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二十三章 三英战真仙(上)

人算不如天算啊,老易心里,发出长长的一声叹息。

若是陈太忠跟北域的关系,没有糟糕到剑拔弩张和人所共知,这一颗蘑菇的爆炸,或者不会是太难解决的事情——战场上,误伤是客观存在的,也是无法完全避免的。

他们是在同一个真仙分身的战斗中,攻击手段被通过空间转移了,这种误伤理由,绝对是拿得出手的,甚至可以为之自豪——三个初阶玉仙,就敢对真仙的分身下手!

然后,他们再付出一定的代价,事情就算过去了。

但是现在……那真是不可能了,陈太忠是要倒大霉了。

不过就算是这样,老易还是出声安慰他,“没什么可怕的,不会比你毁灭了巧器门更糟糕,你有辩解的机会,现在咱们需要的是……先赢了这场战斗!”

“这是当然,”陈太忠又笑了起来,注意力马上收了回来,再次用天目术看向冥气团——冥王做出的反应,让他完全不能轻视对手。

原本,他对冥王就是相当忌惮的,也给出了足够的重视,但那时他重视的是修为,至于智商什么的……他对异族有着根深蒂固的歧视。

但是现在看来,不管冥王知道不知道他跟北域官府的恩怨,能想出通过空间转移,移祸江东的法子,智商绝对不会太低。

修为奇高,也有一定智商,这样的对手,陈太忠再怎么警惕都不为过。

然而,由于遭受到意外的影响,他的走神,还是令他付出了代价。

天目术打开之际,他隐约看到一个影子晃动了一下,空间似乎也波动了一下。

“小心!”陈太忠大喊一声,手中的长刀对着前方,就是狠狠一刀斩下,正是第五式无意。

但是这一招无意,并没有锁定目标,因为他没有目标可锁。

下一刻,他的前方猛地出现一名阴帅,形容有些狼狈,但是气势庞大得惊人。

一招无意,对方一抬手,就空手接了下来,然后另一只手上的短棒,狠狠地扫了过来。

只一击,就打得陈太忠狂吐鲜血,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,偏偏他手里的长刀,还被对方握着,他不愿意丢弃兵器,就无法退让。

起码是巅峰阴帅!他瞬间就判明了形势——对方有点偷袭的意思,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他已经祭出了圆环护体,竟然吃不住对方的一棍,这种攻击力,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
他虽然口吐鲜血,但也绝对不肯束手待毙,借着张嘴的功夫,他一道白光吐了出去,“噗……死!”

刚才他不能使用束气成雷,是因为不知道对方的真身在哪里,无意都是随便斩出的,现在就可以用了。

下一刻,令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,那阴帅不躲不让,硬生生地接了他这一记神通,全部接了下来——两人在夺同一把刀,相互之间可以算得上“贴身”了,这样的距离,束气成雷一点都没有浪费。

然而,那阴帅还真的就接了下来!

就在这时,他身后一阵波动,一条巨大的狐尾,狠狠地扫向了那阴帅,却是老易见状,果断地出手了。

同时她还喊一声,“纯良小心,可能是声东击西!”

纯良的头已经扭了过来,口中的火球就要喷出来了,听到这话,又强行停了下来,扭头看向冥气团——它相信自己的队友。

这哪儿是声东击西啊,陈太忠心里苦笑,心说这厮若不是冥王分身,怎么可能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?

但是这时候,说什么都晚了,他没命地发出一记神识攻击,然后再度张嘴,又是一道束气成雷打了出去,同时就撒手后退,大声喊道,“是正主儿!”

一边喊,他又将两颗回气丸丢进嘴里——刚才他嘴里,原本有一颗回气丸的,根本没有来得及下咽,就混着鲜血喷了出去。

至于说撒手,那也是不得已的,他实在承受不住第二棍了,只能让老易小心。

这冥王分身果然了得,脖颈后又伸出一只手,手持巨锤,狠狠地砸向空中的狐尾,又硬生生地扛住了神识攻击和第二记束气成雷。

不过这一记束气成雷,陈太忠使出了四成的灵气,现在体内的灵气,已经不足一成了,只能勉强驱动着圆环护身。

这圆环吃了那短棍一击,现在都在震颤,都有损毁的迹象了。

陈太忠此刻,真的是遭遇了极大的危机,若是这一记束气成雷不能奏效,他绝对吃不住第二棍了。

所以他很干脆地后退,一边又打出一记神识攻击,一边观察着对方。

总算还好,他这亡命一击,还是让阴帅的身形微微滞了一滞,同时对方手一松,再也握不住那长刀,长刀向地面跌落——雷电造成的僵直,终于体现出来了。

没人注意到,那长刀还没跌落到地面,就已经四分五裂了——灵宝级的长刀,真的经不起这样的碰撞。

然而,就算有短暂的僵直,阴帅脖颈后冒出的第三只手,持着大锤,还是跟狐尾重重地相撞,老易登时打着旋儿飞了出去,噗地喷出一口鲜血。

单纯论搏杀能力,她比陈太忠还是要差一些,狐尾一击,也许跟第五式的无意差不多,但是说防御,她哪里比得上有真器元胎护体的气修?

当然,她没有吃一记短棒,伤势要比陈太忠轻很多,不过同时,她是重伤初逾,身体还是要差一些,否则不至于直接被反震之力震得吐血。

这时候,纯良才反应过来,合着冥王的分身反杀了过来,登时大怒,张嘴就是一颗火球吐了出来,然后左臂一抬,狠狠地砸了下来,“老不死的,你可以死了!”

阴帅的头微微一侧,眉心一道黑芒射出,打向了纯良,“定!”

这道黑芒,直接将麒麟臂定在了空中,不过那一团火球,还是打在了它的身上。

阴帅躲闪了一下,火球打在它的右臂上,直接将右臂化作了虚无,不过它并不在意,手起棍落,冲着陈太忠又是狠狠一击。

它也知道,一加一加一大于三,伤三人不如杀一人,而它对陈太忠的怨念最大,心说只要能杀了此人,就可以满意了。

陈太忠是战斗型的修者。

在阴帅出手之前,他下意识地就知道,自己的仇恨值最大,见到对方出手,他就想用万里闲庭躲开。

但是想到老易在身后,自己倒是能躲开,可是老易吃不住对方的第二击啊,于是他怒吼一声,又掣出一柄长刀,狠狠地迎了上去,“老易让开!”

他这一刀,为老易的躲避,争取了宝贵的机会,但是他自己再度被撞得飞了出去,口中不住地吐着鲜血,一时间,神智都有点恍惚了。

刀棍相交,短棍登时碎裂,阴帅微微地愕然了一下,“这刀……没事?”

陈太忠这次掣出的长刀,是得自浩然宗宝库的高阶灵宝战器,不过现在的阴帅,是冥王降临了真意,按说短棍碎裂,长刀也该不保才对。

“老货你去死啊!”老易见到陈太忠又挡了一棍,眼睛都红了,她尖声叫着,抖手打出一团绿色的粉末,然后脑后浮起一只巨大的眼睛来,“今天我必杀你!”

剧毒和幻梦灵眼,对冥族的效果不是很大,而她最强的狐尾必杀,因为硬碰硬地接了一招,也有点损伤,不能发出连续的第二击。

就在这时,纯良的身子也动了,它刚才是在猝不及防之下,被冥王定住了身形。

要说突破空间封锁的能力,其实它还要强过陈太忠——陈某人的万里闲庭,是一种术法,而麒麟的空间能力,是一种天赋能力,它是吃亏在没有提防。

不过同时,纯良也知道,对方真的是有空间能力的,于是它也发挥穿空的本能,火球和麒麟臂,轮番使出,却不肯在一个地方停留。

这样的攻击,让冥王真意降临的阴帅,有点怒不可遏,“小子,我是给你父母面子,别太不识趣!”

“杀你就是我的主意,”纯良的眼睛也红了,它已经意识到了,因为自己的任性,让两个朋友陷入了险境,一时间头脑有点发热,“今天不是你死,就是我死!”

“纯良,注意游斗,”老易的头脑还是很清醒,此刻她的心里,也是满满的内疚,若不是她错误判断,对方可能是“声东击西”,陈太忠又怎么会受到如此重创?

她看得很清楚,阴帅的第二击,他是硬生生强行拦下的,只是为她争取一个调整的机会——公道自在人心,很多东西不需要明说,大家都看得出来。

想到自己的失误,可能导致他的陨落,她的心都要碎了,此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他若是死了,我绝不独活!

太忠你等着我!

她不要命地扑上去,反倒是令冥王有点难做:它解决掉这只蝼蚁,并不需要太大的力气,但是对方招招是两败俱伤的架势,而它身侧,还有一只麒麟在不住地攻击。

冥王的意念心里暗叹,一加一大于二,马伯庸这话果然没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