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二十四章 三英战真仙(下)

老易虽然怒火攻心,但攻击了两次,还是发现了阴帅的异常,“纯良,这厮绝对不是普通的冥王分身,估计是它留的后手,得当作一个真仙来对付……不要小看他。”

我明明就是一个真仙好吧?冥王的意念登时恼了,凭什么才仅仅是个后手呢?

不过这样的评价,它也能理解,凡是真仙,做事总是要留点后手的,比之一般的修者,身为真仙的后手,当然会难对付一些。

纯良这厮,虽然有点任性,有点熊孩子属性,但是身为神兽后裔,它还是听父母说过太多各种战斗,闻言登时就理解了,“老易,易姐……咱们要游斗,它蹦跶不了多久,撑到北域大营的修者来,它就跑不了啦!”

游斗是必须的,这是它出声提醒的初衷,至于说撑到北域大营的修者来,那就是很扯淡的事了——冥王的后手,或者别的不行,见势不妙,撒丫子溜号的本事总是有的。

它真正要说的是:咱们必须游斗,缠住这厮,不让它找陈太忠的麻烦。

陈太忠吃了冥王两记重击,此刻正躺在地上,浑身是血,有气无力地喘息着,狼狈异常,似乎下一刻就要断气的样子。

但是老易和纯良跟他搭档不是一天两天了,知道他或者会有狼狈的时候,可是以他的自尊心,绝对不会允许别人看到——舔伤口是正常的,但是他丢不起这人。

也就是说,陈太忠应该正在酝酿反击,这反击有多强力不好说,但是身为战友,在这个时候,坚决不能让冥王去找他的麻烦。

纯良和老易的心情,都是一样的,这场战斗,两人都犯了一些错误。

纯良发现,自己的任性,导致发生了这场实力相差悬殊的战斗,而老易则认为,自己在战斗初期,判断失误,让他陷入了险境。

既然错了,那就要承担责任,纯良也知道陈太忠和北域糟糕的关系,它说的北域大营介入,它自己都认为,这是很不靠谱的。

所以它这么说,其一是告诉老易,咱们游斗即可,不用太过拼命,其二则是表明:阴帅你想逃,要摆脱了我俩的纠缠才行。

如此一来,阴帅想到北域大营的威胁,必然会全力对付他俩,那么陈太忠遭遇危险的可能,就大大地降低了——你有什么想法,先不要提了,解决了我俩的威胁再说吧。

简而言之一句话:纯良在努力地把仇恨拉向自己,为陈太忠争取时间。

争取时间做什么?或者是疗伤,或者是反击,看陈太忠是怎么打算的了!

冥王当然不想这么就撤走,但是它想杀陈太忠,也得先搞定两个死死缠着它的家伙。

陈太忠的伤势,比表面看起来的重多了,纯良认为他是在算计反击,还真有点高看他,他那狼狈模样,根本就不用装,而是真的有那么狼狈。

不过他也并非毫无还手之力,躺在地上不动,只是为了引得冥王分身过来,然后狠狠击出束气成雷——这次他豁出去了,起码要打出八成的灵气。

当然,他之所以躺在地上而不动作,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:因为失血过多,以及受伤太重,他的眼睛暂时失去了焦距,根本看不清眼前发生了什么。

他只能被动地等对手来攻击,无法主动出击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或者只是一两息,或者有一炷香,他的视力终于恢复了正常——在失去视觉的同时,他也失去了时间的感觉,只觉得这一段时间,是分外地漫长。

然后他就看到,老易和纯良,正跟冥王滚滚地战做一团,老易披头散发,手中执着一把短剑,而纯良的口中正在淌血,一颗长长的犬齿,也崩断了半个!

陈太忠从来没见过,老易拿兵器战斗——不算那尾巴伪装的拂尘的话,也没见到过纯良用牙齿作战,现在竟然还……崩掉半个?

他一咬牙,翻身坐起,就这么一个动作,浑身都传来了剧痛,痛得他差点再度失去视力。

这个状态,是没办法强行冲上去的,他不怕痛,但是他感觉到了,他的意念,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身体了,所以他一边吞服疗伤的丸药,一边大喊一声,“束气成雷……咄!”

对他这神通,纯良和老易也颇为忌惮,这玩意儿可不分敌我的,一旦中招造成僵直,生和死可就是一线之隔了。

所幸的是,两人目前处在游斗中,注意一下身形,还是没有问题的,于是齐齐地向外闪躲一下。

一道白光,正正地打到那冥王分身的前方,而好死不死地,分身正要追过去诛杀老易,这些许的提前量,让束气成雷打个正着!

现在,就是一加一加一远大于三了。

冥王分身大怒,一转身又扑向了陈太忠,脖颈后的手挥起重锤,眉间又是一道黑芒闪过——“定”!

看起来,它的攻击对象有点混乱,没有咬住一个痛打,实则不然,缠斗一阵之后,它发现地上的那厮暂时失去了战斗力,短时间对它构不成威胁,所以它就决定,先解决了这俩其中的一个,再干掉地上那个,只剩下一个麒麟,就很好处理了。

它最痛恨的,当属陈太忠,而它认为最好对付的,毫无疑问是老易。

陈太忠的束气成雷,能对它造成极大的属性杀伤,火属性的麒麟,更是全面克制它的属性,只有阴属性的狐族,对它造不成什么太大的属性伤害。

但就是这么一只阴属性的狐族,不要命一般地缠住了它,还洒一点毒药迷惑一下神智,虽然它不是很在意,可终究不太舒服,它就想先结果了她。

但是陈太忠坐了起来,又吐出一道束气成雷,冥王分身就觉得:还是先结果了这厮吧——这阳雷挨一记,真的不好受。

所谓战斗,原本就是要瞬息万变的,根据不同的情况,及时改变策略也是正常。

纯良见它攻向陈太忠,而且使出了定身术,麒麟臂伸出,直接将陈太忠转移到了百米开外——定身术这玩意儿,真的太折腾人了。

这也是一加一大于二的原因之一,三人配合,不但能攻敌必救,还能帮助己方脱身,这一招,刚才它和老易就使用过。

不过冥王也熟悉了这路数,顺着麒麟臂转移的方向,就追了过去,它吸取了刚才作战的经验,一定要先诛杀陈太忠。

这种感觉,跟陈太忠陷入围攻时的感觉,是一模一样的——伤其十指,不如断其一指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麒麟臂回扫,重重地击向了它,纯良的麒麟臂,救援己方队友的时候,可以较为轻柔,但是大多时候,还是狂野无比。

“滚开!”冥王分身大吼一声,巨锤挥出,重重地迎上去,直接将麒麟臂打到一边,巨锤再起,对着陈太忠狠狠地砸了下去。

它的身后,老易的短剑又斩了下来。

它根本没有理会,硬生生地扛下了,但是心里这个腻歪,也就不用提了——三只小蝼蚁,还真能折腾!

一打多,从来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,哪怕它的分身是高阶阴帅,哪怕它真意降临了。

说来说去,还是真意降临的分身,比不上本尊亲到,分身的修为,限制了真意的发挥,而且这个分身,不但被第一颗蘑菇的爆炸伤害到了,也被第二颗蘑菇的爆炸影响到了。

它的右臂,也被麒麟的一口真火打得没了。

这些伤害,对真意造不成太大的影响,但是毫无疑问,这影响了冥王的发挥。

它硬扛了短剑的一击,然后一个念头在脑中闪过:我艹,又换了一种毒?

狐族对它的属性伤害虽然小,但是这花样百出的小手段,也真是令它烦躁不已。

它手中的大锤,已经重重地击向了陈太忠。

陈太忠已然知道,不能跟这厮贴身近战,虽然气修的肉体和近战能力,都十分强大,可是跟冥王分身相比,真的不值一提——这厮可是能轻描淡写地打飞麒麟臂。

少不得他一抬手,打出了三颗霹雳子,然后一个万里闲庭——也没转移多远,就是七八百米的样子,躲过这一击即可。

他手里的霹雳子,还是初阶和中阶天仙使用的玩意儿,但是霹雳子爆炸,那也是至阳能量,多少又给冥王分身添加了一丝伤害——微不足道的一丝。

见他恢复了战斗力,老易和纯良也放下心来,专心地游斗了起来。

这三人的组合,猎杀别人的时候,是一等一的强悍,都是天仙的时候,就埋伏了两名玉仙,吓走一人,生擒中阶玉仙一名。

此刻,他们都晋阶了玉仙,而玉仙难杀,是出了名的,三人一旦不正面交手,改为游斗,纠缠能力的强大,更是令人发指。

陈太忠有万里闲庭,纯良能空间穿行,老易差一点,但是幻梦灵眼和毒药,也能给冥王带去一些困惑,而且狐族的身法,也是相当不能小觑。

于是这四位,在这里就大战了起来,竟然出现了僵持的局面。

这个局面,是相当诡异的,冥王不希望见到,陈太忠为首的小组合,同样不愿意陷入这么一场战斗中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