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二十五章 洞府护卫

要说冥王分身也挺委屈的,它一对一和一对二,都能比较轻松地踩死这些小蝼蚁,但是一对三,还真的有点苦恼。

首先明确一点,它要先干掉一个,才能确立优势,获得战斗的胜利。

但是紧接着,问题就来了:它能先干掉哪个?

干掉纯良,那是不用想的,纯良跟它属性相克,又有穿空的能力,虽然硬碰硬的话,吃不住它几下,但是有这么几下的时间,足以让陈太忠从容地发出阳雷了。

甚至,那厮还可能抽个空子,再引爆个蘑菇,冥王不知道对方的蘑菇已经用完,正经是它对这玩意儿,也是相当忌惮的。

攻击狐族?那也是不用想的,按说这狐族是最好杀的一个,但是想杀掉她,它得先硬扛那俩的属性攻击——这是最不划算的一种选择。

既然如此,它就只能追着陈太忠打了:此人也身受重伤,正好下手。

但是陈太忠一旦决定,不正面接敌,想杀他还真的很难,哪怕是他已经身受重伤。

冥王分身游斗一阵之后,发现战斗进展极慢,终于急眼了——它担心惊动了北域大营,若是那里的战兵再出手的话,很可能将它留在这里。

于是它身子一闪,远远地退开,这是战斗开始以来,它第一次后退。

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,它一旦放下自己的身份,调整一下战略,并不步步紧逼,就有了新的选择。

陈太忠他们三人,虽然在对抗中不落下风,但是撑得也非常苦,不间断的高强度战斗,不管对于意念还是肉体,都是巨大的折磨。

如果可以分散而逃的话,他们早就分头跑路了,不过三人都清楚,一旦跑了一个,剩下两个必死无疑,极有可能第三个都逃不了多远。

他们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有过些小口角,但是论相互之间的信任,那是绝对不缺。

看到冥王分身退开,老易和纯良对视一眼,齐齐地发出了攻击,同时身子向陈太忠的方向退去——到了这一步,他们已经放弃击杀冥王分身的打算了。

老易心里有点不服气,若不是她前不久遭遇马伯庸,才用过圣狐庇护,因而导致精血大损,此番使出来,绝对要对方吃不了兜着走。

当然,这冥王的分身,竟然在一开始就偷袭陈太忠,也是够不要脸的——这个时候,她就忘记了,其实是己方最先开始偷袭的。

简而言之,不光是她,连叫嚣得最凶的纯良,也做好了跑路的准备——此次杀不了你,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。

既然要跑路,两人就要往陈太忠方向退去,在冥王分身面前跑路,没有比万里闲庭更可靠的了。

当然,在撒开腿跑路的时候,三个火力点,会逐渐汇合在一起,那就要注意不能让对方包了饺子,这一点尤为关键。

所以老易和纯良一边攻击一边缓慢退却,也是必须的战术。

对于这一点,陈太忠当然也看得明白,他不住地打出束气成雷,同时往嘴里塞着回气丸——你丫想要重新调整战术,也得先能扛住我们三个的攻击。

在三人的轮流攻击中,冥王分身被打得浑身乱颤,千疮百孔,一副马上就要崩溃的样子。

但是偏偏地,它还就是不崩溃。

老易因为再次失血,脸色本来已经变得苍白,见此情景,她的脸色猛地变成了惨白,高声叫了起来,“这绝对不仅仅是分身……大家加把劲儿!”

喊声未落,那高阶阴帅的分身,猛地消失不见,旁边多出了两个一模一样的高阶阴帅!

都是右臂消失,都是残破的盔甲!

其中一个阴帅狞笑一声,一招手,手里就多了一只低阶阴帅,身子一晃,竟然直接到了陈太忠的面前,正是空间挪移之术。

纯良和老易,则是被对方的分身术弄得呆了一下,待发现其中一只冲向陈太忠,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。

陈太忠倒是有足够的心理准备,见状直接一个万里闲庭,就来到了老易身边,想借这个机会,将她裹起来带走。

然而,那会空间挪移的阴帅,竟然锁定了他的气息,直接空间挪移跟了过来,而另一只阴帅,却是跟纯良战了起来。

分身术幻化出的两具身体,能有同样的战力吗?陈太忠不太相信这一点,否则那冥王分身早就该一分为二,各打各的了。

倒是这一只分身,手上还拎着一只低阶阴帅,这又是个什么意思?

那低阶阴帅,明显是冥气团里逃出的漏网之鱼,眼下被擒过来……这是?

不妙!陈太忠在瞬间就反应了过来,嘴巴一张,又是一道束气成雷打了出来,同时掣出了九阳棍。

白芒正正地打中了这两只阴帅,那高阶阴帅的身子抖动一下,消亡在了空气中,而那低阶阴帅虽然被电得僵直了,身体却猛地膨胀开来。

要自爆!陈太忠瞬间就反应了过来,此刻他还是能万里闲庭离开的,但是现在,他离得老易太近——他本来是想裹着她离开的。

这时候他若是让开,可就坑了老易了,于是他想也不想,棍使刀招,直接使出第四式刀法,迎了上去。

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低阶阴帅自爆,而陈太忠的身子跌出老远,直接昏迷了过去。

另一只高阶阴帅见状,得意地轻笑一声,撇了纯良,对着陈太忠猛扑了过来。

这正是它调整的战术。

冥王分身眼见一敌三比较费劲,又猛地发现,有一只低阶阴帅虽然活了下来,却在远处张头张脑,不敢上来参战,登时勃然大怒——对方有帮手,你就不知道上来帮忙?

于是它分化出两具身体,这一具是真身,另一具则仅仅比幻像强一点,不过假身剥离了空间能力出来,捉着那低阶阴帅,要利用它的身体自爆。

陈太忠的反应,落到了它的算计里,第一次空间转移的时候,他没有打出束气成雷的手段,而是挪移到了老易的身边。

对于冥王分身来说,对方的选择,简直令它有一种中奖的感觉,一个低阶阴帅的自爆,能重伤对手中的两个,真的是太划算了。

战斗至此,因为冥王分身多了一个低阶阴帅助战——虽然是不情愿的,战场上的优势,再度向它倾斜。

这一次,它不会再重蹈覆辙了,绝对先杀死那个人族再说。

老易看出了它的心思,一咬牙,直接抛出了洞府,将陈太忠收了进去,同时摸出一把丸药,塞进嘴里,巨大的狐尾再次重重地扫向对方。

冥王分身的狠命一击,直接打到了洞府上,那洞府猛地颤了两颤——还好,扛住了!

老易却是脸色一变,这洞府,她是祭炼过的,感受到了这一击的威力,再来几下,洞府要完蛋!

“纯良你自己小心!”她大喊一声,合身扑向洞府,直接跃了进去——如果有她的掌控,再加上灵石的补充,洞府能多扛两记。

冲进洞府之后,她直接撒出了大量的极品灵石,差不多有七八万枚,同时扶起陈太忠,给他服食了两颗丸药。

“纳尼?”冥王分身见到洞府出现,生出些郁闷,战术再次受到了干扰。

老易祭出了洞府,战局虽然再度缓和下来,但是有一点致命的缺陷——他们失去了瞬间遁逃走的可能。

洞府有防御阵的功能,也能向外发起攻击,但是这终究是洞府而不是战舟,攻击力虽然也很强大,但却是全方位的攻击——这主要是因为,洞府通过全方位的攻击,可以在周边清扫出一片空地,方便洞府主人出入,从而选择战斗还是逃走。

若是集中在一点的攻击,冥王分身也要遭受重创,但是一勺盐撒进一杯水里,和撒进一锅水里,口感是截然不同的。

分散的攻击,不但没什么威胁,而且非常地……耗费灵石。

老易和陈太忠躲进了洞府,老易不擅长远程攻击,而陈太忠还在昏迷中,所以能发出有效攻击的火力点,就只剩下纯良一个了。

不过这冥王分身也是奇怪,也许这异族的智商,真的不是很高吧,开始的时候,它打伤陈太忠后,转为攻击老易,后来的经历告诉它,这是错误的选择。

所以此刻,它并不理会纯良的攻击,而是一门心思对着洞府狂轰滥炸。

事实上,它心里还是有点忌惮麒麟,希望能斩杀人族和狐族之后,将麒麟生擒了,这样能圆满完成战斗计划,并且不得罪上界神兽。

纯良并不知道,对方为什么做出这么愚蠢的选择,毕竟,攻击有洞府保护的修者,真的不如攻击它这只没有保护的麒麟。

不过冥王分身既然这么做,纯良也不介意火力全开地攻击对方,它打得是如此痛快淋漓,因为灵气输出得太过厉害,它不得不吞服宝贵的血髓丸,来支持自己的攻击。

“两颗了,”它对着老易高声叫着,“我要双倍补偿……不,十倍补偿,必须的!”

“亏你好意思说!”老易维护着洞府,百忙之中不忘瞪它一眼,“最多双倍,还不是你犯二,才发生了这种事?”

三人之间,相互的信赖是没得说了,但是因为纯良的任性,导致陈太忠重伤,她心里是相当地不满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