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一十三章 冥王的疑惑

“有内奸?”老易闻言,登时愕然,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
陈太忠忍不住又想起师郢麻说的,根子就在前三排,现在看来,是在人族的前三排吗?

不过身为人族,他肯定要稍微维护一下本族的体面,于是笑一声,“不用理它们,我浩然宗第十四任宗主在,又有你俩,咱们用得着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吗?”

“还是专心寻找九幽阴水的好,”老易点点头,“我去狼族大营,弄份冥气团的分布图来。”

狐族三公主的面子,还是很大的,狼族大营很干脆地给出了分布图。

接下来,他们就在周遭开始了对冥气团的洗劫。

初开始,冥族很不高兴地表示,说老祖已经警告你们了,要你们适可而止。

可是这三位,又有哪个是讲理的?且不说纯良和陈太忠,就算老易这种相对比较讲理的,遇到了稀缺资源,也要张口勒索。

这一下,冥族没办法了,打是打不过,还担心对方使用蘑菇,只要老祖不出面,它们真的是别无选择。

不过,三人勒索的频率,也不是很高,他们在异族的控制区里,优哉游哉地散步,根本不怕被异族围住。

这是实力使然,以他们的战力,只要不中了埋伏,基本上不用担心异族真仙之下的围攻,就算打不过,也绝对跑得了。

陈太忠在一开始,还惦记着争取多杀伤点异族,但是纯良和老易都表示:咱们三个,仅仅是自保有余,想左右战局进展,那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别说风黄界的真仙出马,就是投放到幽冥界的皇族大营,人家做出什么决定,也不是咱们能置喙的,倒不如就在这里闲逛。

除了收集九幽阴水,看到什么值得参与的事儿,也可以参与一下,自由自在的多好?

陈太忠并没有想到,位面大战这种事,关系到风黄界存亡的大事,不但纯良不怎么关心,就连老易的兴趣,也不是很大——看来她来幽冥界,还真是为了陪伴自己。

不过老易有一点说得也有道理,幽冥界的风黄修者势力中,目前是皇族独大,就算谁想积极参与战争,也得考虑被人顶上前当炮灰的可能。

这种事,不光是陈太忠遇到了,老易也遇到过,所幸的是,她所在的狼族大营,是第一批修者建立的,狼族的势力也不小,皇族方面不好太过相逼,大致还是以协商为主。

陈太忠顿时就想起了小湖营地的遭遇,那种死伤惨重的情况下,竟然还被安排殿后,若不是异族的援兵到得太慢,想坚守够五十个时辰,估计活不下来几个人。

所以他被说服了。

陈某人愿意为抵抗异族而拼杀,真有必要的话,牺牲也是不怕的。

但哪怕是陨落,总要有一定的意义才好,若是死得不疼不痒甚至不明不白,那么抱歉了,他没有奉陪的兴趣。

四个月左右之后,不光是冥族和阴族,就连风黄界的修者,都知道在异族的控制区内,有两人一猪这么一个组合,在四处游荡着。

这三位在大多时候,不会刻意地攻击异族,不过异族想要对付他们,则会遭到血腥的屠杀,这种事发生了不止一次!

若说这组合没有阵营观念,却也不对,他们一旦看上了异族的什么东西,就会极其凶残地冲上去砍杀,不会有任何的犹豫。

从这一点上来看,这组合更像是来自风黄界的独行客,标准的探险队伍——打着位面战争的旗号而来,目的却是发冒险财。

这样的队伍,在第一批中也有一些,不过现在公然在异族控制区活动的,是绝对没有了,或者有人敢偷偷地活动,但绝对不敢这么高调。

事实上,这个组合的口碑,比一般的探险队伍还要好一点,因为他们没有抢夺人族和兽族修者的记录——对这种性质的队伍来说,能控制住自己的贪欲,非常地不容易。

也许有人会说,这组合没准将抢过的人修和兽修都灭口了,才有了比较好的名声。

必须承认,这种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,类似的例子也不胜枚举。

但是有不止一批修者,为他们洗刷清白:他们曾经遭遇了这个组合,对方的态度也许算不上热情,却绝对不介意帮一些顺手的小忙。

至于说抢劫?那三位甚至都不屑收取他们的谢礼!

这个争议,在三人的身份被揭开之后,就瞬间平息了下来。

狐族公主加散修之怒,这两位怎么看,都不像是在意小钱的人,狐族公主的高贵自不必多说,而散修之怒虽然凶名在外,却从来没有抢夺他人财物的先例。

正经是,他对抢夺仇人和对手的财物,比较感兴趣。

至于说那小猪,当然就是东易名留给陈太忠的宠物了。

于是又有人建议,说这样的战力,任其在异族控制区游荡,委实可惜了,为何不将其征用过来?

打这个主意的人,还真有一些,不过狐族公主的脑筋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动的,狐族在幽冥界有大营的,而强行对陈太忠发难的话,后果……不太好预测。

所以这件事,还是需要地位比较高的修者来做决定。

地位比较高的修者,知道的事情也比较多,他们甚至知道,陈太忠甚至加入过一个营地,在营地中一如既往地桀骜,并且在一次殿后战中,跟营地脱离了。

这样的人,真的不好征用,而且以他目前在敌方控制区活动的行为,也算不上临阵脱逃,无法追究其责任,正经是很多冒险队伍,就是以这样的行为,来博取可能的巨额财富。

所以高阶修者们给出的答案就是:由他们去吧。

更有人以战略的眼光指出,这个组合在异族控制区的活动,还是有效地牵制了异族不少注意力——我们不是不敢征用,而是说,他们以这种形式存在,对战争的发展是有利的。

陈太忠他们并不关心这些,事实上,自从决定我行我素地活动,他们的日子过得是相当地惬意,想打就打,想跑就跑,想歇,就选一处地方歇息几日。

甚至他们偶尔还会拿出洞府,坐在洞府里喝酒休息。

在异族控制区放出洞府,是赤裸裸地挑战异族的神经,是极其拉仇恨的,不过在击杀了几批过来“维护秩序”的异族之后,洞府所在之地,没有谁再不开眼地找过来。

当然,三人都知道,异族不会容忍他们一直这么嚣张下去,只不过围剿他们,需要足够强的战力和周密的部署,目前战事紧张,它们暂时抽调兵力围剿的话,成本太高。

而且他们三个并不接受别人的投靠,这么小小的队伍,看起来影响也不算太恶劣。

总之,闲散归闲散,他们也不会因为自大而放松警惕。

相较这份闲散,保护费收得就不算太顺利,前几个冥气团都很郑重地强调,老祖说了,要你们适可而止,不要把它的话当作耳边风。

后来几个冥气团,倒是不这么说了,不过那些出面交涉的阴帅和阴将,眼神都是怪怪的,好像是……在看死人一样。

当然,这可能是心理作用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冥族的反应,真的是比较怪异。

“总觉得要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发生,”老易手里端着一杯茶,皱着眉头发话,他们今天没有放出洞府,只是随便摆了一个防御阵,在防御阵里搭起营帐来聊天,“冥族的反应太怪了,那真仙不会真打算大欺小吧?”

“了不得派个分身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我还真不相信,它有胆子本尊过来。”

“这混蛋……欺人太甚啊……”数十万里之外,一座冥气形成的宫殿内,一个半人高的黑色小人高踞大殿中央,身形和面目极为模糊。

它的身体剧烈地膨胀和收缩着,显示出它现在的情绪,极为不稳定,“竟然敢说我不敢……我不敢吗?”

这便是幽冥界的冥王,它原本是自称阴帝的,结果万余年前,被某个位面扰乱者狠狠地嘲笑了一番,那人自称是山猫,口齿异常毒辣,问它将来有了夫君,夫君是否会被称为鬼头?

老子没有性别的!就算有,也该是雄性!

然后它花了大力气,了解什么叫阴帝,什么叫鬼头,然后……就自称冥王了。

它对位面扰乱者,有着近乎于本能的畏惧,幽冥界里,关于位面扰乱者的传言,可以上溯到万余年前,他们每次来,都要收走大量的九幽阴水。

幽冥界曾经整个位面做出抵抗,但收获的是惨败,最后以两败俱伤相要挟:杀了我们吧,我们会毁掉所有的九幽阴水。

位面扰乱者投鼠忌器,最后双方才商定,每隔一段时间,位面扰乱者会来一次,如果有足够的实力,收取九幽阴水,你们就得认栽。

做为交换,位面扰乱者保证:我们不会涸泽而渔。

至于说那神念所说,上一次的位面扰乱者,是被幽冥界的真仙联手逼走,那纯粹是冥王为自己脸上贴金!

事情的真相是:人家收集得差不多,主动走人了。

不过现在,冥王又陷入了困惑:因为有人告诉他,位面扰乱者这个邪恶的组织,已经消亡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