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八十六章 孤军

异族的穿插和迂回,极大地震惊了小湖营地,负责前后沟通的几名修者措不及防之下,三死五重伤,拼死将消息传到了后方。

第一时间里,林听涛就拿出陈太忠给的对讲机,沟通前方,“出现什么情况了?出现什么情况了,要把你们抢救出来吗?需要出动战舟强攻吗?”

“不小心跑得远了点,”陈太忠轻咳一声,“直线距离并不远,战舟可以备战,暂时没必要强攻,按照原计划,缓缓推进即可,不要露出漏洞,我们已经组织就地防御,我们已经组织就地防御。”

“需要强攻,需要强攻,”狼妖一把抢过对讲机,大声嚷嚷着,“必须把异族的嚣张气焰打下去,必须……我艹,这玩意儿怎么这么不经捏?”

它不但没有按住送话键,因为太激动,手上微微一使劲,直接将对讲机捏了一个稀烂。

陈太忠很无语地看它一眼,“你得赔……咱们已经陷入围困,首要的是不能慌乱,先要搞清楚,异族的目的是进攻咱们,还是围点打援。”

围点打援这一概念,狼妖还是清楚的,终究是捕食性的动物出身。

但是此刻,它的情绪异常激动,“笨蛋,先要把队伍连起来啊,孤军深入是战场大忌,你身为人族,连这个都不知道?”

“大忌归大忌,做为战场指挥官,现在我们要做的是,有一颗清醒的头脑!”陈太忠大声喊道,“就地防御,能在减少损失的同时,给对手最大的杀伤,你胡乱指挥,可能导致援兵陷入危险的境地!神圣狼族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,连打硬仗的胆子都没有了?”

“我狼族从来不怕硬仗,”狼妖气得吹胡子瞪眼,“我只是可惜,本族的八十修者……”

“人族三百多修者呢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现在想那些,没用……摸清对方目的再说,大不了我拿蘑菇开路。”

“你不是没有蘑菇了吗?”狼妖终于镇定了下来,狐疑地看他一眼,“人族果然奸诈。”

“也许有,也许没有,”陈太忠很装逼地回答,“反正我也在这里,脱不开身的时候,我若是有,当然会用。”

这一下,狼妖是彻底地无语了,它也不确定,陈太忠到底还有没有蘑菇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陈上人的蘑菇,在小湖营地被传得神乎其神,成为了几乎可以媲美真仙出手的大杀器,这一言既出,绝对可以稳定军心。

孤军深入,最怕的就是见不到救兵,没有脱身的机会,虽然大家目前占据了相当靠里的突出部,自豪感是有了,也深明这个意义,但是总难免忐忑——有活下去的机会吗?

此刻陈上人说,大不了拿蘑菇开路,这就让大家多看到了一丝希望——还是大杀器级别的。

狼妖心里是有点怀疑,但是此刻,它也只有打气的选择,“你们放心,安心防御,不要担心撤退的问题……陈上人的蘑菇,会保证咱们脱身。”

“什么?你说陈上人没蘑菇了?混蛋,你的消息还能灵通过我?这么说吧……不管你们信不信,反正我是信了!”

说话间,异族的进攻就开始了,而且是自外而内的攻击,也就是说,攻击的一方,主要来自于外圈,将他们向群落深处挤压。

两个山包,眨眼之间就被围住了,内圈方向的攻击力要弱一点,似乎在鼓励他们向这一方突围。

这个时候,提前布好的两个防御阵,就起到了极大的作用,这防御阵虽然布得仓促,但终究是用在战场上的,可抵挡一名初阶玉仙的连续攻击。

这么大的群落,初阶玉仙肯定不会少,多的不用说,十来个总有会有,攻破防御阵并不难。

而且异族也能组成类似战阵的队伍,七八只高阶天仙,就能有打破防御阵的能力。

像眼下就是,围攻两个防御阵的,有两只寄生蜂玉仙,还有两只玉仙级别的御魂兽,诸多修者见状,心里忍不住一凉——这寄生蜂群落,还有外援?

御魂兽在一开始,指挥着阴兵阴将攻击十只灵舟,这灵舟对它们的杀伤,实在太大了。

不过灵舟虽然防御力差一点,远比不上战舟,可它们躲在防御阵里,防御能力登时提高了好几个等级。

攻击一阵之后,御魂兽果断地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,开始指挥阴兵阴将,狂攻防御阵。

阴将只是天仙修为的,但是十来名阴将,竟然组成了一个古怪的长蛇阵,不但能适当地抵御弩炮,还能发出一股腥臭的黑水,冲击和腐蚀防御阵。

“蚀灵腐液,”陈太忠脸一沉,认出了这个东西,此物是阴将组成的战阵中,才会出现的,据第一批征战者反应的消息说,这东西能污染灵器、宝器,破阵效果也不错。

不过使用这个东西,是会伤及阴族本源的,只有在拼命的时候,才会见到,阴族修者中,多为冷酷之辈,伤了本源,逃回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所以一般来说,御魂兽驾驭的阴兵阴将中,才会经常性见到这种手段,不过要说经常,也不是很多,毕竟要损失战斗力的。

两只御魂兽没攻击多久,就采用这种手段,可见有尽快决定战斗的意愿。

不过听到这四个字,不少修者的眼睛就是一亮——我去,竟然出现了这种好东西?

蚀灵腐液是阴族的压箱底手段之一,能对人族修者造成极大的危害,但是同时,这东西又是极为有用的炼器材料,算是幽冥界著名的顶级材料之一。

为此,风黄界的修者,开出了极高的价格,收购蚀灵腐液,尤其是这东西不是天然产出的,必须得阴将以上,心甘情愿地凝练出来,其珍贵之处可见一斑。

“谁想出去收集这腐液,我不拦着,”陈太忠见有人跃跃欲试,就沉声发话,“不过要先报名,以免影响了队伍的配合。”

这个要求不算难为人,不过那些兴奋的家伙定一定神,看一看外面漫天飞舞的寄生蜂,以及漫山遍野的阴兵阴将,终于压下了心中的躁动。

蚀灵腐液好是好,可是就算能冒险弄到手,也得能留得下命来享用才行。

阴兵阴将和天仙级的寄生蜂,围着防御阵疯狂地攻打,十艘灵舟火力全开,狠狠地打向它们,防御阵的圈子外面,没用多久就堆起了大片的尸体。

四只玉仙级的异族,并不着急出手,只是冷冷地看着双方拼损耗,它们要预防对方的同等战力,必须要无视一些牺牲。

这是战争,冷酷而且无情。

它们不动手,以陈太忠的胆大包天,都不敢冲出去,防御阵是防外而不防内,冲出去容易,想回来可是难了。

不过,既然是防外不防内,有些人族的弓修,站在防御阵里,也能射杀外面的寄生蜂和阴兵阴将。

向外扔符箓和术法,作用就要差一些,毕竟防御阵是存在灵气波动的,会严重影响输出的伤害,以及有效距离。

当然,飞剑之类的,效果不会受到影响,但是这玩意儿发得出去,想收回来……就难了。

所以辅助灵舟弩炮的,就是稀少的弓修。

湖营地的弓修原本就不多,还有不少是用在斥候里了,这次出来的队伍,已经是特意多带了弓修,而眼下这三百余人的修者队伍,弓修也不过区区八人。

再加上一些会弓术的修者,满打满算不到三十人,两个防御阵里各有十来人。

不过饶是如此,弩炮和弓修的存在,令阴兵阴将和寄生蜂群,尝到了防御阵的反击能力,逐渐地,它们也后退了不少,通过远距离的攻击,对防御阵实施打击。

这一幕,跟地球界的战争都有点类似了,防御阵就是装甲坚固的坦克,人族修者还能通过火炮和机枪,做出反击。

而异族这一方,不得不撤到一定的距离之外,再远远地攻击,而由于玉仙没有出手,这些攻击是不破防的。

但是这比喻,也不够形象,异族的攻击虽然不破防,但是支持防御的,是灵石催生的灵气,不是真的装甲,在饱和攻击下,防御阵可以被击穿。

因为两个防御阵不能移动,防守起来难免被动,而外面发起攻击的异族,都是可以移动的,灵舟的弩炮只能不住地转移方向,追踪对方。

所幸的是,陈太忠要求的是布置两个防御阵,这两个防御阵之间,可以守望相助,并且能够交叉射击,为对方分担压力。

所以说,两个防御阵,虽然消耗的灵石要多很多,但是带来的优势,也不是灵石能买得到的,起码攻击的异族都有一种感觉,若是只有一个防御阵,仗就会好打很多。

事实上,这两个防御阵里,修者也在提心吊胆,经过七八个时辰的磨合,异族也越攻越精明,攻击对防御阵造成的伤害,越来越大。

同时,对于阵中发出的攻击,异族也越来越会躲避了,这让弩炮的歼敌成本剧增。

“这么撑下去,简直是在吃灵石啊,”另一个防御阵里,坐镇的狼妖有点崩溃的感觉,哪怕是身为玉仙,它也被消耗吓坏了。

它冲着对面的陈太忠,大声嚷嚷着,“防御阵加灵舟……消耗的灵石太可怕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