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一十一章 威名赫赫

陈太忠三个并没有想到,他们的战斗,竟然引发了异族的公愤。

不过这实在是可以理解的,老易和纯良,都是标准的“身后有人”,并不将阴气石看在眼里。

老易原本都可以不来,战功对她来说真的无所谓。

她曾经是比较潦倒的,但是后来就不同了,虽然她并不知道,远在九重天的便宜老爸,天狐已经来认亲,但是她很清楚,她是这一辈狐族中,悟真最快的一个,并且引发了惊人异象。

身负狐族天才之名,她只需要安心修炼,其他的都不需要考虑。

所以,因为在狼族大营待得比较舒心,她甚至将大部分的阴气石,都赠与了对方,手上就留了几块一级和二级的阴气石。

若说老易是不怎么把阴气石放在心上的话,纯良那就是根本看都不看阴气石,身为标准的壕二代,它根本不会操心跟它无关的东西——太累了,没劲儿。

在它看来,与其小心地斩杀对手,获得阴气石,还不如让它观看一场“飞蛾投火”——很显然,后者要有趣得多。

陈太忠还是比较在意阴气石的,但那也仅仅是跟他俩相比,在其他人的眼中,陈某人也是个大气的主儿。

既然老易想要卖弄,纯良玩得开心,他当然也不好说什么阴气石——还不够丢人的!

千名异族被烧死七八百的时候,只听得远处传来一声怒吼,“住手!”

老易和纯良不为所动,陈太忠正闲得无聊,长笑一声迎了上去,“混蛋,竟敢大呼小叫,活得不耐烦了?”

“是你?”两只气势汹汹扑过来的阴帅,登时就愣住了,他们身后的十多名阴将一见,想也不想地就喷出了蚀灵腐液,“位面扰乱者!”

陈太忠在初开始的时候,是冒充浩然宗前辈的样貌,后来他的气息被冥族记下了,不改换样貌,也能被认出来,到现在,他常用的两个样貌,都被冥族记下了。

蚀灵腐液?好东西啊,陈太忠取出一个特制的小瓶,伸手一招,就将腐液引了过来。

上一次他被围攻,没有收集太多,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作战了,又不是被围攻,正好多收集一点,也算弥补那些阴气石被焚的损失。

“且慢动手,”一名中阶阴帅大喊一声,“位面扰乱者,你提的要求,我们都已经做到了,你为何还要违约,对我族下手?”

诸多阴将闻言,登时停止了喷射蚀灵腐液,陈太忠见对方收手,悻悻地收起小瓶,斜睥那阴帅一眼,“我对你们违约,何须理由?不过我倒是奇怪……我哪里违约了?”

位面之战,说违约啥的,一点意思都没有,对敌人的宽容,就是对己方的残忍,但是他还真有点莫名其妙:我做了的话,就认了,可我并没有做,你这么说是啥意思?

“前一阵你在那处,”阴帅冲一个方向指一指,“又放了一个大蘑菇,可对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我又没炸冥气团,你跟我说什么违约?”

“可那都是被你毁了家园的冥族!”阴帅大声喊着,气息波动得十分剧烈,“你怎能再次下手?”

“不交保护费,就是这下场了,”陈太忠哈哈大笑,然后脸一拉,“它们竟敢围攻我的好友,死不足惜!”

“好吧,我们知道了,”那阴帅猛地话题一转,“既然如此,现在的事情是个误会,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

“敢找上来门,还想说走就走,哪里有这么容易的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伸出一个手指头勾一勾,“交出保护费,我就原谅你们这一遭。”

这尼玛……两个阴帅交换一下眼神,也是颇为无奈,其实,在认出对方是谁之后,它们想的最多的,就是如何能活着离开。

至于指责对方违约什么的,不过是在求饶之前,多加点道义砝码罢了——虽然这砝码极可能没用,但是说出来,也不会比不说更糟糕。

可是陈太忠现在要它们交保护费,这真的是个难以完成的任务,中阶阴帅想一想,硬着头皮回答,“三级阴气石倒还好说,九幽阴水我没可能带在身上……打个欠条行不行?”

“哈,”陈太忠气得乐了,战场上向对手打欠条,你们冥族的想象力还真够丰富的,哥们儿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吗?

他做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勾一勾手指头,“没带九幽阴水?那就多来点蚀灵腐液吧。”

两个阴帅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喷射蚀灵腐液这东西,真的会动摇阴将的根基。

它俩也不是没想过撒腿就跑,可是位面扰乱者对冥族的残忍手段,它们一清二楚——冥气团经受了太多的骚扰。

而且一旦逃跑,别的阴将什么的,倒可能幸免,它俩是阴帅,绝对会受到重点关照,以位面扰乱者的手段,它俩最终肯定难逃一死。

所谓人的名树的影,陈太忠收保护费,收出偌大的恶名,冥族都失去了跟他战斗的胆子——遇上别的人族高阶玉仙,它俩都不怕一战,但是对上位面扰乱者,还真没这勇气。

最后,它俩还是一咬牙,“那就……蚀灵腐液吧。”

辛苦等来援兵的十来个阴族,登时就傻眼了,没想到没动手的这个异位面侵略者,竟然更厉害?

傻眼归傻眼,它们还是得低声抗议一下——两位大人,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吧?

“聒噪,”那中阶阴帅抬手一刀,直接将这异族斩杀,另一个阴帅一抬手,又罩住了其他的阴族——今天这事儿挺丢人,传出去可不好……

最终,这群援兵留下了一块三级阴气石,和大量的蚀灵腐液,十几个阴将转身离开的时候,身体不住地打晃,身形都有由实转虚的架势,快掉到阴兵的档次去了。

“不远处有个冥气团,很不听话,”陈太忠对着那俩阴帅的背影,长笑一声,“上次收保护费,竟然没人在,是不是想吃蘑菇啊?”

俩阴帅的身子顿一顿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一场战斗结束,老易和纯良都损失了点灵气,于是又回到了洞府,也不着急迁走,而是继续坐着喝茶聊天,休整一下。

“太忠你在冥族中,真的是威名赫赫啊,”老易笑吟吟地看着他,“前些日子,我听说你四处收保护费,还以为是以讹传讹。”

“你怎么也听说了?”陈太忠愕然发问。

“消息都传到我外公那里了,”老易笑着回答,“听说还有人主张治你的罪,与敌私通,不过猛犸大尊强烈支持你,说蘑菇是有限的,你摧毁了不少冥气团……我外公也支持你。”

陈太忠登时愕然,心说这背后有人还就是不一样,前两天,我还以为舒真人的消息,就算特别灵通的了,哪曾想老易知道得更多。

他狐疑地看她一眼,“你也能联系上风黄界?”

“我哪里有这本事?”老易端起茶杯来,低下头轻啜一口,“我外公托旁人,给我捎两句话就是了。”

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红晕,来之前,她缠了外公好久,才争取到这么一个承诺——这还是狐王看中她的潜力,才特意答应,可以代为传递陈太忠的消息。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有浩然派最近的消息没有?”

“没有,”老易摇摇头,心说你的消息,我都了解得很不容易,吃撑着了去打听浩然派?“既然是浩然宗苗裔,应该是有些底牌的,你也不用太过担心。”

陈太忠又想一想,“风黄界的玄仙,有可能来幽冥界吗?”

“玄仙的事情,很微妙,”老易收起笑容,难得地摇摇头,“说出来会影响天机的,我只能说,风黄界不会将咱们丢掉不管。”

顿了一顿,她又发话,“其实你我并肩作战,同生共死,也没什么可遗憾的,你觉得呢?哦对了……还有纯良。”

“我去,”纯良本来听得挺高兴,听到这话,气得一敲桌子,“凭啥是‘还有’我呢?”

陈太忠不理它,想一想之后又问,“你知道我来找你,为什么不去迎我?”

“哈,”老易笑了起来,笑得灿烂无比,然后才面容一整,“也许你是找舒真人,或者符上人的,谁知道呢?我又……恰好有任务。”

她总不能说,我就是想等着你找上门,体会一下那种幸福。

“莫名其妙,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“让你外公帮着打听一下,浩然派怎么样了。”

“我都跟你出来了,怎么联系他?”老易白他一眼,“要不,你跟我回狼族大营,或者……狐族大营?”

“那就算了,咱们三个在一起,挺自在的,”陈太忠耸一耸肩膀,放下了那个心结,“离浩然派这么远,怎么都够不着,有些坏消息,知道还不如不知道。”

浩然派在你眼里,终是不如我,老易听得心花怒放,然后眼珠一转,笑吟吟地发话,“看起来,你收集了不少九幽阴水?”

“也不多,我炼本命法宝,要用去不少的,”陈太忠实话实说,“你说你要多少吧。”

“我狐族多为阴属性,”老易叹口气。

这话不假,要不然,为什么狐族能在幽冥界驱动聚灵阵,而无需灵石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