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零一章 悟真

幽冥界,一处荒丘旁,长了几丛杂草,有几只冥蛾栖身其上,不紧不慢地吸食着枝叶。

一只灵仙级别的寄生蜂慢悠悠地飞过,惊得冥蛾四散奔逃。

对它们来说,那是无法抗拒的庞然大物,必须要躲开的。

待寄生蜂飞过,它们又渐次飞回来,继续享用食物。

猛然间,空间一阵波动,一个虚影慢慢地显现了出来,像是一个投影,又像是一种幻象,甚至那些冥蛾都没发现他的存在。

过了一阵之后,虚影渐渐地凝实,正是陈太忠。

他在通天塔内待了三个月,终于彻底养好了伤势,补足了精血,波澜不惊地晋阶玉仙。

悟真之后,他的各项战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,体内的灵气更是凭空增添了八九倍,这时他才深切地体会到,为什么修者们都说,成就玉仙才能修习神通。

神通都是非常耗费灵气的,只有悟真之后,才能保证海量的灵气供应。

陈太忠晋阶所需要的灵气,原本就是惊人的,悟真又会扩充他体内的灵气,所以他晋阶玉仙,让整个通天塔内的灵气,都减少了差不多半成。

多亏他在翡翠谷中,用通天塔吸收了不少麒麟骨骸引来的灵气,要搁给通天塔原来的情况,起码要损失一成多的灵气。

对于灵气的损失,陈太忠有点心疼,虽然现在通天塔内的灵气,支撑他晋阶到高阶玉仙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,但他还是打算给通天塔补充一点灵气。

补充灵气,当然是神骨最好,猛犸大尊曾经送他一块神骨,用在这里,最是恰当不过。

然而,纯良坚决制止他这么做,“神骨不能这么浪费!”

陈太忠很是怀疑它的用心,“这神骨是猛犸送我的,我想怎么用,就怎么用。”

“完全是浪费嘛,”纯良气得大叫,“与其用神骨增加灵气,不如用极品灵石……你搭建一个吸灵阵,放进去灵石,可不就转化成灵气了?”

“我去,”陈太忠上下打量一下通天塔的空间,狐疑地发问,“提升这么大空间的灵气,我得花多少极品灵石?这不是亏死了吗?”

“合着你也知道亏啊?”纯良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提升相同的灵气量,你觉得找极品灵石容易,还是找神骨容易?”

这话说得也有道理,几百万的极品灵石虽然难找,努努力还是找得到的,实在不行,还可以去偷去抢,但是神骨这东西,可真不是想有就能有的。

然而,陈太忠依旧怀疑这厮的动机,“你小子才悟真,想要吃得动这块神骨,怎么也得是证真之后的事了吧?”

“我是那么贪嘴的吗?”纯良抹一下嘴角的口水,大义凛然地发话,“我是不想让你糟蹋这种好东西……嗯,我已经悟真了,可以靠吸收灵气修炼了,别拿老眼光看人。”

“其实你想吃,也不能商量的,我在翡翠谷,还用通天塔吸收了你不少灵气。”

“那是你帮我稳定翡翠谷的灵气,”纯良说得越发地大义凛然了,不过下一刻,它咽一口唾沫,“你先留着,我有需要,会跟你换的,我可是讲究人……讲究麒麟。”

得,这厮还是想吃,陈太忠算是明白了,不过纯良的话还是提醒了他:神骨如此难得,贸然地用掉,实在有点可惜。

所以他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,由于进来时间不短了,其中光悟真就用掉了一个多月,他试用了一些术法之后,也着急出去看一看。

事实上,悟真之后,他不光是灵气增加极多,就连对本源的认知,也强出不少,束气成雷的威力陡然提升,万里闲庭也越发地精妙了。

像他出通天塔的时候,先出现一个淡淡的虚影,再渐渐地凝实,就是对空间规则的运用,精通了许多,若是出现虚影的时候,周边有什么不妥,他还能猛地退回来。

虽然实体出去,也能马上退回来,但是虚影终究是比较难发现,要便利很多。

小小的便利,却是体现出了对空间规则感知的不同境界。

身影凝实之后,陈太忠一弯腰,从草丛掩映下的一个小洞中,摸出通天塔,又唤出纯良,“走了,去找老易。”

一人一猪,风驰电掣一般地离去。

找老易是目的之一,陈太忠还要继续寻找九幽阴水,他已经悟真,该炼制本命法宝了。

九阳石髓炼化得差不多了,再加上正在切割的那块九阳石,他可以确定,石髓已经够用了,但是九幽阴水还缺不少,需要尽快地寻找了。

因为境界的提升,他尝试一下,发现万里闲庭的距离,也远了很多,万里不敢说,一步千里,还是轻轻松松的,而且连着迈三四步,也不成问题。

这个步法,真的是极其变态,怪不得董明远念念不忘。

陈太忠自认,以他现在的修为,遇到人族的高阶真人围攻,可能打不过,但是只要对方没有设下禁锁空间的阵法,他绝对逃得脱。

只要他决意逃跑,真仙之下,基本上没人可以奈何他。

晋阶真人,还有个好处,就是他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地吃浩然宗的回气丸了,虽然经脉还是有些略略的不适,但那是因为灵气补充得太快——水流得快了,还会冲刷河床呢。

起码,他现在的河床够宽大够深了,不用担心吃一颗回气丸,就决堤溃坝什么的。

反正浩然宗的丸药,是真的霸道,身为初阶玉仙,他吃一颗回气丸,依旧要受到点暗伤。

由此也可以想到,昔年的浩然宗气修,是如何地强横霸气——对自己都这么狠,对别人当然就更狠了。

如此狠辣的修者,却不欺压风黄界的弱小,常年征战于各个位面,每每念及于此,陈太忠心里都要忍不住伸出个大拇指——这才是真正的讲究人!

除了测试万里闲庭和回气丸,他还尝试了一下,能不能使出无名刀法第六式——无念。

无念是比无意更高的境界,无意只是刀意大成,大音希声,此为无意。

但是无念根本不光没有刀意,甚至都没有刀式了。

陈太忠初得那无名刀法,就只能看到五招,第六招看不到。

现在他倒是能看到第六招了,但是这第六式只有描述,也有一些刀法的示例,但那是解释,何为无念,并不是无念的精髓刀式。

那么,他使不出来,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了,不过他的无意一式,也因为修为的上升而威力大涨,近战的手段还是不缺的。

陈太忠琢磨了好几天,对无念根本摸不着什么头脑,恼怒之下,他忍不住就想:若是实在参不透的话,把本命法宝祭炼为一把刀好了。

当然,这样的想法,大抵还是临时起意,其实他更倾向于把本命法宝炼制为青钟冠之类,拥有强大的防御,还能防雷防毒,又能发出音攻。

不过眼下九幽阴水尚未收集齐,他也只是稍微计划一下罢了,至于到底要炼制什么法宝——到时候再说吧。

他和纯良并不着急赶路,东游西逛几天之后,终于看到了一个冥气团,他直接将那神念藏身的罗刹石取了出来,“这个地方……有九幽阴水没有?”

“这里是哪儿,我都不清楚啊,”神念战战兢兢地回答,幽冥界是有方位、有地图的,但是环境大同小异,没有标志性建筑,没有特色风景的话,它哪里看得出?

陈太忠也不知道这里是何方,马伯庸给了他一张幽冥界的大致地图,但是他起码要确认三四个关键点,才能推算出自己身处何处。

于是他脸一沉,“真不知道吗?”

“确实不知道啊,”那神念叫了起来,“我要敢骗您,就在您的神通之下,魂飞魄散!”

陈太忠晋阶玉仙之后,最先试验束气成雷的效果,就是对着罗刹石施展的,他还记得,自己当初对罗刹石使用束气成雷,那神念居然硬生生咬牙扛住了——我看这次你扛得住不?

结果一道束气成雷打出,神念就哭爹喊娘地求饶命。

陈太忠表示说,我再试验一次,你且扛着。

结果那神念表示,我真扛不住第二次了,要不这样,你还想知道点啥?

然后,陈太忠就又知道了幽冥界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对他的帮助,并不是很大。

见这神念是真不知道,陈太忠收起罗刹石,看纯良一眼,“杀进去?”

“那就杀进去呗,”纯良毫不在意地回答,“这冥气团又不大。”

它对陈太忠的战力,也知之甚详,现在的陈太忠,单打独斗不用歪门邪道的话,大约能硬扛一个人族的高阶真人。

但是对上异族的高阶玉仙,陈太忠眼下,一打二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他此刻的修为,若是搁在三个月前,绝对不会被两个高阶玉仙的异族追得到处跑,应该是他酝酿着如何搞定那俩才是真的。

为什么有这样的差异?很简单,异族不如人族先进,使用战器、防器的能力很一般,防护手段要少很多,只靠自身硬扛,很容易破防。

而陈太忠还偏偏有克制它们的手段,且不说蘑菇、红尘天罗和九阳棍,他的束气成雷神通,也是异族的克星。

所以就算一敌二,陈某人的胜算都不低。

“等等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且待我换个容貌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