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二十七章 路过

我的洞府?冥王分身直吓得魂飞魄散,转身就想破开空间逃走。

但是非常遗憾,整个战场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封锁住了,空间……破不开!

下一刻,一条巨大的狐尾,蓦地出现在天空,施施然向洞府卷去,似缓实急,没有人看到它是如何移动的,却已经将洞府卷了起来。

巨大狐尾的尾巴尖微微抖动一下,有意无意地扫向冥王分身。

“够了!”又一个阴森的声音传来,一根巨大的哭丧棒,蓦地挡在了尾巴尖的前方。

棒子和狐尾轻轻碰撞一下,没有任何的声响发出,周围的空间,像是水波一样,又像是盛夏烈阳灼烤的地面,荡漾了开来。

阴森声音冷哼一声,“插手下界事务……天狐你好大的胆子!”

“是冥族金仙!”冥王殿内,矮小黑影激动得全身直颤,“是上界金仙!”

“偶尔路过罢了,”被称作天狐的那位轻笑一声,“我是被人追杀至此,见到自己的东西,关注一下,何来插手下界事务?”

“这话未免太没有担当,”阴森的声音,没有什么情绪,“看到故物,就可以大欺小吗?”

“玄仙真意降临,欺负几个区区的初阶玉仙,就不算大欺小?这是明明是欺我天狐一族无人,”天狐冷笑一声,“你家小辈不反省勾结叛逆之事,还要肆无忌惮地欺负人,莫不就是仗着有你撑腰,勾结叛逆也不算大事?”

好一阵之后,阴冷声音才不屑地哼一声,“天狐一族,专会蛊惑人心,你且先逞你口舌之利,待我汇报给跨界事务管理委员会,倒不信你插手下界事务能占了理去。”

“哈哈,我都说了,是被人追杀至此,纯属路过,”天狐哈哈大笑。

“有谁敢追杀你天狐?”阴冷声音很不屑地反问,“你无须跟我解释,自有人问你!”

“不要脸的天狐,吃老娘一记!”就在这时,一个暴烈的声音响起,“竟然敢偷袭我,我跟你没完!”

一团火球,蓦地出现在空中,狠狠地砸向狐尾。

“老……老妈,”纯良看着那团火球,眼泪登时就下来了,“老妈……他们大欺小,欺负你儿子!”

“谁敢欺负我儿子?”那火球猛地涨大了许多。

“咦,不关我的事儿,”天狐的尾巴蓦地消失了。

而那火球狠狠地砸了下去,直接撞开了哭丧棒。

冥王分身瞬间就被烧得不见了踪影,连残骸都没剩下丁点。

冥王殿内,矮小的黑影浑身一颤,哇地喷出一口黑色的血液来。

“不要脸的狐狸,你休走!”那暴烈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狐尾蓦地再次出现,轻轻一摆,一座完好的洞府被甩了出来,然后就是一声轻笑,“不敢惹欺负你儿子的家伙,反倒找我的麻烦,真不愧是……脾气火爆啊。”

说到最后,那声音已经渐行渐远。

“唉,”阴冷的声音重重一叹,哭丧棒登时消失不见。

危机解除,纯良愕然地看向洞府,“老易……你家人和我家人,打起来了?”

“叫易姐!”老易从洞府内飘了出来,她的面色苍白,嘴角还残留着血迹,她狠狠地瞪它一眼,“用点脑子好不好?他们能是恰好路过吗?”

“此话怎讲?”纯良有点不摸头脑。

“此事不便明言,”老易叹口气,“待太忠伤势恢复,咱们进他的小世界说。”

“那小小气修,竟然还有小世界?”正在虚空中遁逃的天狐,登时就愕然了。

“他那小世界,还吸收了我翡翠谷不少灵气,”母麒麟在它身后衔尾直追,她洋洋得意地发话,“死狐狸,这次你报信有功,上次偷袭我的事……吃我一记火球,就算了事。”

“切,我看你挨揍不长记性,”天狐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欺负你儿子的,又不是我狐族,真是莫名其妙……走了!”

“你敢!”母麒麟奋起直追,“不吃我一记火球,这事儿没完……”

冥王分身被打爆了,插手的三个上界人物,也都离开了,只余一座洞府,孤零零地留在当地。

纯良受伤颇重,也进了洞府疗伤,不过三人里伤势最重的,依然是陈太忠。

他用了一个时辰,将本命法宝粗粗糅合在一起,然后不顾伤势,睁开了眼睛,“这次可是沾了你俩的光,有个靠山,还真是好啊。”

搁在以往,纯良就又该卖弄,同时讨要血髓丸了,不过这一次的祸事,原本就是它的坚持所致,它还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。

“朋友一场,不要在意这些,”倒是老易比较看淡此事,她的洞府,在短短的时间内,就被天狐修复得完好一新,所以她心里更疑惑的是:这天狐到底是跟我是什么关系?

下一刻,她的耳边传来了低声的轻语,正是那天狐的声音,“傻孩子,早年没有顾及你,是为父的不是,不过当时,你母亲遭逢大难,我实在分身乏术……”

“我不想听!”老易大喊一声,直接抬手捂住了耳朵。

那天狐轻叹一声,“好吧,给你几天时间,让你先静一静。”

老易痛苦地闭上了眼,待她睁开眼的时候,才发现那俩都盯着自己。

“你们不疗伤,这是要干什么?”她眼睛一瞪,怒气冲冲地发话。

那俩交换个眼神,纯良懒洋洋地发话,“原来老易你也是跷家的?不对啊,这可是上界的天狐……怎么能跟你有关系?”

老易的脸色,越发地难看了。

“行了纯良,”陈太忠轻叱一声,然后沉声发话,“我觉得先离开的好,老易你呢?”

“嗯,再不走就怕走不了啦,”老易点点头,一抬手,就收起了洞府,“先寻个地方疗伤吧,伤好之后,再看北域大营是什么说法。”

“我去,还有这档子事儿,”纯良闻言,登时傻眼,然后它冷哼一声,“咱实话实说,他们爱信不信,大不了就是比谁拳头大呗。”

“哪里有那么简单的?”老易白它一眼,抬手裹向陈太忠。

“我还没虚弱到这个程度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挺直身板,直接平移进了战舟,用的却是万里闲庭。

这不是卖弄,而是他连坐直身子都很艰难,更别说走路了,而他绝对不允许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——谁都不可以,哪怕那个人是老易。

老易眉头一扬,有气无力地摇摇头,很是不以为然的样子,不过她也伤得不轻,所以没有再说话,只是迈步进入了战舟。

“我老妈可以为咱们作证,”纯良不服气地喊一声,也跟着跃入了战舟。

“上界人物,哪里是你说用就能用的?哪怕是你老妈,”老易很随意地回答,心里也是暗叹一声:估计那只天狐,也不会为此事开脱的。

下一刻,战舟蓦地飞起,划破长空,眨眼不见了去向。

十来个时辰之后,一支人族小队伍出现在这里,有人轻哼一声,“果然,这里也出现过陈太忠的蘑菇,那个冥气团,似乎被蘑菇消灭了……”

陈太忠三人,一消失就是两个月,而北域大营遭遇蘑菇袭击,也已经在远征军中传开了,其中尤以北域的修者反应最为激烈,有那极端分子更是提出——宁赦异族,不赦陈太忠!

至于距离北域大营万里左右的冥气团,也被蘑菇平灭,却是无人提及。

北域跟散修之怒的仇结得太大了,他们只看到了陈太忠对人族的杀戮——那厮杀不杀异族,关我们什么事?

不过,也许是担心事情传出去之后动摇士气,北域大营之外,此事的传播,是被控制的,真人级别的修者,差不多都知道,但是他们不能随便说。

但是除了这些真人,出身北域的修者,也在私下传播这个消息,并且积聚着怒气,后来还是几个大营的高阶修者严惩了传播者,才按下了此事。

不过北域修者对陈太忠的印象,可以说糟糕到不能再糟糕了。

两个月之后,陈太忠再次出现,同行的有老易和纯良。

三人来到了最后一场大战的地方,他们走得过于匆忙,并没有观察,这里是不是有九幽阴水,也没有欣赏最后的杀伤效果。

千万吨级的蘑菇,在地上留下一个直径十余里的大坑,大坑的表面已经玻璃化,坑的中央,竟然积聚了一小汪水,差不多有七八丈方圆。

冥气团并没有完全消散,反倒是有恢复的意思,可以确定,这里是有九幽阴水的地脉,不过拿出罗刹石来测一下,却没有发现九幽阴水的痕迹。

“情理之中,”陈太忠并没有感觉到奇怪,他的面色不怎么好看,那是因为他的伤势,并没有完全地复原。

三人中数他伤得最重,老易和纯良加起来,伤势都没有他严重,其中纯良断了半颗牙,是最难恢复的,但是经过这两个月的休养,新牙也长了出来。

不过陈太忠坐不住了,他很想知道,现在外界将他传成了什么样子,而老易和纯良自告奋勇,要去帮他打探,却被他拦住——要去,咱们三个一起去。

所以在身体伤势刚刚恢复,他就出来了,然而,就算身体不如以前,再遇到真意降临的冥王分身,他也敢一拼,因为他的本命法宝,也终于完成了第一阶段的融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