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九十四章 异姓王的看好

见到这种情况,马伯庸也不好再强硬下去,只得再次解释,“我们的消息,是没有问题的,你们所处的位置和高度,决定你们掌握不了很多消息。”

众皆无语,好半天之后,五宗联盟中有人哼一声,“既然马准证确定,是为了万山和东莽好,那么……他们助战可以,战功就不用要了吧?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马伯庸失声叫了起来,他虽然是好脾气,但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挤兑,他也是相当不高兴的——是人就有脾气的。

但是此刻,他还发作不得,三支进攻的队伍,同时对他产生了质疑,如果应对不当,很可能导致军心涣散。

那么,在总攻中,若是出现什么意外,这板子虽然肯定会打到某些人身上,可是他马某人指挥不力、协调不当的罪名,是逃不了的。

战场上可能发生的意外,真的是太多了,阳奉阴违避战不前都是小儿科,如果某个高阶修者存了坏心,让他莫名其妙地陨落于乱军之中,也不是不可能。

所以他继续耐心解释,“万山和东莽参与总攻,要付出大量的灵石,也会有修者陨落,怎么可能不给人家战功?”

“我们此前,已经花了大量的灵石,也有修者陨落,”这次,连天下商盟都坐不住了,见过摘桃子的,没见过摘得这么理直气壮的,“我们只是个商业组织,要考虑回报。”

“那你待如何?”马伯庸恶狠狠地盯着说话的人,他可以忌惮狼族,可以忌惮五宗联盟,但是左相麾下的产业,他还真没放在心上——左相原本就跟皇族有龌龊的。

“我们退出,让万山和东莽来总攻,”天下商盟的修者冷冷回答,“抵挡援兵的压力,交给我们三家好了……左右不过三天时间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?”不等马伯庸翻脸,林听涛先叫了起来,“都已经打到这里了,说退出就退出……此前的战损怎么算?”

“这也正是我要说的,”天下商盟的修者笑一笑,“万山和东莽三天之内攻下群落,须得将一半的战功,让于我们三家!”

“你能再无耻一点吗?”马伯庸眼睛一瞪,高声怒骂。

“你能再不服众一点吗?”狼妖也跟着一瞪眼,“不让你抢食,你就说我们信息不畅,让你抢食,你就要独吞?”

这才叫个冤枉!马伯庸原本也是善于应变之辈,眼下竟然有一种无处诉冤的感觉。

经过一番争吵,大家终于拿出了一个折中的法子:允许万山和东莽参与总攻,但是他们的战功和战利品,要让出最少三成,给三家分享。

这也是妥协的产物,依五宗联盟的意思,最少要拿出一半的战功来,才算合理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在异姓王的善舞长袖之下,大家终于敲定了总攻的方案,并且将总攻的时间,提前到二十个时辰之后。

一旦议定事情,万山和东莽的修者,马上回队伍准备去了,马伯庸则是留在了前线,在三支队伍里巡查一番,一方面是了解总攻的准备工作,二来也是以劳军之名,为大家消除怨气。

这劳军倒不是假的,而是货真价实的,他拿出了大量的灵谷和灵兽肉,甚至还有不少的灵酒,赐给三支队伍的修者。

对大部分的修者来说,这是实打实的好东西,来幽冥界这么久,已经很少有人奢侈地用灵谷和灵兽肉恢复灵气了——倒不是储物袋里没有,而是实在舍不得了。

就在大家大快朵颐之际,马伯庸来到了小湖营地的后方,亲切探望正在养伤的陈太忠。

陈太忠回来之后,就不再进通天塔修炼了,他非常担心,自己再在里面修炼,会克制不住地想要悟真。

反正通天塔不便示于人,他又想在队伍的修者陷入困境时,能及时出手解救,倒不如呆在狐族和蛟族搭建的聚灵阵里,一点点地恢复和休养。

他进了聚灵阵,并不是以吸收灵气为主,也不修炼,只是靠着那熟悉的灵气环境,让自己的伤势恢复得快一点。

因为他不掠夺阵中的灵气,诸多在聚灵阵中修炼的修者,也就默许了他的存在,否则大家就算知道他跟狐族和蛟族的特殊关系,也少不得要私下歪嘴。

——而且,这厮还不用排队,啥时候想进来休养,啥时候就进来。

就在这种情况下,马伯庸来到了聚灵阵旁,他关心地问了几句聚灵阵的事情,并对这种创意表示出了高度的赞赏,然后话锋一转,问陈上人去哪里了。

陈太忠就在旁边,直线距离连五百米都不到,他正坐在那里,慢条斯理地品着一壶灵茶。

“七叶针,”马伯庸大踏步地走来,鼻子微微抽动一下,笑眯眯地发话,“陈上人果然是风雅之人,远征幽冥也要带上这种好东西。”

这话要搁给别人说,难免有讥讽之意,不过马准证又不是普通人,别说他了,随便哪一个皇族子弟出征,带的消遣的东西也不会少——看看林听涛携带的东西,就可见一斑。

“这个东西,有助于我经脉的愈合,”陈太忠轻啜一口茶水,淡淡地发话,“马准证如果喜欢,不妨坐下喝一杯。”

他这也仅仅是客套而已,须知他的储物袋里,还有不少七叶针,他根本没有送给对方一些的兴趣——须知他从不是个小气人。

说来说去,是他对姓马的印象不好,能让你丫分着喝一杯,算给你面子了。

但是马伯庸并不在意,他微微一扫左右,笑眯眯地发话,“似此好茶,在这里喝……可是糟蹋了。”

一边说,他一抖手,放出一座阁楼来,小小阁楼在空中陡然变大,待到落地的时候,已经是两层的小楼,还带了半亩大的院子,里面灵气弥漫,竟然是一座逍遥宫。

逍遥宫是次于洞府的存在,不过能现于幽冥界,也是异常的大手笔了,须知这东西虽然灵气庞大,能有助于人的修炼,但终究是要耗费灵气的,而且还可能受到阴气的侵蚀。

以康剑曜高阶玉仙、滁王府供奉的身份,也没有拿出逍遥宫来显摆——他未必没有,但是这东西是用一点少一点,不到紧要关头,谁会拿出来?

马伯庸随随便便就拿出来了,招待的还是一个小小的天仙,似此情况,大家只会有一个认知——这厮肯定带了不止一个逍遥宫来幽冥界。

“倒是我叨扰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站起身来,直接携了桌椅和灵茶,进入了小院,没有半点的犹豫——不过就是个逍遥宫,哥们儿有小世界,都没得瑟呢。

马伯庸微微一笑,也跟着走了进去。

周遭的修者,只能艳羡地看着这一幕,那可是逍遥宫啊,就算是在风黄界,也不是一般人能进得去的,甚至有不少修者,这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第一次见识逍遥宫,竟然是在异位面!修者们的心情可想而知……总算还好,陈太忠在小湖修者中的口碑还将就,没有人因妒成恨,只是大家的心情,都不是很平静罢了。

进入院中之后,桌几摆在院中,马伯庸踱着方步,走上前坐下,为自己斟一杯茶,慢条斯理地轻啜一口,然后……又是一口。

喝了两口之后,他才将头侧向陈太忠,笑眯眯地发话,“陈上人出身于下界,却拥有惊人的修炼速度和超强的战力,我一向是很佩服的。”

“出身下界,有什么好佩服的?”陈太忠眉毛一扬,淡淡地回答,“没有家族没有宗门,也就是孤魂野鬼,若不是出现了位面战争,可以获得赦免,我还躲着不敢出来呢。”

“你这么说,就有点妄自菲薄了,”马伯庸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起码我很欣赏你敢爱敢做的性子,能以一人之力,毁掉巧器门……我去,你要悟真了?”

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。

陈太忠一直在压制自己的晋阶欲望,不过进了洞府之后,充沛的灵气,让他下意识地搬运着周天,结果就感觉,体内的灵气,不受控制地冲击着晋阶屏障。

不过他也没想到,马伯庸的眼力,会这么毒辣,竟然能一眼看出,自己到了玉仙瓶颈——亏得哥们儿还一直在压制呢。

闻言他微微一笑,“哪儿有那么容易?最近伤势有反复,灵气不受控制罢了。”

“是吗?”马伯庸递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,也没等他回答,就继续发话,“官府对你,还是很重视的,你原本不该走到这一步。”

“也许吧,”陈太忠不置可否地回答,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这话真的有点没意思,都是过去的事儿了,还说个毛线?“反正我还活着,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。”

马伯庸呆呆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末法位面的飞升者……不容易啊。”

陈太忠也不理他,端起茶碗来一饮而尽,然后才发话,“习惯了就好了……马准证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我想说的是,我非常看好你,”马伯庸盯着他,一字一句地发话,态度异常诚恳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