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九十章 危机尚在

对于那只会禁灵的御魂兽,陈太忠其实一直很有怨念。

这种高度危险的家伙,最好还是在决战之前,斩杀掉的好。

不过,他也真的不想让自己再弄得遍体鳞伤,缺席即将来临的大战。

所以他才按下追击的欲望——事实上,御魂兽有十几只,又有诸多的阴兵阴将以及无穷无尽的寄生蜂,他也搞不清到底是哪只御魂兽,发出了这样的攻击。

他只能猜测,应该是那两只玉仙里的一只,但是追击的话,真的没能力。

不过现在,不管他愿意不愿意,第二颗回气丸是进了嘴里,药效立竿见影地显示了出来,若不发泄出这狂暴的灵力,白受这一场罪不说,还浪费了丸药。

于是他身子前蹿,不管不顾地追了过去,同时拍一张高阶的防御宝符,又祭出体内的圆环,根本不做任何的躲闪,就冲向庞大的阴兵阴将群。

他口中不断地吐出白色的光芒,这阳雷神通,对上冥族基本上就是碾压,白光经过之处,大片大片的冥族消失一空。

逃跑中的御魂兽见状,更是吓坏了:这种对冥族杀伤奇大的手段,竟然不是它们猜测的术法,而是异位面修者的一种“天赋”,这还了得?

于是,在它们的指挥下,更多的阴兵阴将疯狂迎了上来,更有那甚者,眼见拦他不住,就直接自爆了。

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,陈太忠的身影不见任何停顿,如穿花蝴蝶一般,游刃有余地穿梭着,阴兵阴将的自爆,固然为他添了点麻烦,但却能极好地掩饰他的身法。

到现在为止,大多数人也仅仅认为,陈上人有一种超强的身法,并且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能堪破空间奥秘的并不多。

陈太忠大约用了十来息的时间,就追上了逃跑的御魂兽队伍,那些御魂兽一见,顿时一哄而散,都不组成队伍了,各自逃命而去。

异族智慧不高,胆子其实不算小,但是陈太忠强硬地追杀两只玉仙寄生蜂的一幕,还是吓到了它们,再见到对方凶神恶煞地追来,口中吐出的白芒,摧枯拉朽一般地摧毁了阴兵阴将,见到这一幕,还不知道害怕的,那真不能算智慧生物了。

陈太忠追击的速度极快,下手的速度也不慢,就算对方分开逃跑,他身子连闪,不到三息,两只天仙级别的御魂兽,被他斩下了头颅。

他甚至顾不得去捡那阴气石,原因很简单,体内灵气的暴涨速度太快,不能及时释放的话,对他的身体会造成严重影响。

可是他这一番做派,看到御魂兽眼中,就更为吓人了——此人诛杀同类之后,竟然不去捡拾战利品,这纯粹是为了杀而杀啊。

这种不讲理的疯子,换给谁都会害怕。

不过,在他斩杀第三只御魂兽的时候,一只玉仙的御魂兽,终于看不下去了,转身冲了上来,指挥着七八个阴将围了过来。

此兽也是报了必死之心,只为要更好地保护同族撤退。

几个阴将,根本困不住陈太忠,御魂兽在一边不住地发动神魂攻击,也无济于事。

最终,这只御魂兽终于神魂全部离体,重重地撞向陈太忠头部,结果将他头上的蕴神木簪,撞得传来“喀喇”一声轻响,然后魂飞魄散。

这相当于是神魂自爆的行为,虽然陈太忠有蕴神木和养神玉,也被弄得识海激荡头痛欲裂。

不过,他终于杀死了此战的第三只玉仙,而回气丸的药力,也发挥得差不多了。

陈太忠将此兽的尸体一收,就想回转了。

剩下的药力,他随便打杀一些低阶异族,也就消耗掉了,再继续追杀下去,他也有陨落的可能——以他现在的身体,绝对扛不住第三颗浩然宗的回气丸。

不过他抬头一看,发现那些御魂兽为了防止被追杀,都是分散成一只只的逃跑,这样一来,就好辨认剩余的那只玉仙了。

然后再一扫,他发现了有三只御魂兽,是相距极近,相互之间还能随时支援的样子,于是一咬牙——没找到那只会禁灵的寄生蜂,实在有点不甘心啊。

最后尝试一次!他对自己说。

至于说这样的追杀,可能暴露实力,不但对他不利,对小湖战队也不利,此刻却是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下一刻,他冲着那三只御魂兽,直接发动万里闲庭,身子一晃冲出二十余里,想也不想,对着中间的那只御魂兽,就是狠狠一刀斩下。

禁灵!下一刻,一种熟悉的感觉,再次袭上了他的身体。

果真是这厮!陈太忠一刀将此兽斩做两段,放出红尘天罗,将此兽收起,又一个万里闲庭,冲着那两座防御阵狂飙而去。

那御魂兽尚未完全身死,还在诛邪网中不住地挣动。

眼见这只御魂兽被捉,那两只御魂兽齐齐长嘶一声,也不逃跑了,冲着他就狠狠地扑了过来,一副不要命了的样子。

但是下一刻,它们要拼命的对象,已然不见了踪迹。

陈太忠赶到防御阵的时候,被摧毁的防御阵已然修好了,虽然修复得极为仓促,效果才相当于以前得六七成,不过目前来说,倒也够用了。

防御阵里,修者们正在手忙脚乱地架设弩炮,这些从灵舟上拆卸的弩炮,已经有三门在开火了,刚刚修复的防御阵,有了点进攻的手段。

对面的防御阵,依旧彪悍异常,不住地往这里发射着弩炮,支援火力不足的同伴。

好笑的是狼妖和两只狼修,正在空中与无数的寄生蜂战斗着,它们冲出阵来,固然是支援陈太忠这边的,不过大抵还是因为,觉得战斗不那么危险了。

谁曾想,陈太忠放下眼前的战斗不管,直接去追逃逸的御魂兽了,而被摧毁的防御阵,也终于修复了,狼妖和两只狼修,就硬生生地失陷在两个防御阵之外了。

寄生蜂们因为两只玉仙的死,乱成了一锅粥,如无头苍蝇一般乱飞着,不过还有不少,是下意识地在攻击防御阵。

而三只狼族出现在防御阵外,顿时就吸引了太多仇恨,无数寄生蜂冲了过来,毫无章法地进攻着。

寄生蜂只有两只玉仙,可天仙就多了去啦,甚至还有四只高阶天仙,狼妖虽然也是玉仙级别,可是对方的冲击,实在是太狠了,单纯靠数量,就牢牢地压制住了它们。

见到陈太忠回转,狼妖忙不迭地大叫,“陈上人……快动手啊,我是冲出来帮你们解围的!”

以狼妖的修为,打不过对方,逃还是没问题的,但要命的是,它身边还有两只狼修,照看自己的同族,是它的职责。

陈太忠呲牙一笑,手中长刀向前一指,一招无欲使了出去,虽然只是无名刀法的第二式,但是巅峰天仙的他此刻使出来,跟灵仙阶段的效果,根本是天壤之别。

无名刀法中,无欲一式最是血腥,能将人斩杀为万千个小块,视觉效果极为震撼。

然而,这一刀用在群攻上,效果非常好,虽然不能像第四式一样,护得周身都安全,但是前方的目标范围内,要经受刀雨的一般的洗礼。

眨眼之间,铺天盖地的刀光斩了出去,无数寄生蜂的尸体,像下雨一般,噼里啪啦向地面落去。

见到是斩杀自家两个玉仙的家伙回来了,寄生蜂群猛地一振翅,四散逃逸,还有不少寄生蜂心生不忿,拼命一般地射出了尾刺。

陈太忠有圆环护体,又追杀了一阵寄生蜂,才施施然回转。

两个防御阵的修者见到大局已定,于是纷纷走出防御阵,追杀那些零散的寄生蜂,见到没死的就补一刀。

狼妖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——跟着它冲出来的三个狼修,死了一个,剩下两个,也都因为中了寄生蜂的尾刺,被虫卵污染了。

只有它身为大妖,才勉强扛住了。

“虽然有药物驱除污染,但是现在……是战争啊,”它皱着眉头,非常不开心的样子,“这可怎么是好?”

这还真是一件麻烦事,驱除虫卵污染,是要有个安全的地方,而眼下他们身处重围中,哪里都不算安全。

眼下向后撤去,全力突围,倒也是可以的,不过能不能突破对方的封锁,多久才能突破,那就是另一说了。

陈太忠看它一眼,“你自己看着办吧,狼族的事,我也不好多嘴,我要先调理一下身体……”

说完,他随手摆一个灵气转换阵,进去打坐歇息。

其实不用他说,外人一看,就知道他经历了何等的苦战:浑身上下就像从血水里捞出的一般,气息短促双目无神,身体甚至在微微地打颤。

至于说他的战绩如何,真的没有人知道,不过看一看周边,围攻的异族已然撤离,就可以想像,他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。

在他休整的过程中,其他人也没闲着,除了打扫战场,修复防御阵,登记战功之外,大家还商量了一下,接下来该何去何从。

狼妖倾向于杀回去,不过这需要得到陈太忠的支持——没有蘑菇,很难突破重围。

但是有人族的修者认为,这么做并不可取,最好还是原地坚守。

这建议委实有点匪夷所思,但是人族修者这么建议,自有其道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