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九十六章 瓜分

陈太忠这一嗓子,喊得非常地及时。

此刻的蜂巢上空,布满了战舟和灵舟,为了防止那两只高阶玉仙的寄生蜂出击,以及其他寄生蜂的决死冲击,上空也到处是真人和大妖。

这时候蜂巢自爆,会令围攻的队伍遭受惨重的损失——未必会陨落,但是重伤也够了。

宁伶仃身在战舟内,周遭一片爆炸声和喊杀声,根本听不清陈太忠在说什么,甚至她都不能确定,是否听到了他的声音。

但是就在此刻,有一种直觉告诉她:他可能正处于焦虑中,于是她抬头看一眼,正正地看到,他在向这里看来。

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般,宁伶仃喝止了弩炮,第一时间就驾驭战舟,划出一个大大的弧线,奇快地离开了鏖战的中心。

她的速度是如此之快,差点中了另一艘灵舟的弩炮,那艘灵舟的驾驶者吓了一大跳,“混蛋,你会不会驾驭灵舟?”

宁伶仃没听到陈太忠的喊声,但是那么多真人和大妖都在战斗中心,虽然战场上声音嘈杂,但还是不止一个人听到了喊声。

“自爆?”有人大声重复一遍,“不会吧?”

“这话谁说的?”有个性子火爆的大妖发话了,“是想放异族逃走吗?”

眼下大家纷纷堵截还来不及,若是因为这子虚乌有的自爆消息,撤离开一段距离,导致异族逃走,那岂不是功亏一篑?

“果真是自爆!”万山大营中一个玉仙打开天目术,往蜂巢里一看,吓得脸色刷白,没命地向后退去,嘴里还大喊,“万山战队……撤离,撤离!”

一边喊,他还一边打出了焰火。

五支修者队伍,在场的真人和大妖,数目几达半百,会天目术的不止一个。

只不过此处激战得实在太厉害,各种干扰,令天目术很难起到效果——陈太忠专心旁观,使用天目术都异常地费力,其他真人还要防备各种突发事件,当然更是不克分心。

只有偶尔的时候,才会有人使用一下天目术,就没发现蜂巢里的异样。

现在听到示警,其他真人纷纷打开天目术,观察到里面的异样之后,有些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是这么多真人和大妖,灭绝异族群落的事,不止一两个人做过。

“果真是自爆,”大家纷纷地附和。

这时候,就看出什么叫训练有素了,五宗联盟和东莽两支队伍,是撤离得最从容的,在真人的指挥下,灵舟一边继续发射弩炮,一边迅疾地向后撤去。

万山营地也是在中州军团的管理下,但是他们裹胁的修者太多,远远做不到令行禁止。

东莽大营不同,那是第一批修者建立的大营,虽然也是官府体系,但底蕴不一样,而五宗联盟则是一色的宗门弟子,各宗指挥自家弟子,一点都不比军队差多少。

各家慌忙地向后退,寄生蜂却也没有趁势杀出来,七八息之后,一道灰色的光芒掠过,整个蜂巢猛地爆裂了开来,有效杀伤半径,几达五十里。

虽然陈太忠及时地发现了异样,也出声示警了,但还是有三艘灵舟没躲开,被爆炸波及,抖了一抖,灵舟就散架了。

另外有两艘灵舟,在仓促退让的时候,不小心撞到了一起,勉强逃出去之后,堕地坠毁了,不过里面的人都逃了出来。

这一场自爆,光是余波就持续了盏茶的时间,一时间地动山摇,还有一股黑烟,笔直地冲向天际,凝而不散。

陈太忠看得禁不住咋舌:这威力,真不比哥们儿的蘑菇差多少。

看到这爆炸的场景,众人的脸上,也满是后怕之色,好半天才有人发话,“异族这是……这是故意把咱们的高端战力都吸引过去吧?”

其他人想一想,还真是这么回事,两只高阶玉仙的寄生蜂死活不露面,己方为了保险起见,当然要安排大量高阶修者接应。

那两只初阶玉仙寄生蜂,摆出一副亡命冲击的架势,则是为了吸引更多的高阶修者来堵截。

反正也是打不过了,两只高阶玉仙,冲出来也没多大的意义,还不如利用自爆,尽可能地给风黄界修者,造成最大的杀伤。

想通这一点,有人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好狠的心肠!”

能让高阶玉仙放弃搏命的机会,这是怎样的一种狠辣!

“位面战争中,这是很常见的,”有人淡淡地发话。

大家扭头一看,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算无遗策马伯庸,他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这样的仇恨下,种族的争端都可以暂时放下……不过这虫豸之流,能有如此血性,倒是值得人敬佩。”

“我从来不会佩服自己的敌人!”有人冷哼一声,却是小湖的狼妖,它一脸的不屑,“与我为敌,那就只有死,它是怎么死的,我根本不会在意……你们人族就是虚伪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它是跟马伯庸叫上劲儿了。

马伯庸也不会在意它的冒犯,可是其他人不答应了,万山营地的智真人冷冷发话,“你这蠢货挑衅我人族王爵,是想被执行战场纪律吗?”

狼妖原本就是万山兽族联盟的,跟万山营地不太对付,而它后来又带着同族,投奔小湖而去,智真人对它有点怨念,却也是难免。

“从这个人族王爵身上,我看不出什么卓越的领导才能,”同是小湖阵营的蛟妖发话了,此番最后的总攻,它这主持聚灵阵的,都被拉上前线了。

不管是出于维护兽族同类的目的,还是维护小湖阵营,它都必须偏帮狼妖。

而且,以它拥有的“卓越的领导才能”,它看不起这个人族异姓王,“他自称算无遗策,但是事实证明,他跟林世子的明灯称谓,有异曲同工之妙……这个成语我没有用错吧?”

林听涛面色铁青地瞪它一眼,心说咱们的账慢慢算。

“你这话是何意思?”天下商盟的一个中阶玉仙,饶有兴致地发问了。

“照他的安排,真人和大妖,要被自爆报销掉一少半,”蛟妖冷笑着发话,“而看出其中不妥的,是我小湖的陈太忠陈上人……这也叫算无遗策?跟林明灯一样,是反着说的!”

“你这厮……太过聒噪!”林听涛脸色铁青,掣出一张玉符执在手上,“莫要逼我。”

他俩这一闹,就分散了众人的注意力,马伯庸眼中寒光一闪,笑眯眯地发话,“这蛟妖说得似乎有道理,但是它哪里知道,我亲口对陈太忠说,我对他极为重视,明确要求他,在后方休养的同时,要注意观察前线动向。”

“果真是算无遗策,”智真人率先鼓掌,此番攻伐寄生蜂群落,万山的掌舵白慕礼没有前来,他就能代表万山的态度。

蛟妖冷哼一声,嘀咕一句,“是与不是,大家都有眼的。”

这番争执并未持续多久,待爆炸的余波过后,各战队派出人手,前往蜂巢废墟,寻找可能的战利品。

自爆之下,战利品就少了很多,几方进去搜索的修者,还发生了一些争执,又遭遇几只没死透的寄生蜂,还有了一些伤亡……

不过这些就都是小事了,十个时辰之后,战功、战利品的统计和分配,就发放完毕了,五支战队接到通知,可以在这里休整十二个时辰。

大战之后,这点时间休整,是远远不够的,不过此番战斗,出力最多的,是真人和大妖,普通修者就算参与,也多是驾驶着灵舟或者战舟,不算特别劳累。

小湖、五宗联盟和天下商盟三支队伍,其实算是持续月余的连续作战了,这就要辛苦很多,不过还是那句话,主要作战的是灵舟,修者还可以轮换作战,也不是很疲惫。

反正现在是战场上,就算再累也得忍着,不听话的话,严重点会被执行战场纪律,轻一点……被友军遗弃,也不会好受吧?

但是十二个时辰之后,还真有人被友军遗弃了——不是别人,正是来自小湖营地的战队!

“要我们小湖……殿后?”狼妖的脸色,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,“这尼玛谁的主意?”

此刻是临时军事会议,五支战队的首脑都在,济济一堂,真人和大妖近五十名。

狼妖的修为,真是有点不够看的,但是它还是骂出口了——这不是欺负狼吗?

“这是大家一致商定的,”智真人淡淡地看着它,嘴角泛起淡淡的冷笑,“异族援兵,最多二十个时辰就到了……你不是怀疑异族没有援兵吗?那你这十万战功,赚得轻松。”

“怀疑是一回事,为什么留下我小湖战队,是另一回事,”蛟妖出声了,它皱着眉头发话,“小湖是三支从头打到尾的战队之一,还有深陷异族包围的经历……为什么是我们?”

“大不了留下狼族嘛,”林听涛还记恨着狼妖的讽刺,就刺它一下,不过,同一阵营的,风凉话说一说就行了,“我小湖损伤很惨重了。”

“林世子你可以带队归建东莽大营,”东莽战队的玉仙沉声发话。

“刘真人可以归建五宗联盟,”五宗联盟里的真意宗真人也发话了,“陈上人也可以归建。”

“陈上人可以归建我东莽的!”东莽战队当然要争取陈太忠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