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八十九章 发威

中阶玉仙都能陨落,陈太忠自然也不好受,他掳了这中阶的寄生蜂,撒腿就跑——既有空间天赋,又会神魂攻击,在寄生蜂群落里,地位绝对不会低。

念头还没转完,初阶寄生蜂的尾刺就到了,虽然他又来了一个万里闲庭,还是被追上了。

虽然他祭出了体内的圆环,但是这接近初阶天仙的自爆的一击,还是让他大大地吐了一口血出来。

“泥煤!”他肩头的纯良火了,“找个没人的地方,我把后面的那厮结果了!”

纯良自打悟真之后,总是跃跃欲试地想出手,不过陈太忠不想暴露它的身份,所以一直都压制它出手的欲望。

“你把红尘天罗里这货,结果了就行了,”陈太忠手里还拎着中阶玉仙的寄生蜂呢。

“小子受死!”纯良伸出蹄子,隔着诛邪网狠狠一击。

那寄生蜂身子一颤,顿时没了气息——它已经被陈太忠一刀砍去了半条命,诛邪网又对它造成了压制,现在吃纯良的一击,哪里还扛得住?

就在这时,另一只玉仙寄生蜂已经没命地追了过来,它已经忘记,自己的责任,是要看护好另一个防御阵,不让里面的修者随便出击。

因为……被陈太忠诛杀的这只寄生蜂,确实是很有来头的,两种罕见的天赋,又是中阶玉仙,它已经被内定为下任群落的掌舵者了。

甚至这个群落的寄生蜂认为,这只死去的家伙,可能带领整个群落,从大型群落,晋阶为超大型群落——超大型群落,可是得有真仙坐镇的。

按说这样危险的行动,是轮不到这只寄生蜂参与的,族群里三只高阶寄生蜂认为,需要培养它一些杀戮的经验——身为族群未来的掌舵,怎么能不懂这个?

至于说失败的可能性——谁会想到这种行动会失败?

就算真的失败,逃命总是可以的吧?有空间天赋,还逃不了?

而这未来的掌舵者,一直表现得也是可圈可点,哪曾想,事态竟然就发展到这一步了?

族中的希望之星被捉,那初阶的寄生蜂就红了眼,不但射出了尾刺,还亡命地追了过来——反正是个死了,与其被同族杀死,不如死在战场上。

它一心求死,纯良低声嘀咕一句,“你放火球术出来。”

陈太忠心领神会,这是两人早就商量好的配合,于是一抖手,打出一张火球术的初阶宝符。

初阶宝符,不过是相当于初阶天仙施放的术法。

但是纯良一张嘴,那火球顿时有了点变化,虽然色泽速度什么的,看起来别无二致,可是里面蕴含的灵气,不管是质还是量,都完全不一样了。

那初阶玉仙的寄生蜂,在一瞬间,也隐约感受到,这火球产生了变化——是能对它的生命,产生压倒性威胁的变化。

但是此刻再想做出调整,也晚了,事实上,别说它射出尾刺,一条命已经去了大半条,只说它没有好保护未来的掌舵者,那就逃脱不了一个“死”字。

火球闪过,那寄生蜂登时不见了去向,只有一块三级的阴气石,从空中跌落了下来。

“我去,太完美了,”纯良忍不住叫了起来,它得意洋洋地表示,“看到本真人的控火能力了吗?陈太忠……我可以考虑收下你的膝盖!”

“有种等我悟真之后,咱们再较量一场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忍不住又喷出一口血来,“现在我没兴趣跟你计较……我要杀回去!”

“那就杀回去,”纯良牛刀小试,效果不错,自然也是摩拳擦掌。

待陈太忠回转,发现阴兵阴将再次围了上去,倒是空中的寄生蜂,在混乱地做出攻击——两只领头的玉仙没了,它们无所适从。

损失的灵舟,已经有四艘,仅剩的一艘也是伤痕累累,看起来不堪一战了。

不过小湖的修者,已经在顶着攻击,从灵舟上卸下弩炮,其间遭遇到一些攻击,不住地有人倒地身亡。

防御阵的修复,也因此受到了一些干扰,到现在还没有修复好,诸多修者,正面临着异族的剿杀。

令陈太忠感到失望的是,另一边的狼妖,只是眼巴巴地看着这里。

虽然狼妖所在的防御阵,五艘灵舟的弩炮,全部在向着这里发射,给了极大的支援,但是狼妖没胆子出阵搏杀,只是躲在阵中,只敢通过投放远程火力。

陈太忠心里,少不得要鄙视对方一番,心说亏你们还号称兽族——兽性哪里去了?

不过眼下,显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,他少不得做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,冲向了御魂兽所在的方向。

两只御魂兽见到他无恙归来,真是吓得魂飞魄散,想也不想就急速地退却,同时指挥着阴兵阴将迎了上来。

此番参战的御魂兽,其实不止两只,总共有十余只之多,两只玉仙级别的御魂兽,藏在诸多天仙级别的御魂兽之中,不太好辨别。

就在此刻,陈太忠的身子猛地一滞,又感受到了“掌控”的滋味。

会掌控的,竟然是某一只御魂兽?一时间,他有小小的惊讶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猛地反应了过来:这根本不是掌控,而是禁灵!

禁灵又称封灵,就是断绝灵气的意思,风黄界的大战中,经常出现禁灵大阵,修者不但吸收不到灵气,自身灵气的运转,都很艰难。

像他在迷魂岭掉进的那个黑洞,效果就相当于禁灵,若不是他没命地扔灵石出去,没准已经摔死了。

风黄界的修者来到幽冥界,不用禁灵大阵,都算是被禁灵了,没有灵气可吸收,还有被阴气腐蚀的可能。

不过刚才攻击陈太忠的那种术法,相当于完善了禁灵大阵——禁止他体内灵气的搬运。

而那种灵气粘滞的感觉,跟被掌控次神通攻击,有些类似,但细细体察的话,还是能发现明显的差异。

陈太忠刚才的处境危若累卵,根本顾不得多考虑,现在他才愕然地发现:合着不是掌控!

禁灵的话,他的麻烦就大一点了,方才他能突破禁灵的禁锢,根本不是靠着万里闲庭的空间属性,而是因为——他刚刚吞服了回气丸!

来自浩然宗的回气丸,实在是太霸道了,陈太忠做为丹药服食者,都会被整得遍体鳞伤,小小的禁灵,哪里挡得住它灵气的扩散?

而此刻,回气丸的药性快过去了,他一咬牙,又摸出一颗回气丸来,嘴里却是喷出一口血来,“我去,禁灵?这是打不过了!”

说完之后,他转头就跑,想通过示弱,引对方来追击。

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不愿意服食第二颗回气丸,因为这一场战役,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,以他的经验来看,连续服食两颗回气丸,他起码要休整二十天,身体才能恢复过来。

倒不如将对方引到远处,让纯良出手击杀。

不过非常遗憾,见他遁走,只有三两只御魂兽带着队伍直追,更多的御魂兽,再次扑向了苦苦防守的修者们。

“我去,这异族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精明了?”陈太忠心里大奇,在他的印象中,幽冥界异族属于未开化种群,虽然也算智慧生物,但是头脑还赶不上猛犸。

其实他的看法没错,只是那两只玉仙的御魂兽,头脑略略聪明一点,认为他虽然败走了,可是冲上去追杀的话,还是要付出不少代价。

既然是这样,不如集中精力攻打其他比较“孱弱”的异位面侵略者,也算是诛杀对方的有生力量。

这两只御魂兽如此决定,其他同族自然也有样学样,有些低阶御魂兽出于义愤,要追杀他,可是转头一看——我去,大部队没跟来?还是退走吧。

陈太忠这么一跑,小湖的修者傻眼了:没搞错吧,陈上人竟然……跑了?

面对去而复返、气势汹汹的御魂兽,以及铺天盖地的寄生蜂,有人绝望地大喊,“阵法师、阵法师……混蛋,怎么还修不好大阵,是跟师娘学的艺吗?”

“我艹你大爷,不见陈太忠都跑了?叫唤个卵蛋……我去,陈上人又回来了?”

陈太忠以奇快的速度冲了回来,他双唇紧闭,一抖手,打出数十个火球来。

就在这眼花缭乱的火球中,纯良微微一张嘴,几个不起眼的火球,悄然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玉仙之下的寄生蜂、御魂兽和阴将,真的是挨着就死,其他御魂兽见势不妙,再次一哄而散,转头就跑,逃跑中甚至撞上了其他寄生蜂,现场一片混乱。

狼妖见状,心里大定,也从防御阵中冲了出来,“混蛋,不要跑!”

还有两只高阶狼修,跟着冲了出来,其中一只口吐人言,“一直围着我们打……很痛快是吧?”

陈太忠看着它们发威,自己却没有追上去,而是不住地打出火球术的灵符,掩护纯良的攻击,心里暗暗感慨:这狼族自我吹嘘挺凶,其实也是欺软怕硬啊。

不过下一刻,他的身子一蹿,也猛地追了出去,“混蛋……竟然禁灵,须饶你不得。”

他不得不冲出去,因为……他含在嘴里的第二颗回气丸,竟然化了,滑进了肚中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