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一十七章 皓首穷经

陈太忠闻言,先是愣了一愣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阁下果然是通古博今,什么样的名词都知道,佩服!”

话音未落,他果断地裹起老易和纯良,直接就是连着两个万里闲庭。

他不喜欢在别人预设的战场作战——太被动了。

然而,非常悲催的是,两个万里闲庭,以他现在的修为,足以遁出两千里了,可是凝神一看,马伯庸还站在对面,自己好像没有丝毫的动作一般。

“这便是浩然宗的万里闲庭了吧?佩服,”马伯庸笑眯眯地抬起双手,轻轻地拍了两拍,“很强大的术法,果然不愧是上古气修。”

“空间封锁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然后缓缓点头,“马准证还真看得起我。”

上次攻打大型寄生蜂群落,马伯庸仅仅拿出了空间扰动的符箓,还舍不得用,现在竟然拿出了封锁空间的手段,这可真的是下了血本。

“我想,你大概是对我有点误会,”马伯庸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觉得,咱们有必要好好地沟通一下……三公主,我这只是个投影,你下毒是没用的。”

最后一句话,他是对着老易说的,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,依旧是笑嘻嘻的。

然后,他又看一眼纯良,“还有你,虽然你没动手,但是我知道,你是麒麟幼兽……我不希望你白费力,这无助于培养良好的沟通气氛,当然,你若是不信,可以尝试一下。”

纯良的眼中泛起一丝疑惑,似乎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,不过在下一刻,它的左臂在陡然间变大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狠狠地砸向对面的人影。

马伯庸的身子微微扭曲一下,就像水波一样,非常诡异地躲过了这一击。

麒麟臂一旦出手,就是异常快捷的攻击,然而,面对麒麟臂带起的残影,形成恍若实质的扇面,他的身影有些虚幻,有些波动,但还就是在那里站着,任那麒麟臂扇面穿过他的身体。

纯良见状,哼一声之后,收回了左臂,懒洋洋地发话,“虽然我比较懒,但是不喜欢被人吓住……其实你这并非是完全的投影,不过嘛,勉强是够资格跟我们说话了。”

老易也哼一声,她面色凝重地发话,“你这个带分身性质的投影,我杀得死……不知道你是否相信?”

“呵呵,”马伯庸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显然是不太相信,不过他也无意计较,“就算杀死了,又能怎么样?你们依旧离不开这里。”

“这样的投影死亡,本体也会受创吧?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悟真之后,他对空间规则的了解,也多了不少,“当然,马准证身为异姓王,家大业大,也许真的不会在乎。”

“我本意是想好好地沟通一下,你们为何一定要这么剑拔弩张呢?”马伯庸很苦恼地叹口气,一脸的无奈,“不能听我说几句吗?”

“且慢,”老易淡淡地发话,紧接着,她发髻后面的空中,缓缓地升起一只眼睛,这眼睛不大,却是正宗的幻梦灵眼,“好了,你可以说了。”

陈太忠和纯良还以为她要发动进攻,正要配合,猛地听到后面那句,登时泄了气。

马伯庸却是知道她的用意,眼里掠过一丝惊讶,“幻梦灵眼……为了防止我迷惑他俩?三公主的见识非凡,天赋也真的惊人啊。”

幻梦灵眼既然号称灵眼,那就不仅仅是能迷惑对方,同时也是破解各种迷惑和幻术的利器,她是担心马伯庸表面上是说话,暗地却是想通过其他手段,来控制太忠和纯良的神智。

类似的手段,在风黄界极多,当然,能控制了陈太忠和纯良的,绝对不多,但她还是不放心,就使出幻梦灵眼,意图破解对方可能使出的手段。

马伯庸的惊叹,则是在于幻梦灵眼在狐族中,也是顶尖的天赋,比迷情尾之类的天赋,要高明很多,更重要的是,迷惑人的幻梦好修,看穿迷惑术的灵眼,却是极难修的。

对方此刻使出,显然是灵眼也有一定的造诣,初阶大妖就能修成,前途真是不可估量。

“我的手段,还不仅仅是这些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,“不过马准证的眼力和见识,也很不凡。”

知道幻梦灵眼的人很多,明白这涉及到两个用途,并且深明其中难易的,却是不多。

“在我成就‘算无遗策’的名声之前,我的绰号是‘皓首穷经’,”马伯庸微微一笑,里面夹杂着些许的傲然,“我不知道的事,真的不多。”

“少说废话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有什么话,赶紧说,大家都挺忙的,别以为你封锁了空间,我们就走不了。”

他这话也不是妄言,空间封锁固然可怕,但是……遇到空间叠加呢?

“好吧,咱们尽快地进入正题,”马伯庸从善如流,很痛快地点点头,“陈上人……哦,现在该叫陈真人了,我先问一个问题,你知道浩然宗的修者,为什么被叫做位面扰乱者?”

“浩然宗的修者,进入过太多的位面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意,“你号称皓首穷经,连这个也不知道?”

“果然是跟浩然宗有点关系,”马伯庸轻声嘀咕一句,然后笑着发问,“那你知道,现在浩然宗是什么样子了吗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着他,像是在看一个白痴,好半天,他才笑着反问一句,“你想要知道谁的消息?十三任宗主吗?”

对方这话,很可能是在拐弯抹角地打听消息,他当然不会中计。

“十三任宗主,已经陨落了,我无须向你打听,”马伯庸淡淡地回答,“你当我算无遗策四个字,是白叫的吗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自信是好事,但是自信和自大……只差那么一丝。”

“我的天机术不会骗我,”马伯庸信心满满地回答,“而且我更知道,浩然宗现在差不多是全军覆没了,别说真仙,应该是道统都快要断绝了,这一点我没说错吧?”

“你的天机推演术,是师娘教的吧?想象力还真够丰富,”陈太忠大声笑了起来,“天机术若是真的无往而不利,就不用故意吸引那些想对浩然宗不利的人跳出来,直接上门斩杀就行了。”

他当然不肯承认,对方算得非常准,事实上,这天机术算得有点过于精准,他甚至怀疑:你小子是不是跟董明远关系不错?

若是董明远那里出了岔子,就说什么都没用,若不是的话,这答案绝对敷衍得过去。

真要相信天机术的人,自然也会相信,有些事情是天机术探查不到的,甚至探查的结果,可能是被人为地故意扭曲。

马伯庸的天机术虽然高明,但也不过是一个高阶玉仙罢了,真要有高明的真仙设套,骗过他不成问题,误导他也不会很难吧?

而浩然宗的历史上,从来不缺少惊才绝艳之辈,区区天机术,很难吗?

马伯庸果然被忽悠住了,他微微错愕了一下,才笑着回答,“你若不肯承认,那也就算了,回到刚才的问题……他们为什么被叫做扰乱者呢?”

“无非是抢夺一些资源罢了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若是他没有抓住那个神念,大约回答不出来这样的问题,但是现在,他当然不会被难住,“风黄界的资源比较匮乏,浩然宗的人,应该是不屑于内斗。”

“哈哈,不屑于内斗?哈哈……”马伯庸仰天长笑了起来,他笑得是如此地疯狂,直笑了有两分钟,才擦一擦笑出的眼泪,“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……不过,倒也不奇怪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着他,并不说话。

马伯庸笑了好一阵,见他没什么反应,才收起了笑声,“呵呵,请恕我无礼,你的回答,真的很有意思,我不是要故意失态的。”

陈太忠还是不说话。

异姓王也觉得有点没意思,沉吟一下发话,“这么跟你说吧,你可能想不到,浩然宗的修者,是被风黄界其他修者,联合逼出风黄界的!”

“一派胡言,”陈太忠不屑地一笑,“原来你就是这么皓首穷经的?我不得不说……你真的很令我失望。”

他这么表态,并不怕自己露馅,因为他接任宗主的时候,没收到类似的信息,说什么浩然宗跟风黄界修者交恶。

浩然宗在风黄界的形象,也是相对比较正面的,如果真的跟风黄界闹翻了,怎么可能不被妖魔化?就算宗门体系有意遮掩,官府体系也不是吃素的。

更关键的是,他所接触的各类修者中,没有谁对浩然宗表示出过任何的敌意。

甚至清阳宗的真仙,都没有体现出过丝毫的敌意——这种修为的存在,就算可能惹不起浩然宗,也不需要隐藏自己的情绪。

所以他冷笑一声,“马准证,我建议你还是说正题吧……故作惊人之语,装神弄鬼,你不觉得是件很失身份的事吗?”

“啧,”马伯庸咂巴一下嘴巴,又扬一下眉毛,很是无奈的样子,“你真是……对我成见很深啊,那我换个问题,你知道气修为什么会凋敝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