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三十三章 备忘

洞府一出,不像往日那样,只是一个灵气充沛的庭院,似乎是感受到四周的战争意念,一边放大,一边向四周射出了白蒙蒙的光雾。

紧随着老易的两个圆环,灭魂生缚环抖动一下,也落入了光雾中,缓缓飘进庭院。

两个圆环似乎知道这不是好路数,不住地微微颤动,仿佛是在挣扎,但是很显然,这挣扎是徒劳的、微不足道的。

而战阵,也在光雾的照射下,转动得异常缓慢,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。

老易可是很会抓战机,见此情景,巨大的狐尾一抖,狠狠地抽向一个主持阵法的玉仙,直接将此人抽得口吐鲜血,跌出了战阵之外。

纯良也会捡便宜,一记麒麟臂,将另一个主持战阵的玉仙,打进了地里,然后口吐火球,喷向了监察的玉仙,狞笑着发话,“孙子,捡便宜捡得很爽,是吧?”

两名监察的玉仙,还是有相当实力的,轻巧地避开了这一击。

不过他们也不敢再还手,而是愕然地四处张望。

女天仙见状,微微一怔之后,冷笑一声,“狐尊,你打算进入这个位面了吗?”

她以为是狐王出手了。

“我做事,也是你这半死的玉仙能问的?”空中传来一声冷哼,“你是打算不敬我这上位者?”

“本人是皇家太上供奉,燕舞仙子执弟子礼,”女天仙冷笑一声,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你若想要大欺小,须得考虑燕舞仙子一怒!”

“燕舞仙子,你吓死我了,”天狐哈哈大笑,“我也不大欺小,三糖儿,取了这女人的玉女扇,这种垃圾,我不看在眼里,不过……我的女儿,可不是随便什么玉仙玄仙就能欺负的!”

老易闻言,径直走上前,直接从女人手中取了那个团扇,又收起了灭魂生缚环,然后冷冷一哼,“你再不敬上位者试一试?”

她从不杀人,但是这女人对她、对太忠的态度,实在太恶劣了一点,所以她也不介意找个借口,杀掉对方。

女玉仙却是不信邪,她冷冷一笑,“真仙欺负玉仙,真的好威风……燕舞也不敢如此待我。”

“我欺负你们了吗?”空中的声音发话,“我出手了吗?小娃娃别太嚣张,真仙……真仙算什么玩意儿?”

“阁下……”远处玉衢宗的玉仙倒吸一口凉气,“阁下……大人来自九重天?”

女玉仙听到最后三个字,脸色刷地就一片惨白。

“算你有眼色,”天狐淡淡地哼一声,“既知冥族的小家伙,不是死在气修手里,还敢如此欺负我的女儿……真当我天狐一族,断了血脉传承?”

“天狐一族,”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,不再说话,风黄界里说的,都是狐族,了不得自称狐尊,敢自称天狐一族的,自然是来自九重天的。

女杀神的脸色,却是越发地苍白了,她此番为北域出头,是碍于一些情面,也是看不惯某些无根无底的散修,敢跟官府放肆。

她知道冥王分身是被外力所杀,不过那又怎么样呢?她自认,自己当时在场的话,也一样能斩杀冥王分身。

倒是某些散修,敢自称散修之怒,威胁皇族的统治,此种事情,不能不追究。

可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原来是九重天的修者出手了——这种情况真的太罕见了,上界的修者,不能随便干涉下界事务的。

若是能随便干涉,这位面之战也不用打了,九重天上的人族和冥族先开打吧。

总之,是这次她消息探听得不足,又受了北域大营的蛊惑,想维护皇族的尊严,贸然出手,结果导致了如此被动的局面。

这时候,再说别的也晚了,收队之后,她走到纯良面前,淡淡地发话,“我皇族同麒麟一族的关系,源远流长,今天我们也没有针对你……可否跟你的同伴说一声,将两件灵宝还来?我可以道歉。”

合着她知道,这白色的小猪,是麒麟的后代。

“上一辈是上一辈的交情,”纯良懒洋洋地看她一眼,“道歉有用的话,要警察干嘛?”

“警察是什么?”女杀神愕然发问,她这个太上供奉,真的就是天狐说的那样,已经半死的玉仙了,还差几百岁,就该寿终正寝了,等闲也不跟外界接触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她才会沉浸在皇族往日的荣光里,被人一撩拨,就跳了出来。

纯良呆呆地看她一阵,好半天之后,才难得地说句正经话,“你应该知道……蘑菇不是陈太忠故意放的吧?”

它做事通常是随性的,听对方说皇族和麒麟的关系,才说句靠谱的话。

女玉仙迟疑一下,老实地回答,“陈太忠对皇族有成见,我想教训他一下。”

“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吗?”不远处的老易听到这话,登时恼了,“他对皇族有成见……我也没见他杀了秋韵真人。”

“咳咳,”陈太忠干咳两声,“老易,那啥……我跟秋韵真人不熟,真的。”

“好吧,我是听说,他对北域有成见,”女杀神倒是光棍得很,直接改口,“所以这蘑菇到底是怎么丢的,该不该这么巧……闲话很多。”

“闲话很多,你就拿九大灵宝的两件,来对付我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不怒而威地发话,“还是看我好欺负吧?”

女玉仙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吐出四个字,“意气之争。”

这四个字,真的令人哭笑不得……计较不是,不计较也不是。

一时间,所有人的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致。

此刻老易脸上的表情,却是很奇怪,她的两只耳朵,不停地抖动着,脸色也是忽喜忽怒,眉头时而紧皱,时而松开。

休息了两个时辰之后,在玉衢宗玉仙的见证下,双方经过友好协商,打算签订关于北域大营遭遇蘑菇袭击的备忘录。

备忘录会说明,这场是一场误会,是冥王处心积虑制造的矛盾,不过风黄界的修者精诚团结,识破了异族的阴谋,取得了相互的谅解,以后不会再为这件事纠缠……

这个备忘录,用地球界的话来说,就是相当主旋律的,也相当正能量,但是到底有多少人会相信,那只能呵呵呵了。

女杀神纠缠的要点是:她要收回两件灵宝,否则无法向皇族交待。

但是不用陈太忠反对,天狐就断然拒绝了——开什么玩笑,我都出面一次了,你们还敢接着欺负我的女儿,真当我这天狐好欺负?

此次它的出面,也不是有意的,纯粹是感觉到女儿陷入了危机,才匆匆赶来。

凭良心说,它不是一个负责的父亲,它自己也这么认为——唯一的女儿,被遗弃在人族社会里,它没有接回来,这是它的失职。

不过,就像它解释的那样,当时它也处在危机中,无暇分身。

待它腾出手来,知道女儿无恙,就沟通狐尊,给女儿送去了一个小小的洞府。

以它的身份来说,这洞府实在是小意思,甚至有点拿不出手,不过它的女儿,也不过是风黄界一名普通狐修,给得东西太高档,反倒对她不好——它又不可能时时守护在旁边。

当然,对这个失散的女儿,它还是很关注的,所以才不允许麒麟夫妇欺负她。

待到老易悟真出现异象,它才知道,原来这个女儿,也是极为不凡,估计飞升九重天也不是问题,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它知道得有点晚了,女儿已经去了异位面征战。

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它恨不得痛骂那下界狐尊一顿,不过最终,它还是决定顺其自然,女儿已经大了,该有自己的主见,不经历点事情,也不利于她的成长。

当爹的,通常心肠都是比较硬的,但是当老易遭遇马伯庸,使出圣狐庇护的时候,天狐通过血脉感应,立刻知道女儿遭遇了巨大的麻烦——刚刚悟真,就要召唤圣狐庇护,这跟自爆也相差无几了吧?

不愧是我的女儿,大妖的修为,就能召唤圣狐庇护!天狐立刻撇下手头的事情,赶往幽冥位面。

然后,它就很愕然地发现,九重天有巡查修者出面,诛杀下界的叛逆。

这时它就不敢贸然现身了,然后它感应到,冥族的人仙,也来到了幽冥界附近的虚空。

于是它火速传递消息给母麒麟,说你儿子被人大欺小了,手里捏着回家石,都没跑了,若不是我女儿使出圣狐庇护,它就得交待了。

母麒麟其实也不是个合格的母亲,对儿子是持放养态度,但是本质上,它是相当护犊子的,旁人大欺小,它绝对不能答应。

所以这俩做了一出戏,“合理”地干预了一下冥王的算计,冥族人仙见状,也没什么法子。

按说,天狐帮女儿修复了洞府,并且加持了一些意念,就可以放心离开了,不过……因为一些原因,它还是留了念头在幽冥界,感受到女儿遇险,匆匆赶回来。

见是人族修者出手,它心里火大得很,我上次出手,你们这些小真人可能不知道,但是风黄界的一干真仙,没有不知道的道理。

这种情况还敢下手,当真欺我天狐一脉无人?

所以皇族九大灵宝里的这两件,它是抢定了,什么燕舞仙子,别跟我说这个,让九重天的白家,来跟我张嘴吧,我倒看他们有脸说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