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二十章 冥王之怒

陈太忠并不知道,那威压对他们做了什么,不过对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想必就没事了。

所以他在原地逗留了两天,待老易再次醒来之后,他收起了洞府,拿出一艘小型战舟来,疾驰而去——他不想在这里多待。

待战舟停下,走出来的就只有他和纯良,老易已经不见了去向。

他把她带到了通天塔里,那里的灵气,比她的洞府还要强出不少,有利于她的恢复。

纯良很支持这个做法,同为血脉修者,它非常清楚,老易以初阶大妖的修为,召唤祖脉庇护,会付出多么大的代价。

而且它认为,老易的这一击,虽然没有杀死马伯庸,但是绝对令其遭受了重创,所以来自九重天的陨石,才能轻松地砸死异姓王,否则马准证没准可以逃过一劫。

纯良一向是不服气老易的,不愿意承认她的强大,但是涉及到召唤祖脉庇护,它是绝对不能贬低的——狐族有狐祖,麒麟也有始祖。

陈太忠不需要它分析,也会尽力照顾老易,撇开私交不谈,想一想马准证逃过这一劫的后果,他就不寒而栗。

天工门的报复倒是无所谓,但是九重天没抓住元凶,定然会在风黄界掀起腥风血雨,别的不说,他们三个的审查,就不可能轻松过关。

在老易养伤的这段时间里,陈太忠又恢复到了单人独猪闯荡风黄界的日子。

经过这一仗,他越发地痛恨起了冥气团——说好的冥族老祖呢?说好的双方沟通呢?

他承认,冥王或者会比马伯庸更难斗,但是每每想到,差点不知不觉被人族同胞算计,他就气愤难当。

这一日,他又放出一颗蘑菇,毁灭了一个冥气团——他的保护费,已经提升到了两团拳大的九幽阴水,以及两块三级阴气石,不给的话,就是蘑菇伺候!

看着远处的缓缓升起的蘑菇,他坐在地上,任那奔腾而至的冲击波,冲得长发飘飘衣衫猎猎。

他的目光没有焦点,脑中也在胡思乱想:上一次马伯庸派小湖营地的修者殿后,若是那异族援军到得早一点,等待我的会是什么?

马准证目标在蘑菇上,应该不会坐视他陨落,不过想卖人情的话,也得等他身边的修者死个差不多。

想到若非是异族的援兵出了问题,他好悬就成了害死诸多小湖修者的元凶,他的汗就下来了——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!

胡思乱想了一阵之后,他看一眼纯良,“帮我盯着点,凉了看看有没有九幽阴水……我去看看老易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身子一晃不见了,地上就留下一个侧倒的玲珑小塔。

“这都是什么嘛,”纯良嘟囔一句,小蹄子发力,一脚就把小塔踩到土里半截,“你俩卿卿我我,让我守门,还得干活……难道这就是麒麟的宿命吗?”

陈太忠对老易的伤势,真的是很上心,停在通天塔里的时间很多,而且为了帮她补充精血,他还冒险隐身偷袭了几支异族队伍,杀了两只玉仙级别的阴风夔。

阴风夔的心脏,可以直接被风黄界修者食用,是幽冥界比较罕见的、补充精血的好东西。

他为了杀这两只阴风夔,差点陷入围攻之中——虽然已经晋阶玉仙,但是对于战斗队伍来说,他的隐身术还是有点不够,所幸的是,他的万里闲庭有了长足的进展。

因为经常进通天塔,他的时间耽搁得比较多,又因为要搜集新鲜精血,他用的时间更多,所以,虽然对冥气团的怨气比较大,但他还真没找过多少冥气团的麻烦。

老易在通天塔中,养了差不多两个月的伤,才算是恢复了一点元气,想要恢复到原来的状态,起码还得三个月。

当初陈太忠透支精血,养伤也花了三个多月,那还是老易帮他收集了不少精血,她这次使用圣狐庇护,比他当初付出的精血还多。

不过,老易对使用的效果,非常地耿耿于怀,“这一击,我本想诛杀其分身的,顺势就可以突破空间的封锁,真是没想到,马伯庸竟然还有其他宝物护身……这一门的修者,委实难斗得很。”

“能重创他,已经不易了,”陈太忠笑着发话,“别想那么多了,还需要多少精血?我去给你弄来。”

“不用了,”老易摇摇头,“剩下的……用血髓丸就行了。”

“血髓丸,补充精血的效果很一般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能帮你弄到新鲜的,何必去吃那干巴巴的?”

“呵呵,”老易轻笑一声,又白他一眼,“往日倒是少见你这么勤快,若是纯良大量损失精血……你也会这么对它吗?”

“那当然不会了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摇摇头。

老易的嘴角,才刚刚要上翘,又听得对方继续发话,“你帮我收集过精血,我当然要回报,纯良没有这么帮过我,那就只能给它血髓丸。”

她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,闷哼一声,“一起出去看看吧。”

“外面又比不上这里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向玉石外走去,“你安心休养就好,我去看看灵谷……这次丰收,就可以吃一些了。”

他在通天塔内,终于培育出了大规模适应塔内环境的灵谷,不过遗憾的是,灵谷不能高密度地生长,种植得再密,长出来也是稀疏的。

不但稀疏,长出的灵谷也很干瘪,卖相极差,不过与之相对应的,是灵气十足,比外面卖相最好的灵谷,还要高出最少一倍的灵气。

塔内的植物似乎约好了一般,长出来都是这种样子,也算“通天塔出品”的特色了。

陈太忠看了一圈回来,老易已经站起身来,执意要跟他出去,看起来兴致也不怎么高。

他俩出来,发现纯良正在那里发呆,于是有点好奇,“怎么了?”

“刚才那老不死的又传意念给我,”纯良很有点不耐烦,“奇怪,它怎么不给你俩传意念?”

它嘴里的老不死,正是冥族的老祖冥王。

最近一段时间,它已经用意念骚扰过纯良三次了,每次都是一个意思:你本为麒麟神兽,何必参与这不搭调的位面大战?离开陈太忠吧,我不想伤害你。

这意念是从哪里发出的,纯良感受不到,冥王乃是真仙修为,自有其手段。

令它郁闷的是,那老不死的不骚扰陈太忠,也不骚扰老易,就是对着它来,到今天为止,已经是第四次了——“这是看着哥们儿没化形,好欺负吗?”

“哪儿的事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这老混蛋是想分化咱们,然后趁机下手,你这神兽后裔,它估计是不想惹,不像我和老易,没什么来头。”

真要说起来,老易是天狐之后,并不比纯良的血统差,不过关于这一点,别说冥王不知道,就连陈太忠也不知道。

所以乍一看,他们三个中,也就是麒麟后裔不宜招惹。

纯良却不认可这个观点,它摇摇头,“这老不死的就是想恶心我,趁机下手?我看它也没这个胆子,估计九重天还没调查完它。”

它这话倒也不差,陈太忠这边,跟马伯庸是对头,是揭发出“天工门”身份的修者,九重天当然会更信赖他们一些。

至于说跟马伯庸沆瀣一气的冥王,对天工门有多少了解,存在的利益输送中,涉及到天工门没有,这可真值得追究一下。

“哈,看不出来,纯良你也会推算了,”老易听得就笑了起来,她也比较认可纯良的判断。

“第四次了,不能忍了,”纯良黑着脸,“是兄弟的,就跟我报仇去!”

“没问题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纯良帮他打架的时候,基本上没什么二话,这个时候,他当然也不能含糊,“只要不去找冥王本尊拼命……我绝对奉陪!”

这话有点灭自家威风,但是找冥王本尊的话,那不叫拼命,叫送死!

“进洞府商量吧,”老易放出了洞府,冥王虽然是真仙,但是冥王城距离这里极远,只要它不是本尊出动,想悄悄地进入她这个洞府,那是不可能的。

“嘎嘎,”与此同时,冥王殿中的矮小黑影,阴阴地笑了起来,“真是给脸不要啊,我不能出手?那真是天大的笑话……”

纯良猜得倒也不错,冥王遇到的审查,比他们三个要严一些,但是它也有它的门路,只不过被多审查了十来天,证明它跟马伯庸的交易,与天工门无关之后,事情就过去了。

正经冥王是真的恨上陈太忠这三人了,它的徒子徒孙,遭遇了无穷无尽的勒索,又因为它的纵容,导致一个阴晶矿被人族修者强采一空,阴族甚至公然对冥族发出了嘲笑。

它忌惮浩然宗,就想着借刀杀人,逼迫马伯庸处理好此事,以表现双方的合作诚意,结果马伯庸死在了陨石之下不说,它也遭遇了来自九重天的审查。

这就是对它这个冥王赤裸裸的打脸,它当然不能忍,尤其是这三位现在收保护费,更加地变本加厉了。

它之所以不本尊出手报复,一来是担心被伏击,二来就是有点忌惮麒麟的身份——麒麟不仅仅是神兽,那真火更是冥族的克星。

不过这小麒麟再三再四地不懂事,那也不要怪它不给麒麟夫妇留面子了——你小麒麟有长辈,当我没有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