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八十七章 对错之间

对于狼妖的惊慌,陈太忠很轻蔑地一哼,大声回答,“舍不得灵石,那还打什么仗?”

为了防止异族发现,两个防御阵里都有玉仙级别的战力,他的喊话,是使用了隐藏方向的手段——反正两个防御阵,距离还不到四里地,直接喊话就行。

这样明目张胆地沟通,对异族的四个玉仙,算是极大的刺激,不过那四个玉仙偏偏沉得住气,并不着急出手。

它们非常怀疑,这两个防御阵的异位面修者中,存在超级杀手,而这两个阵势,又可以相互支持,一旦亲自出手,就给了对方各个击破的可能。

所以它们采用了最简单的手段——消耗!只要身后的阻击队伍能挡住救援者的攻击,它们完全可以慢慢地歼灭这支冲得太狠的小部队。

事实上,异族的战斗计划,并不是围点打援,自家被人堵在群落里,堵得非常狠不说,对手还在不断地推进和侵蚀,这样的战斗前景,是令人绝望的。

一味的防守,相当于等死,异族也很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。

所以它们不但祭出了人海战术,消磨对方战斗潜力,同时决定,宁可付出一定的代价,也要狠狠地咬下对方一块来,令对方不敢再轻兵冒进。

有了这样的战绩,对提升本方的士气,也是很有帮助的。

所以它们才设了这么一个局,坑一支队伍进来,而圣母情结发作的陈太忠,不小心就中招了。

没有围点打援,陈太忠的谨慎,似乎是错误的,但其实并不是这样,他们若是放弃防御,没命往后撤的话,绝对会遭到这些异族的迎头痛击。

四个玉仙异族,带着足够多的小弟,这迎头痛击,会造成多大的杀伤,那根本是不用说的。

哪怕有修者幸免,那负责阻击的队伍,会给他们造成惨重的第二轮杀伤,再加上负责剿杀的队伍从后方夹击,能有多少人幸存,真的很难说——一个,或者……三个?总不会超过十个。

这个陷阱,完全是为了歼灭这支队伍设置的,被围攻的异族,太需要一场胜利来提升士气了。

同时,这场胜利,能迟滞对方推进的速度,能争取到时间的话,就可能等到援兵。

不过必须指出的是,阻击的队伍,也是实力雄厚,小湖营地后方的部队若是方寸大乱,敢贸贸然撞上来的话,绝对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这场战斗,关系到士气,关系到争取生存的时间,群落差不多集中了四分之一的精锐战力,来打这一仗,甚至将隐藏的杀手锏——御魂兽这样的外援,都暴露了出来。

对异族来说,到目前为止,战斗计划执行得……不是很通畅。

外面的异位面修者,并没有贸然进攻,而是在有条不紊地调集兵力,而被围困的小队伍,竟然不着急回撤,而是就地组织起了防御。

这是异族们不愿意看到的,不过阻击的队伍,确实足够强大,而且通过切断的对方封锁线,还有大批异族,在源源不断地赶往阻击一线。

时间越久,它们阻挡住对方的信心就越大,而被围住的小部队,存活的希望就越渺茫,所以它们真的不着急,就是想慢慢地消耗对方。

若是对方解围的队伍敢冒进的话,也会遭到迎头的痛击,异族们也不是完全不懂战术的——如果应变得当,在围歼先头部队的同时,能做到围点打援,那就更好了。

此刻,外线的三支部队,已经知道小湖营地的先锋,陷入了对方的包围之中,那两个营地闻言,第一个反应就是——你小湖的这些乌合之众,冲那么快干什么?

一直以来,五宗联盟和天下商盟嘴上不说,心里却看不上小湖这大杂烩,哪怕小湖有个近似于传奇的巨头——散修之怒陈太忠。

五宗联盟看不上小湖,这很正常,他们是一色的宗门弟子,天下商盟则是第一批修者建立的营地,底蕴也不是第二批修者能赶得上的。

不过,看不上归看不上,听说异族竟然能设下这么一个套,硬生生地将五百名的修者坑进去,两边还是尽快派来了修者,商量对策。

这时候,小湖的队伍,已经从慌乱中清醒了过来,剩余的五个巨头齐齐表示——对方很有可能是围点打援,咱们要慎重。

“你们就不担心,异族是想歼灭你们的前锋吗?”天下商盟的来人,不解地发问。

其实对他来说,小湖营地的损失,跟天下商盟一点关系都没有,人家不着急救援,他完全没有必要瞎操心——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必要,毕竟是盟军,能减少点损失还是好的。

其实他这么问,主要是有点好奇:为啥你们一点不着急呢?

“据我们分析,他们主要的目的,是围点打援,”林听涛一本正经地解释——真不愧是明灯,专往歪处照。

“何以见得?”五宗联盟的人发问。

对五宗联盟来说,小湖营地虽然是宗门体系占据主导地位,但终究是外人,他们虽然也愿意适度地搭救,可是……我们的队伍,本来就是人数最少的好吧?

“因为……咳咳,”林听涛轻咳两声,四下看一看,不无自得地掀开了底牌。

“因为我们确认,小湖营地到现在为止,没有人员伤亡,也就是说,对方攻击的意愿不强,那么……它们为什么攻击的意愿不强呢?”

攻击的意愿不强,那攻击的目标,肯定就是瞄准了救援部队,这不需要解释。

那两家巴不得慢慢地调整队伍,一点点地反击——小湖的损失,又不是我们的损失。

不过该问的话,还是要问的,“你就不担心,对方是拖延之计,麻痹咱们的同时,尽快消灭你们的前锋?你们的前锋若是全军覆没,真的太打击士气了。”

五宗联盟修者的问话,很有代表意义——其实这就是真相,天下商盟也表示赞同,“是啊,很可能他们已经损失惨重了,急等救援……你们跟前方,有便捷直观的联系方法?”

“他们真的没什么损失,”林听涛傲然一笑,沉吟一下,他又表示,“便捷的联系方式……都被阻断了,但是,我们想了一个很直观的办法。”

“愿闻其详,”那两家齐齐发话,战场上阻隔通讯的手段非常多,虽然小湖的队伍,和前锋离得很近,不过相距十余里,但是想要干扰沟通,方法真的不要太多。

通讯鹤什么的,不用说了,直接阻断;通过施放焰火来传递信息的话,跟地球上的旗语一样,需要约定——而且旗语也只能传递简单信息。

若是异族也胡乱放一些焰火,那完全没有办法精准传递信息。

至于说地球界带来的对讲机,也存在干扰的问题——对讲机是那俩队伍不知道的,但是灵气的波动,当然会影响到电磁波。

“因为我们为每个修者,都设立了命牌,”林听涛洋洋得意地回答,这是个很简单的举措,但是风黄界的高阶修者,并不把低阶修者放在眼里,命牌多设在家族或者宗门内。

军队通过设立命牌,了解前方队伍的死伤,能最直观地感受到战况,不过此事有点繁琐,而且军队作战,死伤是常事,只知道前方战局就行了,没人在这个上面下功夫。

所以说,这样的分析手段,相当于是个盲区,说穿了一文不值,但是不说的话,没有几个人能考虑得到。

林听涛也能想得到,自己这话的价值非常大,不过不说出来,也没有太大的意义——小湖营地的修者,都知道自己有战斗命牌,传出去也仅仅是个时间问题。

说来说去,无非是个思路,戳穿了就是一层窗户纸,谁学不来?

既然是这样,不如林世子亲自点破,惠而不费的事情罢了。

果不其然,这样简单的回答,还是震惊了那两家,天下商盟的修者在错愕之后,竖起一个大拇指,“佩服,林世子果然是、果然是……果然是天纵奇才。”

五宗联盟的人也微微点头,“于平凡处见神奇……与林世子一晤,始知大智慧!”

两家心中决定,待商议完之后,马上就将这法子借鉴回自家队伍——为每一个修者设立命牌,不光是要了解伤亡情况,更是可以在消息传递受阻的情况下,推算战场的动态。

不过,那是后面的事了,现在大家商量的,是如何解救出那支队伍。

林听涛并不认为自己是明灯,恰恰相反,那两边的赞叹,令他有些忘乎所以,认为自己是难得一见的军事天才。

于是他指出,希望天下商盟能派出两百人,伙同小湖营地的后续力量,对打算“打援”的阻击力量,做出佯攻。

至于五宗联盟,就不用抽调人手了,他们的修者本来就少,只是按照原来的计划,继续向前推进,同时从侧翼攻击围困小湖先锋的阴族。

他认为,既然小湖这边拖住了不少异族的战斗力,那两家推进的压力会小一些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