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零六章 宗门互助

符上人很快为大家解开了谜团,“这是浩然派的供奉,陈太忠陈上人……应该是在来到幽冥界之后,才悟真的,陈真人,我说得对吧?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懒得多说。

“原来是散修之怒!”不少修者的眼中,流露出极为复杂的表情。

原因无他,这二十多个修者,全部都是宗门弟子——散修之怒在散修中口碑甚好,但是对宗门体系来说,这个人……终究是灭了一个称门宗派。

“陈真人既然没有固定目标,可否将我们护送到玉衢大营?”符上人一拱手,恭恭敬敬地发问,“已经被您所救,本不该再打扰陈真人的,但是尚有四千余里路……恳请宗门互助。”

宗门互助,也是宗门体系不成文的规矩,就像官府体系的人,去外地办事一样——不管当地官府愿意不愿意买账,大家都是官府一脉的,有些事情你不能拒绝。

而符上人所在的雪峰观,本来就是真意宗的下门,跟浩然派是同一个老大,雪峰观和浩然派关系也不错,并不是那种可有可无的“宗门互助”要求。

“玉衢大营,距离这里仅有四千余里?”陈太忠讶异地发问。

马伯庸给的地图上,就标出了狼族大营和真意大营,还有个别特殊的山川河流,基本上没别的内容。

就连他要查找的冥气团,也是边走边查探,所幸的是,只要是冥气团,那就是黑气漫天,隔上几百里都看得到。

“是的,”叶上人抢着回答,“我们原本不至于如此狼狈,是被官府中人坑了,还望陈真人看在宗门一脉上,伸出援手……在下晓天宗弟子,感激不尽。”

“四千里地……”陈太忠皱着眉头,沉吟一下发话,“我看你们伤势都很重,为何不先找个地方,休整一阵?”

“这附近连场大战,”符上人冷冷地回答,这不是她对陈太忠有意见,而是雪峰观的功法所致,冰属性的女修,能指望她热情到什么程度?刚才的客套,已经是超常发挥了。

阐述事情的时候,她一般是没什么表情的,“现在都不乏斥候和猎杀小队,我们的实力不济,一旦被缠住,就是全军覆没,无法停下休整。”

“有我在,你们先休整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谁能把附近的情况,跟我说一说?”

听他这么说,众人齐齐松一口气,如果条件允许,谁不想好好地休整一番?

虽然大家都知道,陈太忠也不过才刚刚悟真,但是知道散修之怒的人,就知道这家伙战力超强,毁灭巧器门,确实是用了蘑菇了,可此人越阶杀敌,也是平常事。

且不说此人刚才惊人的表现,只说人家敢孤身闯荡幽冥界,四下寻找九幽阴水,那就绝对是有真本事的。

众人商量一阵之后,AA制搭起一个灵气转换阵,据说此前队伍里还有阵法师,但是前不久陨落了,大家的阵法材料都不就手,只能凑着搭起一个阵法来。

包括符上人和叶上人,都进灵气转换阵疗伤休整去了,叶上人还拿出精血丸来,缓缓补充精血——宗门弟子的身家,还是相对丰厚的,只不过此前一直没有时间停下来休整。

二十多个人,只留了一个人,是洞霄宗问剑门的初阶天仙,此人只是亏损了一些灵气,算是状态最好的。

洞霄宗跟陈太忠有点敌视,但是这问剑门的剑修,姿态放得极低,陈太忠自然也不会跟他一般见识——都已经把人救下来了,有必要再内讧吗?

这剑修就跟陈真人解释,为什么这一支队伍,会如此狼狈。

他们也是投靠了一个营地,这营地跟万山和小湖类似,不是第一批修者建的,而是第二批修者自发汇合起来的。

要命的是,这营地不像小湖,更像万山,是由官府中人做统帅,征用物资什么的,都是很常见的现象。

宗门修者自成一体,这时候就要抱团取暖,所以他们的物资,倒是没怎么被征用。

不过自打半年多以前,风黄界的修者在幽冥界全面发起反击,这个营地的宗门修者,就屡屡被推到战场第一线。

此营地有浓厚的官府背景,接的大战也不多——就像万山营地一样,摧毁大型寄生蜂群落的时候,小湖冲在第一线,最后总攻,万山就出来参与。

一个多月前,这营地接了一个阻击任务,宗门修者全被派到了第一线,最后撤退的时候,又是宗门弟子殿后。

非常明显,这是官府在有意识地消耗宗门体系的力量,可是对于叶上人和符上人来说,不服从不行——战争从来不是儿戏。

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终于扛过时间,完成了任务,但是也真的不想再回那个营地了。

于是这些人做出一个决定:去求,咱们投奔宗门营地去!

但是想脱离营地,也不是很简单的事情,战时,通常是禁止人员流动的。

所以他们托唯一的真人回报,说撤退途中,遇到了大股异族,只能零散突围,各自为战。

那真人不怕受到为难,而对于真人之下的修者来说,就算安全回去,还有不知道多少更艰难的任务在等着,倒不如豁出去,去投奔宗门营地。

他们的战场,距离玉衢大营,足有一万五千里之遥,但是他们宁可死在半路上,也不愿意回去再受委屈了——死,并不可怕,死得窝囊,死得毫无价值,才最让人不甘心。

这支队伍,在阻击的时候,自家的灵舟战舟,就被打得差不多了,这一万多里下来,仅剩的两艘灵舟,又被摧毁了,只能靠着十一路艰难地前行。

所以,在大部分第二批修者,在失散之后已经找到组织的时候,这一支小队伍,反倒是深陷在异族的控制区之内。

一路行来,有多艰难,那也不用说了,六十多人的修者队伍,现在变成二十多人了。

所幸的是,大家都是宗门弟子,做出选择之后,没有太多的抱怨,也就没有影响士气,有些连走动都困难的修者,还被伤势较轻的天仙裹着带走。

不过,今天若不是遇到陈太忠,这些人怕是就要交待在这里了,而将来的战报,只会显示:他们在分散突围之后,失踪了!

战争就是这么残酷,陈太忠听完之后,又问一句:这支队伍里,玉衢宗的修者多吗?

玉衢宗的修者不多!问剑门的剑修很干脆地回答,但是无论如何,大家去了宗门的大营,哪怕宗门之间,有这样那样的明争暗斗,可终究在同一个体系之内,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。

若是遇到合适的条件,修者们要求归建,玉衢大营也不可能拦着——这东西都是相互的,你为难其他四宗,就要小心其他四宗为难你。

“好了,我知道了,”陈太忠听完之后点点头,“我看你暗伤也不少,去转换阵休整吧。”

这些人足足休整了四天,再出来的时候,精气神都不一样了,有些伤势,是不可能一下好的,尤其那些断肢的,至于伤了根基的,回风黄界都未必养得好。

但是,终究是不一样了。

浩然派的灵仙,回复得也比较好,他不但单独地使用一个灵气转换阵,还从陈真人那里得了一些精血丸,补充气血。

不过这东西,别人也是羡慕不来的——谁让自己没遇到宗门长辈呢?

这灵仙在最后的半天,驾驶着陈太忠借给他的战舟,很低调地四下巡视。

其实,有纯良在,有陈太忠的天目术,一般的异族小战队,根本靠不到近前。

这四天里,陈太忠还是消灭了两只异族小队,里面没有玉仙,但是一共有七八个天仙,这支人族小队真要被骚扰到了,又得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
休整完毕,大家就再次踏上了旅程,因为符上人所在的雪峰观跟浩然派交好,她自然而然地成为了陈真人的主要沟通对象。

陈太忠表示,去了玉衢大营,我就不进去了,只想要你帮我打听点消息。

他这一路行来,也听说了两个人族营地,但是他已经被征用烦了,根本不想靠近,省得拒绝的时候大打出手——位面战争时期,能不内讧,还是不要内讧的好。

不过,他也觉得,自己有必要知道一些最新消息了:起码他想知道,老易还在不在狼族大营。

所以对于护送这一支队伍,他并不排斥,更别说这队伍里还有浩然派的弟子。

符上人虽然冷漠,却表示很能理解他的想法。

她这两年寄人篱下,深明其中的不自在,就说没有问题,你救的这些人,虽然阶位都不高,但却都是深受官府体系之害,知道自由的可贵,他们都会帮你说项的。

尤其是,其中还有三个玉衢本宗的弟子。

符上人还表示,我会帮你打听一下,附近哪些冥气团,是可能有九幽阴水的——她为人冷漠,却不愿意欠人人情。

“那就多谢符上人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然后他头一侧,眼睛一眯,“咦?那里有个冥气团?”

冥气团尚在四五百里之外,隐约能看到一点,不过看起来规模不小。

看到他抬脚向那里走去,符上人急了,“陈真人,咱们先得商量个章法啊。”

话没说完,陈太忠已经去得远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