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九十三章 激起公愤

寄生蜂群落的防御范围,大幅地缩水,但是风黄界的修者,也没敢强力推进。

毕竟小湖的教训,就摆在前面,稳扎稳打才是最保险的。

当然,对风黄界的修者来说,小湖的前锋终于被解救出来,是可喜可贺的。

在突破阻击线的时候,狼妖还是抓住了异族撤退的动向,带着小湖的修者,从防御阵里果断出击,打出了一个漂亮的接应,因为异族撤退的决心很大,并不救援被截断的同族,小湖前锋部队的这一战,战果可谓辉煌。

不过,跟辉煌战果相对应的是,小湖前锋的损失,也不算小。

从他们被围困,到现在被解救出来,五百名的前锋,只余了三百三十名修者,还有一战的能力,其他的修者,战陨了八十余名,重伤之后无力一战的,近百名。

总之,小湖前锋的这一战,不是特别划算,人员的损失暂且不提,只说为了解救他们,战队付出的灵石,就是个天文数字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人是解救出来了,这就是好事,极大地提升了修者们的士气,若是小湖前锋真的被彻底歼灭,对联军士气的伤害,是无可估量的——谁还敢继续往前冲?

更别说,小湖前锋部队的战绩,也颇为不凡。

带队的狼妖,很是吹嘘了一番自己的指挥艺术,这使得蛟妖异常眼红——论领导才能,你能比得上我卓越?

不过因为自家两名狼修得救,狼妖心情不错,它也承认,陈上人在这一段时间的战斗中,发挥了巨大的作用——没有陈上人的游走接应,我们很可能就被聚歼了。

它甚至总结出了一些经验:一旦陷入重围,最少要架设两个防御阵,还要有高阶修者在敌占区游斗,否则的话,战斗会变得艰难很多。

这话是大实话,但是并不具备普遍的操作性,对大部分的战斗队伍来说,选出这个游斗的高阶修者,就十分地不易——既然是高阶修者了,在众多低阶修者的环伺之下,谁还愿意冒着风险,去敌占区打游击?

所谓的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就是这个意思,此种认知,在风黄界尤甚。

也就是陈太忠这种草根情结极浓,又是下界飞升上来的修者,才不会这么在意自身的安危。

然后,就要说到陈太忠的斩获了,他并不否认,自己打退了围歼前锋的队伍,但是那四个领队玉仙的下场,他没有实说——要说斩杀了四个玉仙,他肯定又要成为风口浪尖上的人物。

陈某人是不怕出风头的,但是类似的风头,他出得已经不少了,这玩意儿搞得太多,也就没多大意思了,反倒是要让人怀疑,他到底掌握了些什么样的强力手段。

接下来的两天里,三支队伍保持了不错的推进速度,面对敌手稀少的局面,大家甚至有点疑惑:怎么会进展这么顺利?

然后众人就想到,小湖战队此前遭遇的强力阻击,一时间有点明白了:十有八九是在那一场战斗中,异族的损失颇为巨大,才导致了现在的推进顺利。

原因是猜到了,但不管是五宗联盟,还是天下商盟,都不愿意将功劳全部归于小湖战队,于是他们认定,这是三支队伍全力攻打的结果。

林听涛对此,是相当地不满,他是小湖战队中,最在意战功的,所以他屡次三番地表示,眼下的局面,是我小湖用惨重的伤亡,和大批的灵石换来的!

就在这样的争吵中,三方继续步步紧逼,终于在十余日后,将寄生蜂群落,挤压到了方圆四百余里的地段内。

到了这样的程度,寄生蜂是宁死都不退了,而且,因为防守的范围小了,群落里的二十余只玉仙寄生蜂,可以很便捷地四下支援。

仗打到这个程度,就不好打了,寄生蜂虽然是被围困的,可是它们终究有三个高阶玉仙,这是三支围攻部队,谁都不敢忽视的。

三支队伍之间,两个豁口还在,不过异族也知道,那似乎不是什么好路数。

它们组织力量,象征性地冲了一下,发现冲出去的同族没有回来,然后换个豁口,又冲了一下,结果依旧没有同族回来报信。

负责围堵的,是万山和东莽大营,见到小部队冲出来,他们当然就顺手歼灭了。

异族的第二支突围部队,是得了族中授意的——一旦冲出去,不管遭遇到什么样的情况,成功与否,都要向族中汇报。

没有消息传回,那当然就是最坏的消息。

所以对异族来说,宁可直接面对那三支队伍,将其打垮之后再突围,也不愿意去通过那两个诡异的豁口脱身。

接下来的三天里,战斗双方形成了拉锯战,伤亡不算太大,但是战斗烈度直线上升,双方在每一寸土地上,展开了反复的争夺。

伤亡不算太大,但持续打下去的话,三支队伍也扛不住,异族真能坚守几十天的话,修者们也就只能撤兵了——须知到此时为止,五千余人的队伍,能战之人已经快跌破四千了。

经过这三天的进攻,异族已经将底线暴露了出来——它们不会再退了。

于是三支队伍再次休兵,整顿的同时,开始修建隔离带,要将异族牢牢地困在这里。

围困只是一方面,那是为了发起总攻的时候,不用担心走失大量的异族。

三家商量一下,决定在五日之后,同时发起攻击,大家约定,这次不用再留手,手里有多少灵舟和战舟,统统拿出来,争取一战定胜负。

小湖营地的灵舟和战舟是最少的,修者的损失也很大,但是林听涛毫不犹豫地表示,我们有能力消灭自家攻击范围的对手。

那两支队伍,都不是很看得起小湖,于是五宗联盟就发话了,你们不是想要陈太忠动用蘑菇吧?那东西的杀伤范围太大,小心误伤友军!

天下商盟马上表示支持:这时候动用蘑菇,殊为不妥,蘑菇一出,咱的战利品也没了。

因为这段时间里,三家共同进攻,相互之间的了解,多了不少,而且万山营地对蘑菇的认识也很直观,所以这大杀器的威力,还真的瞒不过别人。

“陈上人此番出战,伤势极重,目前在营中休养,”林听涛淡淡地回答,“若不是攻击受阻,他是不会再出战了……至于他还有没有蘑菇,我是完全不知情。”

闻听此言,天下商盟有人出声发问,“照林真人的说法,这蘑菇的数量,是有限的?”

虽然是战争期间,有些人还是不遗余力地打探其他消息。

林听涛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就只当没听见了……

三支队伍虽然约好了五天后进攻,怎奈在第二天,事态就发生了变化,负责策应的万山和东莽两支队伍,带了皇族使者前来,召集三家碰头议事。

来的皇族使者不是别人,正是号称算无遗策的异姓王马伯庸。

马伯庸向大家宣布,事情起了变化,异族已经组织起了援军,正在向此处赶来,为了减轻万山和东莽的压力,他希望在三天之内,彻底拔除这个群落。

“你他么的少扯淡,”五宗联盟的人先跳了起来,这尼玛也太不公平了。

“一直在攻击的,是我们三支队伍,万山和东莽有个屁的压力,现在异族来援,你知道他们会有压力……三天之内结束战斗,我们的压力你想过没有?”

小湖和天下商盟的修者,脸色也是极为难看,见到有人跳出来了,一个个面带冷笑。

“这个……你们就想多了,”马伯庸脾气好,依旧是面带微笑,“我的意思是说,为了尽快结束战斗,有必要五家一起发动总攻。”

“我艹,”小湖的狼妖闻言,忍不住出声了,“眼看着就快打下来了,你们插一脚?我神圣狼族从来没见过,谁敢在我们嘴里抢肉的!”

“这不是为了尽快结束战斗吗?”马伯庸一摊手,很无语地看着它。

他虽然贵为王爷,可是却不能跟兽族发脾气,只能耐心地解释,“不支援的话,你们压力太大,支援了,你又嫌抢你的肉吃……你要我怎么样做,才会满意?”

狼妖看他一眼,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,“都是你在说,谁知道是不是有援兵呢?”

这话就有点太诛心了,不过狼族的智慧,是可以媲美狐族和猿族的。

它这么怀疑,也确实非常有道理——我们辛辛苦苦打的时候,你们也没啥表示,经过一番浴血奋战,条件成熟了,马上要发起总攻了,你们跳出来指挥了,还想让万山和东莽参与进来,瓜分胜利果实。

这种窝囊气,谁受得了?

马伯庸脾气再好,闻言也不高兴了,他的小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“兽族小妖,你是在置疑我所代表的官府吗?”

“少跟我摆这臭架子,神圣狼族不吃这套,”狼妖冷笑一声,它眼里没有人族,但是它也知道,战场上可是军法一说的,于是它反问一句,“你以为只有我觉得不公平?”

马伯庸扫一眼其他修者,果不其然,那些人的脸色,还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