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零七章 收保护费

看到陈太忠箭一般地射向那个冥气团,符上人是真的急了,她冷冷地发话,“叶上人,我是要去帮陈真人的,你的意思呢?”

叶上人其实也听到他俩的谈话了,心里非常地……万马奔腾。

那么大的冥气团,怎么也得有两三个阴帅吧?

你问都不问,直接就往那边跑,这是要干什么啊?嫌大家活得太长?

然而,腹诽归腹诽,这个时候,他是不能犹豫的,于是只能苦笑一声,“还真是散修。”

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散修没见识!不知道什么东西能惹,什么东西不能惹。

当然,牢骚是发了,他还是要跟着过去的,现在大家是一体的。

说得更现实一点:陈太忠若是出事,他们剩下的这段路,依旧不太好走。

其他人相互对视一眼,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:得,这条命是陈太忠救的,还给他也不算亏,好歹多活了几天。

他们的速度,比陈太忠要慢一些,待他们赶到的时候,看到了令人发指的一幕!

一个低阶阴帅,站在冥气团的边缘,冲陈太忠点头哈腰地笑着,那态度,真的是要多恭敬有多恭敬了。

众人集体齐齐石化:我去,阴帅这种玩意儿……竟然还有拟人化的表情?

不是说……阴帅生于冥气团,没有喜怒哀乐吗?

事实上,阴帅是真的没有喜怒哀乐,它们的感情,是通过气势来表达的——我很生气,我懒得理你,我现在喜怒无常。

喜怒无常,就是气势伸缩不定,是阴帅最喜欢用的气势。

但是,为了更好地跟陈太忠打交道,冥族开始钻研异位面来者的表情,并且效仿之:别因为表达不顺,沟通不畅,又毁个基地……这就亏大了。

所以,叶上人等人,就看到了这个足以令他们崩溃的场景。

但是更毁灭认知的事情,还在后面:阴帅说了一阵之后,递给了陈太忠一块石头,而陈太忠微皱,就大喇喇地收下了。

那石头看起来,似乎也没什么特殊的,但是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修者,都能非常地确定:这石头绝对不简单。

然后,阴帅又拿出个石头,献给陈太忠,这块石头,就有不少人认识了。

围观的众人沉默半天,终于有人承受不住,直接风中凌乱了,高声叫了起来,“我艹……艹艹艹,那是三级阴气石?”

没有人回答他,因为大家都在凌乱中——一个阴帅,恭恭敬敬地向陈太忠献上了一块三级阴气石,这里……真的是幽冥界吗?

陈太忠大喇喇地挥一下手,那阴帅以肉眼可见的幅度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转身回了冥气团。

在陈太忠走回来的时候,围观的众人,依旧处于石化中。

他讶异地看一看众人,然后一挥手,“该走了,这是等啥呢?”

陈太忠其实知道大家为何惊讶,不过他偏偏要做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,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。

“这是……这是……”符上人早没了雪峰观女修固有的冷清,她犹豫好一阵,才鼓足勇气发问,“它们为什么给你阴气石……好像初阶玉仙的吧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它们要是不给我,我就杀中阶玉仙、高阶玉仙。”

他的话说得轻松,但是叶上人表示,自己完全不能理解,“你真的杀过吗?”

“很难吗?”陈太忠都不带看他的,淡淡地回答,“我杀得多了,异族就是贱皮子,不打不老实……我本来还想再杀,但是想一想,让它们自己杀自己算了。”

这句话说出来,所有人都沉默了,接下来的一天多时间里,都没有人想说话。

直到隐约见到了玉衢大营,符上人才问一句,“那个阴帅……给你的石头,是什么?”

“储物石,里面有九幽阴水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目前我收集了一些,你雪峰观有需要的话,可以跟我交换。”

这个回答,又是砸得众人半天无语——我去,那么多高阶真人都视为“得之我幸失之我命”的九幽阴水,就被你这么得到了?

这世道还有没有天理了?

符上人也是好一阵无言,最后才叹口气,“你就是这么收集九幽阴水的?”

“幼稚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有本事,你也这么收九幽阴水给我看看……只看表面文章,我感觉你雪峰观没这么浅薄吧?”

符上人受人奉承惯了,虽然她也承认,他的话很有道理,但是这话让她有点下不来台,于是脸一红,“你不说,我看到的,自然就是表面文章……我是在问,你怎么做到的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沉吟一下,方始缓缓吐出三个字,“打服的!”

这话一点不假,对他来说,异族就是不打不行,在他收保护费的日子里,前不久又用去了一个蘑菇,现在他手上的蘑菇,满打满算,就剩下四个了。

蘑菇不多了,但是对他来说也够了,他已经搜集够了足够多的九幽阴水,甚至可以跟雪峰观做一些交换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能多勒索到一些九幽阴水,那都是白赚的。

事实上,陈太忠已经喜欢上这种收保护费的感觉了。

要不说,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枉他以往还自称,不喜欢不劳而获。

距离玉衢大营还有千里左右的时候,就有了其他依附的小营地,营地的斥候们,很快就发现了这帮人族修者。

喊停之后检查身份,这些都是题中应有之义,不过二十余人是一色的宗门修者,负责检查的人,态度也是中规中矩。

检查完毕之后,小营地就想将人留在这里,但是众人都表示,想去大营看一看,这营地就派了一名修者随行。

在距离大营两百余里的时候,陈太忠停下了脚步,搭了一个简易的营帐,“符上人,我就在这里等你的消息了。”

那浩然派的灵仙弟子,想要留下来服侍他,被他直接撵走了,“跟着大部队才安全,外面这么危险,我也顾不上招呼你……帮我问一下狐族的一些消息,问得清楚的话,我有奖励。”

“有奖励好啊,”符上人浅浅地一笑,“我也想要,陈真人不能厚此薄彼吧?”

“只要有价值,奖励不成问题!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一路行来,蘑菇成就了他的凶名,也帮助他搜刮了大量的财富,财富来得太过容易,现在三级之下的阴气石,他根本不看在眼里。

修者们进了大营,只留下他一人在营地外,有巡查的修者过来,问了他两次,查明他的身份之后,就好奇地问一声,为什么不进大营?

我有事,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然后亮出真意通行令牌——我是宗中跨域行走。

跨域行走,其实是风黄界的名堂,不过在幽冥界,他亮出这样的身份,倒也能省去很多是非——不明白的人,还以为他得了真意大营的授意,在这里搞什么联络。

问过几次之后,那些巡查的修者,也就不再来找他了,只是要求,他的营帐不能合上,必须要有一面开着,方便旁人从远处观看。

陈太忠也知道,这是营地防范的手段,倒不是怀疑自己,小湖营地也是这么做的。

他在营地外等了两天,正说这符上人做事,真有点不靠谱的时候,浩然派的灵仙弟子到了,还带来了大营中另一个浩然弟子。

身为同派弟子,两人对陈上人的事情,还是很清楚的——现在该叫陈真人了。

而且,这宗门大营,原本也是流言蜚语盛行的地方,各宗弟子说起他宗的趣事,真的不要太轻松,反正不是自家宗门的事儿,就可以随便说。

于是两人就打听到,狐三公主,目前应该还在狼族大营,她参与了几场大战,表现颇为不凡。

狼族大营距离这里,倒是有点距离,三万多里地。

不过,这点距离在这俩灵仙看来,很是有点漫长,但是对陈太忠来说,那就无所谓了,二十万里都走下来了,区区三万里算什么?

陈真人又问了几句,没有得到花捷竺和于海河的消息,于是只能作罢。

他在储物袋里划拉两下,找到了两颗六级阴气石,赏给了两人,就打算动身离开。

这俩对视一眼,期期艾艾地发问:陈真人,能不能借点灵石给我们?待回了风黄界,我们一定还您。

这种借贷,其实是很不靠谱的,战场上借钱,万一死了,那可就是一笔烂账了。

而且两人各收了一颗阴气石,这个东西,也是可以换灵石的——虽然在战场上,阴气石的估价并不高,但也可以抵押借贷灵石,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

不过,对陈太忠来说,既然是自家弟子,没必要算得那么清楚,所以他一人给了十块极品灵石——赏你们的,也别说还了,打出咱气修的气势来,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。

正在此时,两道人影掠了过来,一个是符上人,一个是他没见过的女人,面容娇艳,却是冷若冰霜。

“陈真人,这是我观中的舒真人,”符上人非常客气地介绍,“你们俩应该见过的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愣了一愣,心里冒出一个印象来,那是一尊晶莹剔透的人像,于是嘴角扯动一下,心说地球界的话果然没错:穿上衣服,我真不认识你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