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九十二章 解围

陈太忠并没有出走多远,行了大约两三里地,他身子一晃,就失去了踪影。

然后他寻个地方,放出障目阵来,和纯良一起进入了通天塔。

陈太忠也认为,异族的报复不会来得很快,这么大一支队伍吃了亏,若不是热血上头第一时间还击,那就一定要摸清楚对方底细,才好彻底复仇。

为了应对第一种情况的发生,他在那里呆了十二个时辰。

然后事态的发展,基本上就排除了这种可能。

那么,异族在商量之后进行报复,不管是兵力捉襟见肘了,还是要制定作战计划,这都需要一段时间。

所以他不如钻进通天塔里,再恢复一段时间,纯良发出那些火球,也耗去了不少的灵气,刚才的灵气转换阵,吸收灵气不太痛快,还是通天塔里舒服些。

他俩在通天塔里又呆了差不多十二个时辰,陈太忠特意又看了看灵谷的长势,塔中孕育出的第三代灵谷,有十二株已经快成熟了。

陈太忠不是个种田的好手,但是他能确定,第三代的灵谷成熟,所孕育出的第四代,成活率绝对会大幅提升。

也就是说,他的在通天塔种植灵谷的计划,已经具备了大面积实施的可能。

出了通天塔之后,他才反应过来另一件事——我在塔中,似乎有点气息不稳,这是……又要晋阶了?

不过想要晋阶玉仙,现在的条件极为不成熟,首先他浑身是伤,远非最佳状态,其次他若晋阶,起码也得有个五七九天的,根本顾不得照顾那部分修者了,至于扰敌更是谈不上。

悟真的难度,比见真还要大,见真名气大,无非是脱离了蝼蚁的范畴。

总之,现在见真是不合适的,陈太忠收起这份心思,隐身向两个防御阵摸去,想要看看这十二个时辰里,出现什么变故没有。

不成想,他摸索了三五里之后,就发现了小队的寄生蜂,五只一群,贴着地面慢吞吞地飞行,最高修为是中阶天仙,一看就知道是斥候。

既然是斥候出动,旁边应该还有配合的小队才对,否则一旦遭遇对方大部队,不好传出去消息。

他打开天目术,细细地观察一番,发现果然如此,距离这个小队五里左右,还有三只寄生蜂,折叠了空间,藏在里面观看。

既然是这样,那就不用客气了,陈太忠隐着身,几个缩地踏云,就来到那三只寄生蜂旁,才要动手,猛地生出点想法来,于是又四下看一看。

这一看,还真是看对了,距离这三只寄生蜂七八里外,还有最少两群寄生蜂在盯着。

也就是说,他想干掉那个斥候小队的话,先得把那两群寄生蜂干掉,再干掉眼前三只,才能考虑冲那个队伍出手。

而且这还仅仅是理论,那两群寄生蜂后面,没有同族盯着吗?陈太忠认为这不可能!

他想把这条斥候线彻底摧毁的话,难度不是一般的大,虽然那些寄生蜂都比他的修为低,但是一层盯着一层,相互之间又有距离,他就算有万里闲庭,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。

幽冥界终究是个没有灵气补充的地方。

至于说顺着斥候的线索,一路摸到寄生蜂大本营去?

这个可能性是有的,但是陈太忠知道,眼下是在斥候的战场上,所以他的隐身术还能有点效果,真要到了真正的战场,或者是对方戒备森严的大本营,隐身术不失效才叫见鬼!

别说他目前状态不佳,就算是最佳的状态,再加上纯良相帮,他也不认为,自己能从那种场合安然脱身——不仅仅是三只高阶玉仙的寄生蜂,关键是,这还是个大型蜂群。

蚁多咬死狼,单靠数量上的碾压,他就没有任何幸免的可能。

既然不能顺藤摸瓜直入虎穴,陈太忠就决定,直接斩断对方的联系线索算了。

于是他一刀斩出,在显出身形的同时,雪花一般的刀光,已经将三只寄生蜂斩杀成数十段。

陈太忠一招得手,更不怠慢,将寄生蜂的尸体一收,冷冷地向那两个方向扫一眼,身子一闪,不见了踪迹。

“这是……发现咱们了?”有寄生蜂很不解地发问。

“这不是废话吗?人家都能发现前方的折叠空间,”另一只寄生蜂扇动着翅膀,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前面的斥候危险了,快示警!算了……已经晚了。”

陈太忠几个缩地踏云赶过去,轻描淡写地斩杀了五只斥候。

这五只寄生蜂,已经提前发现了他的冲击,但是它们的修为实在太低了,想要逃走,都没那个能力,所以在四散奔逃的途中,被他一一斩杀。

陈太忠斩杀掉斥候小队之后,又回头看一眼,身子一晃,消失在了原地。

这一眼,让远距离观察的两个蜂群大骇,一转身就没命地跑了,它们不可能傻乎乎地待在原地,那是真的在找死。

陈太忠看它们一眼,也没有继续追击,而是隐匿着身形,在防御阵周边转一圈,发现气氛较为平和,显然最近没有受到过骚扰,于是放心地离开了。

接下来的几天里,他频频出动,向对方的斥候展开了进攻,一旦灵气使用过半,就躲回通天塔,做短暂的休整。

对于寄生蜂而言,此人的频繁出动,真的是太影响内圈的安全了。

那厮不但会隐身,战斗力也奇强,还有一种阳雷的天赋,简直是本位面修者的克星,关键是那厮通常是打了就跑,绝对不长时间接战。

寄生蜂们也试图做出埋伏,用斥候小队勾引对方上钩,但是对方似乎能看穿这些布局一样,遇到有埋伏的场合,绝对不会出手,而是会远远地避开。

这种情况,令诸多的异族异常苦恼,可还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。

倒是有一种声音,认为不如派出大部队,缓缓抵近那个异位面的修者群,若是单独的那厮不出手,就继续强攻,若是对方出手,正好将其歼灭。

法子听起来是不错,但就是那句话,此刻的寄生蜂群落,找不出那么多的高阶战力了。

进攻的高阶战力少了,两个防御阵和那个孤单的修者,很可能内外夹击,再给它们造成大量的损失;去的高阶战力多了,如何能抵挡那些侵略者,在外圈的步步紧逼?

这个困难是无解的,尤其是寄生蜂们还指望多拖延些时日,等待本位面的援军。

若真是没有援军,它们断绝了任何希望,倒也能孤注一掷,先努力拔了内部的钉子,然后选择一个方向突围,众志成城之下,突围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小。

但是既然可能有退路,它们就下不了这样的决心。

可见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这句话,还是很有道理的。

而且它们在熟悉的地方作战,能打出比较合适的战损比,能最大程度地杀伤来自异位面的侵略者,这对整个幽冥界来说,属于战略上的正确。

若是拼死突围,哪怕成功了,也会伤亡惨重,同时还不能大量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。

就在这样的纠结中,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。

五宗联盟和天下商盟两只队伍,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,小湖营地因为手里有精血牌,知道失陷在里面的修者,大部分还活着,对那些负责阻击的异族,攻击得就不是那么着急了。

当然,虽然不着急,可是小湖投入的解救力量,还是相当强悍的,林听涛再次调集了五艘灵舟,加上天下商盟支援的五艘,凑够了十艘灵舟。

攻击的过程,基本上就是靠着弩炮,所以修者伤亡依旧不多,但却给阻击的异族,造成了重大的杀伤。

但是伤亡再大,异族也不会退缩——内圈的钉子一旦被解救出来,这个方向的防御力量会严重地不够用,而且防御势态会急剧地恶化。

有了那个钉子占据的位置,小湖方向起码能毫不吃力地再次前推五十里左右。

这五十里,可就要了寄生蜂的命了,它们的空间会极大地缩水,失去了辗转腾挪的空间之后,就只有步步抵抗的选择了,伤亡会剧增不说,能拖延的时间也大大地减少。

所以在这阻击阵地上,异族抵抗得异常激烈,根本就是拿命在堵窟窿。

小湖方面死伤倒是不多,但是花出去的灵石,就海了去啦,林听涛时不时要感慨一下:再这么打下去,过不了多久,小湖估计就要囊空如洗了。

在前锋被围的第七天,因为五宗联盟成功推进不少,从侧翼对阻击的异族发起了进攻,异族终于放弃了阻击,选择全面退缩。

虽然异族死伤惨重,但是从拖延时间的角度上来看,它们是达到了战略目的,同时吓得五宗联盟和天下商盟不敢放手推进。

如果不是没有歼灭小湖的前锋队伍,这一场阻击战,算是比较成功的。

当然,负面的影响也有,那就是它们过分注重这个方向的抵抗,导致其他两个方向,异位面的侵略者,推进的速度还是提升了不少。

不管怎么说,阻击部队一旦退去,整个寄生蜂群落,防御范围急剧地收缩,只余了千里方圆左右,它们在保存有生力量的同时,下定决心要死守待援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