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零五章 我爱好和平

很快地,陈太忠的蘑菇,从六个变成了五个。

他在上一个冥气团遭遇大战的消息,传到了周边的冥气团中。

所以五天后,他来到下一个冥气团的时候,发现里面没有任何的反应——那些阴兵阴将,也不知道是吓跑了,还是变相地抵制他收保护费。

总之,就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冥气团。

陈太忠将此视为挑衅,所以毫不犹豫地又释放了一颗蘑菇,六个就变成五个了。

等了两天,冥气没有恢复的迹象,他转身离开。

到此为止,陈太忠在晋阶玉仙之后,为了收集九幽阴水,已经用掉了九颗蘑菇,用得相当地率性,相当地随意。

但是这一颗接着一颗的蘑菇,明明白白地告诉冥族:交出保护费,否则……后果自负!

基地一个接着一个被毁,冥族坐得住吗?

所以在下一个冥气团,又有阴帅出来接洽:想要九幽阴水?有啊。

但是……这三级阴气石,有点欺人太甚了,你看,若不是你行事太过,我族也不会先是蚀灵腐液,然后自爆,以此来跟你拼命。

是不是改一下规矩,会比较好一点?

“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也无所谓,你们可以尽情地反抗,其实吧……我这人挺讨厌不劳而获的。”

那阴帅闻言,真的是义愤填膺,然后,它交出了一颗准备好的三级阴气石——这是我们以前收获的阴族战利品,希望你能满意。

没办法,打不过,只能花钱买太平了。

“啧啧,又是不劳而获,”陈太忠苦恼地叹口气,又抬头看两眼对方。

那阴帅被他看得有点毛骨悚然,忍不住倒退两步,“喂喂……我们可是按规矩交足了。”

“我记得,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看着它,“你刚才好像对我口出不逊来着,是吧?”

“我还有一颗五级的阴气石,”那阴帅的嘴角抽动一下,拿出来一颗阴气石,放在手上,战战兢兢地发话,“这是我自己的收藏,我刚才的建议,有点冒犯了……但确实不仅仅是我的意思,我也只是帮着转达一下。”

陈太忠又看它一阵,收起五级阴气石,悠悠地叹口气,“有意见,可以表达,我是讲理的,但是下一次……五级阴气石就不够了,明白吗?”

“明……明白,”阴帅战战兢兢地点头。

“唉,”陈太忠伸出手,在对方肩头拍两下,“其实我这人,一向是讨厌战争的,你们有点眼色,不比什么强?”

这阴帅鼓足了勇气,才没有后退,它赌对方不会无故地诛杀自己。

它赌对了,看到对方转身离去,又撑一阵之后,它一屁股坐到地上,“我去,哪个混蛋提出的这种建议?害得我差点就丧命了……”

半年之后。

荒原上,二十几个人族修者,正在匆忙赶路,他们的身上,都带着明显的伤,还有两人,竟是被一名高阶天仙裹着前行。

“还有多远?”一个女性修者发问,赫然是八级的天仙。

“大约……四千里左右吧,”带着人的高阶天仙轻叹一声,然后又猛地咳了起来。

“符上人,往那边走,应该可能还有个小营地,”有人冲着一个方向指一指,“应该不超过两千里……”

“我绝对不去那里,”符上人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那里不是宗门的营地,官府那帮混蛋,我已经受够了!”

“我是说,可以暂时歇脚,”提建议的修者,苦笑一声,“连番遭遇大战,咱们必须要歇息一下了,要不然……真的坚持不下去了。”

“可惜大家的灵舟都损毁了,”又有人叹息,“否则多少还有点自保之力。”

“哼,”那裹着修者的高阶天仙冷哼一声,“再遇到异族,杀就是了,大不了一死,征战幽冥之前,我就想好了……符上人你说呢?”

“我雪峰观,从没有贪生怕死的修者,”女修者冷冷地回答,面带寒霜,“战死,我是不怕的,但是被人算计,请恕我不能答应。”

“符上人说得有理,”一个断了一只胳膊的中阶天仙点点头,肩头上血迹宛然,是新伤。

猛然间,那裹着人的高阶天仙倒吸一口凉气,忍不住剧烈咳嗽了起来,“咳咳……看来……咳咳,这里就是大家的埋骨之所了,咳咳、咳咳……”

“叶上人你先回复一下灵气,”符上人冷冷地发话,掣出了长剑,一脸的凝重,“区区的吞冥兽,也敢独自上前?”

“你有旧伤,先歇一歇,”叶上人将裹着的两个人放下,一边剧烈咳嗽,一边摸出一张符箓来,凝神发话,“我尚有灵宝符箓,不怕它小小的玉仙。”

“你还祭得出来?”符上人冷冷地反问一句,“精血损失掉起码七成了吧?我来!”

越阶激发符箓,是要付出代价的,陈太忠当初都因此损失过精血和寿元。

“我有宗门秘术,”叶上人毫不示弱地回答。

“那你一张符,能保证杀死一只玉仙吗?”符上人反问一句,然后又幽幽地一叹,“不用争了……大家都要拼了。”

那现身的玉仙吞冥兽,只是初阶修为,它并不着急发起攻击,而是在远处天空不紧不慢地打转,不过此刻,地面上烟尘四起,却是十余只噬脑石猴,和几十只赤獒赶到——其中有七八只,是金色的。

这样的阵营,修者们在全盛的时候,也拼不过,只能求败得不要那么难看,此刻人人带伤,一个个精疲力竭,结果早已经注定了。

“拼了,”一个低阶天仙喷出一口血来,身体登时膨大不少。

“操!”一个九级灵仙头顶冒起一团青气,正是气修的青气燃天。

眨眼之间,双方就战做了一团,人族修者几乎在瞬间,就倒下了两人。

那低阶天仙眼见三只噬脑石猴向自己扑来,抖手打出一颗霹雳子,然后根本不顾霹雳子爆炸的威力,合身就扑了上去。

“轰隆”的大响中,他的身体涨得愈发地大了,一枪挑飞一只噬脑石猴,才说要自爆,猛地身后传来一股威压,雄浑无比、浩荡巍然,竟然将他自爆的气血,硬生生地又压回体内。

他骇得猛然回头,却见身后多出一个陌生人来,此人衣衫破旧,满面的风尘,肩头趴着一只毛发凌乱的灰色小猪,不管人还是猪,都显得有点沧桑。

来人的手上,提着那使用了青气燃天的气修灵仙,不过这灵仙已然陷入了昏迷中。

此人乍一看,不但平凡,而且有些落魄,眼神中也没什么感情,他淡淡地发话,“你们负责扫荡漏网之鱼……谁有异议?”

“是你?”符上人眼睛一亮,然后干脆地点头,“我们都没有问题。”

来人嘴巴一张,只听得晴空连连响起霹雳,三道白光之后,大多数异族,都被电得倒地不起,只有少数漏网。

那吞冥兽也吃电了一下,不过它终究是初阶玉仙,不等落地,就再次飞起,头也不回地向着远处猛蹿。

落魄男人身子一晃,似乎动了,又似乎没动,但是他的手上,已经多了一块三级阴气石,而远处的吞冥兽,此刻尚未跌落到地上。

其他修者见状,登时劲头十足,三下五除二,就解决掉了其他的漏网之鱼,又看向了那些被电得起不来的异族。

“阴气石,挑好的给我留几块,”男人一边漫不经心地发话,一边搭起一个灵气转换阵来,将手里的灵仙扔了进去,“我挑完了,才是你们的。”

这话说得很是目中无人,但是谁又能叫真?且不说来人是他们的救命恩人,只说人家抬手间,灭掉了他们为之头疼的异族队伍,就有资格傲慢。

于是众人纷纷上前斩杀那些异族,将剔出的阴气石,都放到男人面前,竟然无人敢请教男人的姓名。

不过,看到那来自浩然派的区区灵仙修者,被区别对待,众人心里,也有了猜测。

陈太忠手一招,将几块品相不错的阴气石收起来,然后下巴微微一扬,“剩下的,你们分了吧……帮我照看好我浩然派弟子。”

“浩然派……竟然有真人?”那叶姓天仙愕然发问,心里却是有些轻松,原来是宗门的人。

“啧,你竟然成就真人了,”符上人走上前,抬手一拱,“见过陈真人!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除了在进冥气团的时候,他大部分时间,还是保留着本来面目,“符上人……你们怎么会这么狼狈?”

“唉,一言难尽,”符上人叹口气,然后又出声发话,“陈真人这是要去何处?”

“搜集一些九幽阴水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活儿太危险,所以不跟别人同行。”

“九幽阴水?”众人闻言,齐齐倒吸一口凉气,九幽阴水的名气老大了,基本上是个修者就听说过,不过对大多数修者来说,那是可望不可及的东西。

哪怕绝大多数的高阶玉仙,存的也是“随缘”的打算,有固然好,没有也无所谓,没谁会一门心思地去收集。

眼前这位陈真人,应该是才晋阶真人不久,竟然有如此大的胆子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