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三十四章 相约九重天

天狐此举,痛快是痛快了,但是它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:身为上界修者,它对下界干预得太多了。

它仅仅是八尾天狐,不过相当于真仙之上的人仙,下界的修者,将他们称为金仙,但它还真不是金仙,九重天里真正的金仙,是紫府金仙。

那是比罗天上仙还要高的存在,而天狐就算生出九尾,突破人仙范畴,也不过才堪堪是罗天上仙。

简而言之,在九重天里,它这个修为有点不够看,贸然插手下界事务,必须要给出一个交待,否则就算九重天的执法者愿意放过它,冥族和白家,也可以大做文章,令天狐一族被动。

陈太忠当然不知道这些,双方签了备忘录之后,他的一颗心,终于放了下来,总算不用再次面临被通缉的困境了。

不过老易的样子,却不是很开心,签订备忘录之后的几天里,她时不时地走神发呆,显得心事重重。

陈太忠的战斗嗅觉异常敏锐,但是对一些平常事务,他不会去用心观察。

三人在玉衢大营外,补充了一些物资,再度踏上征程的时候,纯良低声跟他交谈,“你有没有觉得,老易最近有点怪?”

“女人嘛,总有那么几天,是情绪不对的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心里还觉得自己的答案,比较幽默。

“可不是你说的那样,”纯良摇摇头,表示不同意他的观点,“你还是去问一问的好。”

陈太忠就去问了。

老易的表情很怪异,而且并不回答他的问题,反而是问了他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,“你的混元童子功……何时可以破功?”

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陈太忠有点脸红,熟归熟,这么羞人的问题,你也问得出来?

不过,考虑到两人是“好朋友”,他还是硬着头皮回答,“怎么也得证真之后,若是想根基稳固……最好是真仙后期吧。”

“唔,”老易点点头,脸上也掠过一丝红晕,她沉吟一下,鼓足勇气又问,“我若要你飞升九重天之前,不要破功,你可做得到?”

“这个……是我的隐私好不好?”陈太忠怒视着她,他一向不喜欢别人约束自己。

看她低着头,没什么反应,他想一想之后,叹口气,“好吧,其实我也……答应你了。”

老易微微颔首,“那下一步,去解决了小湖旁边的冥气团?”

“这个……离得有点远吧?”陈太忠讶异地看着她,“咱们不是说好,不去找九幽阴水了吗?”

自从上次跟冥王分身一战,虽然三人最终获得了胜利,也知道冥王因此而遭遇重创,但是同时他们也深知,跟冥族的梁子结得大了,以后想大摇大摆地勒索保护费,是不可能了。

更有可能的是,冥王会咽不下这口气,在某个冥气团,设局坑他们三个一次。

冥族的智商不算太高,但也不低,下一次冥王设局,凶险绝对会倍增,而三人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:哪怕是类似于上次的陷阱,他们也没有必然脱身的把握。

既然是如此,倒不如不去招惹。

“我的洞府经过了加持,”老易拿出洞府来,幽幽地看着他,“一日可达那里……去吗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点点头,“你想去,那就去呗……我怕什么?”

三人进入洞府,一道白芒闪过,洞府破空而去。

同一时刻,风黄界的皇家园林内,一名绝色的宫装女子,将手里的一枚白色棋子,不动声色地放到了棋盘上。

同她对弈的,正是曾经出现在浩然派的秋韵真人,她呆呆着看着棋盘,好半天才嫣然一笑,“仙子这一手棋,秋韵拜服……呃,这棋子?”

刚刚放入棋盘的白色棋子,隐隐有裂开之势。

燕舞仙子并不看她,而是微微仰头,看向一处虚空,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,“小小天狐……真是欺人太甚。”

秋韵真人眉头一扬,也跟着望去,讶然发问,“幽冥界……又生变故了吗?”

“一个小小的变数罢了,”燕舞仙子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你还是加紧修炼,我最多再在风黄界停留三百年,我走之后,就算你扛不起白家这一摊,也要有自保的能力,莫要弱了我燕舞的名头。”

“三百年晋阶真仙?”秋韵真人倒吸一口凉气,“仙子您真是看得起我,除了您这样的万载不遇的天才,谁又做得到?”

“那地球界的浪荡子,绝对做得到,不足百载而悟真,再有三百年,注定飞升九重天,”燕舞仙子淡淡地回答,不旋踵,她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不过,想仗着天狐撑腰,冒犯皇族,却是他想错了!”

老易的话,还真不是吹的,十余个时辰之后,洞府就抵达了那个冥气团,陈太忠甚至在空中看到了那个小湖,以及小湖旁边的营地。

洞府飞得极高,距离地面足有数千里,老易将洞府虚停在空中,侧过头看陈太忠,笑着发问,“我这时候再说‘广告之后马上回来’你俩会不会生气?”

“你果然有心事,”纯良的眉头扬一扬,懒洋洋地发问,“是不是得去九重天了?”

“小纯良很机灵嘛,”老易笑着看它一眼,不过那笑容,怎么看怎么勉强。

“什么?”陈太忠的眉头一皱,脸也沉了下去,“这是啥意思?有谁在逼你吗?”

“怎么说呢?”老易皱一皱眉头,最终还是看一眼小麒麟,“纯良说吧。”

“这事儿……”纯良的小蹄子敲打两下桌面,似乎在犹豫什么,最后还是字斟句酌地发话,“天狐这次,做得有点过界,而且倾向性明显,可能影响位面大战的结果。”

它沉默一阵,见那俩都不说话,又叹一口气,“这些都是我父母亲说的,我也不是很懂……我只是觉得,天狐想要消除影响的话,带走老易,是个比较简单实用的法子。”

陈太忠侧头看一眼老易,“它说的都是真的?”

大致是不差的!老易耷拉着眼皮,默默地点点头,也不说话。

陈太忠火了,“问你呢,说话!算了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他还想再发火,却看到她的鼻尖已经红了,暗叹一声,不再发问——以她对他的感情,如果可以不走,她又怎么可能离开?

洞府里,谁都没有心思说话,好半天之后,老易才抬起头,看向陈太忠,“你有没有要对我说的话?”

陈太忠犹豫一下,深吸一口气,千言万语,最终化作两个字,“保重。”

老易呆呆地看着他,眼睛慢慢地红了,然后她将头扭转,哽咽着发话,“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情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先是眉头一扬,然后才想起来她指的是什么,于是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“你放心好了,我说话算话。”

“你答应了她什么?”纯良好奇地发问,这家伙竟然还有一颗八卦的心。

陈太忠没好气地瞪它一眼,“答应她给你种宝草,谁让她就你这么一个小弟呢?”

唔,纯良点点头,然后又眨巴一下眼睛,怎么总觉得……哪里有什么不对?

“嘿,”老易被陈太忠的谎话逗笑了,不过等了一等,她还是强调了一遍,“是你气修功法的事,嗯,我在九重天等你……们!”

“我上九重天,是水到渠成,”纯良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身为神兽,只要不陨落,上九重天是早晚的事,“从翡翠谷就可以直接去……倒是陈太忠有点危险。”

“你陨落了,我也陨落不了,”陈太忠瞪它一眼,才笑一笑,“呵呵,老易你等着,三百年内,我必去九重天寻你。”

“咦?”老易听他笑出声来,忍不住扭过头来看他一眼,讶然发问,“你居然不难过?”

她的两只眼睛红红的,显然有点不忿陈太忠的心硬。

陈太忠笑着一摊双手,“难过有用吗?既然有重逢的日子,你还是努力修行,不要被我甩下。”

他原本就是心硬之人,虽然也舍不得与对方分离,但也没什么儿女情长的习惯,正是那种率性而为的草根性子,“记住,弱者是没有资格跟我为伍的。”

“好吧,”老易听到这话,深吸一口气,冲着他一抱拳,勉力挤出一个笑容,“既然如此,我就不再多说了……广告之后马上回来!保重!”

说完之后,她站在阁楼顶上,独自驱使洞府,狠狠地向下方的冥气团冲了过去。

纯良看一眼陈太忠,“不用上去帮忙?”

陈太忠微微摇头,“没必要,天狐肯定在接应她,否则,她凭什么之上九重天?”

纯良嘿然不语,它跟老易在一起的时候,经常拌嘴,但是三人组一旦少一人,它还是相当地不习惯。

陈太忠也不想说话,看着那洞府迅疾远去,眨眼间由大变小,待接触到冥气团的时候,只有针尖大小,而阁楼上的人儿,更是看不分明了。

他不认为自己应该伤离别,此前去寻找老易,是不放心她的安危,现在人家有了大靠山,没什么危险,相聚还有期,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

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心里总是又点不舒服,好半天之后,他才嘀咕一句,“我靠,老易的名字到底是啥呢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