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九百章 扰敌

此次异族来的援军,其实是很强大的,虽然数量不多,但是有四个高阶玉仙,还有十余个中阶玉仙。

若是围攻的五支队伍没有撤走,这支援军……起码能解了寄生蜂群落的围困。

真要硬拼的话,它们甚至能留下绝大多数的围攻者——只要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。

陈太忠催促后方的人赶快离开,说自己通过骚扰,来迟滞对方的进攻,但是事实上,他一直在被一只高阶玉仙锁定追踪着。

对于被锁定,他并不怎么害怕,因为有诛邪网和九阳棍这种克制性的战器,他相信自己单打独斗,还是不用怕高阶玉仙的异族。

更别说甩开了蛟妖之后,纯良就可以公然和他联手了。

所以他缩地踏云跑出几十里之外,就停了下来,挑衅似的回头看一眼。

“混蛋,”那高阶玉仙登时就怒了,这是一只吞冥兽,嘴巴一张,一道阴雷就打了出来。

两者相距不到四十里,雷电的速度是奇快的,正正地打中了陈太忠。

陈太忠身子一软,就跌落在地,他不是不想躲,而是躲不开,对方是高阶玉仙,修为足够高,雷电范围也足够大——对它来说,击杀一个小虫子,雷电的范围,无须太集中。

当然,没有杀死对方,这也正常,它很清楚,来自异位面的侵略者,很多都有比较古怪的防身之物。

陈太忠中招之后,不敢再怠慢,又是连着几个缩地踏云,跑出十几里之外,又停了下来,挑衅似的回望。

其实,他若是使出万里闲庭,还是可以轻松走掉的,但是所谓牵制,可不就该是这样吗?他更希望自己的所作所为激怒对方,贸贸然追过来。

但是这吞冥兽也不傻,对方在它出动接应之前,已经诛杀了己方三名中阶玉仙,证明有非常强力的手段,它若追过去,再陷入陷阱,会让整个大军陷入被动。

所以,见到那小虫子再次挑衅,它又是一张嘴,一道阴雷打过去——我就是远攻,反正这样的攻击,你也不好受。

陈太忠再次掉了下来。

如是者三,他还无所谓,他肩头的纯良不干了,它也被电得不轻,“我说,你这不是受虐狂吗?你喜欢挨雷劈,我还不喜欢呢。”

“你当我喜欢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再次缩地踏云,“我想把它引过来杀。”

“反正是个杀,为什么不冲上去杀?”纯良不愧是胆大包天之辈,“你的万里闲庭,只是用来逃跑的吗?”

“别逼我啊,”陈太忠呲牙咧嘴地发话,“我一发飙,自己都害怕。”

第四次,他再一次地挑衅回望。

吞冥兽有点不高兴了,又吐出一道雷电,这道雷电,格外地大了一点,它打算给对方一个重重的教训——能杀死的话,就更好了。

然而,雷电过后,它竟然没有看到人跌落,忍不住就怔了一怔:说好的惯例呢?

不等它反应过来,一个人影出现在它面前,相距只有半里地,几乎是在同一时刻,一道耀眼的白光就击中了它。

这吞冥兽做为援军赶来,也是有点准备的,它身上有得自侵略者的防器,能对防御加成。

防器不能防雷,可是吞冥老祖不希望它陨落,在它身上加持了庇护,可以减轻任何的攻击伤害,当然也包括防雷。

阳雷对异族的伤害,是很大的,但是这吞冥兽本是高阶玉仙,身上又有老祖庇护,所以也仅仅是僵直了一瞬而已。

但是有这一瞬,就足够了,空中现出一只长满鳞片的胳膊,重重地冲它拍了下去,“我让你再电,很爽是吧?”

纯良的麒麟臂,可远攻可近攻,近攻的时候威力奇大,而且频率奇快。

说一句话的工夫,它的麒麟臂已经上下挥动了近百次,在空中掠出无数道残影,形成了一个有若实质的麒麟臂扇面。

但是,猛则猛矣,它的攻击,并不能给加持过老祖庇护的高阶玉仙,造成太大的伤害。

那吞冥兽只是被这一系列的打击,砸得有点头晕罢了。

不过下一刻,一张大网重重地罩了上来,老祖的庇护,并不能帮助它冲破大网。

陈太忠收起诛邪网,转身就跑,面对围攻而至的异族,纯良噗地喷出一口火去,“我去……这么多埋伏啊。”

其实也算不上埋伏,高阶玉仙吞冥兽的身边,护卫本来就不少,它此刻又是前锋的角色,有异族暗中跟随,再正常不过。

不过这些跟随的异族,阶位都不是很高,纯良的真火,对它们也有极大的克制,一口火喷出去,顿时有七八只异族哀嚎了起来。

事实上,他俩从逃跑到反杀,变化实在太快,不但跨越了空间,时间又极短,从陈太忠喷出束气成雷,到擒获高阶吞冥兽,还没有超过三息。

这短短的时间里,异族发起的反击,基本上都是战场上下意识的反应,还有不少异族,甚至没有反应过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——这俩不是远在几十里之外吗?

得手之后,陈太忠转身就走,却是没敢用万里闲庭,只是一路折向,使用缩地踏云身法——真要使用万里闲庭的话,他又得服食浩然宗的回气丸了。

那回气丸,真的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玩意儿,能不吃还是不要吃的好。

有老祖庇护的高阶玉仙,就在大家眼皮子底下被掳走了,这一下,就连援兵都不能淡定了,援兵统帅热血上头:给我追!

两只高阶玉仙,顿时就追了过去,至于说救援寄生蜂……反正那个族群也灭亡了,前进得慢一点也无所谓。

两只高阶玉仙的追杀,登时让陈太忠和纯良陷入了亡命奔逃中。

他俩加起来,对付一个高阶玉仙没问题,甚至陈太忠可以独力对付一个,但是两只高阶玉仙出动,那绝对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。

更别说两只异族身后,还有大片的接应部队,一旦陷入缠斗,那是想走都走不了啦。

要说这援兵的统帅,不去着急了解寄生蜂群落覆灭的情况,不去追踪侵略者的大部队,而是跟他俩置这个闲气,真是没有大局感,很是缺乏战略眼光,不是合格的统帅。

但是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,不合格的行动,未必是错误的行动。

老话说得好,所谓战争,不是比哪一方的决断更英明、措施更合理,很多时候比的是,哪一方犯的错误更少!率性而为不一定是坏事。

这统帅追杀的决定,就没有错到哪里去,反正它们的前行,也是要一步步地探路,等赶到防御阵的时候,那边也跑路了。

但是衔尾直追陈太忠,却是咬住了一股能斩杀高阶玉仙的战力,不算亏。

当然,对陈太忠来说,这个决定,就太令他不愉快了,这两只高阶玉仙里,竟然还有个会放雷电的,那是一只阴风夔。

他连用三招万里闲庭,距离倒是不远,就是四五里的样子,试图躲避雷电攻击。

然而,他一旦不按照直线逃跑,其他的异族就追上来了。

然后那阴风夔放大雷电攻击范围,他又被电了一下。

灵气将尽,他真的不敢再托大了,少不得又吞下一颗浩然宗的回气丸。

灵气一旦暴涨,他又是狠狠的一个万里闲庭,九阳棍狠狠扫出,将距离他原本二十余里的一只高阶天仙阴风夔打杀,然后收起阴风夔尸体,亡命地奔逃而去。

其实他是可以斩杀一只高阶天仙寄生蜂的,那寄生蜂距离他,差不多也是这么个距离,而他也是最痛恨寄生蜂的。

但是此一时彼一时,身后既然有高阶玉仙的阴风夔,他又挨了一记阴雷,那他肯定要优先选择杀阴风夔——如此一来,才能更好地吸引追兵,换得小湖修者的安全撤离。

论起拉仇恨的水平,真的很少有人能强过陈太忠。

那高阶玉仙阴风夔见状,果然勃然大怒,角上的雷电,不要命一般地连续放出——在被追杀中,还不忘诛杀它的同族,这是它绝对无法忍受的!

更别说,那被追杀的阴风夔,还是它的后代!

经历了丧子之痛的异族,爆发起来是非常可怕的,这阴风夔连统帅的话都不听了,衔尾直追,跟它搭档的高阶玉仙见拦不住,也只能跟着它使劲跑。

但是陈太忠一旦决定逃跑,又岂是它俩能追上的?回气丸下肚,他体内并不缺灵气,连着是哪个万里闲庭,直接奔出去近千里。

到了这时候,他才停下来,扰乱一下天机,然后继续两个万里闲庭,又是六百多里出去了,接着又是扰乱天机……

他的谨慎得到了回报,狂怒的阴风夔在不久之后,就追到了这里,但是这里的天机被遮蔽,气息也被扰乱,它完全失去了线索。

不过就算是这样,它也没打算放过凶手,而是郑重地向统帅提出,要撒出兵马,在四周查找那厮——起码我要找回儿子的尸身!

你开什么玩笑?统帅冷冷地拒绝了它:麻烦你搞清楚点,现在是在战场上!

对了,咱们还要去寄生蜂群落那里看看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