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二十八章 北域激愤

陈太忠在战场上完成的法宝融合,其实只是强行糅合到了一起,离融合成功,还差得很远。

在这两个月里,他一边休养伤势,一边融合本命法宝,其中真器元胎的圆环,因为遭受冥王分身的两次攻击,出现了点问题。

圆环没什么损失——毕竟是真器元胎来的,但是跟他的联系不是特别紧密了,有点运转不灵,他还要重新温养。

至于说灵宝胚胎和真器元胎相糅合,有些浪费,这话说得太迟了,就在两个月前他强行糅合之际,说这些就已经晚了。

虽然有些浪费,但是底子打得太奢华了,两件逆天的胚胎之外,还有至阳的九阳石髓和至阴的九幽阴水,融合的难度大大降低,除了需要海量的灵气滋补,就没什么困扰人的了。

而通天塔内,最不缺的就是灵气。

这两个月里,陈太忠大半的心思,都放在了融合本命法宝上,海量的灵气通过他的身体,融合和温养着新生的法宝,不但淬炼了法宝,也淬炼了他的身体。

温养本命法宝,本来就兼具了温养自身的效果,两者是相辅相成的。

然而,现在他的身体,也只能说是恢复得差不多,暗伤什么的,都因新生法宝的完善,得到了修补,可是伤势痊愈,并不代表彻底的恢复。

新愈合的伤口,还是不能经受太大的冲击,容易重新开裂或者断裂。

“你俩在这里等着,”纯良沉声发话了,“我去北域大营打探一下,看看造成了多大的损失,若是遭遇危险,我会放出焰火。”

陈太忠和老易相互对视一眼,默默点头,纯良打探消息,还是很拿手的,若是它真想逃,只要不是遭遇圈套,高阶玉仙也留不下它,“一路小心。”

“知道,”纯良不耐烦地回答,然后从他肩头跳下,一条白线,眨眼间就消失在了远方。

“北域对你的仇恨很深,”老易叹口气,茫然地看着那一小汪积水,“实在不行,你跟我去狐族大营,总要护得你周全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微微一笑,“原本以为,战冥王分身,就是最大的困难了,哪怕它是真意降临,但是……我宁可再战十次冥王分身,也不想面对现在这个问题。”

“那就跟我走吧,”老易发出了邀请,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,“他们怎么说,我狐族都会作证,你是被冥王阴了,倒不信再给你发一次通缉。”

“走……为什么要走?”陈太忠的嘴唇抿着,眼睛微眯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这个问题,我不会逃避,那不是我的风格,就算走,也要说清楚了再走。”

老易的嘴唇动一动,心说就怕人家不给你说清楚的机会,不过最终,她还是没这么说,只是重重地叹口气,“何必这么任性?”

“就是这么任性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误伤的人,我认,但是谁想借此兴风作浪,往我头上扣屎盆子,我只能说……他们欺负错了人!”

因为已经悟真,而且本命法宝融合成功,他说话,更多了一些底气。

嗯?下一刻,两人似有所感,齐齐望向一处,然后交换个眼神,电射而去。

五十余里外,一支人族小队正在四下搜索,带队的是一名高阶天仙,猛然间,他厉喝一声,“战斗准备,弓手注意隐蔽……我去,是、是……是陈太忠?”

陈太忠和老易飘然而至,两人站在空中,看着地上的十余名修者,老易淡淡地发话,“你们……是北域大营的吗?”

一名中阶天仙手一抖,就打出了一团焰火,不过陈太忠一抬手,直接将焰火吸了过来,冷冷地看那天仙一眼,“不敬上位者,何罪?”

这中阶天仙嘴巴动一动,很想指责对方一番,但是他清楚地感觉到,对方冷漠的表情中,蕴含着淡淡的杀气,终于是没敢说话。

“陈太忠,别以为你能一手遮天,”一个初阶天仙却是忍不住了,他面色铁青地发话,“往北域大营施放蘑菇,造成无数的死伤……你终是难逃一死!”

“聒噪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连束气成雷都懒得使用,直接一记神识攻击,将此人击晕,然后看也不看此人一眼,而是扭头看向高阶天仙,“死伤……几何?”

“这个……我也不是很清楚,”高阶天仙铁青着面皮回答,“真人们不许谈论,我只知道死伤极重。”

“极重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“我却不这么看。”

“你当然可以不这么看,”高阶天仙没好气地回答,“人家北域的修者都说了,肯定没巧器门死得多。”

“哦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你不是北域的?”

“我是南荒的,目前在北域大营效力,”高阶天仙沉声回答,“总之,阁下是捅了大漏子,我要是你,马上回真意大营……看他们能不能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“机会不是别人给的,是自己争取的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笑一笑,“蘑菇爆炸之处,距离北域大营有多远?”

高阶天仙愣住了,好一阵才愕然发话,“什么……有多远?”

“你看,不老实了不是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得阳光灿烂,“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一个问题是,你告诉我,蘑菇距离北域大营有多远;一个问题是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高阶天仙的脸,登时就黑了,第二个问题,他是不敢随便回答的,虽然他的名字很好打听,但是此刻他选择第二个问题的话,那就是明确表示,他做好了接受陈太忠报复的准备。

可是第一个问题,他也不是很方便回答,否则就是摆明要得罪北域的人了,于是想一想之后,他反问一句,“阁下难道不知道?”

“我只是现在不知道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我能确定的是,蘑菇绝对不是在北域大营上空爆炸的,甚至不可能是在很近的地方。”

那高阶天仙再次愕然,“你这么说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现在是我在问你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皱一皱眉头,“你这么对待上位者,真的很不礼貌,不过,我格外开恩,告诉你答案……蘑菇是我用来杀冥王的。”

虽然他其实是用蘑菇炸冥气团,诛杀的对象,也仅仅是冥王分身,不过既然冥王真意降临了,他也不怕说得夸大一点,“冥王通过空间转移,将蘑菇转移到了北域大营,我并不认为,北域大营及其附近,能任由冥王布设空间阵法。”

这是陈太忠要自辩的缘由之一,冥王确实具备空间转移的能力,但是空间转移也存在距离远近的问题,而且重量越大,转移的距离也就越近。

打个比方说,陈太忠的万里闲庭,是空间转移自身,这来自九重天的术法,也只能让他遁出千里左右。

而冥王转移的不是自身,是他物,距离当然会大大地缩短——转移自身的话,在转移过程中,自身会针对自己对空间的感悟,做出种种的配合,距离就长,而他物只能强行转移。

大号蘑菇的重量,有五十多个陈太忠那么重,别说只是巅峰玉仙的分身,就是冥王的本尊亲临,转移个千数里,也算了不得了。

所以冥王这个坑,是早就挖好的,它打定主意,要将蘑菇引到北域大营——其心果然可诛。

不过这万里之遥,真不是那么容易能转移过去的,所以冥王必然会在另一边,布设一个空间转移的接应点,虽然不需要很完善,但是哪怕很草率,也必须得有。

这个接应点,可不是那么好布设的,在北域大营内部布设,那是做梦,就算在北域大营周边,也不太可能布设成功,这是战争中必须考虑的。

这么说吧,在战争中,哪个军营的附近,会允许敌方布设一个传送阵?

这传送阵真的要布设成功了,那还了得?战争一爆发,军营旁边哗哗地涌出异族的军队——这种画面太美,简直不堪直视。

就算小湖这种杂牌营地,也有修者在自家的控制范围内巡视,绝对不会允许出现这样的漏洞,北域大营是第一批修者建立的,是官方体系的营地,更不可能犯这种错误。

来自南荒的这高阶修者,初次听到这样的解释,登时就愣住了。

他其实心里清楚,蘑菇的爆炸之处,距离北域大营差不多还有两千五百里。

那里附近还有两个小营地,而爆炸地点,正是两个小营地的交界处,是平日巡查的死角,一般没有人去查探——探查那里的意义也不大,一马平川,没有任何的战略要地。

不但是死角,蘑菇爆炸的距离也有点远,这是因为……冥王其实没有将蘑菇转移到位,陈太忠打了一个提前量,冒着自身走不脱的危险,提前引爆,冥王本想将蘑菇转移过去,不过半路上就爆炸了。

这次爆炸,北域大营及那两个小营地,折了八十余人,大多都是在执行探查和巡查任务的小队,猛然遇到蘑菇爆炸,真是无妄之灾,想跑都来不及。

折损了八十余人,不过北域大营宣传的,是折损过千人,甚至有人说折损数千人——吃空饷这玩意儿,在风黄界也是很常见的。

更别说造成折损的那厮,是北域的老冤家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