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三十二章 三才毁灭

灭魂生缚环,跟玉女扇一样,也是皇族的九大灵宝之一。

此灵宝比那女玉仙所持的玉女扇,还要出名很多。

玉女扇可以算是一桩奇物,是术修的克星,但这是防御类的灵宝,而且遇到近战类或者阵修之类的修者,并无多少用处。

灭魂生缚环则不然,是攻击类的灵宝,可锁定修者的神魂,并且将之动摇,将人生擒。

被擒者就算有空间之力,想要在神魂被锁定的情况下逃脱,也是极难的。

这灵宝须由两名高阶修者祭出,威力之大可想而知,被擒获的修者若是神魂不太稳固的话,很可能直接被摧毁,从而变成白痴。

此灵宝名气太大,皇族通常用来肃清内部不稳定因素,对普通修者使用的时候极少,但是有限的几次出现,无一失手,被擒获的,也都是凶名极盛之辈。

打个比方,陈太忠用蘑菇毁掉了巧器门,皇族也是清楚的,但是那时的散修之怒,还不配皇族监察使出灭魂生缚环来缉拿。

现在,这凶名赫赫的灵宝,要擒拿老易,可见皇族对这一战的重视。

“混蛋!”陈太忠见状大怒,张口就是一道束气成雷打了过去,他现在被高阶女玉仙缠住,不能分身支援,但是远攻还是可以的。

他没有攻击那两个高阶监察,白光直接对着灭魂生缚环打了过去——此灵宝威名赫赫,倒是不知道它们怕不怕雷电!

与此同时,他对一名监察发出了神魂攻击——重重的一击。

然而,一朵瑞云恰好地出现在前方,正正挡住了束气成雷,女杀神冷哼一声,阴森森地发话,“跟我对战,竟敢分身,小子你勇气可嘉啊……”

“老不死的,你烦不烦?”陈太忠脸色一沉。

他的神识攻击,正正地击中了那名监察,然而那监察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,只是侧过头来,阴森森地看了他一眼。

“我去!”陈太忠火了,也顾不得保密了,头顶猛地显出一个灰色小钟来,猛地一震,“叮”的一声轻响,声震四野。

饶是女杀神有玉女扇护身,听到这声音,识海也忍不住动荡一下,她猛地脸色一变,“真器?错了,是本命法宝……不!是真器元胎!”

她活得够久,对气修还是有一定了解的,气修里最后一个玉仙,晓天宗的阴阳殿主,跟她还有一定交情。

她曾经见识过阴阳殿主的本命法宝,威力极为不凡……但是无论如何,区区灵宝发出的术法,根本不可能穿破玉女扇的防御。

这叮的一声轻响,虽然撼动了她的识海,但她却知道,这是音攻的术法,那么对方的本命法宝,起码得是真器的品阶才行。

然而,一个初阶玉仙,怎么可能拥有真器?就算他有逆天的气运,侥幸得到了一件真器,也不可能催动不是?

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个:此人果然拥有逆天的气运,竟然得到了气修的真器元胎!

这样一来,一切就都好解释了,怪不得玉仙初成,就拥有了本命法宝,而且威力还这么大。

这一击,不但令她的攻击为之一缓,就是那两个监察玉仙,行动也为之一滞。

机会!陈太忠不愧是战斗型修者,这仅仅的一丝机会,被他抓住了,他的身子一闪,再出现的时候,已经到了那十二名天仙身边,嘴巴一张,又是一道白光吐出,“开!”

在他看来,那两名皇家监察玉仙,和灭魂生缚环虽然厉害,但是最讨厌的,还是这天仙所组成的战阵,若是没有战阵的牵绊,老易和纯良联手,未必就敌不过那二人。

所以,还是先将战阵击溃,才能获得转机。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他太小看这个战阵了,十二个天仙已经很可怕了,更可怕的是,还有两个玉仙居中策应。

白光打到战阵之上,战阵只微微停顿了那么一刹那,然后就是一股奇大的气势,猛地向他压了过来。

这不是神通反射,而是战阵杀气的反击。

凭着战阵中催生出的杀气,众多天仙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记神通,仿佛没有受到什么伤害,事实上,他们还是受了一些伤,不过正是因为那强大的战斗意念,让他们暂时忘却了伤势。

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中,过于亢奋的战斗意志,可以将自身的痛觉神经弱化,甚至可能在打完仗之后才发现……咦,我的耳朵哪里去了?身上这十来支箭,又是怎么回事?

战阵的玄奥,并不仅仅体现在阵法技巧上,更体现在气势的运用上。

所以那战阵受了陈太忠一击,不但看起来效果不大,反而做出了凌厉的反击。

糟糕!陈太忠心里一沉,知道这个好不容易寻找到的机会,被自己浪费掉了,但是事已至此,他也别无选择,于是长笑一声,硬顶着扑面而来的气势,一刀斩了过去,“挡路者……死!”

一时间,又是漫天的刀光飞舞,他在阵外,向战阵发起了攻击。

就在这震天的打斗声中,阵中的一名玉仙出声了,“放他进来!”

众天仙抵挡得也很辛苦,有人甚至已经受了重伤,只不过在战阵的气机牵引之下,还能咬牙坚守位置。

听说要放人进来,战阵登时裂开个口子,向陈太忠奔涌而来,仿佛是一只怪物张开了一张大嘴,要一口将他吞下。

这样的阵型反击,显然是有点小看陈太忠了,若是阵中没有纯良和老易,想要将他卷进来,或者还有那么几分可能,而现在的情形,基本上属于做梦。

陈太忠再度使出万里闲庭,就在对方扑向他虚影的时候,他也借着对方变阵之机,咬住了豁口处的两个天仙,一刀斩了过去。

这一刀,他是没有留手的,一旦斩中,那两个天仙战兵,是必然陨落,然后……估计他就又得考虑四处流浪了。

不过他并不后悔,对方都对老易使出了灭魂生缚环这种大杀器,撕破脸,那就是必然了——他不会容忍自己的朋友被如此欺负。

但是非常不幸的是,他的战术,再次失误了,就在他即将发起攻击的一刹那,他的身后,传来一股奇大的威胁——女杀神对他发起了攻击。

这时,他才反应过来,战阵裂开一个口子的真实用意:人家不但想将他裹进战阵,更是为那个女玉仙让出了攻击方向——她不用担心误伤友军了!

要躲避攻击吗?陈太忠当然不会这么做,开什么玩笑,他的本命法宝是白炼的吗?

那灰色的小钟可以发出强悍的音攻,但本质上讲,它更是一件防御性的法宝。

灰芒一闪,同时,他并不放弃自己的攻击。

“定,”一名监察玉仙一抬手,颤巍巍地冲他一指。

老易正使出浑身解数,一边抵御战阵的攻击,一边躲避那追踪的灭魂生缚环,猛地见到陈太忠被定住,而他的身后,一道彩色光芒,正在重重地击向他。

色分三种,红色,绿色,蓝色。

“三才毁灭之光?”老易登时大骇,她非常清楚这东西的威力,所过之处无物不毁,虽然她也知道,太忠的本命法宝,防御力超强,但是对上毁灭之光这大杀器,那真的不好说。

她直接打出一道白芒,却是狐后赠与她的保命符箓。

其实以她现在的修为和战力,保命符箓已经没有太大的用处了,上一次与冥王分身的一战,也证明这东西只能迟滞一下对方的攻击。

但是老易求的,也就是这一迟滞,下一刻,她喷出一口血来,“圣狐……”

经过这两个月的休养,她的身体基本恢复了原样,虽然气血还是有点不足,但是豁出去的话,再请一次“圣狐庇护”,也还是可以的。

至于身后追来的灭魂生缚环,她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不过此刻,她脑子里想的竟然是:我宁可自爆,也不会去做那可怜的白痴。

以后的岁月里,他定然会救我出来,可是真不想让他看到我白痴的样子,虽然那个时候,我已经不懂得计较这些了,但是……我还是宁愿在此刻战死,让他记住眼前这一幕。

“我艹,”陈太忠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,老易你,咋就不相信我的本命法宝呢?

他被定住,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,纯良直接伸出麒麟臂,将他转移走了,这也是此前大战冥王分身,培养出的默契——要不说,战斗配合,都是实战里练就的。

不过下一刻,纯良也怔了一怔,“毁灭之光,要不要这么狠?”

就在老易即将喊出“庇护”两个字的时候,空中传来一声轻哼,“我说,圣狐不能这么随便请吧?三糖儿,他们有灵宝,我给你的东西……还能差于他们?”

是那只天狐!陈太忠和纯良登时就听出来了。

老易却是更明白,因为她感觉到一股气势自天而降,庇护两个字,被这气势堵在了嘴里,想喊都喊不出来。

恭请祖狐血脉保护的时候,硬生生地被人打断,谁会这么在意她的气血衰竭?

可是,你又给了我什么呢?似乎……只有一个洞府吧?

下一刻,她心领神会地祭出了洞府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