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三十一章 九大之二

“凭什么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得开心至极,笑得阳光灿烂。

“凭我修为强过他,凭我跟冥王作战过,凭我毁了一个冥王真意降临的分身,冒昧地问这位女准证一句……你杀过异族真仙的分身吗?”

对于这种问题,女玉仙不屑地笑一笑,“这是很值得骄傲的战绩吗?我只是没有遇到……杀它们很难吗?”

“也许不难,但是这证明了我跟异族战斗的决心,”陈太忠一般不喜欢长篇大论,但是他的口才,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

眼下遇到这种事,他如果不想被通缉,也只能先尝试以理服人了,“你没有这样的战绩,所以没资格置疑我,或者……我应该把你也请走,毕竟勾结冥王的人,不止一个。”

“大胆,”女玉仙的脸一沉,阴森森地发话,“我本以为,秋韵看好的人,是个知道进退的,你竟然敢冒犯于我?”

“秋韵?”陈太忠觉得这名字似曾相识,想了想才记起,那是燕舞真仙的体己人儿。

搁在以往的话,他没准还要考虑,利用燕舞仙子的名头,吓退对方,但是对方是九大灵宝的持有人,他不但可能吓不退对方,很可能暴露他跟燕舞仙子从无交往的事实。

在这个时候,他还不如实话实说,“我跟她不熟,但还就是想让你跟我走,老老实实接受我的调查。”

“嘿嘿,”女玉仙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,“好大的胆子。”

“说这些都很扯淡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你跟我走,还是我跟你走,说到底……还是看实力吧!”

“我……”女玉仙很无语地指一指他,“我给过你机会了,是你不知道珍惜。”

“我也给过你机会了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,一时间狂态大发,“我数三息,不相干的人让开……玉衢大营的前辈,我不想误伤。”

有两名玉仙闻言,登时电射而去,奔出十余里,才大声发话,“不管是谁调查谁,必须在我玉衢大营内,否则别怪我们不讲情面。”

这话听起来强硬,但其实扯淡,陈太忠心里明白得很,你现在都不敢出面挡着,就别说以后的不讲情面了。

于是身子猛地前欺,对着那女玉仙就是一刀斩下,嘴里大笑一声,“拿命来吧!”

“你还真以为,冥王分身是你杀的?”女玉仙气得一咧嘴,一抬手,一张锦帕迎了上来,同时身形一闪,“真是坐井观天之辈。”

一般来说,锦帕没有什么杀伤力,但是真做为防御手段用的话,一般是能克制剑修或者刀修的进攻——柔能克刚。

当然,境界上有差别的话,至刚也能破柔,不过显然,陈太忠还没强大到那种程度。

同时,这女玉仙轻笑一声,“此人桀骜,我缠住他,先拿下他的同伴,倒是要看他有多少蘑菇,拿去皇族放。”

我擦,陈太忠听得登时火冒三丈,他是最不喜欢当阿舅的,为什么?他真的不愿意身边的人,受到伤害。

这女玉仙直接挑战了他的底线,这让他忍无可忍,于是身子一闪,索性不再刀斩对方,直接利用万里闲庭,围着对方转一圈,吐出了四道束气成雷。

你不是牛逼吗?你不是有玉女扇吗?我倒要看一柄小小的扇子,能不能防住我全方位的神通攻击。

这样的战斗,灵气消耗得极快,不过陈太忠不在意,直接丢了三颗回气丸进嘴里,今天我还非要拿下你不可!

他这么愤怒,也不是无因,刚才那女玉仙说了——冥王分身,不是他斩杀的。

牛皮戳破了,这是小事,问题的关键是——对方显然知道那一场大战的细节。

知道细节,就是知道蘑菇为什么会在北域大营外爆炸,既然如此,你还这么难为我,显然是有别的打算,这让他怎么忍?

这女玉仙显然是有备而来,她手上的玉女扇,不能将她遮蔽得周全,但是连吃几记束气成雷,她没有任何的反应,连僵直都没有出现过——这说明除了玉女扇之外,她身上还有防雷的灵宝。

这种情况,越发地显示出,对方的处心积虑。

然而,女玉仙也没有想到,自己受到了陈太忠的重点照顾,连吃几记束气成雷之后,也有点气血翻涌,于是直接将玉女扇扔出去,彻底地祭起。

玉女扇一旦祭起,顿时化作一团瑞云,将她团团罩住,不受束气成雷的攻击。

同时她冷哼一声,取出一柄长枪,向陈太忠一指,“凤鸣!”

枪头陡然虚化,幻化做一只青色的凤凰,轻唳一声,狠狠地扑向陈太忠。

“术器双修的枪法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抽出长刀,身子一蹿,重重地迎了上去。

才冲进青凤的威压范围内,他就觉得身体一滞,忍不住眉头一皱:我去,又是空间之力,什么时候,空间之力变得这么滥大街了?

其实这还是他经历得太少,踏入高阶真人的修者,修习空间规则真是常态,就以大名鼎鼎的次神通掌控来说,绝大部分修者,修不成其后的真正神通身禁,但是只要是高阶真人,只要他们愿意,学会掌控这次神通,还是没问题的。

至于说真仙,掌握空间规则,简直成为了一种必然,且不说不会这个,可能导致无法飞升九重天,只说别的玄仙都会,就某人不会——这还能够公平一战吗?

这女玉仙的枪法来历不凡,也是皇家嫡传,叫做傲凰破阵枪,走的是战场杀伐的路子。

这枪法气势凌厉,术器双修,专冲各种战阵,枪法登堂入室之后,蕴有空间之力,可以迟滞对手的反应。

但是陈太忠又哪里是个怕事的?他也听说过这一套枪法,当然,皇家嫡传的枪法,他不会知道得太详细,他心里只是生出一股不平之气来:皇家嫡传,那又如何?

他挺着长刀猛然冲了上去,一时间只听得“叮叮”的响声不绝于耳。

两人对战的区域,耀眼的白光不住地闪耀,旁观的两名玉衢宗真人,只觉得眼花缭乱,根本看不清战斗的过程。

“这陈太忠,不愧好大的名头,”一名中阶玉仙情不自禁地感慨。

“遇上女杀神,也算他不幸,”另一玉仙叹口气,“这可是燕舞仙子的师尊,皇家底蕴深厚,不是一般的准证能比的。”

女杀神见自己的枪法与对方势均力敌,忍不住心里大怒,张嘴厉喝一声,“受死!”

这却是音攻的神通,正正地击向对方。

陈太忠的身上,若有若无的灰芒一闪,直接扛住了这一记神通,他气得大叫一声,“老女人,有种撤了乌龟壳来打!”

“粗鄙不文之辈,”女玉仙不屑地冷笑一声,皇族出手,宝物众多原本就是实力之一,你没有这底蕴,就别胡扯,徒惹人耻笑。

不过她对对方能轻描淡写地接下自己的音攻,也是颇为好奇,“那灰芒为何物?”

“撤了乌龟壳,我便告诉你!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身子猛地一闪,已然出现在另一个位置,手中的长刀狂野地攻了出去。

“小子找死,”女杀神脸一沉,然后大喊一声,“速速擒住那两个!”

陈太忠顿时勃然大怒,手中的长刀舞得更急了,厉声发话,“你真的要寻死?”

女杀神正是要激怒他,闻言微微一笑,“就凭你吗?唔……手中的灵宝战器不错。”

她的长枪也是实打实的高阶灵宝,双方的激烈撞击之下,对方的灵宝长刀竟然没有什么损伤,这令她有些惊奇。

“您放心,它们跑不了,”一名中阶玉仙高声叫着,“哈哈,还想用毒,这也太过小看我皇家战阵了……毒性反噬的滋味,好受吗?”

“哼,”老易铁青着脸哼一声,“不过尔尔,我是不想伤你们,希望你们好自为之。”

她和纯良,被两个玉仙和十二名天仙组成的战阵,死死地缠住了,她施毒无用,纯良想要破空而出,也是无用。

要说麒麟神兽的空间能力,其实不是很强大,它破空移动的速度,甚至远远不如陈太忠,它最擅长的,是无视虚空对自身的影响,是承受空间之力的能力。

比起对虚空的承受能力,陈太忠远不如它,但是突围而出,不是它的强项,这种能力是相对比较被动的,简而言之就是比较扛得住。

突围不是它擅长的,所以面对两名玉仙和十二名天仙组成的战阵,它和老易还真突不出去,不过他俩还是占据主动,左冲右突,对方只是在苦苦地封堵。

两名玉仙见形势危急,其中一个急得大喊,“监察何在?再不出手,对手便要逃了!”

“唉,”空中传来一声轻叹,两名鸡皮鹤发的老者,蓦地现身出来,都是高阶玉仙,每人手中拿着一只黑色的圆环,往空中一丢,“身禁,”“锁魂”!

“灭魂生缚环?”老易一见两个黑色圆环,脸色登时一变,姣好的面容,也变得扭曲了起来,她阴森森地发话,“这是你们逼我的,须怪不得我出辣手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