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零三章 四面树敌

冥族对突然出现的这一人一猪,有相当深的怨念,但是位面战争的烈度,越来越白热化,它们真的没能力诛杀他俩。

埋伏的力量小了,那一点用都没有,事实上,它们认为,要留下他俩,最少需要五个高阶玉仙,并且还要有足够强大的空间封锁能力。

真要有这么一支力量的话,也要去支援大战,不可能专门来对付这一人一猪。

说来说去,陈太忠和纯良虽然走一路打一路,但还真没有造成太大影响——吃亏的只有冥族,而且还是生活在冥气团里的冥族。

种类繁多的阴族,基本上没受到什么影响,当然,若是野外遭遇了,战斗也是难免的,但是陈太忠对阴族的各个群落,没什么兴趣。

这就导致阴族对他俩也提不起来兴趣,冥族想要邀它们助战,都比较困难。

冥族真是苦恼,打是打不过,跑也不能跑——单独的个体能跑,但是冥气团是跑不了的,虽然能缓慢移动,可大多数冥气团运动的速度,跟地球上地壳运动的速度差不多。

而有九幽阴水的冥气团,移动速度更慢,基本上是静止不动的。

没用了多久,冥族就发现,这一人一猪的目的,是比较明确的,除了要杀死阴将阴帅获得阴气石,就是要搜集九幽阴水。

于是冥族在商量之后,做出了一个决定,不管他俩进攻哪个冥气团,只要一发起攻击,阴将以上能跑则跑,跑不脱的就藏起来,不要被他俩发现。

这个决定实在有点耻辱,面对异位面的侵略者,竟然不敢应战。

但这也是没办法的,真的打不过,硬要战,那叫找死,倒不如躲出去,等对方离开,再回来不迟。

至于那些有九幽阴水的冥气团,躲肯定也是要躲,但是离开的时候,要将所有的九幽阴水带走——这东西对陈太忠固然重要,但是对冥族也极为重要,这可是能催生冥气的!

冥族打不过对手,只能很委屈地坚壁清野了。

陈太忠进了一个冥气团,发现没有任何抵抗,他和纯良来回找了半天,只斩杀了一个撞上来的阴将,再没有别的收获,只能悻悻地离开。

第二个冥气团,又是这样,什么都没有,九幽阴水也没有。

待到第三个冥气团也是如此的时候,陈太忠火了,直接三个万里闲庭,回到了第二个冥气团处,无视了那些惊慌奔跑的阴将,直接拿出罗刹石测试。

此处没有九幽阴水,他又是两个万里闲庭,来到第一个冥气团——我去,这里还真有九幽阴水,明明上次还没有!

此刻,陈太忠的灵气,基本上就降到底儿了,他丢一颗回气丸进嘴,二话不说,直接放一颗蘑菇出去,然后万里闲庭离开。

十二个时辰之后,温度稍降,他走近冥气团,取走了九幽阴水——我让你们再给我藏!

这也是九幽阴水对冥族太过重要,临时带走是可以的,但是一旦回返,就要将此物放回原位,以表示敬重。

至于说私下挪用,那是万万不敢的,起码也得是得到许可,才能适量地使用一些。

陈太忠的这个蘑菇,放得有点没道理,自打他悟真,开始嚣张地收集九幽阴水以来,是他放出的第五个蘑菇,而他手上的蘑菇,也只剩下了九个。

但是虽然没道理,他还就这么用了,他希望,异族能有点眼色,猜到他这么做的缘故。

然后他又原路返回,放过了第二个冥气团,来到了第三个。

这里依旧是没有任何的阴将,罗刹石也没反应。

陈太忠也懒得再猜了,直接放一个蘑菇出来……就剩下八个了。

这次他待了两天,等到基本上彻底冷却,发现冥气团恢复不了,反倒有消散的迹象,他就明白,这里是真没有九幽阴水。

否则的话,就算水被取走,地脉还在,冥气团不可能越来越淡。

于是他撇开这里,继续前行,没用几天,来到了下一个冥气团。

这个冥气团,依旧是坚壁清野,看不到什么阴将以上的存在,阴兵倒是有,可是陈太忠连斩杀它们的兴趣都没有。

他直接就又放一个蘑菇……就剩下七个了。

蘑菇爆炸之后,他又待两天,发现冥气没有恢复的迹象,于是就寻找下一个冥气团。

下一个冥气团,在三千里之外。

在距离这冥气团三百余里处,陈太忠遇到了一个百余人的小队伍,见他独行,就想征用他。

这一百余人,全是镇南公府上的人,带队的是个初阶玉仙,他大喇喇地表示,你最好规规矩矩地听令,否则我战兵将你拿下,就不好看了。

傻逼!陈太忠白他一眼,都懒得说话,直接缩地踏云走了,直奔冥气团而去。

“这厮……是傻的吧?”镇南公的队伍里,有人疑惑地发话,“那个冥气团里,起码三个阴帅,他就直接过去?”

“跟上去看看,”带队的初阶玉仙发话了,“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可以捡。”

他全力使出身法的话,能跟上对方,不过既然带了队伍,就不能任性——还要照顾队伍安全呢。

结果一行人赶到的时候,有点傻眼,一个阴帅正站在冥气团的边缘,跟那带着小猪的人族修者讨价还价。

“我们这里真的没有九幽阴水,”阴帅的声音,听起来非常沮丧,“阁下,你可以杀掉我,我不反抗,保证是一颗纯净的三级阴气石,但是请放过这个冥气团,好吗?”

陈太忠这种不管有货没货,先丢一颗蘑菇的行为,在他来说,只是要出气。

反正他现在晋阶玉仙了,各项指标大幅提升,蘑菇存在的意义,已经不大了。

这还是在幽冥界,在风黄界的话,意义就更小了,在幽冥界,起码蘑菇是阴族和冥族的克星,但是在风黄界,只说这蘑菇启动慢的弊端,就足以让很多玉仙脱身。

倒不如他手持一把刀狠杀,来得更保险。

他是这么想的,但是他的行为,却是深深地吓到了冥族,须知冥气团是冥族存身的根本,每一个冥气团的消散,都象征着冥族一个基地的消失。

尤其是,大部分的冥气团,其实是没有九幽阴水的,对方不管有没有,先炸了再说,这么一通炸下来,冥族还能剩下多少基地呢?

更悲催的是,冥族并不知道,陈太忠手里的蘑菇,是有数的,它们真的担心……他就这么一溜炸下来。

这阴帅也是抱了必死的决心,来跟他讨价还价——它可以死,冥气团真的不能再损失了。

“你说的这个,我不信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你送上门来,肯定别指望活了,不杀你的话,倒像是我怕了你冥族,但是同时,蘑菇我是肯定要放的……你们冥族的话,我是信不过的。”

“我们要如何做,你才肯放过这个冥气团?”阴帅咬牙切齿地发问。

“给我送上拳大的九幽阴水,”陈太忠想一想,伸出个拳头来,“然后你留下纯净的三级阴气石,我就放过这个冥气团。”

那阴帅呲牙咧嘴地考虑了好一阵,才艰涩地发话,“你若说话不算,老祖会出面,解决掉你的。”

“切,我好害怕,”陈太忠不屑地一笑,“你就告诉我,行不行吧。”

“我需要回去禀报,你等着,”阴帅转身走了。

跟在陈太忠身后的镇南公的队伍,直接看傻眼了,好半天之后,才有人低声发话,“我没有中了幻术吧,怎么我看到……他在勒索一个阴帅,那阴帅还很害怕的样子?”

另一个高阶天仙艰涩地咽口唾沫,“感觉……像是在收保护费?”

“这厮在要那阴帅的命啊,”一个中阶天仙发话,“还要九幽阴水……我去,这真的是咱风黄界的人族修者吗?”

九幽阴水,不但陈太忠需要,冥族和阴族视为珍宝,对风黄界其他修者来说,这也是绝顶的好东西,至阴之物,还强过万年玄冰。

除了冰系修者,在其他修者的眼里,九幽阴水的价值,是远超万年玄冰的。

这种东西,谁都想要,但是见此人如此勒索对方,大家竟然没胆子上去插一脚。

好半天之后,那初阶玉仙才哼一声,“位面大战之际,与异族私相授受,此人可算是咱们人族的败类!”

陈太忠闻言,缓缓扭头看他一眼,轻笑一声,“刚才你征用我,我没跟你计较,现在竟然给我扣屎盆子……有种你再说一遍?”

“你……”那玉仙犹豫一下,想着自己报过身份了,估计对方不敢冲动手,于是冷哼一声,“你既然做了,还怕别人说?”

“去尼玛的,”陈太忠脸一沉,身子一闪,手中长刀一闪,直接将此人斜劈为两段。

他上前捡起此人的储物袋,冷冷地扫一眼其他人,然后微微一笑,“镇南公府是吧?不服气尽管上……战兵很牛吗?”

众人噤若寒蝉,不敢吱声。

若他只杀了镇南公的初阶玉仙,大家还是不怎么怕的,桀骜的修者,谁没见过?

但是对方敢跟异族收保护费,还是又要保护费,又要三级阴气石,面对这种生猛的存在,谁敢多说半句?

只能说那初阶玉仙是自己找死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