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零四章 简单粗暴

陈太忠在冥气团外,等了差不多十二个时辰,心里有点懊恼:该约定个时间的。

就在他等得不耐烦,就要动手的时候,猛地头一侧,看向一处天空。

不多时,那初阶阴帅走了出来,递出一块石头,冷冰冰地发话,“里面有拳大的九幽阴水,阁下可以验看一下。”

陈太忠的神念一扫,就知道里面确实有那么多的九幽阴水,至于这储物的物件,像一块石头,那也正常了,幽冥界制器的水平,比风黄界真的差远了。

于是他收起石头,淡淡地发话,“算你们识相。”

“储物石还请还来,”阴帅伸出手,“没说这个也给你。”

这幽冥界,果然寒酸得紧,远处围观的镇南公府之人,暗暗地感慨,心中对位面战争的胜利,又多了一分自信。

陈太忠才不会还它,他看不上储物石,但是你说让我还,我就还,那我的面子何在?

反正是无足轻重的小东西,他懒得理会,只是勾一勾手指头,“你的三级阴气石呢?”

那阴帅见他赖账,也不计较,只是惨笑一声,掣出一柄大锤来,“三级阴气石就在这里,麻烦阁下亲自来取吧!”

它已经交了九幽阴水出去,剩下的就是一条命了,指望它老老实实地束手就缚,那是不可能的,无论如何也要拼一下——阴气石就在这里,拿不走,是你没本事,须怪不得我!

它的话音刚落,就觉得身子一轻,它在空中,看着自己的下半身,只觉得头脑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:原来,这就是死亡的滋味吗?

陈太忠一刀将它斩杀,顺手收起了阴气石,冲着冥气团轻笑一声,“这次算你们幸运,下一个冥气团……我也是这条件!”

要说他身为人族修者,轻松地放过了一个可以碾压的冥气团,真的是有吃里扒外的嫌疑。

可陈太忠并不这么认为,因为他最清楚,冥族忌惮的并不是他,忌惮的是他手中的蘑菇,但是他手中的蘑菇,真的是不多了。

当然,冥族现在并不知道实情,可是他想瞒,也未必能瞒得了多久,就是师郢麻说的那句话:人族有奸细,就在前三排。

当冥族知道,他蘑菇不多的时候,这个威慑就失去了意义。

那么,他为什么不趁对方不知情的时候,多勒索一点九幽阴水呢?

须知他炼制本命法宝,需要不少的九幽阴水,人都是自私的。

反正他的蘑菇,还是要用在异族身上的,早用和晚用,并没有多大的区别。

在勒索九幽阴水的同时,每个冥气团,他都能轻轻松松、坦坦荡荡地收割一枚三级阴气石,何乐而不为?

要说他只顾自身利益,没有有效地杀伤异族的战斗力,这不是胡说八道吗?

收起阴气石之后,他转身就走,身后镇南公的人马见状面面相觑:我去,这尼玛……是个啥意思?

这厮杀了咱家的初阶真人,莫非就白杀了?

他们回去之后,将情况上报了上去,不过这时候,陈太忠已经走得远了。

镇南公这边的办事效率,还是很高的,很快就查明了此人的来历——这可能是东莽散修,后来投入西疆浩然派的陈太忠,但是……面貌有点不符。

冥族一方,其实也一直在查证,这厮到底是谁,然后在不经意间,它们猛然发现:这不是数千年前,闯入咱们幽冥界的位面扰乱者吗?

陈太忠行事,其实是百无禁忌的,但是考虑到自己身后,还有浩然派、还有于海河,还有宁伶仃和成战荒等,所以他闯冥气团的时候,用的不是本来样貌。

数千年前,在幽冥界掀起波澜的位面扰乱者,也是来搜集九幽阴水的,而他从神念那里,大概知道了这浩然宗前辈相貌,自然是要借用一下。

其实这个面目,已经被不少异族猜到了,所以它们并不奇怪,他是来搜集九幽阴水的。

总之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陈太忠和纯良,一人一猪,一边走,一边向各个冥气团收保护费。

他俩不问冥气团里有没有九幽阴水,反正人到冥气团跟前了,要的就是一颗三级阴气石,还有拳大的九幽阴水。

对冥族来说,这真的是莫大的耻辱,而且很多冥气团,并没有九幽阴水,这个时候,就只能通过协调,从其他地方调过来了。

被拿走九幽阴水的冥族,肯定很是不甘心,但还是那句话,打不过,不信邪的话——YOU CAN YOU UP,你能你上。

若说九幽阴水是对冥族财富的剥夺的话,三级阴气石,那就是对冥族赤裸裸的侮辱和欺压了——一块三级阴气石,可就是一个初阶阴帅啊。

把自家高阶修者送上去,让异位面侵略者杀害,这怎么也说不通啊。

所以,也有那不信邪的,不但拒不交出九幽阴水,还组织同族,跟陈太忠死拼了一场。

那场面极为壮观和惨烈,三十余名各阶阴将,三个阴帅,向一人一猪发起了攻击。

之所以说惨烈,并不是说它们打得有多猛,而是战斗中充满了绝望,充满了悲剧色彩。

从一开始埋伏,它们就没打算活下去,三十多个阴将,一发起攻击,就是损伤本源的蚀灵腐液,铺天盖地地射向他俩。

蚀灵腐液发射完,它们又是三五成群地冲上来自爆。

要说这冥族的自爆,似乎也有点说法,组队自爆的话,比单独自爆,威力要大很多。

陈太忠的感觉就是,这些家伙们的自爆,好像也有战阵的雏形。

不过那蚀灵腐液,对他的威胁也不是很大,他在提防对方有没有后手的同时,竟然仗着缩地踏云的身法,收取了不少蚀灵腐液。

这东西拿回风黄界,也是一等一的好东西,虽然比不得九幽阴水珍贵,但是对人族修者来说,没有好的收取手段的话,却是比九幽阴水还罕见一些。

当蚀灵腐液组成一张大网,不住逼近,要将他罩在其中的时候,陈太忠才使用万里闲庭,脱出这张网,将蚀灵腐液招入手中的玉瓶。

接下来纷纷自爆的阴将,也不能伤他分毫。

最后,是三只阴帅喷射蚀灵腐液,并且根本不等着看结果,喷射的同时,直接自爆。

阴帅喷射的腐液,比阴将的又强出很多,不但本源属性更强,速度和威力,也不可同日而语。

再加上它们决死一般的自爆,导致陈太忠光顾着躲闪,并没有收取这相对更为高级的腐液。

而且三只阴帅组队自爆,还是带给了他不小的困扰——体内甚至被阴气侵蚀了些许。

这个结果,让陈太忠勃然大怒,没错,冥族是死伤惨重,从战争角度上来说,他有效地消灭了敌方的有生力量,但是……他一块阴气石都没有拿到手啊。

不但战功无法统计,也没有实打实的战利品——那点蚀灵腐液是他冒险收取的,不能算在内。

所以,在埋伏的异族全部死去之后,暴怒的陈太忠来到冥气团中央,也不去查探有没有九幽阴水了,直接放出了一个千万吨级的蘑菇:我让你们再敢挑衅!

这冥气团不算小,方圆几达五千里,否则的话,也凑不出这么多的阴将和阴帅来——事实上,有些阴将,是从外面冥气团过来,跟它们“共襄盛举”的。

这么大的冥气团,真是有存在九幽阴水的可能,但是陈太忠知道,他肯定查不出来,人家都前仆后继地组队自爆了,会留下宝贝供他享用吗?

随便想一想,也知道不可能。

倒不如撂出一颗大蘑菇,直接荡平这冥气团,以为敢抵抗者戒!

五千里方圆的冥气团,真吃不住千万吨级的蘑菇,耀眼的光芒之下,浩浩荡荡的冲击波面前,所有的冥气,如汤沃雪一般地消融了,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。

陈太忠按照惯例,等了两天,发现没有丝毫的冥气产生,知道这里没有九幽阴水,只能哼一声,转身悻悻地离开。

不过,能彻底毁灭这么大个冥气团,也算出了口恶气。

他不知道的是,在百余里之外,有两个阴将躲藏在山石后面,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。

“我去,地脉……地脉被这位面扰乱者毁了,”一名阴将哀嚎了起来。

这个冥气团,其实是有九幽阴水的产出的,不过数量极为稀少,三千年的时间,也才凝出了保龄球大小一团。

也就是说,这地脉并不强,而这不强的地脉,又比较靠近地面,所以被千万吨级的蘑菇,直接毁掉了。

“那咱们怎么办?”另一个初阶阴将颤声发话了,它才晋阶不久,气息有点不稳,不过也难说,是不是被吓得,“咱们手上的圣水……”

“带走啊,”另一个阴将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竟然敢毁掉圣水地脉……这么恶劣的事情,一定要报给老祖知晓!”

“嗯,”这位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暗叹:老祖估计也不会管,谁让咱们先跟人家大打了一场,破坏了以往的共同认可呢?

陈太忠并不知道这些,确定了这里没有九幽阴水的地脉,他毫不犹豫地离开了,心里有些许的怅然……只剩下六个蘑菇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