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三十章 各说各话

来自南荒的天仙还想尝试挽留一下,说什么你们留在这里,可以体现出解决问题的诚意。

但是老易毫不犹豫地拒绝了,“屁的诚意,你们造谣中伤我们的时候,诚意何在?我们的事也很多,没时间陪你们玩儿。”

陈太忠本来还有点不想走,他感觉自己不在这里等着,有害怕对方的嫌疑,听到老易的话,觉得这说辞也不错——哥们儿不等你,不是不敢,而是不屑!

“我们北域大营,有去玉衢大营的传送阵!”这高阶天仙最后大声挽留,“何必费时费力地走过去?”

“你当我们是白痴吗?”老易淡淡地看他一眼,放出了战舟。

北域大营或者有直达玉衢的传送,但是这个大营,可不是那么好进的,更别说传送阵上做一做手脚,不但隐秘,也不好查,一旦出了问题,可以直接推到“技术因素”上去。

战舟才破空离开,这边的示警焰火就放了出去。

援兵在半日后抵达,比想象中来得快,因为他们这一行人,已经五天没有消息了,眼见他们示警,怎么可能不尽快赶来?

赶来的人中,有两名玉仙,不过当他们听说,小队是遭遇了陈太忠之后,也没胆子直接追向玉衢大营,而是带着人火速回营。

南荒的高阶天仙有一点没有说错,那就是北域大营和玉衢大营之间,真的是有传送阵的。

事实上,第一批修者大营设立的传送阵,不但相对简陋,而且没有统一的规划——大家来幽冥界,是破坏性开采来的,不是长久经营,没必要把传送系统搞得那么正式。

这就导致很多大营的传送非常混乱,想到哪里就建到哪里,没有任何规律可言。

北域大营倒是不用担心传送不到玉衢,但是有一个问题,困惑着他们:陈太忠说要去玉衢大营,真的会去吗?

那厮若是随口说说,而北域大营的高阶修者倾巢出动的话,还真不够闹笑话的……

陈太忠并不知道他们的纠结,一艘战舟载着四个人,优哉游哉地驶向玉衢大营,一路上还时不时地停下来歇息。

老易心急如焚,恨不得第一时间赶到,但陈太忠就是不着急,潜意识里,他希望北域大营的人,在玉衢大营里等着他——这种恶心事,他不想拖得太久,快刀斩乱麻处理了最好。

老易也知道他的脾气,催促了他几次之后,终于放弃了。

四人来到玉衢大营,就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。

距离玉衢大营千余里之外,也有小营地,战舟就停在距离小营地两百里处。

这时,有修者过来检查,陈太忠亮出了身份,并且表明自己没打算进营地。

巡查的修者怪怪地看了他一眼,也没多说什么,做过九阳石检测之后,不再关注他。

奇巧门的天仙表示,他要投靠玉衢大营,寻找时机归建,于是被巡查的修者领走了。

老易拿出了洞府,三人进去歇息,引来了周边无数修者的围观。

征战幽冥的过程中,有洞府随身,那就算得上奢华了,而在营地附近不进营地,反要拿出洞府休息,根本就是赤裸裸的炫富。

不过这三位都没放在心上,他们不想跟营地有太深的纠葛,反正以这个组合的实力,基本上是可以横行幽冥界了。

第三天,洞府外来了不速之客,六名玉仙以及十二名天仙。

“打扰洞府主人,”一名黑脸初阶玉仙在洞府外虚空悬停,他大声发话,“人族叛徒陈太忠,可在里面?”

“有种你再说一遍?”陈太忠直接蹿出洞府,眯着眼睛,黑着脸发话。

几乎在同时,纯良和老易也冲了出来。

黑脸玉仙眼睛一瞪,怒气冲冲地发话,“用蘑菇屠戮我北域修者的,可不就是你这人族叛徒?”

“原来就是你同冥王勾结?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一道白光吐出,“奸细……死!”

旁边一个高阶女玉仙见状,手中团扇向前一挡,正正地迎上了那道白光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且慢动手!”

这团扇煞是了得,虽然只挡住了一小束白光,可是被挡住的那一小束白光,登时倒卷而回,射向陈太忠。

陈太忠这道束气成雷,是有意立威的,用了三成的灵气,比他在巅峰天仙时,使出全部的灵气,还要多出一倍多,威力可想而知。

那团扇只是挡住了一小束白光,起码还有三成的白光,打到了黑脸玉仙身上,吃白光一扫,他登时跌落出几十丈。

陈太忠也没想到,自家的神通,竟然被人反射了回来,不过他一见高阶玉仙拿出团扇,身形顿时虚化,待白光击中他的时候,他的身形,已经消失,在十余丈外,再次显现出来。

这是万里闲庭,不过又不同于以往他施展的万里闲庭,若是团扇不能对他造成伤害,他虚化的身影会再度实化,若真的有伤害,自然就会发动万里闲庭。

这是晋阶玉仙之后,他增长了对空间规则的领悟和运用,用在逃命的时候,意思不是很大,跑路就跑路,还弄个虚影做什么?

但是用在这种场面上,能让他在进退之间,显得游刃有余,不但展示出了空间造诣,也达到了一定的装逼效果。

万里闲庭之后,他的脸黑了下来,诧异地发话,“真器?”

反射术法的宝器和灵宝,比较罕见,但是真的有,月古芳就有一面镜子,中阶宝器,被他抢了,给了乔任女。

但束气成雷不是一般的术法,而是神通,尤其在他悟真之后,是绝对的玉仙神通。

能对付神通的,只有神通,能反射神通的,一般灵宝根本做不到。

“不是真器,”那女玉仙收回团扇,下巴微扬,傲然发话,“只是巅峰灵宝,加持了反射神通……你没有听说过玉女扇?”

“皇族九大灵宝之一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“你是何人?”

“你无须知道我是谁,”女玉仙傲然回答,“你只需要知道……北域大营惨遭屠戮,你应该拿出一个交待,现在,你跟我们走。”

“惨遭屠戮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不知道死伤几何?”

“死伤几何,这并不重要,”女玉仙还是扬着下巴,浑身上下,是满满的傲气,“我只知道人数众多。”

“死八十也是死,死一千也是死,”老易冷冷地发话,她看她非常地不顺眼,“这能一样吗?”

“一样,”女玉仙点点头,一副吃定了他们三人的模样,“都是人数众多,都是屠戮……杀了几十人族修者,就不算屠戮吗?”

老易登时语塞,对方的话非常有技巧,并不纠缠具体的人数,可她还不能说人家说得不对。

而且对方的自信满满,也是有缘故的,撇开玉仙众多,以及可能的天仙战阵,人家还有皇族九大灵宝之一的玉女扇。

能在皇族中称得上九大的灵宝,每一件都不含糊,遇上惊才绝艳的真人,可以仗此击败甚至击杀真仙!

有太多的初阶甚至中阶真仙,使用的也不过是灵宝,真器哪是那么好祭炼的?

而皇族九大灵宝,中阶真仙拿上,也不丢人,月古芳那面能反射术法的镜子,不过是中阶宝器,她在初阶玉仙的时候,还仗此防身。

而且对他们这个三人组合来说,能反射神通的灵宝,克制性太强了,纯良的火球、老易的幻梦灵眼、陈太忠的束气成雷,都没了用武之处。

对付这种灵宝,最有用的是剑修这样修器的,或者修习阵法攻击的,至于术修,只有束手待毙的选择。

当然,陈太忠的无名刀法是可以用的,纯良的麒麟臂,虽然也是神通,但那是血脉天赋进化出的神通,克制得不算太厉害。

这个仗不好打!老易瞬间就判断出了这一点,不过她也没有气馁,一边悄悄地施毒,一边淡淡地发话,“蘑菇爆炸的距离,离北域大营尚远,而且,当时我们在围攻冥王,是被它空间转移走的,并不是我们所为。”

“你的说辞,我们会考虑的,”女玉仙不置可否地发话,“但是现在,陈太忠必须跟我们走,接受调查……你愿意跟着,我们也无所谓。”

这话是没错,但是老易怎么可能就此答应?被带走调查,那还不是任由对方搓揉了?

以陈太忠跟北域糟糕的关系,又怎么可能受到公正的对待?

所以她冷冷地发话,“这无须调查,北域大营万里之外的冥气团,也是在那一战中,被蘑菇摧毁的,准证阁下可以自己去看!”

“你说的这些,我们都知道一些,”女玉仙淡淡地回答,“这两者之间,目前还看不出必然的联系,现在我只问一句……陈太忠你接受不接受调查?我看你是不想配合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良久,才抬起头呲牙一笑,“那黑脸的货,我怀疑他跟冥王勾结,现在要带走他做调查,这位女准证……你放不放他走?”

“呵呵,”女准证轻笑一声,眼中没有丝毫的笑意,有的只是浓浓的讥讽,“带他走……你凭什么?你配吗?”

话有点伤人,但她是皇族九大灵宝的持有人,有资格这么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