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二十二章 被坑了

意识到冥王有准备,陈太忠想收手,却是晚了。

不过他并没有慌张,恰恰相反,此时他的头脑是出奇地清醒,传说中的战斗型修者,就是他这样的,一旦进入状态,只会更镇定,反应更快,而不会被任何意外动摇心境。

下一刻,他将身体略略地虚化一点——这就是体悟了空间真谛之后,带来的变化。

这些许的改变,让他摆脱了大部分的凝滞感,身形奇快地向冥气团中央射去。

然而,这种反应,并没有让他感到惊喜,而是令他越发地警惕:果然,不是冥气团粘稠了,而是附加了空间的手段。

这定然是冥王出手了!

他感觉到了这一点,老易和纯良,同时也感受到了,纯良更是大喊一声,“卧槽,又是空间封锁……不过这档次有点低。”

不等它说完,陈太忠摸出了蘑菇,直接引爆。

蘑菇在引爆之后,需要有三到四息的时间,才能变得彻底狂暴,陈太忠此刻拿出,相当于是提前引爆,危险性极大。

若是不能在蘑菇变得狂暴之前脱身,那就是玩火自焚了。

但是陈太忠别无选择,既然中了冥王的算计,他必须要冒险提前引爆蘑菇,若是中规中矩地引爆,没准等不到狂暴,蘑菇就会被冥王分身丢出冥气团。

以前就有一只阴将,尝试这么做过,只不过它的修为太低,扛不住蘑菇引爆时的至阳能量,直接化为了飞灰。

但是冥王分身出手,估计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,想来总是能有些变通手段。

在蘑菇即将狂暴之际,陈太忠丢了出去,并且再次发动万里闲庭,要带着他俩离开——冥气团虽然粘稠,但他有对空间的新体悟,问题不会太大。

然而紧接着,纯良叫了起来,“空间……空间波动,蘑菇被转移走了!”

我擦!陈太忠想也不想,直接终止万里闲庭,拿出最后一颗蘑菇,再次引爆,呲牙咧嘴地发话,“我去,倒要看你能转移几次。”

又等了两息,看到蘑菇开始狂野地绽放,陈太忠再次发动万里闲庭,带着纯良和老易冲出了冥气团,狂奔出一百里,停在空中扭头一看,蘑菇正在冥气团中华丽地盛开。

“好壮观,”纯良放声大笑,然后身子一晃,恢复了本体,那是一只火红的麒麟,它眯着眼睛看着蘑菇,“我要看那分身,是否逃走了。”

这正是他们三个不肯远离的原因,一定要确定冥王分身的死亡,否则就是战略目标没有达到。

至于距离这么近,一定会受到大当量蘑菇的冲击,大家却是顾不得许多了,反正对于风黄界的修者来说,蘑菇对他们没有属性克制,在这种距离上,撑起足够的防御就可以了。

耀眼的白芒之后,就是强大的冲击波,三人站在空中,像孩童的玩具一样,又像是狂风骇浪中的一艘小舟,被不停地抛起、跌落。

他们能为自己施加防御,却不能将自己固定在某个空间坐标上,遭遇这样的颠簸,也是正常——谁让他们要观察冥气团里,有没有异族逃出来呢?

不过不管怎么样,陈太忠的心情还是很爽的,他放声大笑,“转移啊,你倒是接着转移啊,切,竟然敢转移我的蘑菇,真是找死。”

他对这个结果,一点都不意外,将物品通过空间转移走,这种活儿难度很高,尤为关键的是,不太好连续使用——连续使用空间手段,相互之间会有影响,从而引发不可测的后果。

虽然最后一颗蘑菇都用掉了,但是他一点都不心疼,因为他展现出了自己的强硬姿态:一颗不行,我就用两颗,看谁先顶不住!

显然,是冥王先顶不住了,这令他得意非常:这就是招惹哥们儿的代价!

与此同时,矮小的黑影,却是气得在冥王殿里不住地跳脚,“混蛋,混蛋……竟然敢对我的分身下手,还能突破空间封锁,你麻烦大了!”

严格来说,它还是小看了陈太忠三人,或者说,是小看了马伯庸的天工门。

它知道马伯庸布下了空间封锁,困住了三人,正是因为那三个小家伙不能突破,所以才在绝望之下,喊出“天工门”三个字,从而惹来了九重天的执法者。

所以,它就有样学样地布下了空间封锁,认为能报一箭之仇。

但是此刻,它终于意识到,天工门的空间封锁,没准比自己的要高明一些——终究是能惹得九重天全力剿杀的势力呢。

事实上,冥王身为真仙,它的空间封锁,也有独到之处,比如说,它能将封锁的空间内的物品,直接空间转移走,这就又比马伯庸高明一点。

不过它真没想到,陈太忠看到一颗蘑菇不奏效,马上又来一颗,这种狠辣,出乎它的意料,而这种行为,也超出了……它的转移能力。

见到分身所在的冥气团,有蘑菇在盛开,它是终于按捺不住了,“是可忍孰不可忍,你实在欺人太甚……真意降临!”

这次,它决意要狠狠报复了,直接将真意降了过去,这么做,比真身亲临的危险要小,虽然能发挥的战力,也会小一点,但是……应该足够了。

事实上,它是真的没有重视这三人,一直以来,它关注的是三人身后的势力,否则的话,以它真仙的能力,全力布置一个陷阱,陈太忠三人想要逃脱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没错,这个陷阱不是它全力布置的,它在五个冥气团里布设了陷阱,防的就是陈太忠突然冲进去,大开杀戒。

前些天,纯良跟冥气团勒索保护费,勒索得很开心,但是它绝对没有想到,若是它不中规中矩地去收保护费,而是直接冲进去大杀特杀,那就会遭遇同样的空间封锁。

不过冥王还是没想到,这三个家伙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,就直接奔着它的分身去了——三个初阶玉仙,就敢打这样的主意,这也太生猛了一点吧?

总之,冥王的陷阱不止一个,所以这里的陷阱不是它全部能力的体现,但是它的分身被攻击了,这对它来说,是严重的挑衅,不重视不行,所以真意降临。

陈太忠三人完全不知道,有一场天大的危机,正在迅疾地扑来,他们正在空中,一边经受着冲击,一边探看,冥气团中是否有存活下来的冥族。

别说,还真有存活的冥族,因为第一颗蘑菇引爆的时候,已经惊动了大多数冥族,待到第二颗蘑菇被引爆,有那心思活泛的阴帅,电射一般向冥气团外冲去。

蘑菇很大,千万吨级的,威力也奇大,有的阴帅在逃跑的过程中,被已经狂暴的蘑菇追上,化作了虚无,但也有阴帅,终于活了下来。

纯良已经化为了本体,仔细地观看着冥气团,时不时地喷出一口真火,将那些逃向这个方向的冥族灭杀,“咦……漏网之鱼还不少。”

陈太忠也打开天目术,硬扛着刺眼的白芒,细细搜寻着,哪里有高阶阴帅出没。

老易没有观察,因为这不是她的长处,她只是在四下戒备着,防人偷袭,“也不知道,第一个蘑菇被转移到哪里了。”

“蘑菇的爆炸,会干扰空间的,”陈太忠不无得意地回答,他对自己提前引爆,还是颇为自得的——这个险冒得,还是非常值得得。

“没准冥王会吃一记暗亏,这也是它自找的……蘑菇是那么好转移的吗?”

老易笑一笑,才待说话,猛地眼睛一直,“我去……还真的转移得不远。”

陈太忠闻言,侧头一看,也是一愣,距离他们数千里外,一朵巨大的蘑菇云,正在冉冉地升起。

猛然间,他头皮一麻,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“这个方向……那是什么方向?”

“好像……好像……”老易“好像”了好一阵,才一嘬牙花子,直接脏话出口,“它大爷的,不是好像,而是确定,那里……是北域大营的方向。”

“这尼玛……”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,好半天才深吸一口气,勉力干笑一声,“这老不死的……还真不是个东西啊。”

散修之怒的蘑菇,扔到了北域大营的上空……这消息一旦传出去,绝对是震撼到不能再震撼了,他有口都难辨。

冥王的行为,或者只是简单地“移祸江东”,让人族修者的蘑菇,去炸人族,这种手段,在位面战争中也不少见,能有效地打击对方士气。

但是对陈太忠而言,对方的应对,是直接将他架到火上,烤了起来!

这一刻,他只觉得有一万头草泥马,在胸中呼啸而过:哥们儿跟北域不对付,尤其是跟北域官府不对付,是个人就知道啊~

哥们儿参加位面之战,是求赦免来的,不是要加重罪行啊啊啊……

也亏得是他,搁给别人,绝对笑不出来了。

这一刻,他是无比地痛恨冥王……真的不要让我抓住你,要不然一定让你求死不能!

老易也知道,这颗蘑菇的爆炸位置,对陈太忠意味着什么,一时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。

在战斗之前,她还设想过,己方三人万一不敌的话,可以直奔北域大营求庇护,就算北域不肯伸手,她也能将仇恨引过去一些,为己方争取逃跑的机会。

但是现在看来,她移祸江东的手段尚未奏效,对方反倒是结结实实地还了一记移祸江东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