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二十九章 夸大其词

南荒的这高阶天仙,因为身处北域大营,也听说了,折损的人数,似乎没有那么多。

但他本是南荒修者,在北域大营是客军,而且吃空饷这种事,他一旦说穿,就坏了别人的财路,智者所不为。

至于说蘑菇爆炸的距离,他心里清楚得很,然而北域修者的舆情汹汹,他依旧不敢说明白——这事儿很好查明,但是这么得罪人的事,他这个局外人来捅破……何必呢?

陈太忠所说的“冥王出手,空间转移”,他其实也听说过一些类似的猜测,须知北域大营也不全是北域修者,自然有那闲得无聊的人,去尝试挖掘真相。

当然,必须承认的是,他亲耳听到始作俑者的解释,心里还是相当的震撼。

然而震撼归震撼,他依旧不打算去做一个正义感爆棚的修者——那样的人,通常会死得很快。

更别说他本人也是官府体系的,不可能胳膊肘向外拐。

不过,他也没打算得罪陈太忠,恶了北域大营的修者,以后的日子可能会不好过,但是恶了陈太忠——有没有以后的日子,那都很难说了。

于是他苦笑一声,“陈真人,我是外域的修者,消息不太灵通,蘑菇爆炸的时候,我是出任务去了,距离什么的,我真不知道。”

“你在挑战我的智商吧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就算当时你不知道,后来你没去现场看过?”

高阶天仙眼皮一耷拉,缓缓摇头,也不看对方,“我真没去过……陈真人你别为难我。”

他回答不是,不回答也不是,只能装死狗了。

“那你就是选择了第二个问题,告诉我你的名字,”陈太忠脸一沉,火了——尼玛你有苦衷,我还有苦衷呢,不敢惹北域大营,难道我陈某人很好惹?

“陈真人既然很想知道,何不自己去看看?”这时,那中阶天仙出声了,他沉着脸发话,“自己做出来的事情,你得认吧?”

这绝对是北域的修者!陈太忠心里明白得很,少不得掣出一块留影石来,微微一笑,“小子,来,你告诉我,我做出了什么事情?”

有留影石在手,对方敢胡说八道,他就敢一刀下去——冥王我都敢斗,还怕杀你这蝼蚁?

中阶天仙见状,登时不言语了,他身为北域修者,知道此事里有猫腻,而他更知道,散修之怒一旦翻脸,有多么无法无天。

“算你命大,”陈太忠等了一阵,见他不回话,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。

然后他扫一眼在场的众人,“谁能回答我的问题?”

能回答他问题的,不止三五个人,但是……谁可能回答?没人去冒这个风险。

“一帮垃圾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好了,既然这样,你们都别走了,我等着北域大营来领人。”

“我不是垃圾,爆炸地点,距离大营最少两千里,”终于有人出声了,是一个初阶的天仙,他一脸的决然,“陈太忠,我是奇巧门的……你能保证我的安全吗?”

“怎么保证你安全?”陈太忠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不动声色地发问。

“带走我,东莽、清阳、真意、西疆大营……你随便,”那奇巧门弟子沉声发话,“我要去清阳大营找我的叔父,一直去不了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微微颔首,“玉衢大营距离这里不远,可以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”奇巧门弟子点点头,对于他来说,宗门体系的大营,比官府体系的大营可靠太多了,去了那里,哪怕不能传送到清阳大营,他的安全也会得到极大的保障。

不像官府大营,宗门弟子不但受排挤,生存条件也很恶劣。

“多谢陈上人,”他抬手一拱,“北域大营的伤亡之数,我不是非常的肯定,他们封锁了消息,但是应该在百余人左右。”

“应该?”那北域的中阶天仙登时就恼了,他眼睛一瞪,“混蛋,你就是这么臆测……”

老易一抬手,一道青芒打出,直接将此人击得飞了出去,“话多!”

她是很随意的出手一击,但是她现在的修为何等了得?轻轻一击,对方还没等落地,就口吐鲜血,直接晕了过去。

她的面孔冷艳无比,肌肤雪白,却又带了些晶莹剔透,还有一些类似大理石般的纹路,漂亮得令人窒息,而出手却是如此狠辣。

“你!”其他人族修者见状,齐齐怒视着她。

“你们应该感激我才对,”老易收回小小的手掌,淡淡地发话,“是我出手,所以他还活着,若是太忠……陈真人出手,你们现在就该收尸了。”

“偏你事多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白她一眼,又冲那奇巧门的修者指一下,“你继续。”

这也没啥可继续的,就是那么点破事,北域大营被蘑菇炸了,距离很远,伤亡也不大——起码没有他们说得那么惨重。

但是因为,蘑菇是陈太忠的独门手段,北域修者尤其是北域官府,早就看此人不满了,自然就不肯轻轻放过。

再加上战兵系统内,有空饷一说,北域这边正好利用这场灾难,做平一些账目。

距离远近,这个是不好改的,但是伤亡人数,可是全在人说,所以就算北域大营内部,也只有寥寥数人,知道确切的数字。

奇巧门的这位,估计在北域大营也被欺负狠了,真是有什么说什么,甚至连吃空饷一事,他都敢明白地说出来。

其他人一脸的不以为然,不过也没谁站出来反驳,看起来是畏惧陈太忠和老易的淫威,事实上,大家心里都有数——就是那点事,没什么可驳斥的。

“有人证明他说得不对吗?”陈太忠淡淡地扫一眼在场的其他人。

真的有人有点不服气,不过看到陈太忠的架势,还是明智地闭嘴了,说来说去,有些胡搅蛮缠的事,还是要看人的。

“那你们就都留下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待过两日我搞清楚情况,自会放你们离开。”

这就相当于把人软禁了,不过北域大营的修者,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接下来的两日,那奇巧门的天仙,把最近一段时间的情况,也告知了陈太忠。

目前的幽冥界战事,风黄界修者保持着进攻的势头,不过战争已经进入了相持阶段,若是没有后续的支援力量,再打下去,远征军的前景,也不是特别乐观。

此时这边的冥气团被灭,北域大营对这个方向发起了一场攻击,现在的普通斥候,都可以探到这里了,倒是近期幽冥界战场上,少见的亮点之一。

当然,没有人说陈太忠这一组合,在其中起到的作用。

还有一个消息,据说各个大营开始搭建新的位面接收阵,可能在不久的将来,会迎来第三批的远征军——至于这不久的将来是多久,奇巧门的人并不知情。

这不是扯淡吗?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,风黄界自顾不暇,哪里有机会能力再往这里投放修者?根本就是张空头支票。

想一想这奇巧门的天仙都被蒙在鼓里,陈太忠也是深有感慨:这官方体系对于信息的封锁,实在有点过分,竟然连宗门体系的修者,都不知道风黄界的实情。

看到对方一脸兴奋的样子,他扬一扬眉毛,也不想再问真仙会不会来——这位根本不可能知道实情。

纯良这一趟,走的时间有点长,足足五天之后,它才赶了回来,一脸的疲惫,“爆炸地点距离大营还有两千多里,伤亡八十余人,我还听人说,北域大营要真意大营给个说法,说他们死伤过千。”

很多消息,虽然是封锁的,但是真正的当事修者,也不怕在内部议论此事——在北域大营看来,他们就是要公然打击报复陈太忠,在自己人交流的时候,那点猫腻也不用藏着掩着。

当然,纯良能打听到这消息,还是下了一点功夫的,难怪它回来晚了。

随便他们怎么来,哥们儿我接着,陈太忠想一想,直接将扣下的人放走了。

来自南荒的那位高阶天仙发问,“你可否在此稍等两日?”

“等两天干什么?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“不管双方此前的事情,是不是误会,总是说清楚的好,”这位很诚恳地表示,“陈真人既然在此光临,为何不等我北域大营的真人前来,将事情说开?”

“那就等等呗,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声,他并不喜欢对方胡乱放风,而此刻的他,也不怕对上官方的真人高手和战阵。

“咱们哪里有那么多闲暇时间?”老易直接插话,否定了他的话,她不耐烦地表示,“还要将人送往玉衢大营呢……北域若要讨说道,去玉衢大营等我们吧。”

她这反对,也是为陈太忠好,在北域大营旁边,跟北域官府讲道理,何若去玉衢大营门口讲道理?不管怎么说,陈真人现在算是宗门体系的修者,还是相当还是战力极强的那种。

陈太忠豪气干云,不怕可能出现的硬碰硬,但是她不想让他多遇到哪怕一丝的危险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