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九十七章 苦等

“够了!”马伯庸厉喝一声,若不是亲眼所见,很难相信,一个矮胖的身躯内,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声浪。

他左右看一看,沉着脸发话,“归建什么的,现在不用提,瞬息万变的战场,你抽走了别人的队伍,别人怎么战斗?是不是还要我给损失的一方再派点修者?”

众人闻言,登时不做声了。

“留下殿后,未必就是最艰难的任务,”马伯庸扫视一眼四周,目光炯炯,“只要能为主力争取足够的脱身时间,就足够了,三十个时辰,只要能挺过三十个时辰,就算任务结束,你们怎么挺过去的,我们不管。”

林听涛的嘴角抽动一下,举手发问,“马准证,那就是从现在开始……五十个时辰?”

二十个时辰内,异族援军会到来,再加上三十个时辰的抵挡,一共五十个时辰。

“没错,”马伯庸点点头,一脸的肃穆,“五十个时辰,异族援军没赶来,你们可以自行撤离,若是五十个时辰之内,异族追过了防区,你们最好全部都战死了……省得追究你们的责任,战场无戏言。”

“异族援军里,有多少高阶、中阶和低阶玉仙?”林听涛沉声发问。

“不知道,我又不是异族的统帅,”马伯庸很不耐烦地回答,“林世子你也是封爵家族出来的,战场上哪里有那么准确的消息?反正既然是援兵,你自己想吧。”

来自小湖的真人和大妖,闻言都不说话了,齐齐看向陈太忠。

陈太忠其实不喜欢自己成为主角,他甚至有点后悔来参加这个会议,不过听到这样的安排,他也是有点不服气,“我小湖伤亡惨重,马准证考虑过这一点吗?”

“我已经说了,我很看好你,”马伯庸冲着他微微一笑,“而且,你的天目术很厉害,相信能带着战队,寻觅到最好的战机。”

我怎么感觉,这像是反话呢?陈太忠抬手挠一挠额头,想一想之后又发话,“我认为,小湖可以留下殿后,但是我想知道真意大营和狼族大营的位置。”

马伯庸的脸拉了下来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这是机密,你为什么要知道?”

其实对高阶修者来说,这真的算不上机密,不过对于低阶修者,确实是机密,知道各个大营的位置,就存在人员流动的问题,也容易动摇修者的战斗意志。

“你不告诉我,我小湖就不会留下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我一声喊,为各个队伍减少了多少损失,你奖励我什么了?”

“你这是携功邀赏?”马伯庸脸一沉——他没办法不黑脸,携功邀赏,是战斗指挥者最看不惯的行为。

“我若真想邀赏,你能让我殿后吗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你若一定要这么认为,咱们就去找燕舞仙子,辩个明白。”

他从来不觉得,自己跟燕舞仙子有什么瓜葛,但是很多人都说,燕舞仙子跟他有关系,他也不介意借这张虎皮来用一下。

马伯庸呆呆地看了他半天,拿出一张玉简,刻画一下丢给他,“这是你要的东西,好了,去准备殿后工作吧……”

三个时辰之后,小湖营地的修者,眼睁睁地看着众多的修者队伍拔营而起。

“陈上人你答应这个,是不是有点仓促了?”林听涛的心情很复杂。

“还是想怎么殿后吧,”陈太忠轻哼一声,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我们地球界有句话,生活就像强奸,既然不能反抗,就尝试学会享受吧。”

“但是强行殿后……这怎么看,也看不出享受的滋味啊,”蛟妖大声嚷嚷一句。

不过,众人也只有嚷嚷的份儿,自打刚才陈太忠明确表示可以留下,就没谁再强力抵制任务了——陈太忠这刺头都答应了,谁还有胆子再坚持?

明确了是十万战功的任务,哪怕是兽族,也不敢再争辩,要不然马伯庸真有权力执行战场纪律——我又不是让你白忙,是要给你战功的!

人族颁给兽族的战功,在兽族里也是硬通货,可以跟人族交换太多兽族所欠缺的东西。

“不用说那么多了,还是准备接战吧,”林听涛叹口气,“先布置防御阵地……”

防御阵地还是比较容易布置的,小湖的修者布置了五个防御阵,梅花形结构,都是能防范初阶玉仙攻击的,梅花之外,还有四个小防御阵,也能防范高阶天仙的攻击。

这九个防御阵,基本上掏空了大部分修者的家底儿,不过这时候,真顾不得计较那么多了,这一场防御战,应该是小湖营地成立以来,最艰难的一场战斗。

敢来救援被围困的寄生蜂群落,即将到来的异族援军的强大,根本不用假设。

撑不过去这个坎儿,储物袋里的物资再多,又有何用?

防御阵里,有从损毁灵舟上拆下的弩炮,还有三十来具灭仙弩,队伍中仅剩的十六艘灵舟和战舟,也被分配到各个防御阵里。

陈太忠和蛟妖,领了在外线机动作战的任务,没办法,陈上人是公认的游击强人,至于说选择蛟妖——那纯粹是因为蛟族跑得快。

就算是这样比较令人绝望的任务,小湖的修者也没有放弃努力,架设好防御阵之后,林听涛召集大家开会,商量怎么打好这一场阻击。

商量到最后,大家一致决定,阻击是要打,但也不能一味硬扛,一旦有防御阵被打破,可以选择乘坐灵舟逃开,在运动中歼灭对方,起码也要吸引走不少火力才行。

目前的防御阵势,还是很强大的,九个防御阵被破掉五个,剩下四个照样能相互呼应。

大家也约定,当倒数第四个防御阵被破开的时候,剩下三个防御阵里修者的任务,就是全力突围——防御阵不要了。

突出防御阵,并不代表弃守,还可以通过骚扰的战术,游击对方,一定要努力将这援军,阻挡三十个时辰。

现在的小湖战队,已经从出发时的两千人,减员到了一千二百人,加上重伤员,也才一千五百人,防御任务之重,可想而知。

若不是他们跟其他战队讨取了一些弩炮和灭仙弩,真的是没多大信心,能扛三十个时辰。

不过陈太忠为大家打气,说我和蛟真人在外游击,定然会尽最大的能力扰乱它们,若是对方不能有效地组织起攻击,撑过这点时间,还是相对轻松的。

蛟妖有点不高兴,它认为自己的强项是在“领导能力”上,现在让它赤膊上阵做打手,它觉得有点屈才了。

“蛟兄,这正是考验判断能力的时候啊,”林听涛笑眯眯地给它灌迷魂汤。

“外围游击,最需要有战略眼光,打什么地方最合适,撇开你的速度不谈,这种任务,我们都不会完成得出彩,必须得你这样的战术大师,才能达到最完美的效果……单就战略眼光而言,整个小湖营地,舍你其谁?”

蛟妖笑眯眯地点点头,生受了这句奉承,然后脸一沉,很郁闷地发话,“问题是这玩意儿,危险太大……老子还不想死呢!”

它之所以一直强调自己的领导能力,一来,它是认为自己真的在行,二来就是,它其实是比较怕死的——能做了领导,性命就比较容易保全。

“死不死,跟你想不想无关,”陈太忠白它一眼,冷冷地发话,“战场上,越怕死的人,死得越快,我整天在外游击,你当我是想找死不成?”

“这话……也有道理,”蛟妖很勉强地点点头。

接下来,就是临战的准备了,大家又做了一些简单的演练,讨论一下面对一些突发情况,该如何应对,二十个时辰就过去了,大战一触即发。

陈太忠将纯良放出去,打探消息,小麒麟也知道这一战的重要性,没有过多的讨价还价,很干脆地出发了。

不过直到二十四五个时辰之后,纯良还是没有传回信息,枕戈待旦的小湖修者有点疑惑了——这是怎么回事?

待到三十个时辰的时候,蛟妖忍受不住了,它从埋伏的折叠空间里探出头来,闷声闷气地发话,“我去,说好的异族援兵呢?”

“你忍忍,”林听涛大声回答,“没准已经有斥候潜伏过来了,别暴露。”

“暴露个屁,根本没有异族!”蛟妖大喇喇地发话,“这尼玛是什么情报?陈太忠你说……看到异族了吗?”

“没有,”空中传来闷声闷气的回答,陈太忠并没有显出身来,“我的宠物也没有发现异族……这难道不是好事?你一定要丢了性命才高兴?”

“你的宠物……呵呵,”蛟妖发出一声不明意义的干笑,不再说话。

就在这煎熬中,又是五六个时辰过去了,狼妖按捺不住了,“异族援兵呢?我去踏马的,这是什么算无遗策?简直跟林世子的明灯有一比了。”

“再说翻脸了啊,”林听涛火了,他大声嚷嚷着,“没有援兵来,不是好事吗?我希望五十个时辰之内,都没有异族援兵来!”

“完蛋,”狼妖气得捶胸顿足,“我说林世子,你可以不说话吗?本来没有援兵来……你这么一说,异族的援兵,肯定是大举而至啊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