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九十五章 总攻

看好我吗?陈太忠也没觉得这是什么多荣幸的事,随口问起了现在的战况。

战况还是不甚乐观,不过马伯庸也没有说太多,他表示,有些消息是不方便随便透露的。

这不是他对陈太忠不满,恰恰相反,他对散修之怒热情得很,有话没话地闲扯了好一阵,最后还问他需要什么东西。

陈太忠不想跟他走得太近,不过,送上门的竹杠,也是不敲白不敲,于是他说,你给我百八十瓶皇家的特供酒吧。

只能给你十瓶,马伯庸笑一笑,摸出十瓶酒递给他,同时又问,你带了你末法位面的酒上来没有?有的话,送十瓶给我。

这个要求煞是古怪,喝惯了灵酒,谁还会喜欢喝凡酒?就连现在的陈太忠,都不是很喜欢自己带来的酒。

所以他很干脆地送了十瓶酒给对方。

“末法位面,出产未必就不精致啊,”马伯庸看着手里的酒瓶,轻叹一声,又打开瓶喝一口,满意地点点头,“味道果然不错,地球界的技巧,确实极为发达。”

陈太忠也不回答,心说这厮今天,很是有点莫名其妙啊。

马伯庸见他不说话,又轻啜两口凡酒,猛地开口,“你还有多少蘑菇?”

“没有了,”陈太忠断然摇头,心说原来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。

马伯庸看一看他,好半天才笑着摇摇头,“你防人的心太重了,这样不好。”

“随便你怎么想吧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反正我是没有了。”

说完之后,他站起身来,“还有事吗?”

马伯庸保持着微笑,缓缓摇头,看着他走出逍遥宫,却也没有站起来相送。

他堂堂的异姓王,地位比公爵还要高出些许,如此客客气气地说话,对方竟然一点情面都不留,他的眼中,有一道寒光掠过。

陈太忠并不在乎他的反应,出了逍遥阁之后,就走进聚灵阵休息去了……

总攻的时间,眨眼就到了,万山和东莽大营派出部分修者戒备,其余的战力,全部投向了被围住的寄生蜂。

这两家,足足带了三百艘能发射弩炮的灵舟和战舟参战,还有两艘由龙马拉着的云舟——就像白驼门主方清之的座驾那样。

云舟体现的,主要是奢华,防御力算是超强,可攻击力就很难说了。

另外三家,也集中了差不多一百五十艘的各色灵舟和战舟。

一时间,被围着的异族群落上空,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灵舟,在总攻的焰火腾空之际,无数道白光亮起,划破了幽冥界阴暗的天空。

异族们似乎也已经知道大势已去,一群群的寄生蜂,没命地向外冲来,不过侵略者们的灵舟和战舟实在太多了,稍微大一点的蜂群,就必然会引来密集的炮火。

两只高阶玉仙寄生蜂现身,顶着弩炮的攻击,对着灵舟发起了攻击。

但是人族的高阶真人也早有防备,它俩只毁了四艘灵舟,就被人盯上了,滚滚地战在一起。

陈太忠虽然没有上前搏杀,却也站在后方的空中,随时准备支援。

弩炮穿空,万山、东莽的修者组成的大型战阵,在空中来去驰骋,五宗联盟那里,也有一个个的小战阵,摧枯拉朽地击穿着寄生蜂的防御。

小湖营地也有战阵,那是真意宗的初阶玉仙,发动的三才阵,这战阵的人数虽少,但是战力着实不凡,一见到有寄生蜂聚集,就是冲过去狠狠地一击。

在大型战斗中,这些小型战阵除了缠斗敌方高手之外,最大的作用,就是击溃对手的集结意图,不给它们组织队伍反击的机会,让己方修者能方便、从容地追杀。

“这才是真正的位面战争啊,”陈太忠看得热血沸腾,直恨不得也上前强行出手。

然而,他也看得出来,这样的战场,他冲上去,能起的作用也是有限的。

双方绞杀在一起,场面实在太混乱了,施放大招容易伤到友军,还得时刻担心,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攻击——甚至这攻击可能来自于自己人的误伤。

不过,他的战舟,表现得还是不错的,那艘不大的、造型古朴的战舟,在空中灵活地机动避让,区区的六门弩炮,不住地亮起,打出一道道白芒。

操控这艘战舟的是宁伶仃,她的操作水平其实很一般,只是陈太忠的这艘战舟性能不错,尤其是防御极为强悍,吃初阶玉仙一击,也仅仅是被打得飞出去。

这不是陈太忠牛气,而是浩然宗牛气,上古气修的大宗,放在宗门藏宝室的战舟,怎么可能差了?而且上古时期,因为资源众多,战舟造得都特别结实。

抗揍,火力又不弱,这样的战舟遇到眼下的乱战,最是能发挥威力。

二十多个时辰之后,被包围的寄生蜂尸横遍野,基本上没有什么有威胁的抵抗了,两只高阶玉仙,一死一伤,倒是大家一直在戒备的第三只高阶玉仙,迟迟没有露面。

受伤的高阶玉仙,躲回了群落的大本营。

那是一个极大的蜂巢,占地足有十余里方圆,地表部分像是一个馒头,据情报分析,地下部分,应该比地表部分大两倍。

该冲进去战斗,还是用强大的火力,彻底地摧毁呢?

五支队伍聚集在一起,略略商量一下,就由马伯庸做出了决定:直接用火力摧毁!

用火力摧毁,相对比较安全,不过灵石的支出会大增,这个决定,有点不够经济。

但是马伯庸认为,这是非常有必要的,减少修者伤亡,是重中之重,而更更更重要的是:这会极大缩短战斗时间。

据他说,异族的援兵已经在路上了——“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浪费”。

既然是这样,那就什么也别说了,灵石虽然好,小命更重要,半个时辰之后,最后的总攻开始了。

四百余艘灵舟和战舟,已经折损了五十多艘,近四百艘各色灵舟,齐齐聚集在蜂巢上空,疯狂地攻击着,很多战舟的主炮,也开始不停地发威。

万千道白光掠过,此起彼伏的爆炸声,简直有若世界末日一般。

这样的攻击,持续了整整两个时辰,蜂巢在地面上的建筑,早就被打成了一片废墟,不过地面之下,肯定还有不少寄生蜂藏身。

有几个人族真人,试图靠近蜂巢,看能不能冲进去,不过才一靠近,就有寄生蜂亡命地冲出来,射出尾刺之后,直接自爆。

既然是这样,近战的打算就是无效的,反正风黄界的修者已经占据了上风,倒也不必冒此奇险。

但是不冒险的代价,也很沉重,弩炮不停地轰击下去,那可都是灵石,弩炮的损耗,也都是灵石,没有人看着不心疼的。

“还有什么大的术法和神通,都使出来吧,”有人高声叫着,“要不然这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,谁知道这些异族的老巢里,有没有传送阵。”

“我有空间扰动符箓,不过只有这一张,”马伯庸拿出一张玉符,皱着眉头发话,看得出来,他很是有点舍不得,“需要用吗?”

“为什么没有空间封锁符箓?”五宗联盟一个中阶玉仙大声发问。

“封锁的符箓,怎么可能用到这种小地方?”万山营地的一名玉仙不屑地发话,“而且现在用,也太迟了,用得太早,有点划不来。”

现在用确实是迟了,寄生蜂群落里若是有传送阵,早不知道送走多少只了,可是在之前就用的话,地方太大,时间也太久。

“好了,加紧攻击吧,”一名东莽大营的玉仙发话了,他一抬手,一枚奇伟的大印,重重地砸向残破的蜂巢。

他一出手,别人也纷纷地效仿,任何一个真人的一击,都抵得上战舟的弩炮,当然,有些非常强悍的战舟,主炮一击的威力,可媲美高阶玉仙。

不过攻击的同时,大家也没忘了,蜂巢里还有两只高阶玉仙的寄生蜂——虽然其中一只受伤了,但若是要拼命的话,那也是绝对危险的。

所以有几名玉仙并不攻击,只是站在不远处看着,随时准备出手接应。

就这么轮流轰击着,突然间,两只初阶玉仙的寄生蜂猛地蹿了出来,冲着两名真人射出尾刺之后,直接自爆。

“小心了,它们快承受不住了,”有人高声叫着,不少真人大妖闻言,纷纷上前,打算出手截杀,弩炮轰击得也更狠了。

“卧槽,”就在这时,远处一声大喊传来,“宁伶仃快退,蜂巢要自爆!”

喊话的,当然是陈太忠,他的小集体主义倾向,也太过严重了,居然是下意识地先警告宁伶仃,然后才说蜂巢要自爆。

不过他的判断是没有错的,打到这个时候,他一直在用天目术观察着蜂巢深处。

虽然弩炮和各种术法,严重干扰着他的观察,他还是强忍着不适,努力地看着——万一发现传送阵,他是一定要喊出来的。

不成想,传送阵没看到,反倒是发现蜂巢深处一点,越来越亮,有着剧烈的阴气波动。

他在歼灭阴风夔群落的时候,遭遇过群落自爆,马上就判断出:这是自爆的前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