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一十章 可怕杀戮

这三个互道了一番离情之后,陈太忠猛地想起,“有个冥气团,还欠收拾,一起去?”

“倒也不急,”老易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慢慢走过去就行。”

这倒是,既然团聚了,赶路就很没必要了,两人一猪走出去了六百多里之后,老易直接放出了她的洞府,“走累了,歇一歇。”

“还是有个洞府好,”纯良大叫一声,就冲进了小院里,大声嚷嚷着,“陈太忠那小世界倒也不错,可是他不敢拿出来,遮遮掩掩的,还不如你这个洞府。”

陈太忠懒得理它,而是愕然发问,“这么使用洞府,会损耗很大的吧?”

“我也不怎么用,”老易笑着回答,“大不了再补充灵石呗。”

“有钱人,就是不一样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来,先弄点吃的吧。”

两人动手,就在庭院里操作了起来,不多时就弄了两个菜,又架起炭火,烧烤灵兽肉。

陈太忠拿出了一瓶皇家特供,“跟马伯庸勒索的,来,祝贺咱们三个,都成功悟真……上次实在是等不到你回来,门派那边催得又紧。”

“我知道,”老易笑一笑,转身走进了小楼,“稍等我一下。”

等她再出来,已经摘去了斗笠,又换了一身衣服,不是什么盛装,仅仅是女修日常所穿的劲装,却也明艳无比。

“老易这容貌,可是比那舒真人强多了,”纯良看一眼陈太忠,“你说对吧?”

怎么感觉你小子在使坏?陈太忠不理它,给老易的酒杯里斟酒。

“什么舒真人?”老易走了过来,貌似很随意地发问,“以前没听你们说过啊。”

“那女人挺好看,就是冷了一点,”纯良伸出小蹄子,化作一只爪子,抓向酒瓶,嘴里漫不经心地发话,“前两天她想跟着太忠来找你,太忠没答应。”

“哦?”老易淡淡地看陈太忠一眼,“为什么不让她来?我正好看看,有多漂亮。”

“纯良你再胡说八道,神骨绝对不会给你了,”陈太忠气得哼一声,他也知道老易的心意,不过他练的是童子功,也就不往这些方面考虑。

但是纯良这厮故意使坏,希望看到他和老易对掐,这是他不能容忍的。

所以他看一眼老易,“舒真人是雪峰观的,在玉衢大营,我一路二十多万里走过来,没去过修者营地,正好路上救了几个修者,就去玉衢大营打探一下消息。”

“你救的那个雪峰观符上人,比舒真人略有不如,但是比较热情,”纯良又插嘴,“难怪,你俩是素识嘛。”

陈太忠看它一眼,脸拉了下来,“咱俩悟真之后,还没有打过,要不现在试一试?”

“我要吃饭了,”纯良很干脆地拒绝。

老易听到它的话,也很是有点不舒服,雪峰观可是风黄界五域中,大名鼎鼎的女修门派,因为修习的是阴系和冰系功法,雪峰观的女修,一向是以冷艳著称。

相较热情似火的百花宫,雪峰观的女修,更能勾起男修的征服欲望。

不过,当她听到陈太忠说,他是从二十余万里之外,一路走来的,心中的那点点醋意,登时就不见了去向。

二十多万里异族控制的区域,从没去过修者营地,就算是有通天塔,一路下来,也真的是辛苦了。

不枉我来幽冥界一趟!她的心里,泛起了一丝丝的甜蜜,“好了纯良,再胡说八道,我可不支持太忠帮你种宝草了。”

“我是怕你被蒙蔽啊,”纯良叹口气,“你知道不知道,太忠的战舟……”

“闭嘴!”陈太忠和老易齐齐地瞪了它一眼。

“得,我喝酒,”纯良举起了酒杯,心说那宁伶仃跟陈太忠的关系,绝对不一般,老易你既然不让我说,那将来你吃亏,须怪不得我。

一顿吃喝之后,两人一猪又摆上茶水,聊了起来,因为有太久时间不见,竟然聊了十来个时辰,大家才停下来,各自找地方打坐休息。

陈太忠的心情极度放松,很容易地进入了深层次打坐中,待他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妥,睁开眼睛的时候,却听到洞府之外,喧闹之声不绝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他腾空而起,向院外看去。

却见洞府之外,聚集了近千的阴族,远远地围着洞府,纯良和老易都站在洞府外,冷冷地看着它们,纯良的左前臂,才刚刚收回来,三四里之外,一只阴风夔牛被它拍成了馅饼。

“你可算醒了,”纯良见他露头,大声地嚷嚷,“这些小虫子烦死人了,要不是为了你,我们早就动手了。”

陈太忠扫一眼那些异族,没发现玉仙——就算有,也是藏得比较好的。

一群乌合之众罢了,他并不将对方放在心上,而是很愕然地发问,“我打坐了多久?”

“打坐了四十多个时辰,真是好样的!”纯良哭笑不得地发话,“真没想到,你比我还能睡……若不是怕惊醒你,我们早就大打出手了。”

“你也才醒了十来个时辰,”老易没好气地看它一眼,“你俩都辛苦了,该好好歇息一下。”

两人一猪侃侃而谈,根本没将对面千余异族当回事。

诸多异族直恨得咬牙切齿,但是它们在前面两位身上,已经吃了不小的亏,知道打不过,只能远远地盯着这里,默默地等援兵来。

陈太忠也没扯太多的闲话,毕竟现在还是有异族在对峙,于是问一句,“这些家伙,是被洞府吸引过来的?”

“这太正常了,”老易笑着回答,“幽冥界里,灵气充盈的洞府,搁在咱风黄界,就是阴气森森的器物,怎么可能不会引来关注?”

陈太忠打量一下对手,很随意地笑一笑,“我负责一半,谁对付另一半?”

“何必这么麻烦?看我的幻梦灵眼,”老易笑着发话,然后,一只巨大的眼睛,从她身后慢慢地浮现在空中,带着一种诡异的气息,漠然地看向对面的异族。

“¥#&*¥!@#¥”有异族大声叫了起来,大意就是,不要看这只眼睛。

但是战场上,谁又会主动放弃自己的视觉?

看到这只眼睛,异族们纷纷陷入了恍惚中,因为阶位的压制,其他异族想叫醒同伴都难!

幻梦灵眼是狐族中顶尖的天赋,可单独输出,也可以群攻,老易虽然是悟真不久,但是迷惑一些境界不如她的低阶修者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当然,若是对手过多,也是会影响到效果的。

有十余只异族没有中招,眼见同类都深陷其中,而且又唤不醒,说不得一声大喊,齐齐转头就跑。

“咦?好玩,”纯良笑了起来,吐出个半人高的火球,虚悬在离地一尺多的空中,“老易能不能控制它们,主动撞上这个火球?”

老易看它一眼,双唇紧闭也不说话,不过她身后的巨眼,似乎微微扭曲了一丝。

下一刻,众多神智被控的异族,奋不顾身地向火球冲来,有若飞蛾扑火一般,毅然决然,根本无视了生死。

火球太小,异族太多,甚至导致了推搡和踩踏。

纯良看得哈哈大笑,“过瘾,老易你这一招,真的厉害,我能学吗?”

老易哼一声,这是她狐族的天赋觉醒,才能练成的神通,你一只麒麟,瞎惦记什么?

“你这家伙,都懒出一定的境界了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除了不劳而获,再不会想别的事情……不过老易,不能让它们排着队走向火球吗?”

“哈哈,”纯良大声地笑着,“太忠,我发现你比我还懒!不过这个建议……我喜欢。”

老易又哼一声,缓缓开口,“排队上前……那还得过几年。”

她维持幻梦灵眼,并不是一件特别轻松的事,尤其是,她要迷惑那么多异族冲向火球,现在异族数量少了一些,她才能分心开口说话。

在三人的谈笑中,异族的数量急剧地减少着,这很正常,纯良的麒麟真火,原本就是阴族和冥族的克星,杀戮的速度极快。

但是在那十几个侥幸逃脱的异族眼中,如此的屠戮,简直是凶残到了极点,绝对地令人发指——杀戮的速度太快,而且,纯粹是为了杀戮而杀戮!

两个位面之间的大战,也好几年了,努力杀死对手,是任何一方都会做的事,而异族更习惯了,自己的同类被杀死之后,阴气石会被敌方拿走。

这是非常正常的,所谓战争,就是抢夺资源、争取生存空间,它们杀死人族修者之后,也会掳走储物袋。

可是现在,对方的两人一猪,根本不在乎阴气石,异族扑向那个火球之后,因为属性相克,哪怕高阶天仙,也会被焚烧得丁点不剩,根本留不下阴气石!

这样的杀戮,怎么能不令它们睚眦欲裂?

如此高效的屠戮,只是单纯的为杀而杀,不在意唾手可得的战利品,而且还笑得那么开心,聊得那么惬意——这是怎样的一种凶残?

有些异族甚至有冲回去,死拼一把的冲动:你们也太欺负人了。

总算还好,就在此时,远处黑气滚滚,援兵赶了过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