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九十一章 孤胆

人族修者给出的理由是:前番四个玉仙铩羽而归,想必异族已经知道,这块骨头有多么的难啃,除非他们想重蹈覆辙,否则下一次来,要集结更强大的兵力。

问题的关键是:在修者的大军压境之际,异族还抽得出足够的战力,来歼灭他们这根钉子吗?

当然,指望异族不来攻击,那纯粹是在赌大运,不带对自己生命这么不负责任的。

正经是,这根钉子,楔得异族足够难受,只要有点战争常识的主儿,就知道自家门口埋着一根钉子,会有多么地难受——花更大的代价,也必须清楚隐患。

然而,可以想像的是,异族的战斗力,真的也剩不下多少了,三方大军压境,这是必须抵抗的,而他们已经葬送了四只玉仙带领的队伍,想要拔除钉子,真的要下很大的决心才行。

所以,陈太忠休整了没多久,觉得有点异样,一睁眼就看到,狼妖正在距离自己不远处,抱着膀子走来走去。

见到他睁眼,狼妖马上开口发话,“陈上人,好点了吗?”

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上下打量对方一番,“你这伤得也不轻,怎么不去休息,在我这儿装门神?”

“神圣狼族,不会在意这点伤势,”狼妖傲然地回答,“不过我也是为了协助你这边修复防御阵,才付出了如此代价。”

“这五百名修者,本来就是你带队好不好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我只是帮忙的,这修者全军覆没,你回去能好受了?”

这话不假,进攻的队伍,都要有真人轮流看护,某人纯粹是圣母情结发作,才参与进来。

而这五百名的修者,要是真的全部葬送,陈太忠不会担太多责任,狼妖的责任就大了。

别看它是狼族,其他人真要计较的话,极端情况下,小湖营地可以执行军法的——他们都死了,你为什么还活着?

狼妖也知道这个理,尤其是,说这话的人,本身就有执行军法的实力,于是它强词夺理,“我本来是要回师,打穿封锁的,是你拦住了我,否则,没准我们现在已经突出重围了。”

“我觉得咱们占据这个地方,意义更为重大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。

“你果然是觉得,咱们占据这个地方,意义重大,”狼妖喜形于色,“那继续占下去?”

嗯?陈太忠狐疑地看它一眼,“你想说什么?直接说!”

“我有意占据这里,为族人驱毒,”狼妖沉声发话,“还望陈上人支持。”

“我去……你知道这个决定有多么危险吗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愕然地看着它,“那就意味着要死守这里了,考虑过这么做的后果吗?”

“也不是很危险,”狼妖笑眯眯地发话,狼族的笑容,一向不怎么好看,陈太忠见到它的表情,总觉得自己……好像在扮演小红帽。

果不其然,它紧接着就解释道,“但是陈上人你一向强调,不能被动地守卫,要积极防御……积极防御这个词,真的不错,令我大开眼界,所以还要拜托陈上人一件事……”

狼妖在跟其他人族修者商量之后,觉得还是停在原地比较好一点,因为封锁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通,而两个狼修受到的虫卵污染,不能耽误太多的时间。

狼族也买了一些驱除虫卵的药剂,是赊欠的,回头用战功顶,用不完还可以退货,兽族一向就是这么不讲理,不过大战期间,没人计较那么多。

既然冲出封锁线的难度不好判断,倒不如固守原地了。

固守原地的风险,其实也非常大,就是要赌异族不会大规模进攻这里。

这种赌人品的事情,有点不靠谱,尤其是这关系到大家自己的身家性命,不过狼妖跟人族修者探讨一番,才发现其实有折中的法子——若有外力呼应这两个防御阵,那就无恙。

这么说吧,此前的战斗,若不是小湖的前锋部队修建了两个防御阵,相互之间可以支持,那第一个防御阵崩溃的时候,就是修者们遭遇大屠杀的时候。

不管愿意不愿意承认,狼妖所在的防御阵,确实是给出了有力的支持,所以陈太忠所在的一方,才能抓住时间,尽快地修复防御阵。

狼妖和人族修者商量的结果也是如此:光有两个防御阵,赌对方不来进攻,实在有点不够,那么,必须有一股力量,在呼应防御阵,才能让异族打算全力出击的时候,心有忌惮。

这股力量是什么?当然是有人在附近周边出没,令异族不能全面投入进攻。

能做到这一点的,只有陈太忠,一来,他的战力委实超群,虽然狼妖自夸血脉,时刻不忘自己是神圣狼族,但它也承认,单对单的话,真的打不过陈上人。

第二就是,陈太忠有在敌后活动的经验,他跟一般的上人和真人不一样,不讲排场,孤身一人无须助力,就敢在异族的区域活动。

前一阵,陈上人刚刚在敌后活动了半年才回来,还带回来了不少修者。

所以此番算计中,最合适出去做接应的,就是陈太忠。

不过狼妖的面皮虽然很厚,可是看到陈上人萎靡不振的样子,也觉得有点难以启齿。

于是它一边猛咳,一边讲出了自己的意思,“咳咳……陈上人,你觉得硬闯封锁线,会增加……这个伤亡,咳咳,我是支持的……”

“而我的族人也需要安心地驱除虫卵,咳咳,我觉得……周边应该多一个接应的火力点,那样的话,咱们就占据了主动,会减少很多修者的伤亡……正像你说的那样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狼妖的心思,他是看得明白的,无非就是在算计他的战力。

但是说良心话,他对此并不在意,陈某人已经做保姆做烦了,孤家寡人在敌后游荡,反倒更合适他的性子——这真是他最擅长的。

而他不便拿出手的东西,比如说通天塔什么的,也可以随便使用了,就拿现在来说,若是只有他和纯良两个在的话,他还摆毛线的灵气转换阵?直接进通天塔修炼就行了。

再换个角度来看,就是狼妖都不敢如此行事,却要指望他,也算是对他能力的一种认可,这令他心中有微微的得意。

不过,陈某人的便宜,也不是那么好占的,他沉吟一下发问,“此番战斗……我所在的防御阵,伤亡如何?”

“亡二十六,重伤三十九,”狼妖沉声回答,它还是看过此战的结果的,“倒是灵舟全部损失……可能有一艘,好好修复一番,还可使用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心里暗叹,阵破了还不到一刻钟,伤亡加起来,竟然接近了两成半,要知道,这可是小湖营地优中选优,挑出来的精英啊。

灵舟什么的,兽族很看重,他还真的无所谓,人族不差这个——精英修者,才是最宝贵的资源,灵舟嘛,没有了可以再造。

风黄界的修者,也禁不住这么损失了,他沉吟一下发话,“我离开不是不可以,但是……修者会不会再受到如此重大的损失?”

“你放心好了,”狼妖立马拍胸脯表示,“只要你在周边适当地出手,这里的防御就交给我了……若是我的缘故,导致修者出现重大损失,你可以来找我的麻烦。”

这个承诺很不错,但是陈太忠知道,兽族的信用,并不是那么好,他想一想之后,斜睥对方一眼,“包括出阵攻击吗?你今天出来得可是太晚了。”

狼妖重重地点点头,“包括出阵攻击,相信我……我必须为同族争取到足够的时间。”

陈太忠闻言,缓缓站起身来,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,“那我这次相信你……你跟人族修者要一些焰火,出阵攻击遇到麻烦的时候,可以呼叫我的支援。”

他觉得这狼妖的胆子,真的不够大,索性做个背书,好让对方能放心出手。

“这个没问题,”狼妖很痛快地点点头,它还真是有些担心这个。

刚才的出阵攻击,就带给了它非常糟糕的感觉——这还是它后半程才出手,“有你的承诺,我更有信心保护住这两个防御阵了。”

“那我再休养十二个时辰,就离开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盘膝坐下,十二个时辰,也不过才能恢复他七成左右的战力,浩然宗的回气丸,对修者身体的冲击力,实在太大了。

待到十二个时辰之后,他灵气恢复得差不多了,伤势也开始好转,剩下的只能回头再说了,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将灵气转换阵收起,他四下看一看,发现修者们已经恢复了平静,有人在低声闲聊,有人在吃饭,戒备的岗哨,也放出到了五里外。

狼妖已经在防御阵中挖出一个小房子,房门紧闭,两只狼修在里面驱除虫卵。

见到陈太忠过来,它笑着表示,“已经十个时辰了,再有两个这么久,差不多就可以了。”

“那先预祝成功,”陈太忠一拱手,“我要离开了!”

“你这……起码换一身衣服吧?”狼妖上下看他两眼,发现他还是昨天战斗时的衣服,上面是血,而且褴褛不堪,“我觉得,异族的报复,不会来这么快。”

这是实话,不过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转身飘然离去,在昏暗的天色中,渐行渐远。

他唯一的伙伴,就是肩头上的小白猪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