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三十五章 老易之名

令陈太忠感到奇怪的是,老易似乎听到了他这个问题,并没有“广告之后,一去不回来”。

天狐加持过的洞府,果然是厉害,老易驱使着洞府,在偌大的冥气团里纵横驰骋几次,很快就将冥气团分割为无数个小块,不多时,便黑气尽散。

然后,她又驱着洞府回来,冲着他点点头,“这次可是回来很快的……我就要走了,太忠你若是遇事,可往狐族托庇。”

“只要不是真仙出面,打不过,逃总不是问题,”陈太忠傲然回答,然后迟疑一下发问,“你好像……已经给自己起好名字了,对吧?”

“你终于记起来问我这个了,”老易笑了起来,笑得异常开心,“我还以为你忘了呢。”

“你是否还记得,我曾经问过你,地球界管母亲叫什么?”她的眼睛,变得开始迷离,“萱亲、萱堂……我忘不了人族的养母,我要永远记住她。”

说话间,她不光眼神迷离,身体和洞府,也变得虚幻了起来,只有她的声音,还飘飘渺渺的传来,“记住了,我叫易萱……忆萱。”

旋即,这虚幻的影像,急速地向上攀升而去,紧接着,一道灰色的雷电,劈向了幻像。

“快走,雷劫来了,”纯良大声呼喊。

陈太忠带着它,猛地向下方冲去,他知道,兽修飞升九重天,必然要渡雷劫,老易不是飞升,但是想脱离这个位面,获得九重天的认可,这一劫,也是必须要撑过去的。

两个万里闲庭之后,距离地面就极近了,他忍不住停下身子,回头望去,那里,雷电正酣。

“好了,不用担心,老易扛得过去的,”纯良果真是没心没肺的主儿,“这又不是真雷劫,堂堂天狐,连这个都扛不住,还真不够丢人的……”

自打跟老易分别,陈太忠不管做什么,都有点提不起精神,他甚至没兴趣去近在咫尺的小湖营地走一趟。

这种状态,差不多持续了三天,他才恢复了正常。

虽然他已经离开了小湖营地,也不想再进入规矩众多的营地,不过他终究在这里付出了很大的心血,所以还是带着纯良,去小湖了解一下近期的战况。

他并没有进营地,只是在营地的外围,拦住了几个修者发问。

这些修者,泰半还是旧人,于是他很轻易地得到了消息:小湖营地,大不如前。

在经历了殿后一战之后,小湖营地的修者回来,怨气冲天,师郢麻带着玉衢宗的弟子离开了,和他同行的,还有马疯子和真意宗刘真人,康准证正好要去皇族大营,也一起走了。

猛犸一族和狼妖,也相携着离开,对于这种杂牌炮灰营地,大家都失去了兴趣,猿妖则是投奔了万山兽族联盟。

目前营地里,势力最大的,就是蛟妖和林听涛,随着修者数量的剧减,小湖的影响力,也急剧下降。

可见这战场之上的形势,真的是瞬间万变,几日不见,便是沧海桑田。

不过,林听涛真是有些管理水平,蛟妖也号称是“具有卓越的领导才能”,他俩不能吸引来更多的修者,可是小湖一直以来的规矩,从没有改动过。

这一点,就留住了不少老人的心,去别的营地,没准还有什么不公平,小湖这里,起码是相对公平的,出战机会公平,战利品分配也公平。

既然这样,又何必冒险转投他处呢?小湖现在是不太景气,可是营地、突出部、补充点、藏兵堡之类的建设,一样不缺,又法度森严,也是个不错的地方。

尤其是,因为小湖实力大减,万山等营地,都不太有兴趣夺取这里的控制权。

也有人说,小湖的实力虽然差了许多,但还是有被收编的可能,毕竟没人嫌炮灰少。

然而,早期离开队伍的陈太忠,并没有明确表示放弃小湖营地,想收编小湖的势力,就要掂量一下,能不能扛得住散修之怒的怒火。

想一想就可以知道,小湖的修者锐减,已经是很糟糕的事了,这时候再收编了这个营地,等陈太忠回来,看到这副惨样,怎么可能不计较?

就算他不想计较,面子上也下不来不是?

遭遇到的修者,强烈要求陈上人回营地坐镇。

但是陈太忠拒绝了,跟纯良和老易在一起的这些日子,肆无忌惮地在异族控制区纵横,让他的心变得野了,他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快意恩仇,想出手就出手,打不过就跑人,不用考虑掩护啦,殿后啦这些,他骨子里是非常讨厌做保姆的。

所以他又问起了其他人,结果得知,宁伶仃也走了,跟着真意宗马疯子走的。

成战荒消失不见了,有人说他身为散修,只顾抱陈太忠的大腿,得罪了太多不该得罪的人,可能是“被消失”了,也有人说他见机不妙,悄悄地溜号了。

总之,就是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,陈太忠听得也有点不是滋味,于是在距离小湖营地五百里远的地方,放出了一艘战舟,和纯良躲进去歇息——谁让他没有洞府呢?

经过这些年的异位面征战,陈太忠也总结出经验了,好东西固然要藏着掖着,不能一次用完,但是太过委屈自己,也划不来,跟个守财奴一样,一点都舍不得花,这个心态不对。

人生苦短战阵危险,该享受的时候,还是不要太苦自己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陨落了呢。

当然,最关键的是,风黄界和幽冥界的联系已经打通,这就不是孤军奋战的局面了,陈某人携带的财富,不弱于其他人,通天塔的灵谷也开始大面积种植,完全没必要担心自己撑不住。

歇息了六个时辰,他正要收起战舟走人,却发现蛟妖和林听涛全赶来了。

这两位也是邀请他回小湖营地坐镇的。

蛟妖甚至很直白地表示,只要你回营地,五个真人和大妖以你为首,你说怎么做,咱们就怎么做——哪怕你决定攻击皇族大营,大家都跟你走。

当然,陈太忠不可能吃撑着了,去攻击皇族大营,所以这只是一种夸张的说法。

事实上,在劝说的同时,蛟妖婉转地表示:你的决策,我们绝对支持,但是具体的执行手段,需要一个“具备领导才能”的修者来完善——你放心,它不会抢你的功劳。

相较蛟妖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,林听涛就现实得多,他发现陈太忠没兴趣回小湖营地,就果断地退而求其次:我们知道,你跟北域那边闹得不可开交,能不能……你以后就在附近活动?

这个我也不敢保证,陈太忠的心早就野了,附近没啥值得下手了对象了,对了……那个冥气团也被我打掉了,还有什么不含糊的异族群体吗?

那个冥气团,也被你干掉了?林听涛和蛟妖闻言,都大惊失色,他们早就从陈太忠口中得知,那个冥气团里,是有冥王分身的。

而根据其他营地最近传来的情况来看,这消息有九成九的可能是真的。

打掉冥王分身所在的冥气团……这个消息,让小湖营地的两大势力之首,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当初你在的时候,都是不建议去打的!

不过没用多久,就有斥候传来消息,那个硕大的冥气团,果然是消失不见了。

于是林听涛果断地退而求其次,只是希望陈太忠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帮一帮小湖营地。

这倒不是多大的问题,陈太忠绝对可以答应下来,不过想到宁伶仃和成战荒都不在营地,真意宗的一干修者也离开了,他非常怀疑,自己履行承诺的动力有多大。

林听涛似乎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,所以他并没有太过纠结这个问题,反而支支吾吾地提出了一个要求:那啥,陈真人……你还答应我一块一级阴气石呢。

“给你,”陈太忠随手丢给他一块一级阴气石,这东西以前还很罕见,但是他跟老易和纯良配合,弄这个玩意儿,真的不要太轻松。

“这个……什么价位呢?”林听涛犹豫一下发问。

“我也不知道,”陈太忠很无所谓地摆一下手,“你先拿着,回了风黄界再说,我去伏海侯府讨要,你准备好灵石即可。”

这段时间里,他接触的大人物实在太多了,母麒麟、天狐自不必说,冥王也不必说,只说那燕舞仙子的恩师、异姓王马伯庸,以及执掌皇族监察的两个高阶玉仙,就没一个好惹的。

相较而言,伏海侯府真的不算什么,他也不怕对方不给。

林听涛闻言,当然很高兴,但是他忍不住要问一句,“可是陈真人你这么做,有点风险,你就不怕我中途陨落?”

“那我收回来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。

“别介,”林听涛笑了起来,“哪怕我陨落了,伏海侯府认这笔账。”

“你要真的陨落了,我还真无所谓要不要,”陈太忠很直接地回答,“死在跟异族作战的战场上,值得敬佩,就当我随了丧礼的份子。”

林听涛登时无语,好半天才干笑一声,“您真耿直。”

“对了,我还有点事情,想找你帮忙,”陈太忠猛地想起,自己的消息渠道,似乎有点滞后,“能打听到幽冥界的最新消息和战况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