纯粹就是用灵石堆出来的,别人想学也学不来……

转眼之间,又是两年过去了,幽冥界的战斗,依旧在不紧不慢地进行着。

小湖营地还是那个样子,修者不见增多,反倒又少了一些,除了战死的,还有一些修者,找到了更合适的去处。

陈太忠依旧在四周游荡,也不跟其他人为伍,只是一人一猪,走到哪里算哪里。

他跟小湖营地的关系,是若即若离,除了林听涛和蛟妖,再没有第三个人,知道他的态度,而这两年里,小湖的存在感,也是越来越弱——各个营地的整合,越来越完善了。

传说中的第三批修者,迟迟没有投放到幽冥界,这令太多的修者躁动——来的人就是这么多,死一个少一个,这仗还怎么打下去?

在这种烦躁的气氛中,小湖再一次接到了征召令,令出皇族大营,目标直指阴族三大聚集地——无尽深渊。

阴族三聚集地,都是有真仙坐镇的,以小湖营地的实力,攻打这样的地方,真是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。

所以皇族大营对他们的要求是,在无尽深渊之外,牵制对手可能的援军——说句良心话,小湖营地打硬仗的水平很差,但是打滥仗的水平,还是相当不错的。

什么叫滥仗?就是打得过就打,打不过就跑,哪怕是能全歼对手,代价太大的话,也不会去硬打,逮着机会的话,咬一口就走。

这是陈太忠在创建小湖营地时,为营地制定的战术,虽然被很多人不耻,但是小湖还就这么坚持下来了,并且形成了浓郁的特殊风格,旁人一提起小湖营地,就知道是“那个擅长打滥仗”的营地。

不过小湖的修者,一直强调说,我们这是游击战——十六字真谛的奥秘,你们不懂吖。

皇族大营如此安排小湖,倒也算用对了这支队伍,不存在逼迫其充当炮灰的嫌疑。

但是不尽人意的地方也有:皇族要求,小湖营地只留下最多两成的战斗力量,守护营地,如果条件许可的话,可以直接放弃这个营地。

若是陈太忠还在小湖营地,少不得又是一阵鸡飞狗跳,就算是现在,林听涛也不想放弃这个营地,他婉转地表示反对:小湖营地设立起来,很不容易啊。

而且它的存在,极大分散了周边修者营地的压力,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?

皇族大营来的使者,也没计较这个,只是很不屑地表示,马上要一战定胜负了,这些破烂玩意儿,也亏你看在眼里。

一战定胜负?这种话听听就可以了,林听涛心里明镜似的,不过小湖接到的任务是外围游击,他也不会对战斗方案发表什么意见。

惹得对方火了,把自己安排到攻击第一线的话,那就没意思了。

蛟妖也是这个想法,事实上,蛟族的逃跑速度是一流的,是仅次于鹏族的种族,它们最喜欢打的,就是游击战了。

不过紧接着,使者又传达了一个糟糕的消息:皇族大营指定,此次陈太忠必须出战!

“陈真人根本不在营地里,”林听涛可不敢代陈太忠接下这任务,“自打五年前攻打寄生蜂营地之后,他就没有回来过,悟真都是在外面。”

“据我们了解,他这两年,就在附近活动,”使者并不理会林听涛的叫苦,他淡淡地发话,“不管你能不能通知到他,风黄界有话,他若不听令……不赦其罪!”

“不赦其罪?”林听涛登时愕然了,心说不是自打出征开始,可赦之人就全部赦免了吗?

蛟妖听得也是一愣,它跟陈太忠的关系尚可,而且身为兽族,对人族的皇家没有太大的敬畏,于是很不屑地发话,“你们这么出尔反尔,徒惹人耻笑。”

“你知道不赦他什么罪吗?”使者冷哼一声,嘴角一撇,“不知道,就别胡乱冒犯皇家威严,否则小心治你的罪。”

“我真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罪,”蛟妖还一声冷哼,“我只知道他战功彪炳,远超绝大多数真人。”

“具备卓越领导才能”的它,已经从陈太忠那里,得到了好几块阴气石,拿人的手短,当然要帮他说话。

使者走后的两天,消息就传到了陈太忠那里。

“我艹,”陈太忠一听就火了,他当然想得到,对方是要拿蘑菇炸了北域大营来做文章。

合着天狐离开了,备忘录就可以当做无效?“这帮混蛋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