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零九章 好长的广告

这个问题,令舒真人泛起一丝无奈的笑容,“你觉得这种消息……我能知道吗?”

“也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深吸一口气,“无所谓了,他们来不来吧,身为修者,自己的命运,终究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。”

很多东西一旦看开了,也就那么回事了,他转身收拾营帐,收拾好之后,丢给符上人一颗四级阴气石,“你的消息,还算令我满意,这是报酬。”

说完这话,他一转身,向着远处电射而去。

“师伯祖,这个……”符上人掂一掂手上的阴气石,看向自家的真人,一脸的无奈。

“啧,可惜了,我本来想先跟他交换点九幽阴水和九阳石髓,再冲一冲境界,”舒真人幽幽地叹口气,“我就奇怪了,他怎么在幽冥界悟真的……”

陈太忠得了消息之后,一路奔向狼族大营,因为时间有富裕,少不得又去两个冥气团收了保护费,不过在抵达第三个冥气团的时候,老问题又出现了:整个冥气团内,空无一人!

这就是欠收拾,他对这种意外,其实也习以为常了,总有些冥族,觉得不含糊,或者脾气太差认不清形势,想要挑战一下。

反正还有四颗蘑菇,陈太忠打算再拿一颗出来放。

不过剩下的这四颗蘑菇,都是超大当量的,他决定选一个比较好的爆点,直接强力摧毁这个不算小的冥气团,通过震撼的视觉效果和爆炸结果,让这些不开眼的异族认清现状。

于是他走出冥气团,观察一下方位,才待做出决定,然后就是猛地一怔:“我去……蘑菇?”

一千多里之外,一颗蘑菇冉冉升起,那耀眼的白芒,在昏暗的幽冥界,显得分外地刺眼,而那熟悉的蘑菇云,更是令他分外确定——这是来自地球界的蘑菇。

“我擦,老易遇险了!”纯良叫了起来,它看蘑菇爆炸,不是一次两次了,绝对看不差,而且它也知道,老易手上,是有两颗蘑菇的。

为此,它不止一次嘲笑过陈太忠,因为它认为,你拥有十来颗蘑菇,只给自己的女人两颗,这真的太丢人了,不像个男人。

知道老易遇到了麻烦,它暴跳如雷,“万里闲庭、万里闲庭!必须的……两个万里闲庭足够了,老易,只能被我欺负,别人不能欺负……喂,喂喂,你干啥?”

陈太忠一把将它拽下肩头,扔到一边,身子一晃,直接万里闲庭走了。

只能被你欺负……你凭啥欺负老易?

“混蛋,赤裸裸的见色忘友啊!”纯良的蹄子在地上狠狠一敲,腾空而起,身子一晃,化作一只火红的麒麟,跟着电射而去,“你等等我……我去,又用本体,这次亏大了!”

陈太忠接连两个万里闲庭,直接赶到了现场,然后就是头皮一麻:我去……这么多的冥族?

他的目光所及,全是黑压压的冥族,腾空飞行的冥族,起码有数百——数百天仙以上的存在。

“老易你这是……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啊?”陈太忠手上有蘑菇,但是数百阴将,几十阴帅,让他看得都头皮发麻。

老易和狼族的两个大妖,正在向他所在的方向,急速地退来,还有二十来只狼修,数百只灵仙级别的灵狼。

老易依旧带着斗笠,身形也裹在一件宽大的长衫中,背向着他,但是陈太忠一眼就能看出:这绝对是老易,不会是别人!

大多数的灵狼,跑得不够快,很快就被阴兵阴将按倒在地,一顿狂啃,眨眼之间,就化作一团白骨!

“我去你大爷的,”陈太忠直接暴走了,一个万里闲庭,前蹿出三十余里,抖手放出一颗蘑菇,“混蛋,敢欺负我朋友?”

下一刻,一颗硕大的蘑菇闪亮登场,正正地砸在了无穷无尽的冥族中!

这时,陈太忠已经裹了老易、狼妖和一大群狼族,暴退到了数十里开外,大喊一声,“卧倒!”

他的话,不怎么管用,不过老易紧跟着大喊,“听陈真人的!”

她在狼族中的地位,似乎是很高的,众狼听到这话,齐齐卧倒。

大号蘑菇的威力,令天地变色,地动山摇。

冲击波和热浪,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,才开始缓缓退去。

冥族伤亡惨重,但多是小喽啰,真正有眼色的主儿,都知道蘑菇有多可怕,能躲过第一颗,对第二颗的威力,就有了更强的戒备。

事实上,都有阴帅认出了陈太忠的来历,它们大声喊着,“竟然是位面扰乱者?”

陈太忠不关心它们的反应,待冲击波过后,他笑着冲老易打个招呼,“又见面了。”

“怎么才来?”老易的面孔,藏在硕大的斗笠之下,她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不高兴,“三天之前,就该到了吧?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乐了,“原来你一直在关心我的行程?”

“我只是担心你死在半路上,”老易轻笑一声,“你没死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“伤自尊了我,走了,”陈太忠站起身,假巴意思地往来路上走,“还以为你遇到危险了,没想到其实没啥大问题!”

“老易,我来救你!”随着一声大喊,一团火红猛地扑了过来,正正撞上陈太忠,他登时被扑出老远!

“我擦,”陈太忠被撞得呲牙咧嘴,“找事儿?”

这时,对方的冥族,已经认出了陈太忠,“既然是位面扰乱者,咱们就走吧。”

它们倒是想不走,陈太忠刚才的蘑菇,是两千万吨当量的,能躲得开的,就躲了,小喽啰全死完了。

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冥族,眨眼之间就四散逃逸了,形势的变幻,真的令人瞠目。

它们跑了,老易站在那里不做声,陈太忠猛地发现,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他想了半天,才说出一句来,“广告之后,马上回来……你这广告时间真的好长。”

“哈,”老易闻言,就笑了起来。

好一阵之后,她深吸一口气,“你可以来找我嘛。”

“你就不能去找我?”陈太忠翻个白眼。好半天才决定,不跟她一般见识,他哼一声,“我说了,悟真了才会来找你,还好我很快就悟真了。”

“你明明是在来的路上悟真的,”纯良叫了起来,毫不犹豫地戳穿他的谎话。

陈太忠淡淡地看它一眼,笑了起来,“那个啥……丸,没有了,以后都没有了……我不是输不起,你捏造事实,这行为太恶劣了。”

“好吧,我捏造的,”纯良垂头丧气地回答,心说你有血髓丸,你牛叉!

陈太忠不想在悟真时间上纠缠,于是岔开话题,“你做啥事了,怎么这么多冥族来围攻你们?不是完成任务在返回吗?”

“你还好意思问我?”老易没好气地白他一眼,“这些冥族,都是被你毁了冥气团的,它们没有去处,遇到谁就围攻谁!”

我去!陈太忠觉得汗都要下来的,“合着都是被我强拆的……有种找我来啊。”

“那不是惹不起你吗?”老易哼一声,“所以就来欺负我。”

“那个……三公主,”旁边的狼妖战战兢兢地发话了,“要不,你们先聊着,我们回营地?出来很久了。”

“那你们先回吧,我们送你们一程,”老易做事,倒还算靠谱。

另一只狼妖见状,也壮起胆子发话,“那……您还回来吗?”

狐族三公主在狼妖大营的地位,远远超出舒真人的想象,根本不需要旁人说项,来去自由得很。

她原本就血脉高贵——兽族非常吃这一套,再加上她的天赋幻梦灵眼,也随着悟真而成熟,这种能迷惑群体的大杀器,成为了狼妖大营的一个杀手锏。

而且,她在毒上的造诣颇深,这也是群战中的一大杀器。

所以她在狼妖大营,还真没吃什么亏,就算现在她想离开,也是一句话的事——禁止修者流动的禁令,困不住她。

老易沉吟一下,抛出二十来颗阴气石,“我得走了,下一步是回狐族大营,多谢你们这些日子的收留,这些战利品……算我的谢礼。”

“三公主你这……可不是见外了?”一只狼妖麻利地收起了阴气石——这里面可是有两颗三级阴气石呢。

“好了,你们回去吧,”老易沉声发话,“我和我朋友,送你们回营。”

“总共不到两千里地,送什么送啊?”纯良叫了起来,“它们真要死在半路上,咱们替它们报仇就好了嘛。”

“你找揍吗?”老易冷哼一声,然后侧头看向陈太忠,“你说吧,送不送?”

“送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哥们儿不知道当了多少回保姆了,两千里地的护送,算个毛线啊,“不过,听说有个狼妖,打算冒犯你来的?”

“它已经战死了,”老易淡淡地回答。

两只狼妖中的一只,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了起来——大哥,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而且我也被三公主教训了。

“战死,那就不用说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大喇喇地发话,“它要是还活着,我一定要它后悔自己还活着……敢欺负我朋友?”

那只狼妖抖得更厉害了。

“好了,不说那些闲话,咱们三剑客又聚首了,”老易笑了起来,“大家都悟真了,一定要折腾个天翻地覆。”

“必须的!”纯良重重地点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