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七十九章 何去何从

没接到这个消息之前,风黄界的修者们,对此次位面大战,还是比较有信心的。

虽然第二波投放的修者遭了暗算,但是从大局上看,这样的失败,风黄界还是承受得起的。

而且,就算这样的散兵游勇,经过一番努力之后,也逐渐在幽冥界站稳了脚跟,现在都在考虑出击了。

这还是风黄界的真仙没有出手,虽然大家也知道,幽冥界的真仙好像也没有出手,但是真仙对真仙的话,风黄界的战力依旧是很可观的。

真仙不出手,风黄界的修者能在幽冥界落脚,并逐渐扩张,这就说明,幽冥界不是风黄界的对手,无非可能打得时间长一点罢了。

此前大家最担心的,就是联系不上风黄界,一旦联系上了,来几个真仙坐镇,横扫幽冥界,那是必然的,甚至大家都在考虑,胜利之后,如何能获得更多的收获。

现在,倒是联系上本土位面了,但是坏消息也传来了,风黄界竟然面临另一个位面的攻击!

在场的真人和大妖,真的是坐不住了。

大家横跨位面而来,征战异族,固然是为了获得战功和发横财,但何尝不是在保卫自己的家园?

将战火燃烧到对手的家园,才是最正确的做法。

但是现在,幽冥界的战争,远远看不到彻底胜利的迹象,而自家的后院,却开始起火。

敢来征战异位面的,全是不怕死的,但是谁家没有老少亲族,在风黄界大本营?

搁给谁,这也坐不住啊,于是在惊愕之后,大家纷纷开口发问,这是怎么回事。

“好了,安静!”康剑曜大喝一声,直震得大厅的砂土,沙沙地往下掉。

眼见众人都不说话了,他才四下扫一眼,“风黄界有数十真仙坐镇,你们急个什么?再说了,位面通道尚未打通,着急……有用吗?”

“行了,看这乱的,”陈太忠闷哼一声,不高兴地发话,小湖营地的议事制度,就是这点不好,不遇到事情也就罢了,遇到事情,就跟菜市场一样,吵吵得一塌糊涂。

这时候,就必须有人维持秩序,于是他左右看一看,沉着脸发话,“先让康真人说完,谁敢再乱插话,我揍他!”

营地里敢这么强行弹压的,也就他一个人,不管是真人还是大妖,闻言都闭上了嘴,一来是会场确实有点乱了,二来就是……单挑的话,还真没谁有信心胜得了他。

于是,康真人才有时间,将他们开会的经历说一遍。

他们赶到晓天大营之后,诸多真人和大妖也是这样,集中到一个封闭的静室,由皇族大营来人宣布,已经通过被干扰的空间,联系上了风黄界。

不过非常糟糕的是,失踪已久的污魂位面,打通了位面通道,降下无数污魂修者,发起了疯狂的破坏和杀戮。

所以原本说好的真仙降临,一时半会是来不了啦,保卫风黄界,成了真仙们的第一任务,位面征战再重要,也比不上保卫老巢重要。

皇族大营的人宣布,接下来的日子,对降临幽冥的风黄修者,是一个严重的考验。

大家不但指望不上援军,还要对幽冥界的异族发起大范围的攻击,以策应家乡的保卫战——要拖住本位面的异族修者,不能让它们有夹击风黄界的机会。

听完这些话,诸多巨头面面相觑,一时间竟然无人说话——能说什么呢?

反对吗?怎么可能?大家的根可都是在风黄界。

不过众巨头心里,也都是拔凉拔凉的:这种情况下,还要全力进攻——真的太难为人了。

“皇族原本是要隐瞒这个消息的,毕竟对军心不利,”师郢麻见半天无人说话,少不得轻咳一声,他初听这个消息的时候,也是吓了一大跳,不过现在已经调整过来了。

所以他出声,开导在场的巨头们,“但是不讲明白,又担心对进攻的指令不太理解,所以破例通知所有真人以上的存在,我们现在不能指望别人,只能指望自己了。”

“我们若是犹豫,受害的将是我们的家乡,我们的族人!”康剑曜大声地发话,显得异常的慷慨激昂,有青筋在他的额头不住地跳动,“你们希望见到这一幕吗?”

“征战无所谓啊,”这时,一个声音幽幽地响起,不是别人,正是蛟妖,它眯着眼睛发问,“皇族的意思,是把异族的真仙也拖在这里吗?”

气氛越发地沉闷了。

在场的虽然有猛犸这样的笨象,但终究是都是真人境界,再笨也笨不到哪里去,这样的猜测,大家心里早就有了,眼下,不过是蛟妖将这层窗户纸捅破了。

此前的征战,顶端战力仅仅都是玉仙,风黄界的修者们打得也不轻松,现在风黄界的真仙不出动,却要大家拖住幽冥界,这岂不是要惹出异族的真仙来?

这不是找虐,根本是在找死!

想到这样的战斗前景,大家不郁闷才怪,不进攻,家乡和族人可能不保,进攻惹出真仙的话,自己的小命十有八九不保。

要说第二拨来的修者里,有不少的玉仙,拿出一些战阵或者配合的话,也能缠住真仙级别的战力,甚至可能诛杀真仙。

比如说皇族的五行诛仙阵,又比如说真意宗的三才阵,还有军中的七星绝杀阵,洞霄宗的阵术——错梦灭魂法……

然而这些阵法或者配合,也仅仅是理论上“可能”诛杀真仙,事实上,能做到缠住真仙,就已经算达到目的了。

而很显然的是,幽冥界绝对不止一个真仙,几个异族真仙齐出,风黄界的修者只有被杀的份儿,能拼掉一两个真仙,那就算够本了。

面对这种局面,大家不郁闷才怪。

“这倒也未必,”康剑曜见大家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又轻咳一声,意味深长地发话,“我认为,风黄界的真仙们,也不会坐视咱们灭亡,投放到幽冥位面的修者,已经超过了风黄主力修者的四成……这样的损失,谁都承担不起。”

真有四成那么多,来幽冥界的修者,没有游仙,灵仙虽然多,也不到全部灵仙的四成,但是天仙和玉仙,绝对有四成。

风黄界的主要战力,当然说的就是天仙和玉仙。

“皇族的人这么说了吗?”一只猛犸憨憨地发问。

众目睽睽之下,康真人缓缓地摇摇头,“只是我个人想的。”

“他们就不可能这么说,”猿妖冷哼一声,又白了猛犸一眼,“笨象,就算他们是这么打算的,也不可能说……他们还指望咱们诱敌呢。”

别说,猿妖不愧脑袋瓜聪明,还真是给大家分析出了点生机。

“若是人家一定要放弃呢?”狐妖偏偏要跟猿妖作对,“自己一厢情愿胡乱猜想,不能认为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。”

康剑曜的脸黑了下来,不是气愤狐妖的无礼,而是……他也不敢确定,自己的猜测正确。

“不用说那些了,”蛟妖大吼一声,打断了大家的话,“这只是人族的想法,我们兽族大尊,一定不会放弃解救我们这些同族的。”

马疯子斜睥它一眼,反唇相讥,“那大尊就得考虑放弃风黄界的同族。”

大家议论纷纷,各抒己见,一时间也没有什么权威的见解。

陈太忠双眼微眯,坐在那里一声不吭,在风黄界,他也没有什么丢弃不下的人,若说真有点牵挂的,无非就是浩然派了。

不过派里这次来幽冥界的人不多,主力全在派中,而且浩然派虽然弱小,山门的防护,却是极为厉害的,也不用他太过操心。

他正胡思乱想,旁边林听涛捅他一下,“太忠上人,你觉得真仙会在关键时候出手吗?”

原来,现在的巨头们,已经分化成两个阵营,一方认为,风黄界的真仙不可能不管远征军,另一方认为,真的有可能不管——老巢更为重要。

认为“会管”的一方表示:撇开同族感情不提,远征军只有存在,才能拖住幽冥界,真要全军覆没了,异族就可以腾出手来,倾巢出动攻击风黄界。

风黄界的真仙,断断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。

不过就算这一方比较乐观,也认为远征军在幽冥界,十有八九会打得元气大伤,极有可能成为风黄界历史上,一个著名的血肉磨盘的例子。

而认为“不会管”的一方,推测的结果也未必有多悲观,他们甚至猜测,幽冥界的真仙,有可能不会出手——当然,更可能是适量地出手。

为什么不会全力出手呢?

原因很简单,异族真仙也要考虑,被人前后夹击的后果,或者说陷入陷阱的后果——一旦出手诛杀几个低阶修者,却被高阶修者围攻,输掉的可就是整个位面大战了。

前些日子,异族真仙一直不出手,显然也有这种方面的忌惮,反正下面的低阶异族,跟远征军打得有来有往,没有到了最危险的时候,它们何必冒险出手?

对异族真仙来说,诛杀远征军的低阶修者,意义真的不大,诛杀风黄界真仙,才是终极目标。

两方吵得不可开交,林听涛想听一听陈太忠的意见——陈上人是下界飞升上来的,没准有一点不同的视角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