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八百七十八章 两个战场

陈太忠对师郢麻的邀请,表示非常地不解,“马真人都不去,莫非你以为我比不过他的……区区一个三才阵?”

马疯子不去开会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,真意宗的三才阵,威力非凡。

但是陈太忠自认,哥们儿就算再差,顶两个马疯子的三才阵,还是差不多的吧?

小湖营地离不开那厮的三才阵,莫非觉得就离得开我?

“这个……”师郢麻犹豫一下,终于讪笑着回答,“主要是跟着陈上人你走,大家也觉得安全一点,路途太远啊。”

陈太忠顿时就无语凝噎了,合着是这四个真人和大妖,担心路上出问题。

这个担忧是可以理解的,小湖到晓天,距离超过万里。

按说这点距离,四个真人在一起,足够应付很多意外了,但是切莫忘记了,现在可是在战时!

若是异族调集高手,打一场埋伏的话,留下全部的四个人,可能有点困难,但是留下一两个,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。

带上战力超群的陈太忠的话,压力就会小很多。

“你们也不至于这么怕死吧?”陈太忠反应过来之后,很是有点不高兴——真人就不能陨落了?合着只有灵仙活该陨落?

“但是我们去的这四个,代表的是完全不同的势力啊,”师郢麻听到对方说他怕死,脸上实在有点挂不住,他也有点委屈,于是出声解释,“随便死一个,都会影响大局的。”

“我跟你们走,也不是不行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“但是小湖营地陷落了,算谁的?”

师郢麻不以为然地摇摇头——他知道陈太忠一旦离开,小湖防守的能力,确实会大减,尤其是在同时有四个真人离开的时候,但是,“哪里会有那么巧?”

“没错,哪里有那么巧?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你们四个真人去晓天大营,就要受到异族埋伏……哪里有那么巧?”

“可是……”师郢麻的嘴巴开阖半天,最终还是把那句话说了出来,“可是高阶战力的安危,跟那些低阶修者的安危,这能比吗?”

“能比,”陈太忠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本是下界飞升上来的,生于草莽之间,在我是游仙的时候,就从来不认为,天仙比我高贵多少。”

师郢麻怔了一怔之后,终于没有再说话,而是叹口气,转身离开。

小湖营地参加会议的队伍,终于还是出发了,不过营地也没真的就不管。

马疯子带着真意宗的三个天仙、两只猛犸大妖、林听涛、一只狐妖和陈太忠——六个巨头,足以能跟十个异族玉仙抗衡的战力,将他们送出了三千里。

小湖目前能控制的范围,也不过才一千二三百里,这是多送出去了两千里,风驰电掣一般,冲破了异族的封锁线。

前方的路,也不过就剩下了七千里,小心一点,真没什么问题。

目送着他们的战舟离去,送行的队伍也没离开,而是就那么待在那里。

至于原因嘛,也很简单——要帮这支远行的队伍拉仇恨,只有拉来仇恨,他们的路途才能更平坦,不是吗?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送行的队伍,在这里呆了足足六个时辰,远处才出现了探头探脑的异族,尝试着接近一下,根本没有一拥而上,逮住了对方主力的那种感觉。

马疯子笑一笑,大声发话,“我发现现在的异族,变得胆小了很多,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?”

“异族的反应,你不要完全相信,”狐妖很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没准是故布疑阵,你忘了第二次投放的教训?”

众人闻言,登时默然,心说这狐族不愧是兽族里的智者,冷静得很。

第二次投放酿成的惨剧,谁能够忘记?直接导致了整个风黄界远征军的被动。

不过,终究还是有人唱反调的,这时林听涛出声了,“现在异族在咱们周边的势力,减弱了不少,不敢阻拦也正常……照我分析,应该是战力被分薄了,大家还是期待来自皇族的好消息吧。”

伏海侯世子对皇族的感情,是复杂的,侯爵府的权力来自于官府,而阻碍他袭爵的势力,也是来自于皇族。

可是不管怎么说,林明灯的嘴巴,那真的是很灵验。

二十余天之后,万山营地传来消息,开会的四个真人回来了,要他们派出人手接应。

更多的话,万山那里也不肯说——两个营地的关系,确实有点糟糕。

小湖这边派出了接应,四名真人回到了营地,神色都有点疲惫,显然是路上动过手,猿妖更是中了寄生蜂卵的污染,它也乖觉,不进营地,而是让猿修去请那两个蛊修出来治疗。

按它的解释,其实那寄生蜂是污染不到它的,不过因为自家的营地里,有驱除虫卵的能力,所以它冲得太猛,不成想对方连续十余只自爆,还是令它中招了。

这也是小湖有了蛊修之后,修者们的一个变化,以前不管人族还是兽族,见了寄生蜂,是尽可能地躲避,出手也最好是远攻。

能来幽冥界的修者,多不是怕死之辈,但是寄生蜂这玩意儿,实在太恶心了,大家可以轰轰烈烈地战死,可中招之后,不得不被同族遗弃,不得不自杀,这也太打击人了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当蛊修可以预防和驱除虫卵的消息传出,寄生蜂就成为了修者们的重点打击报复对象——不多杀几个,出不了这口气啊。

中阶的猿妖杀得兴起,都不幸中招了,不过它依旧还是很得意的样子。

剩下两个真人和一个大妖,却是吩咐下去,要小湖的其他巨头,去指挥大殿开会。

小湖营地的巨头,也在猜测晓天那边的意思,闻言纷纷赶来。

康剑曜先安排看守的修者,将大殿封锁得严严实实,不准任何人接近,否则杀无赦。

众巨头一看,脸色登时就沉重了下来,这是要出大事儿的节奏啊。

连陈太忠的脸色都不太好,这让他想起了白驼门主方清之去浩然派的那一次,也是关起门,宣布征战幽冥界开始。

“大家别想那么多,此次前去晓天营地,大有收获,”见众人神色肃穆,师郢麻先出声发话,“也接了不少任务……”

“先少说那些,”中阶的猛犸大妖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,这些笨象性子很粗疏,说话都是直来直去,“你先说,联系上风黄界了没有?”

“联系上了,”康剑曜淡淡地看它一眼。

轰地一声,巨头们就炸锅了,一张张脸上欣喜若狂,这可算是找到组织了。

自打投放开始,还没落地,大家就跟风黄界失去了联系,一个个都觉得心里没根,真是觉得度日如年,现在……终于联系上了。

陈太忠想一想,第一批的修者,似乎是用了两年的时间,才联系上风黄界本部的,心里也不禁感慨,要说起来,第一批的日子,更是难熬啊。

按说,第一批有集中训练和磨合,又是成建制投放下来的,保持了足够的战斗力。

这一点,比第二批强得太多了,第二批原本就没经过训练,投放下来又是那么个鸟样。

但是第一批的修者数量少,质量也远远赶不上第二波的修者。

他们独自在风黄界撑了两年,才联系上,又等了两年,才等来援兵——援兵还是被搅成了一团粥,日子也不好过。

他正感慨呢,猛地听到蛟妖发问,“那援兵呢,支援的大尊呢?”

去开会的那三位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还是康剑曜出声了,“大尊和真仙……一时半会儿指望不上,咱们还是要靠自己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不止一个人出声发问。

那三位又不说话了,好半天之后,狼妖才咳嗽两声,眼中冒出幽幽的绿光,阴森森地发话,“咳咳,接下来要说的事情……只有咱们在场的知道,一旦传出去,杀无赦!”

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”猛犸大妖不耐烦地回答,“快说!”

狼妖也没计较,它沉默片刻之后,缓缓发话,“风黄界现在,正遭遇污魂位面的进攻。”

“什么?”众人闻言,齐齐就是一惊,狐妖甚至惊得蹭地站了起来,“污魂位面又出现了?不是彻底被打散了吗?”

污魂位面跟风黄界的纠缠,不是一天两天了,两个位面的恩怨,超过了万年。

已知的历史上,两个位面一共爆发了五次大的战争,风黄界不复上古的辉煌,固然跟修者增加、资源减少有关,但是这五次大战,也着实令风黄界失血不少。

所幸的是,污魂位面的损失,比风黄界惨重多了,一次不如一次,前三次战争,勉力还能算旗鼓相当的话,第四次就是被风黄界完胜了。

至于第五次,则是被风黄界的修者追着虐,将整个污魂位面都打烂了。

两个位面原本是相互锁定的,但是三千年前第五次战争之后,污魂位面不但解除了对风黄界的锁定,自身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所以风黄界的修者认为,污魂位面,是被本界的修者彻底打散了。

惊闻这个消息,在场的巨头,全坐不住了——合着咱们现在,是在跟两个位面作战?


阅读www.yuedu.info