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一十四章 求保护

凭良心说,对于位面扰乱者覆灭的消息,冥王是不怎么相信的。

因为它对位面扰乱者的能力,相当地了解:这一批人,肆虐的不仅仅是幽冥界,它知道好几个位面,都受到了这帮人的欺压。

要不然,位面扰乱者这称号,是怎么来的?

而且它也不相信,风黄界会是位面扰乱者的大本营,真是如此的话,你们位面还至于跟我们搞什么位面大战?

它认为这个传言,可能是个阴谋。

现在幽冥界出现的散修之怒,确实是引起了它的关注,经过一段时间观察,它认为此人也许真的跟位面扰乱者有点关系——起码勒索九幽阴水这行为,有点那个味道。

当然,陈太忠仅仅是初阶的玉仙,修为低了一点,它出手教训的话,那是轻而易举,但是……这是大欺小啊。

若对方没有位面扰乱者的背景,大欺小也就欺了,冥王做事,从来都不古板——你没有大背景,就敢勒索我冥族,真当我这冥王是假的?

但是可能有这背景,它就不敢乱动,而它方便派出的战力,最多也就是巅峰阴帅,这还得是对方行事太过。

现在,对方一个劲儿地搜刮九幽阴水,它是有点不能忍——若来的是真仙,再多搜集一点,我也只能咬牙忍了,但是你一个区区的玉仙,不知道见好就收吗?

可是真想发作的时候,它又犹豫了,因为事实上,它跟位面扰乱者保持着“相当默契”的关系,这种默契真的不好打破。

风黄界那边有人再三强调,位面扰乱者真的不见了,不过,不是同一个种族的,它要是真的毫无保留地相信,那就是傻瓜了。

现在的问题是,就算它相信了这话,它也最多是分身出去惩戒那厮,本体是绝对不可能出去的——它不可能无条件地相信所谓的合作者。

否则万一是陷阱的话,本体被若干真仙围攻,再加上那冥族的克星——恐怖的蘑菇,太容易陨落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这还仅仅是假设,假设那散修之怒背后没有位面扰乱者。

想到这里,冥王的头都是大的,小小的黑影,剧烈地膨胀和收缩着,“这个事情,必须要有足够的借口,而且……为什么出面的必须是我?”

陈太忠并没有发现,冥王竟然在远远地观察他,原因也很简单,撇开双方巨大的修为差距不说,这里终究是幽冥界,冥王作为土著,有些隐秘的手段,是很正常的。

身为异位面修者,发现不了这些手段,也是正常的。

尤其是,冥王是非常小心的,当老易拿出洞府的时候,它绝对不会靠近洞府附近——灵气和阴气、冥气是相抵触的,它一点都不想被发现。

三人聊了一阵之后,陈太忠幽幽地叹口气,“这幽冥界,真没啥待头,也不知道,这场大战还要持续多久。”

老易白他一眼,“你很着急回风黄界?”

“回去之后,我也是给纯良种宝草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你也可以一起啊,到时候,咱们都在纯良的家里,无忧无虑地生活……”

“王子和公主,从此就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,”纯良笑了起来,那笑容,怎么看,都有点贱兮兮的样子,“但是……也许会有人伤心吧?”

“你这家伙,整天挑拨离间,”老易恶狠狠地瞪它一眼,心里却是在嘀咕:快说,谁会伤心,你倒是快说啊……

“有人来了,”陈太忠抬头看向远方。

在游荡的这些日子里,他们见过太多的异族,也见过不少的人族——这些人,不是躲避异族追杀的,就是求助其他事项,比如说保护他们回营地,或者乞求加入他们的。

其实,陈太忠并不怎么在乎有人来,不过他不希望纯良继续刚才的话题,换个话题,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来的是三个人,一个初阶的玉仙,两个天仙——此刻的异族控制区,人族若是没有玉仙随行,真的不敢随便走动。

那初阶玉仙走到防御阵外,抬手一拱,“敢问可是散修之怒及同伴?”

“有话直说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态度异常倨傲。

这态度也正常,在他最近的经历中,有太多人是来相求的,被人求得多了,他就懒得客套了,更别说,他原本就是个倨傲的人。

“有保护任务,不知道阁下接不接?”这初阶玉仙也知道他的心情,没有更多的废话,“价钱好商量。”

“价钱足够的话,当然接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不过,我接任务有两点要求,一个不能伤害风黄界的利益,一个嘛……你必须得价钱足够!”

“没问题,”初阶玉仙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“我们发现了一个矿,希望阁下的组合,能掩护我们开采,采出矿藏的两成,你看可好?”

挖矿,当然不损害风黄界利益,两成的保护费,也不少了。

“嘿,我的矿没挖,反倒保护别人挖矿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哼一声,“什么矿?”

初阶玉仙犹豫一下,低声回答,“阴晶矿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一听,好悬没把鼻子气歪了,“你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?”

“我们接了,保护费要三成,”老易直接答复,“随采随给,概不赊欠。”

“我去,你这学会抢答了?”陈太忠侧过头来,笑眯眯地瞪她一眼。

“您是狐族公主吧,抱歉,我们要散修之怒的答复,”初阶玉仙冲她微微一笑,转头看向陈太忠,“您怎么说?”

陈太忠怔了一怔,然后笑了起来,“看起来,我的信用比她高一点。”

“您是人族,而且,是讲究人,”初阶玉仙毫不犹豫地回答,话里带了奉承,却也不得罪老易,“狐族公主,身份太高贵,我们接触得不多……并不是有意冒犯。”

老易也不跟他一般计较,只是冷哼一声,“太忠,必须三成。”

“好吧,你看到了,”陈太忠很无奈地一摊手,对着对方发话,“她是我的朋友,她的意思,当然也就是我的意思,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……不是吹牛,我确实比较讲究。”

“两成五,”初阶玉仙很干脆地回答,“再多的话,对我们的意义就不大了。”

陈太忠侧头看老易一眼:你做主吧。

老易闻言,也是颇有点犹豫,要知道幽冥界的阴晶矿,就相当于风黄界的灵石矿,是极其抢手的。

必须指出的是,阴晶矿对异族的意义重大,对人族也有极高的价值,同等体积的阴晶,是极品灵石价值的数倍。

就像九幽阴水对女修意义非凡一样,阴晶也能帮助女性修炼,同时还能用于制器等方面,男修在调解体内阴阳时,同样可以用到,有些阵法,加入阴晶的话,威力会大不相同。

总之,阴晶对老易的诱惑相当大。

不过,她终究是狐族三公主,虽然已经很心动了,为了保持形象,她不会去讨价还价,于是淡淡地发话,“我不喜欢改变主意,就是三成。”

“我们不会让三位牺牲性命,来完成保护任务,”初阶玉仙强调一下,“我们很有诚意。”

老易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以性命为代价的保护任务,我们也不会接……换句话说,你们出不起那样的价钱。”

她拒绝接受这种诚意,开什么玩笑……你有什么样的资格,能让我们三个玩命掩护你?

这话说得不算婉转,明确地展现出了她的自傲。

这初阶玉仙也明白,人家是有资格这么说的,于是沉声发话,“你们只是帮我们抵挡异族,在发现力有不敌的时候,提前通知我们,并且尽可能地帮助我们撤离……这样的任务,伸缩性很大,两成五真的很有诚意了。”

老易想一想,然后干脆地点点头,“好吧,我接受你的解释……太忠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陈太忠是个撒手掌柜的脾气,但是老易也同样不善于抠细节——或者说遇到这种事,不屑抠细节,而纯良……它甚至不想显露身份。

所以有些问题,还得他来问,在战争中,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,他不可能什么都不问,就接了这个任务——万一是陷阱呢?

“这个阴晶矿,储量有多大?”

“不能确定,是我的一个族人,在土遁逃逸时,凑巧发现的,”那初阶玉仙回答得很干脆,“但是我确定,不会太少。”

“土遁逃逸时?”陈太忠脸上的表情很奇怪——那画面太美,简直不能想象。

“是女修,”初阶玉仙知道他在想什么,主动解释一句,“若是男修,他没有回来汇报的可能。”

哦,陈太忠微微颔首,接受了这个说法,然后他又问,“为什么这样的矿,你敢直接跟我说?”

不小的阴晶矿,搁在风黄界,可能惊动无数的玉仙,对方这么说,不怕他到时候心生贪意,杀人夺矿吗?

“散修之怒的口碑,我是信得过的,”初阶玉仙淡淡地回答,“而且我天星东门一族,负责中州龙马场,跟东易名上人,有点小交情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,我们没能力独自守护这个秘密……那就是采一天算一天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