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零八章 人眼大小

舒真人现在,是七级的玉仙,传言没错,她果然晋级高阶了。

陈太忠的天目术,并没有瞒过舒真人,她微微颔首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陈真人的修为勇猛精进,可喜可贺。”

“侥幸而已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不喜欢跟这个傲慢的女人打交道——须知两人上一次见面,他还莫名其妙地吃了对方一记,不过是没有受伤罢了。

所以接下来,他又看向符上人,“我要的消息,你打听到没有?没有的话,我要走了。”

“我晚来两天,就是为了帮你解消息,”符上人淡淡地看那两个浩然派弟子一眼,“消息渠道不同,我的消息,应该是更准确的。”

要不说这雪峰观的女人不招人待见,就是在这里了,她们很喜欢肆无忌惮地展现自己的优越感,在风黄界是这样,在幽冥界也是如此。

不过陈太忠也习惯了,这种事儿,计较不过来,“那还请符上人明说。”

“狐三公主出任务去了,目前不在狼修大营,大约五六日之后回转,”符上人斜睥他一眼,目光虽然依旧冷清,眼神中却似乎大有深意,“狼修大营,不喜欢人族修者,我建议陈真人,还是在半路等待的好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雪峰观的人虽然傲慢,做事却是真的很靠谱,晚来些时候,是为了得到更确切的消息,这种做事精神,值得人钦佩。

这里虽然是宗门营地,但是毫无疑问,真意宗在这里的存在感,应该是比较弱的,所以耽搁了一些时日。

“陈真人若是需要有人帮忙出面协调,我可以代劳,”舒真人缓缓发话。

“嗯?”陈太忠讶异地看她一眼,“代劳?你说的代劳什么?”

“跟狼族的沟通,”舒真人脸上没什么表情,“我雪峰观还是有几分薄面的。”

“这个啊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这倒是不用了,我所在的营地里,也有狼族,跟我相处尚可,应该没太大的问题。”

“是这样吗?”舒真人的眉头微微一扬,心里有些不喜,以她的傲气,能放下身段主动提出帮忙,真的是很难得了,哪里想得到,对方竟然不买帐?

不过,她也不会太在意,话说到这一步,她就继续说下去了,“既是如此,也好……听说陈真人手上有大量九幽阴水,不知我雪峰观用何物才能换取?”

“哈哈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,“我正奇怪,雪峰观为何会主动帮忙,不过以你们的性子,能先予后取,也殊为难得了。”

这话说得太直了,舒真人都忍不住嘴角抽动一下。

不过雪峰观一向以不近人情而著称,并以此为骄傲,她也不认为这个评价有多么糟糕,所以她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九幽阴水,于我雪峰观有大用,希望阁下能开出价码来。”

“首先,我要纠正你一个认识,”陈太忠伸出左手食指,淡淡地摇一摇,“我有一些九幽阴水,但并不是很多,自己还要用不少,剩下能用来交换的,是极为有限的。”

“哦,”舒真人不置可否地微微颔首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其次呢?”

“其次就是,我有点好奇,”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不解地看着她,“雪峰观不是以冰属性为主的功法吗?怎么会对九幽阴水有必得之心?”

“你真是……”舒真人气得笑了起来,好半天才无奈地摇摇头,“冰和阴原本就是一体两面,纯冰体质的修者能有几个?这至阴之物,只要是女修,十有八九不会放过,跟功法都没什么关系。”

“哦,原来如此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然后一撇嘴,不无得意地发话,“分阴阳来修炼的……还是比不上我气修,修上古混沌和浩然正气,才是王道嘛。”

这人废话多的,舒真人很无奈地翻个白眼,“你气修不需要?甚好。”

“谁说不需要了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我可以答应你人眼大小的一团,再多也就没有了。”

他本来想给对方拳大的一团,却想到气修也需要这个,来凝练本命法宝。

虽然短期内,风黄界的气修中,不可能出现第二个玉仙,但是他身为气修的老大,为气修们储存点好东西,是很有必要的。

就像浩然宗,会为后来的气修,留下相当数量的藏宝一样,他既然享受了前人的余泽,自然也该有为后人打算的义务。

然后他又想起,此番征战幽冥界,可不就是为了攫取最多的资源,充实门派底蕴吗?

陈某人独来独往习惯了,听到对方的回答,这才意识到,哥们儿除了凝练法宝,也该留下些九幽阴水才行。

但是,他已经答应了符上人,要交换一些,当然也不能否认,少不得就要把量减少。

“多大的人眼?”舒真人若有所思地看着他。

“就是……人眼啊,”陈太忠愕然地看着她,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有点莫名其妙,“普通人的人眼,其实就是鸡蛋大小。”

“我不知道鸡蛋是什么,”舒真人摇摇头,风黄界确实没这玩意儿,“像我的眼睛大小?”

“那是当然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总不能是兽人的眼睛……我去,你干什么?”

笑容凝结在他的脸上。

舒真人的面孔蠕动一番,嘴巴鼻子急剧地缩小,左眼也缩小下移,右眼慢慢地移到中间,开始缓慢地扩张。

差不多用了十息的时间,她冷艳的面孔不见了去向,整个一张脸上,就是一只硕大的眼睛。

“不是被异族附体了吧?”陈太忠忍不住吐槽,心说女修不是都很在意容貌的吗?

“这就是普通人的人眼,”舒真人的下颌处,发出一个小小的声音,她的嘴巴不但缩小成黄豆大小,还移到了下巴上,根本看不见嘴巴开阖。

“哈哈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舒真人,咱们不带这么作弊的,而且……你不觉得这太影响你的形象?”

“只要有足够的九幽阴水,形象什么的……很重要吗?”舒真人的下颌处继续出声,然后眼睛微微眯了一下。

一般来说,美女眯眼是件比较赏心悦目的事情,但是陈太忠看到这么大一只眼睛,只觉得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,“那个……我没有那么多九幽阴水。”

舒真人的脸上,泛起一层水波似的波动,恢复时,人已经显出了原貌,她淡淡地看着他,“散修之怒……听说从来一诺千金。”

“这完全不是我的问题好吧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一摊手,“是你在偷换概念!”

舒真人淡淡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微微一笑,“人眼大小……不够!我会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,你不会吃亏的。”

“问题是,我真没有那么多,”陈太忠再次强调一遍,事实上,他不是个擅长讨价还价的主儿,为了省下麻烦,索性一口咬死。

“每个冥气团,你都能勒索到不少九幽阴水,”舒真人幽幽地看着他,“提示你一下,镇南公的第十六女,纯冰体质,在雪峰观修行……她还是我的弟子。”

我去!陈太忠终于明白,对方为啥如此贪婪了,合着上次当着镇南公的人卖弄,消息传到了她的耳中,她就知道,自己每次出面,都要拳大的九幽阴水。

都是虚荣心惹的祸吖,陈太忠心里暗暗一叹,脸上却是微微一笑,“不管你消息正确与否,我有多少,是我的事,我愿意拿出来多少交换,也是我的事。”

舒真人呆呆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据说陈真人不喜讨价还价,这个事情,我可以跟浩然派的上人们商量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你能这么想,就最好不过了,以毛贡楠那抠门的性子,比我更擅长追求利益最大化——反正他也是打算留点九幽阴水在浩然派的。

若是浩然派觉得,交易出去划算,那就交易呗,不过,“这事儿要等战争结束了。”

“浩然派受到污魂界异族的进攻,雪峰观正在帮忙抵挡,”舒真人淡淡地看着他,“西门长老就在浩然派,她跟东易名熟识。”

陈太忠的脸,刷地就沉了下来,心也沉了下来,“浩然派的损失如何?”

“宗产被损毁,不过弟子全部撤进了本派基地,”舒真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“你浩然派的大阵极为精妙,又有灵宝,周边不少修者和黎庶,也躲了进去,目前人满为患……可以称为浩然大营了。”

陈太忠只觉得,胸口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,不过最终,他还是勉力笑一笑,“五上人没有什么损失吧?”

“终究是本土作战,防御阵精妙的话,损失应该不会很大,”舒真人答非所问,“两个位面沟通困难,我不可能无休止地问下去。”

在最初的愕然过后,陈太忠也想开了,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他离得这么远,再怎么操心也是没用的,反正他的心意尽到,就可以了,至于说结果如何,很重要吗?

所以他倒不如问问别的,“会不会有真仙降临幽冥界?”

※※※

(PS:这里说的人眼,不光是露在眼皮外的部分,所以是鸡蛋大小。)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