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八十五章 截断

“太忠上人你听我说,”林听涛沉声发话,他对陈太忠的圣母心肠,很不以为然。

但是,话还得说得婉转,“这是战斗需要,战场上容不得菩萨心肠,慈不掌兵,而且你没发现?死去的多是临时征召的修者,只剩下咱小湖修者的话,战斗力未必就弱于那五宗联盟。”

这话,陈太忠爱听,不过他还是指出,“但是咱小湖的修者,重伤也近两百了。”

“战斗嘛,哪有不死人的?”林听涛很不以为然地表示。

“据我所知道的战例,经常是一个战队甚至一个营,拼完了之后,再派出去新的队伍接手,这样能最大程度地保持队伍战斗力的完整。”

这是实话,陈太忠以前虽然没有打过仗,但是在地球上,信息爆炸的时代,他也看过一些战斗的片子,了解一些战斗理念。

有种普遍的认知是,极端情况下,一个队伍打得半残撤下来,不如就让他们硬扛着,死完就死完了——这是战斗需要。

待到发起总攻的时候,让一个建制完整的队伍,换下那支队伍,完整的建制和彻底的生力军,能形成最强的冲击力,更好地达到战斗目的。

陈太忠其实不是个心软的,但是看着自家人一点一点地打没了,他真的看不过眼——明明可以支援,为什么不做呢?

他也知道这种战斗理念,是被广泛认可的:战争,本来就是残酷的,不可能温情脉脉。

但是他终究不能认同这个观点,哪怕他也知道自己的表现,是有点心软了。

对他来说,心软是很丢人的,于是他找个理由,“咱小湖的修者,练习的都是游击战,打不过就跑,强的是逃跑中的互相掩护,是保存实力,现在是攻坚战,战术战法都不同的!”

林听涛被他说愣了,仔细想一想,还真是这么回事——其实他也是初上战场,没什么经验,多是遵循前人理念罢了,所以容易被忽悠。

可是想来想去,他觉得蛟妖的担心,很有道理,“我还是不同意你的观点,咱表现得太强大了,等到总攻的时候,会被重点照顾的。”

“这样吧,”陈太忠也犯拧了,他一旦认准死理,就不会回头,“其他真人轮着上,我一个人,一直顶在前面……多苦多累,是我一个人的事,这总可以了吧?”

林听涛还是有点不满意,你倒是苦和累了,但是这么做……咱们这支队伍,依旧会吸引来异族的高度关注,总攻时,我们也要跟着倒霉!

可是,陈上人的话,听起来也有点道理,他也不好坚持驳回——小湖的修者,攻坚战打得确实少,于是他点点头,“你既然要坚持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
事实证明,林听涛果然是……不灭的明灯!

在打出一个反击之后,队伍稍微休整了一下,灵舟一边开始清扫残存的、藏匿着的寄生蜂,一边又发起了狂轰滥炸,整个队伍继续向前推进。

这次推进的阻力,不是特别大,异族没有第一次接触时,那种节节抵抗的气势了,约莫用了十个时辰,竟然又推进了二十里。

二十里之后,前方竟然出现一片真空,前面的尖刀发现,申请继续向前打穿。

陈太忠直觉地感到,事情不对了,这片异族群落,占地也不过四五万里方圆,小湖和天下商盟是对进的,相互之间的距离,也不过三百多里。

到现在为止,小湖已经向前推进了一百里,若是天下商盟也是这样的推进速度的话,相当于三支队伍已经将寄生蜂群落的生存空间,挤压到万里方圆左右了。

这时候,前面竟然出现一片真空,若是能再挺进五十里……寄生蜂的生存空间,会被挤压到千里方圆——对方能忍受这样的挤压?

“斥候前探,队伍停下休整,”陈太忠做出了决定,并且找到了轮值的监护真人狼妖,“有必要问一下其他两支队伍的进展了,你认为呢?”

“前面空得太奇怪了,”狼妖也觉得不对了,“休整一下很有必要,我认为,得做好后撤的准备。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提出建议,“还是做好坚守的准备吧……都来到这儿了。”

“坚守……损失会很大的,”狼妖犹豫一下,终于叹口气。

它的手比较潮,抽中了来此作战,虽然没抽中的猿妖、狐妖之类的,也派出了不少本族修者,但是狼族来的修者,是兽族里数量最多的。

下面五百修者的战队中,狼族就占了八十名,须知此次来攻打寄生蜂群的小湖修者,都是选的各族精英,战斗力超强,打不过的话,逃跑的能力也很强。

它不愿意把这八十名本族精英交待在这里,事实上,在陈太忠和林听涛的辩论中,它是支持陈上人的,“咱们打游击战的,何必坚守?”

“楔进来这么深的一个钉子,为什么要跑呢?”陈太忠的性格,其实是有点矛盾的——起码别人看起来,是有点矛盾。

他既强调保护低阶修者,但是一旦占据了他自己认为的战略要点,也不怕做出牺牲,好不容易冲到这里了,只要能坚守住,会对战局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。

其实保护低阶修者和做出牺牲,本身并不矛盾。

就像前文说的,一个队伍都快打光了,也不派队伍换防,看起来残忍,可是能保证对敌人最大的杀伤,能收获更大的战果,从大局上说,何尝不是对低阶修者的保护?

陈太忠不支持这个模式,是因为他觉得,那样对坚守的队伍,太不公平。

同样是坚守,前面说的模式,会让修者生出这么一种感觉——“我艹,一百个人打得剩下十个人了,尼玛……援兵呢?合着老子是被牺牲了!”

但是后者,也就是现在坚守的话,大多数修者,会生出一种使命感——“我艹,一百个人打得剩下十个人了……老子居然还活着,还在坚持,你们这群短腿的王八蛋,赶快来接手这个要点啊!”

一个是盼援兵不来,越等越心寒,一个是能撑一阵,就多一份骄傲,实质是差不多的,但是心情就差得太多太多了——很多人其实不怕死,只是怕自己死得不值得。

做为炮灰牺牲,和做为深入敌后坚守战略要点而阵亡,这感觉,绝对是不一样的。

狼妖还是有点犹豫,“有陷阱的话,坚守就是找死了。”

“有陷阱的话,你以为异族想不到咱们要后撤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托信息爆炸的福,他考虑问题还是比较全面的,“运动中接敌,更可能全军覆没。”

说完之后,他也不理会狼妖,而是直接发出命令,“前方的两个小山包,斥候火速去探,没有问题的话,立刻架设防御阵,要快!”

两个小山包,距离这里都是七八里的模样,又是前进了不少。

山包相互之间隔着三四里,真的架设两个防御阵,也能互为犄角,进退的空间多了不少。

狼妖很想不买帐,带着队伍转身就走,但是它对小湖修者的影响力,比之陈太忠差得太多,它要真的离开,大约也只能带走自家的八十名狼族修者,了不得再加上二十名猿族修者。

这种阵势,真的被人断了后路的话,冲都冲不出去,结局很可能是全部战死。

倒不如坚守两个山包,博一下了,于是它长叹一声,“陈上人,你害我不浅。”

“你想走的话,也随便你,”陈太忠哼一声,很不客气地回答,“我觉得你留下,活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”

对两个山包的侦查,还是出现了点意外,一个山包之下,竟然有个地洞,藏了近千只的寄生蜂,里面竟然还有一只玉仙级别的寄生蜂。

陈太忠和狼妖齐齐出手,再加上十二艘灵舟,在一炷香的功夫,就解决掉了这些寄生蜂,那玉仙的寄生蜂想逃跑,但是中了陈太忠一记束气成雷,又有一枚弩炮打中了它。

最后,是狼妖张嘴,一口将它咬死了,收获了三级阴气石一块,陈太忠也没跟它争。

然后,队伍火速布下防御阵,这防御阵也是半成品,早就准备好的,布设起来,虽然不如拿着阵盘那么轻松,但是威力要大不少。

布设防御阵的时候,陈太忠和狼妖接到了其他两个营地的战斗进展情况。

天下商盟的进展,要慢一点,他们的修者赚钱心切,一直不顾疲劳地顶在第一线,因为疲劳作战,使得他们的进攻速度变慢了。

五宗联盟的进展不比小湖慢多少,不过相互之间,还是出现了脱节,两家的进攻队伍,原本是挨着的,现在出现了十余里的空档。

就在小湖发现不妥的同时,一支异族的队伍猛地出现了,出现得极其突然,正正地截断了两方的联络。

按照战后的分析,它们应该是提早就埋伏在了附近,并且使用了大型的隐匿术法,或者是具有“忽视”作用的幻术——还得是战役级别的。

这一截断,小湖营地的五百前锋,登时就有成为孤军的可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