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一十九章 异姓王之死

马伯庸真的没有想到,陈太忠为了脱困,竟然使出了这样的大杀器。

他再是算无遗策,也想不到,对方会喊出“天工门”三个字,要跟他玉石俱焚。

天工门这禁忌,可不仅仅限于风黄界,是九重天都挂了号,必须要灭杀的。

通常情况下,只要是涉及天工门的,都是有杀错无放过,这种情况下,马伯庸固然要倒霉,陈太忠三人,十有八九也要陪葬。

陈太忠也知道严重性,但是他更清楚,马伯庸十有八九,真是天工门的余孽。

若非天工门人,不会对风黄界现有秩序有这么大的仇恨,竟然不惜勾结幽冥界的异族,也要让风黄界乱成一团!

这是原因之一。

原因之二就是,马准证一直在试图拉拢他,又是浩然宗的委屈,又是末法时代未必可怕,这说明此人不是很在意末法时代,起码表面上不太在意——他只在意蘑菇的制作原理。

风黄界中,惦记蘑菇原理的修者很多,但是能拿出封锁空间的手笔,来获得蘑菇原理的,绝对不会是一般的修者。

现在不少修者都已经知道,蘑菇对玉仙级别的修者,杀伤力就很一般了,只要有戒备,十有八九可以躲得过——以马伯庸的消息渠道,没道理不知道这消息。

大多数修者都不想因为蘑菇,跟已经悟真的陈太忠放对,这实在划不来。

而马伯庸这么精明的人,反倒要以大手笔获得蘑菇的制造原理——能让麒麟的回家石失效,连扰动空间都做不到,这手笔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
而且,蘑菇的制作,也是有相当难度的——起码看起来就很有难度,凡器能杀灭玉仙,一般的制器修者,不会觉得这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起码他们不会愿意付出太大代价,得到制作原理,因为这是一件太过渺茫的事——有原理在手的话,大家会不吝尝试,但是没有原理,要花很多代价去得到,傻瓜才去会做。

这就像地球界,一个普通的泥瓦匠,他得到一栋楼宇的精装修方案,会去琢磨,但是让他花掉大部分身家甚至欠债,去得到这个方案,这实在太不现实——楼宇装修,并不仅仅是泥瓦匠的活,涉及了很多方面。

而马伯庸为了得到这个方案,不惜代价,不惜得罪狐族甚至神兽麒麟,那就只能说明,他有完成这个方案的能力。

在这个讲究个体实力,漠视末法时代科技力量的世界,什么样的人,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?才有自信做出这样的决定?

只可能是天工门的人!

至于说可能给马伯庸陪葬,陈太忠顾不得那么多了,事实上他想的是,我找到了一个真正的天工门的余孽,以九重天的神通广大,不该让我陪葬吧?

这不是寒了大家的心吗?

而且纯良和老易,也都是有根底的,你们就算执行,也不该那么草率,对吧?

他想的一点都没错,那陨石就像认准了马伯庸一样,直接砸了过去。

封闭空间内,马伯庸的身影左右躲避,不复面对老易和纯良时的轻松。

很显然,这陨石针对的,并不仅仅是他的投影,还循着气息,找到了他的本体。

“是,我是天工门的人,那又如何?”马伯庸闪来闪去,终于抓狂了,他铁青着脸高叫,“陈太忠你不觉得,科技的力量,被他们歧视了吗?”

陈太忠闭嘴不言,这厮算计太多——你是想把我也拉入天工门的阵营吗?

对不起,哥们儿还真的不奉陪!

“科技的崛起,是未来的趋势,”马伯庸继续高叫着,“风黄界早晚要进入末法时代……天工门未雨绸缪,真的错了吗?”

“陈太忠你想一想,你从末法位面飞升上来,曾经受过怎样的歧视,你难道希望将来风黄界的修者,飞升九重天的时候,也受到这样的歧视吗?”

“你能更不要脸一点吗?”陈太忠终于忍不住了,“你说的那些我不懂,但是你为了个人的目标,勾结异族坑害同族……只这一点,你罪无可逭!”

陨石终于落下,马伯庸不见了踪迹,而被封锁的空间,也在瞬间被打破。

三人一震,再看向前方,就是平坦坦的一片荒野,不但没有马伯庸的尸体,也不见那硕大的陨石,仿佛就是一场梦一般。

“那厮死了,”纯良轻声嘀咕一句,麒麟神兽不但能感受到空间的异样,对某些事物,也能有近似于直觉的感应,“混蛋,居然浪费我一块回家石……老易,你怎么了?”

老易的身子,已经瘫软在了陈太忠的怀里,那一招圣狐庇佑,大大地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,这是狐族通过血脉,召唤祖狐的力量,要透支大量的精血。

别说是她,就算她的外公狐王,召唤这力量,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,而她仅仅是一个才悟真的狐妖,若不是有天狐血脉,她会直接精血枯竭而死。

当然,她召唤到的祖狐力量,远远不能跟狐王相比,否则马伯庸直接就被碾成齑粉了。

但就算这样,马准证能扛住这一招,那也是极为可怕的——天工门的恐怖,可见一斑。

老易躺在陈太忠的怀里,脸色通红,有气无力地发话,“帮我祭出洞府。”

她的洞府,陈太忠也能祭出来——好朋友嘛。

陈太忠直接祭出了洞府,将老易放在一张躺椅上,拿出了几只玉仙级别的阴风夔的心脏,还有他前不久斩杀的玉仙尸体——这都是能转化为最纯正的精血的。

纯良的眼,登时就看得直了,有意无意地凑上来,“这个……我担心她会消化不良,有点浪费了,我精血损耗也很大。”

“你有点良心好不好?”陈太忠怒视着它,“老易都拼成这样了,你好意思跟她抢?”

“其实你抱住她,给她点心理上的慰藉,她会恢复得很快,”纯良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说真的,不开玩笑,狐族那个啥……其实很讲念头通达的。”

“要不我抱着你,精血都留给她,成不成?”陈太忠沉着脸反问,“你们麒麟是神兽,一定更讲念头通达的。”

“我擦,你抱我?”纯良一蹦老高,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我是雄性,我的性取向没有问题……陈太忠我警告你,别逼我翻脸啊。”

“那你就不要胡说八道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。

“老易,你也听到了,太忠不肯抱你!”纯良大声嚷嚷着。

老易已经陷入了昏迷中,不过这句话刚说完,她嘴巴一张,噗,又吐出一口鲜血来,脸色越发地白了。

“看看,这就是狐族的念头不通达,”纯良狠狠地瞪陈太忠一眼。

“我抱她,当然没问题,”陈太忠走到躺椅旁,弯腰抱起老易,坐进躺椅里,一时间觉得,温香软玉满怀,心里一种怪怪的感觉。

下一刻,他摇摇头,强行驱散了这种情绪,然后侧头看一眼纯良,丢出一颗丸药,“算了,看在你损失一颗回家石的份儿上,给你一颗血髓丸。”

对于血髓丸,他一向看得比较紧,因为纯良这家伙太能缠人了,倒是像极灵什么其他的东西,他不是很在乎,因为纯良那厮也不是很在乎。

“神兽制作的回家石,只值一颗血髓丸?”纯良一抬手,捞住了那颗丸药,阴森森地看着对方,一脸的不善,“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吧?十颗!”

陈太忠白它一眼,知道这厮是借机狮子大张嘴——你小子自己也不怎么看重回家石的。

神兽制作的,这个不假,但是这厮得来太容易,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,肯定不会太珍惜,于是他轻哼一声,“主要是没起到效果。”

纯良的脸登时就拉了下来,但是它还没办法反驳,只能悻悻地哼一声,“姓马的这厮,太过狡猾,真没想到,准备了这么多东西来对付咱们……总算是侥幸脱身。”

“眼下说脱身,还为时过早吧,”陈太忠沉着脸发话,“估计还有九重天意念来调查。”

话音未落,一股巨大的威压,自上方压了下来,这威压浩瀚似海,直似无边无际;厚重若山,雄浑巍峨到令人提不起反抗的意念。

这威压并不是特别的霸道,但是给人一种浓重的、粘稠的束缚感,似乎连意念转动,都异常地艰难,时间,似乎在这一刻定格。

像是掌控,但是比掌控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,以陈太忠的狂放不羁,都生不出半点的遁逃念头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那威压蓦地消失,陈太忠因为一直在苦苦相抗,不让自己昏迷过去,眼下猛地压力一轻,气血激荡之下,真是异常地难受,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
“我去,终于过关了,”纯良长出一口气,如释重负,就算它是神兽后裔,想起刚才的恐怖威压,也是后怕不已。

陈太忠顾不得理它,赶紧低头向怀中的老易看去——老易原本就受伤不轻,这一下,别弄出更大的毛病吧?

老易长长的睫毛抖动两下,缓缓睁开了眼睛,目光淡而无神,她调整了半天焦距,才发现陈太忠正盯着自己,然后微微扭动一下身子,意识到自己是被他抱在怀中。

她又很放心地闭上了眼睛,身体也明显地放松了下来,脸色虽然依旧苍白,嘴角却是若有若无地翘了起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