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一十二章 浩然宗的承诺

陈太忠被老易的话将住了,好半天之后才回答,“你需要多少,我努力满足,但是你的族人……这跟我真的没什么关系。”

老易幽幽地看他一眼,“这样的话,你还许过谁?”

“许过谁?”陈太忠想一想,很干脆地摇头,“没有。”

你许过舒真人啊,纯良嘴巴动一动,才待挑拨一下,好看看热闹,不成想陈太忠冷冷一眼瞪来,眼中竟然有些许的杀气。

“九幽阴水,那可是女修的最爱,”老易看他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原本我不知道,也是来了幽冥界,想为你找一些九幽阴水,才知道这东西的宝贵。”

“嗯嗯,舒真人也这么说,但是被太忠拒绝了,”纯良看一眼陈太忠,那意思很明显:怎么样,我够意思吧?

当然,它这一眼,也不无要挟之意:我能成事也能坏事,你最好巴结着我一点。

陈太忠知道,这事儿越说越麻烦,只能表明态度,“除了许给你的,我用不到的九幽阴水,主要是充实宗门底蕴,气修能出现第一个真人,出现第二个也正常……到时候也需要炼制本命法宝的。”

这话说得没错,但也有点太高瞻远瞩了——哪怕是上古时期,也不是每个气修玉仙,都能有九幽阴水炼制本命法宝的。

“那就算了,”老易笑着摇摇头,她不想让他为难,不过九幽阴水这个东西,对狐族真的是很有用的。

在来之前,她只想着找到九幽阴水之后,都拿给他,但是他既然已经自己够用了,她就要考虑,为狐族争取一些了。

当然,她不会跟他讨要,令他为难,只是表示,“咱们三个以后抢到的九幽阴水,二一添作五……你一半,我一半,谁不服气,咱们三个一起上,看谁敢不交保护费。”

“这个……好吧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就点点头,己方三个在一起,真仙不出马的话,基本上没啥太大危险了。

“这个……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,”纯良低声嘀咕一句,然后勃然大怒,“为什么三个人抢,是你俩二一添作五?我呢,我呢?”

“你堂堂神兽,又是阳属性的,不会看得起这点小玩意的,”老易笑吟吟地看着它,“早先你也不在意的,是吧?你身家丰厚,血脉高贵。”

“我的血脉当然高贵,”纯良洋洋得意地回答,然后脸一沉,“但是,你们也不能这么占我便宜,三个平分。”

陈太忠真的不介意三个平分,但是纯良这么说,让他有点恼火,“你要这九幽阴水又没用。”

“没用……我可以卖给你俩啊,”纯良洋洋得意地回答。

这货是壕二代,根本不差这点东西的,只不过看到他俩二一添作五,心里不平衡。

陈太忠脸一沉,“你拿走麒麟遗骸的时候,我说要跟你平分了吗?说要卖给你了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纯良想一想,很不服气地回答,“可是,浩然宗宝库内的其他东西,都是你的,我争了吗?血髓丸我都放弃了。”

“宝库是浩然宗的,是气修的,”陈太忠冷冷地看着它,“麒麟骸骨,按说都是气修的。”

“可是,”纯良想了半天,又找出个理由,“不是我坚持,你找得到浩然宗的宝库吗?”

“所以我给了你麒麟骸骨啊,”陈太忠看着它,“我也会卖,但是这东西对你意义非凡,我这人做事厚道,不跟你争。”

“是啊,你也不该跟我俩争,”老易出声帮腔,“等你哪天知道,哪里还有麒麟骸骨,咱们一起去抢,抢到都是你的。”

纯良被他俩说得哑口无言,好半天才又嘀咕一句,“怎么总觉得……哪里亏了?”

三人又在原地待了一天多,才打起精神,优哉游哉地冲着冥气团进发,心情很是放松。

不过陈太忠的威胁,还真不是盖的,待来到冥气团旁,那里又出现了一名阴帅,它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上次阁下来的时候,我们有公干,出去了。”

“你们运气不错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若不是我朋友有事,你们就已经失去家园了。”

老易遇险的地方,距离这儿才一千多里,蘑菇的亮光都看得见,后面那颗大号蘑菇,这里想必会看得更清楚。

这阴帅其实心里也清楚,后面那颗大号蘑菇的威力,也正是因为亲眼目睹了那可怕的威力,这个冥气团中的冥族才改变计划,准备捏着鼻子交保护费。

所以它并不多说,很干脆地拿出了一颗三级阴气石,和一块储物石。

三级阴气石,陈太忠取了,然后他一摆手,“老易,这储物石你收了吧,下一个冥气团,收获归我。”

老易拿过储物石,少不得要好奇地看两眼,储物石的空间并不大,比风黄界的储物装备差远了,但这是冥族所制造的,她此前没见过,此刻就要多看两眼。

阴帅交了保护费,却没有着急离开,而是犹豫一下,沉声发问,“我已经交过费用,你不会再翻脸击杀我了吧?”

陈太忠正要离开,闻言看它一眼,“若是你自己寻死,那须怪我不得。”

阴帅怔了一怔,才委屈地回答,“只是传两句话,是老祖的意思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微微颔首,想一想又补充一句,“尽量说得婉转一点,不要让我拿你泄愤。”

“老祖的意思是,你收获的圣水已经不少,堪堪可比上次来的位面扰乱者了,”阴帅小心地四下看着,同时低声发话,“老祖希望你适可而止,不要逼得它老人家大欺小。”

异族还说大欺小?陈太忠先是一愣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我只是很和平地讨要点资源,这么大的战场,你家老祖竟然会关注到我?”

“这绝对是老祖的意思,”阴帅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,一字一句地回答,“战场虽大,值得我家老祖关注的,却没有多少,位面扰乱者……必定是其中之一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心说浩然宗果然好大的威名。

“你的存在,已经带给了本界修者很多的惶惑,扰乱了战场秩序,”阴帅见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沉声发话,“老祖希望你记住,位面扰乱者的承诺!”

“承……承诺?”陈太忠真的无法不惊讶,浩然宗那帮子狠人,也会跟异族定下什么条款?这未免也太颠覆他的认知了——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认同了自己浩然宗修者的身份。

所以听到这话,他表示不理解,“我们何须承诺什么?”

阴帅幽幽地看着他,“你们曾经承诺,不涸泽而渔的。”

“哦啊,是这种承诺?”陈太忠目瞪口呆,他再次被震撼了,浩然宗的这些前辈,在异位面都是怎样的嚣张啊?

不涸泽而渔,就算给对方面子了!

“我此前也没听说过这种承诺,是老祖说的,”阴帅小心地发话。

它确实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辛秘,而且它非常理解,这种承诺为什么传不出去——这会对本族的士气,造成不可想象的打击。

所以,陈太忠的愕然,被它当作是位面扰乱者的傲慢,“你或许不知道,但是你可以问你的长辈,我家老祖,不会说假话的。”

听到这话,陈太忠就只有苦笑了,浩然宗哪里还有什么长辈?第十四任宗主,此刻就站在你的面前。

不过,他也终于知道,为什么自己的保护费,收得这么爽了,合着还是浩然宗前辈的余荫,在遮护着他。

非常不幸地,他的笑容,被阴帅当作了一种不屑,它很认真地表示,“记住了,适可而止,否则我家老祖不怕玉石俱焚,也不介意大欺小。”

“我如何行事,何须你们指点?”陈太忠冷冷地看它一眼,“马上消失,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。”

他是肯定打不过冥王的,就算加上纯良和老易,那也是送菜,但是既然被认作是浩然宗传人,他就不能给气修掉链子——浩然宗的霸气,哥们儿得学着点。

反正他也不缺乏这种霸气的心态,就给出这么一个答案——应该没有辱没了气修吧?

阴帅看他一眼,不敢多说,转身离开了。

他也没有找碴的兴趣,带着纯良和老易,慢吞吞地离开。

今天收到的消息,令陈太忠感到一些意外,走了好一阵,他一直在消化这消息所带来的震撼,所以并没有说话。

“奇怪,”老易猛地出声了,她一直在琢磨手上的储物石,现在才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冥族对空间的利用,很一般啊。”

“这地方,能开化到哪里去?”纯良很不屑地表示,刚才的对话,它听得明明白白,“一个浩然宗,能让整个位面投鼠忌器,实力很一般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它一眼,“浩然宗在巅峰时期,有资格让整个风黄界投鼠忌器!”

“你们不用吵,”老易很不客气地打断他俩,“我是说,就这种空间利用水平,凭什么能全面干扰了风黄界第二批修者的投放?”

这俩登时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陈太忠才叹口气,“据说……是有内奸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