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二十六章 融合

陈太忠并没有昏迷了多久,不得不说,气修的体魄,确实是极为变态的。

当然,老易给他喂食的两颗丸药,也是难得的珍品——她给他的,只会是最好的东西。

他醒过来之后,先是花几息的时间,了解了情况,然后出声发问,“这洞府还能坚持多久?”

老易的两腮,不引人注目地微微鼓了一下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你只管疗伤,多坚持不了,几十个时辰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“真的?”陈太忠狐疑地看她一眼,觉得这话……似乎有点吹牛了。

“真的,”老易干脆地点点头,“你先疗伤,没准……没准过一阵,北域大营就有人来了。”

“北域大营,”陈太忠的眉头扬一扬,心里生出一点烦躁来,于是盘腿一座,抬手又取出一套阵法,摆在面前,忙乎了起来。

老易紧张地修补着洞府,直到纯良再次吐出一个火球,逼退了冥王的分身,她才回头看一眼,愕然发问,“你不疗伤,这是做什么?”

“祭炼本命法宝,”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,他的伤势,实在凄惨了一点,甚至连坐都坐不直了,“我也在疗伤……我能一心二用。”

“胡闹,”老易狠狠瞪他一眼,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发话,“先疗伤,祭炼法宝回头再说!”

你知道不知道,我在拼命地为你争取疗伤的时间,每一息都是宝贵的?

陈太忠身子一挺,一咬牙,用尽全部的意念,终于将身子坐得笔直,努力用一种轻描淡写的口气发话,“伤势,我自会疗养,这法宝祭炼……也用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
这话也不算假,一直以来,他都在准备凝练本命法宝,最近也收集了不少九幽阴水,材料什么的,都没有问题了。

至于说本命法宝该炼成什么样,原本他还是有点犹豫,但是现在,他做出了决定,就将青钟冠糅合进去好了。

以董明远的意思,真器元胎加灵宝胚胎,祭炼一件本命法宝,实在太亏,太暴殄天物了,但是这个时候,陈太忠没得选择!

一直以来,他除了凝练九阳石髓和九幽阴水,就是在温养青钟冠,他并没有决定,一定要将两件胚胎糅合,但是多做一些准备,总不是坏事。

青钟冠已经被他温养得褪去了所有额外的修补,成为了如假包换的灵宝胚胎。

现在,他只需要将这两件胚胎融合在一起,本命法宝自然就诞生了。

这个过程,不会很长,更漫长的是,他需要不住地添加材料,完善自己的法宝,待到法宝完全跟自身融为一体的时候,接下来就是跟着他晋阶了。

当然,初步融合成功的时候,本命法宝的威力,要差很多,可是现在他对上冥王分身,除了束气成雷,也没有更好的杀伤手段了,只能提前催生出法宝胚胎,跟对方一拼了。

按说他还可以用九阳棍和诛邪网,但是这冥王分身实在太抗揍了,九阳棍打出去,或者能造成一定的属性杀伤,可那厮若是拼着吃一棍,也要夺下九阳棍的话,他就亏大了。

而且,九阳棍终究是天工门造的,谁知道马伯庸那厮,有没有夺取九阳棍的法子?

那可是号称“算无遗策”的主儿!

至于说诛邪网,陈太忠一直都很想使出来,但是就像他在四级灵仙的时候,对上九级灵仙南宫锦标一样,他能祭出红尘天罗,但对方身法太过奇诡,罩不住怎么办?

所以说,诛邪网虽然好,可是对上冥王分身这种大块头,不能轻易使出来,一旦出手,就得让对方避无可避——否则的话,毫无意义!

那么他现在能做的,就是仓促融合一下本命法宝,如果问题不大的话,六个时辰之内,这本命法宝就能发出攻击了,效果什么的,也不能多指望,但是有总比没有强。

反正比北域大营的救援,多少是要可靠一点。

他现在担心的,是纯良能不能撑过这几十个时辰——须知冥王分身虽然一直在埋头攻打洞府,也不能保证这厮下一刻转性,突然袭击纯良一下。

别说,关于这一点,他还真想对了。

冥王分身攻打了一阵洞府,它对灵气波动什么的,有着近乎本能的直觉,感觉到这个洞府,吃不住自己的狂轰滥炸,很快就会崩溃。

但是纯良的掣肘,让它也分外地恼怒,这导致它不能全力去攻打洞府——攻得正兴起,身后飞来个纯阳的火球,躲是不躲?

对风黄界的真人来说,麒麟臂可能更可怕一点,但是对冥王分身而言,最可怕的是麒麟真火,那是一个火球就能烧掉它一部分肢体的!

更为悲催的是,自打老易开始操纵洞府,它猛地发现,观察不到洞府内的情况了!

这原本也是正常的,既然是洞府,那就是高阶修者的自留地,想让外人看到里面,外人就能看到,不想让你们看,你们就看不到!

冥王的分身,看不到陈太忠已经醒转,洞府的防御还是很不错的,所以它在一边躲避麒麟的攻击,一边攻击洞府的时候,脑子里忍不住冒出一个念头:这洞府看着就要打破了,怎么一直打不破呢?

这个时候,我突如其来地袭击一下麒麟的幼兽,会不会得到意外的收获呢?

于是,在猛攻洞府之后不久,它突然转移了目标,对纯良发起了攻击。

纯良虽然比较中二,比较容易热血上头,但是智商并不低,它在酣畅淋漓攻击的时候,时刻提防着对方的反击。

冥王分身发起的突然攻击,对它来说并不奏效,而且它也存下打游击的心思了,眼见对方转移目标,它二话不说,先跑了再说。

硬碰硬的话,它打不过冥王分身——麒麟臂都挡不住对方一击,但是……它何必硬碰硬?

冥王分身对它的攻击,也仅仅是个试探,见它不硬扛跑开了,于是就丢弃所有的念头,专心攻打洞府。

对老易来说,她的生命中,没有比此刻更难熬的了,时间仿佛是中止了一般,每一息每一瞬,都是那样的漫长。

洞府再一次剧烈震动了起来,这一次,震得格外厉害。

她的身后,传来了陈太忠的声音,“要我出手攻击吗?”

老易扭头一看,他的身子坐得笔直,眼睛也亮了起来,虽然气息极度不稳,但是看起来比刚才强出了很多。

“不用跟我装,”她不屑地哼一声,“老实疗伤,还轮不到你出手。”

陈太忠融合本命法宝,也到了关键的时刻,他隐约觉得,似乎有点不妙了,不过,他希望老易能再坚持一阵,只要能将两件胚胎融合到一起,他就又多了一种进攻的手段。

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,大不了将这才成型的本命法宝,直接自爆,倒不信不能重创对方。

陈太忠之所以选择此刻融合法宝,自爆也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,至于说真器元胎和灵宝胚胎会因此损毁,真是顾不得想那么多了。

下一刻,洞府又是猛地一震,陈太忠本能地觉得事情不妙,直接抛出一艘战舟来,“老易,准备进战舟……”

洞府已经被打出了一道裂缝,灵气疯狂地向外逃逸,老易拿出的七八万块极品灵石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亡着,很显然,这洞府吃不住同样的一击了。

“老易,你坚持住!”纯良的身子猛地再度胀大,麒麟臂已经由青色转为褐色,显然也是使用了透支精血的秘术。

“哈哈,”冥王分身得意地一笑,它也能感受到,这洞府只是强弩之末了,再有一击,它就可以收获胜利了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它反倒不着急进攻了,轻轻松松地让开那麒麟臂,同时聚集一下气势,好发出致命一击。

闪开小麒麟的纠缠,它来到洞府旁,正要发出攻击,却猛听那小麒麟大叫,声音煞是凄厉,“不要,老易……千万不要自爆啊。”

自爆?冥王分身先是一愣,然后身子一闪,没命地向后遁去——灵气疯狂地外溢,看起来还真有点自爆的样子。

“你才自爆,你全家都自爆,”老易铁青着脸,低声嘀咕着,她知道,纯良这么说,是在为她修复洞府拖延时间,但是洞府伤成这样……真的是太难修复了。

看来还真要使用战舟了,她一边徒劳地修复着洞府,一边将战舟摄了过来,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,“唉……据说这洞府,是父亲给的呢。”

“混蛋,竟然敢骗我?”冥王分身等了一等,发现没有任何自爆的趋势,狂野地冲了过来,手起锤落,重重地砸向残破的洞府。

这一击,它蓄势已久,相信绝对能一锤打爆对方。

然而,就在击中洞府前的一刹那,它硬生生地停了下来,因为一道庞大无比的气势,已经遥遥锁住了它。

好歹也是真仙的真意降临,对气机的反应,敏锐到无以复加,它非常确定,只要这一锤砸下去,洞府会怎样,那不好说,但是它绝对会陨落,甚至可能连累到本尊。

“是麒麟来了?”冥王殿的矮小黑影,都被吓呆了。

“咦?”空中传来一声轻咦,似乎很近,似乎又很远,像是低声自语,却是清晰到天地间都听得到,“我的洞府……怎么会在这里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