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八十章 准备反击

真仙会不会出手?陈太忠想一想,觉得猜这个,没有多大意思。

不过,在林听涛问了他之后,大殿里逐渐安静了下来,其他巨头也纷纷扭头看了过来,很显然,大家非常注重他的看法。

看到诸多的目光扫向自己,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看向康剑曜,“康真人,这个污魂位面进攻风黄界的消息……是否属实?”

同其他人不同,他是下界飞升上来的,又是散修,一直经受着信息不够和不对称的苦恼,首先想到的就是,这信息不会是有问题吧?

嗯?大家一听,登时就是一个激灵,是啊,是否属实呢?咱们先得把消息落实清楚,再去推算其他事情。

更有人想到,若不属实的话,风黄界还放出这样的风声,那就是把远征军当作诱饵了,将幽冥界的真仙诱出之后,好强力诛杀之。

“属实与否,我也不知道,”康剑曜缓缓地摇头,没有丝毫的犹豫,显然,他也考虑过这个问题,“目前能联系到风黄界的,只有皇族中人,我没有其他验证消息的途径。”

“那咱们大可以等一等,”蛟妖马上发话了,它对蛟王还是很有信心的,相信大尊不会不管这里的子民,“再过一阵,没准就能联系上大尊了。”

“可是如果消息属实的话,风黄界的亲族,却是等不起的,”师郢麻冷冷地发话。

陈太忠不理会他俩的争执,继续发问,“要咱们发起进攻的,是哪个真仙,或者说……是哪些真仙表示的?”

他基本上相当于事不关己,所以头脑相对清醒,问的问题也都在点上。

“这是皇族大营转来的指示,是这里最高的统帅,我怎么好问是哪个真仙?”康剑曜苦笑一声回答——须知他也是皇族一系的供奉,算皇族势力。

“有人问了,”师郢麻沉声回答。

这便是小湖大营不得不派两个人族真人去参加会议的缘故了,康真人属于官府体系,他却是宗门体系的人,有些康真人不好打探的事情,他却可以。

师真人缓缓发话,“据说是人族真仙全部同意了,兽族大尊也都表示认可……此番来传达指令的,是异姓王马伯庸。”

“马伯庸?”真意宗的三名巨头齐齐愕然,脸上的表情……异常古怪。

“陈上人你这啥表情啊?”那个低阶的猛犸大妖,第一次发话。

陈太忠的嘴巴抽动一下,低声嘀咕一句,“怎么会是……他?”

他对那个笑口常开的矮胖子,没啥好印象,听说是此人,心中隐隐升起点不好的感觉。

“他有什么不可靠的吗?”狐妖见他这副模样,马上追问。

陈太忠扬一扬眉毛,并不答话,他能说什么?

倒是马疯子发话了,“可靠……还是没问题的,他是中州皇族派到真意宗的监军,号称算无遗策,但是我觉得这个算无遗策的天机术,跟林世子有得一比。”

“马疯子你啥意思?”林听涛受不了啦,拍案而起,怒视着他。

这点争执,也只是个小插曲,陈太忠不理会这俩,而是又问一个问题,“那现在各个营地散落成这样,是该各自归建呢,还是以现在的营地组织为主,开始作战?”

若是各自归建的话,战斗力肯定会有大幅提升,但是发起攻击的时间,肯定要推后。

“各自归建危险太大,损耗也太大,”师郢麻摇摇头,“马真人不希望出现不必要的损耗,他认为现在大家已经磨合了一阵,建议就以现有的单位作战,不过要集中兵力出击,听从皇家大营的统一调度。”

“那么,我没有别的问题了,”陈太忠站起身,向大殿外走去,反正是要出击了,想再多也没用,与其猜测真仙会不会出手,倒不如用心修炼一番,正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。

至于说开采那两个矿的事,就顾不得考虑了。

很快地,这个消息也在营地传开了,不过大家都不知道,风黄界已经被污魂位面入侵,只知道远征军要发起反击了,全面的反击。

这个消息,是很振奋人心的,陈太忠不想看他们傻乎乎地高兴,但是也没办法说破,只能缩在小院里,努力地冲击玉仙。

这天,他从通天塔里出来,看着摩拳擦掌的人群,心里暗叹一声:无知果然也是种幸福。

正感慨呢,宁伶仃前来汇报,“师真人找您有事。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成战荒又出任务了?”

“没有,”宁伶仃摇摇头,“他说全面出击,有点为时过早,师真人说他妄议营地策略,罚他去做营地清洁。”

按说,成战荒是摆明车马投靠陈太忠的,别人就想处罚他,也要考虑一下陈上人的感受,不过显然,此番他犯的错误,太过敏感了,不处罚不行。

小湖营地的管理,是相对宽松和公平的,也允许有不同的声音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是一个远征军的营地,执行的也是军规。

区区一个灵仙,要置疑营地的决定,还是极为关键的决定,这种异声必须严惩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师郢麻这种行为,绝对不算对陈太忠的挑衅。

陈太忠对此表示理解,于是点点头,“请师真人进来。”

他以为,师郢麻此来,是解释成战荒的事情的,而他确实没有怪罪对方的意思,无非是去搞营地清洁了,活儿比较苦和累,但真不算什么大事——又没有生命危险。

但是师郢麻进来之后,先问一句,“陈上人,你对马伯庸,到底是什么观感?”

嗯,这是什么意思?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你是想问什么?不过想一想之后,他还是挠一挠头回答,“个人的观感并不重要,虽然我不想接近他,但他是我真意宗实质上的监军。”

“呵呵,”师郢麻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,然后又问一句,“陈上人可清楚污魂位面?”

尼玛,陈太忠听到这话,脸登时就拉了下来,你笑我是从下界飞升的土鳖吗?

陈某人确实是下界飞升上来的,但是总不至于连这大名鼎鼎的污魂位面都不知道,他沉吟了一阵,才轻哼一声,“了解一些,我看了不少玉简。”

师郢麻并不理会他的反应,而是嘴角一撇,微笑着发话,“你是否知道,风黄界一直在寻找污魂位面?”

“知道,”陈太忠再次点点头,这个问题,问得就相对深奥了。

大多数风黄界的修者认为,污魂位面已经被打散了,但是他阅读了不少玉简,知道风黄界抱着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”的想法,一直在寻找这个位面,“但是双方解除锁定,找不到。”

“陈上人果然知道很多,”师真人欣然地点点头,“那么,你知道污魂位面,为什么能及时入侵风黄界吗?按说解除锁定,他们找不到风黄界的。”

这才是你想要问的吧?陈太忠狐疑地看他一眼,然后摇摇头,“不知道,我甚至不能确定……污魂位面是不是入侵了风黄界。”

“绝对入侵了,”师郢麻断然地发话。

亏得前两天,大家都还在讨论,皇族传来的消息,是否真实,还争得脸红脖子粗,现在他竟然能断定,风黄界确实遭遇了危险——这信息的不对称,也太厉害了一点吧?

陈太忠听得就有点不高兴,合着你把我们都当猴耍?

不过,他也对下面的修者,隐瞒了一些消息,所以才导致大家摩拳擦掌想反攻。

念及此处,他决定不跟师真人一般见识,“嗯,你想要说什么?直接说好了。”

“污魂位面,原本是找不到风黄界的位置,解除锁定是双向的,”师郢麻淡淡地发话,“他们能适时切入风黄界的位面,并且发起攻击,这不是偶然,也不是位面熵值能推导出来的……没有什么天机术能做到这一点。”

陈太忠呆呆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好好说话!”

“位面的排斥和吸引之力,才会让风黄界暴露出来,”师郢麻淡淡地看着他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但是想来想去,总是抓不住那丝感觉,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“宁伶仃的登仙,可能是原因之一,”师郢麻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这是要怪到我头上?”陈太忠眼睛一眯,面沉似水。

根本就没这个道理,没人说不能在异位面登仙,而且登仙成功,还能提升远征军的士气。

“没人怪你,”师郢麻淡淡地发话,“但是,客观上造成了不好的效果,这个你要清楚。”

关我屁事啊,陈太忠心里极为恼火,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,他下巴微微一扬,“你继续。”

“我玉衢宗明仙,也发现了空间排斥和吸引之力,”师郢麻意味深长地看着他,“我估计……这还得感谢陈上人。”

你到底想说什么啊,陈太忠又迷糊了,想一想之后,他的眼睛猛地一亮,“贵宗大营也联系上了本宗?”

他的嘴里,从来难出一个敬语,居然用贵宗来称呼对方,可见他的心情。

“只有寥寥几句,”师郢麻脸上也没什么得意的样子,他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首先,要提防奸细,我宗真仙说了……根子就在前三排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