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一十八章 不可抗力

气修为何凋敝,风黄界已经有了公认的认识,而且浩然派对这个问题,也做过分析。

陈太忠对此更是明白,不过他不想跟着对方的节奏走,所以摇摇头,淡淡地发话,“这个问题,一点意义都没有,还是说你想说的吧。”

马伯庸的脸上,又泛起一丝微笑,他大有深意地看着对方,“你是不敢回答吧?”

这屁大的问题,我有什么不敢回答的?陈太忠看他一眼,“你若认为我不敢,那也随你,就算你说对了……继续!”

马伯庸觉得自己一拳打到了空气中。

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很简单的,但是他想借着这个问题,看看对面的年轻人,对自己的提防,到底有多严重——从而可以判断一些事情的真假。

若是对方正面回答了,证明这厮此前对一些话的不置可否,也许是虚言恫吓。

那么马伯庸就可以确定,浩然宗十有八九是真的完了,就像他推算出来的一样。

或者,他还可以再借此机会,多打听一点浩然宗的消息。

但是对方不予理会,证明人家不但提防心重,也说明浩然宗,说不定真的遮蔽了一些天机。

陈太忠承认不敢回答,直接废掉了马伯庸所有的算计——气修的没落,不少修者都知道是怎么回事,身为气修的散修之怒,更是没有不知道的道理!

“看来你提防得我很紧啊,”马伯庸苦笑一声,他有点意兴索然,“气修的没落,是因为现今的灵气凋敝,天才地宝相较上古时期,也少了很多,这个你不否认吧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鼻子里轻哼一声,淡然的眼神,真实地表达出了他的意思——你继续!

你不要活得像个万年老怪物一般,成吗?马伯庸又问一句,“那么,你想过没有,为什么凋敝的只有气修呢?”

这一次,他也不等对方回答了,直接自问自答,“因为气修对灵气的需求,比别人多很多……这个你是没办法否认的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停了下来,仔细观看对方的眼神。

陈太忠的眼中,掠过一丝恍然,原来……是这样?

“你看,我一说你就明白了,”马伯庸很敏锐地抓住了那一丝恍然,他笑着发话,“那么,你还认为……浩然宗是自愿去异位面征战的吗?”

这个问题,有点那啥,不过陈太忠想一想,还是傲然地回答,“浩然宗的前辈,不会被任何人胁迫……我非常确定这一点,他们是自愿的!”

他的答案也许不正确,但是这代表了他对浩然宗前辈的景仰之情,仅仅如此。

“呵呵,”马伯庸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心里越发地确定,此人应该跟浩然宗有些关系——起码这是被“蒙蔽”的主儿。

“好吧,也许你说的是对的,”他不想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争辩,辩赢了也没有任何的意义,“但是你知道,当年浩然宗为什么从气修宗派中独立出来吗?”

这真的是一个谜团,或许有人知道,但绝对不会说出来,而现今的风黄界,对于这个问题,都是以讹传讹的小道消息,没有权威的解释。

陈太忠对于事情的真相,也是相当好奇,不过他并不愿意完全跟着对方的节奏走,所以只是笑一笑,“对于你的皓首穷经,我并不感兴趣。”

你明明是非常感兴趣的,马伯庸微微一笑,也不说破,而是径自发话,“说句实话,我对浩然宗的两名创立者,是非常景仰的……他们看出了气修的危机。”

“据我得到的资料显示,当时气修占据太多的资源,有人指出,风黄界这样发展下去,会比较早地进入末法时代,虽然这个早,应该是以万年为单位计算,但这是一种趋势。”

“浩然宗的创立者,就是将主意打到了其他位面,并不在风黄界发展,但是非常遗憾,愿意跟随他们的人很少……这世界上,总是蠢货占大多数。”

“事实证明,浩然宗的选择是正确的,他们通过掠夺其他位面,获得了比其他气修更长远的发展,而风黄界的气修,却是很快地衰落了下去。”

“浩然宗的前辈,确实走出了一条不寻常的路,他们在跨位面作战中,收获了很多,但是也付出了太多血的代价,不过我要告诉你的,并不仅仅是对他们的景仰……”

“事实上,他们可以说是被变相逼出风黄界的,而且……浩然宗隐藏山门,也是他们立宗时,其他宗派的修者逼迫的,因为太多人担心,浩然宗通过掠夺异位面壮大之后,回来统治风黄界。”

陈太忠原本是静静地听着,听到最后一段,忍不住大笑了起来,“哈哈,你这皓首穷经果然了得……竟然解开了上古未解之谜。”

前面说的,或者有理,最后一段,不管怎么听,都夹杂了太多的私货。

马伯庸不理会他的嘲笑,继续发话,“人总是自私的,浩然宗的创立者,会离开风黄界发展,但是谁能保证,继任者之中,有没有野心膨胀之辈,想要回来一统风黄界?”

不等陈太忠反驳,他继续自说自话,“浩然宗若是能在风黄界多招收一些弟子,又怎么可能陷入青黄不接的地步?浩然宗现在面临传承断绝,就是被风黄界这些修者逼的!”

“你不要总卖弄你那不成熟的天机术,成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很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浩然宗的传承不会断绝,我真不知道,你是从哪儿得到这种无聊的消息的。”

“好吧,不会断绝,但是他们现在遇到了一定的危机,这我可以肯定,”马伯庸也不跟他计较,“如果没有遭遇危机,他们不会让我推算出来这种天机,也不会缺席位面战争。”

对于这样的言论,陈太忠无法做出有效的反驳,马准证的天机术如何,他不得而知,但是这推论是非常符合逻辑的。

就算浩然宗传承没问题,可若没有遭遇大事,又怎么会闲得没事去误导天机?

不过他还是可以小小地纠正一下对方的说法,“我只能说,浩然宗从来没有缺席任何一次位面大战,信不信在你。”

“哦,这个我信,”马伯庸先是一怔,然后就笑着点点头,这一刻,他表现出了惊人的反应和判断力,“但是,他们低调到不愿意让人知道……这难道不是遭遇了危机吗?”

“好吧,其实我跟你说这么多,只是想告诉你,浩然宗会一直存在下去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着他,然后一摊手,“现在嘛,你告诉我……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我想说的是,风黄界就算进入末法时代,也未必会有多么糟糕,为此而打压气修,我认为是不公平的,”马伯庸笑着回答,“你也来自末法位面,还是气修,但是你们的生活,依旧精彩……我看过一些电影,嗯,盗版的。”

陈太忠摇摇头,“你这么套近乎,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蘑菇的制作原理,”马伯庸黏糊起来很黏糊,干脆起来,也是异常干脆,“我是一个组织的发起人,提前为末法时代做准备,人无远虑必有近忧……我也很为气修遭到的不公正待遇,而感到愤慨,我对末法位面没有偏见。”

这时,老易幽幽地叹口气,“为此,你不惜跟幽冥界异族勾结?”

马伯庸淡淡地看她一眼,眼中有异样的火焰在跳动,“我的志向……你不懂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!”

“圣狐庇护!”老易噗地喷出一口血来,脸色瞬间变得刷白,一个巨大的狐影,出现在虚空,九条巨大的尾巴,狠狠地扫向马伯庸。

马伯庸被狐尾重重扫中,整个身子剧烈地抖动,随时可能要崩溃的样子。

“穿空!”几乎在同时,纯良咬碎了一块玉符,同时身子一晃,化作一只火红的麒麟,两只前爪牢牢地抓住了陈太忠和老易。

它一直在等待一个时机,咬碎回家石,未必能传送会翡翠谷,但是叠加的空间,打破空间封锁是没有任何问题的——这也是陈太忠所考虑的脱身方式之一。

现在它恢复本体,抓住二人,就是想利用麒麟穿空的特性,在空间中保护两位朋友。

空间一阵扭曲。

须臾,恢复了平静,马伯庸依旧在面前,他的脸色非常难看,显然是吃了那一记圣狐庇佑的亏,他狞笑一声,“竟然能用精血召唤祖脉,还是小看了你们……不过,麒麟的空间手段,我还是算准了,知道什么叫算无遗策吗?”

“原来你是天工门人!”陈太忠猛地大声叫了起来。

“你!”马伯庸惊骇地看着他,一直以来,他脸上都没什么很夸张的表情,此刻却终于不淡定了,“你想死,别拉着你的朋友陪葬!”

“你绝对是天工门余孽,”陈太忠大声地发话。

话音刚落,天际划过一道白芒,迅疾无比,在阴暗的幽冥界,异常地耀眼。

哪怕是在被封锁的空间,也能感受到那凌厉无匹的气势,和无与伦比的天威。

“是真仙降临!”纯良叫了起来。

“只是流星而已,”老易淡淡地发话,嘴角泛起一丝微笑——天工门三个字,哪里是随便能说的?太忠这一招,真的很妙。

“其实就是陨石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